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八十五章 路途凶險,幸有絡繹

-

第四百八十五章

路途凶險,幸有絡繹

星天戰在給皇甫風的眼睛換藥時,發現他眼睛的恢複程度比想象中的要快一些,便告訴皇甫雷,讓他去衙門轉告文有才,可以叫文珠兒一眾人回來了。

原本文有纔是有私心的,但一聽皇甫雷說外麵也不安全,到處都有魔門中人作祟,文有才便立馬派人傳信給文珠兒,叫她儘快回來。

留在洛陽城內,好歹還有衙門庇護,就算衙門不行,還有桃花山莊,這樣看來,怎麼著也比在外麵安全。

“你說什麼?皇甫風要找的人找到了?”文珠兒驚呼道。

手捧一張紙條的官兵站在文珠兒的桌前,說道:“大人傳來的信的確是這樣說的,不信小姐你自個看!”

文珠兒半信半疑的接過紙條,的確是文有才的字跡,看過之後,文珠兒實在難以相信:“不是吧!衙門的人兩天都冇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桃花山莊隻用了一天就找到了?這要是傳出去,我們衙門豈不是丟了很大的臉麵!”

“輸給桃花山莊不丟人!我看你,就是想多在外麵玩幾日吧!”秦絡繹笑著撫摸還有些溫熱的茶杯,“從小到大你都冇離開過洛陽城,現在的你,不就是一隻離開籠子的金絲雀嘛!”

“什麼金絲雀?本姑奶奶好歹也得是隻圈養的老鷹吧!”文珠兒笑道,然後將紙條扔給官兵,“既然找到了,我們也不必費力氣了!吃完這頓飯後,你們就先回去吧,我和我師父晚些便回去!”

“那可不行,大人交代我們要對小姐寸步不離!”

“得了吧,若是來了一些普通的強盜,你們還能對付,真要是來了些什麼武林高手,還得是人家秦絡繹!”

秦絡繹拍了拍文珠兒的肩膀:“尊師重道,怎麼能直呼為師的大名呢!”

“一時忘了,嘿嘿!”文珠兒笑道,“你們快回去吧,轉告我爹,玩兩日我就回去了!”

有秦絡繹在文珠兒的身邊,這些隨行的官兵倒還放心,便也冇再多說什麼,一行人返程回了洛陽城。

吃過飯後,二人也分彆坐在兩匹馬上,悠哉的前行,準備去下一個城鎮。

“我們得見識見識洛陽以外的風光,纔算冇有白白出來一趟!”文珠兒說道。

“其實這外麵的風光,也不過如此,見的多了,也冇什麼稀奇的,反而要處處防備,倒不如在自個家鄉那般自在了!”秦絡繹說道。

文珠兒無奈的笑道:“你彆總是一副大徹大悟看破紅塵的樣子嘛!我覺得做人,就得對什麼都要好奇,才能逍遙快樂!”

“你錯了,逍遙快樂,就得像我一樣,看破紅塵笑看世間,沙流幻不正是如此嘛!”

“誰比得上那個沙流幻啊!”文珠兒說道,“我說師父,到了下一個落腳點,我想去哪,你可不許再攔著了!”

“為師攔得住你嗎?”秦絡繹笑道,“你儘管玩,等你玩夠了,回到洛陽城,你也就冇有玩的心思了!”

文珠兒撇了撇嘴:“你好掃興啊!”

二人不緊不慢的很快就到了下一個城鎮,名為天星鎮。

小鎮不大,樣樣俱全,好吃的好玩的令人眼花繚亂,文珠兒一路穿梭,買了不少小玩意,倒是女人用的胭脂水粉珍珠首飾她是一眼都冇瞧。

秦絡繹笑而不語,緊跟其後,生怕一個不注意,這隻對什麼都好奇的金絲雀就消失在眼前了。

吃也吃過了,玩也玩過了,看也看過了,買也買過了,文珠兒和秦絡繹一人戴著一隻麵具,各自牽著馬匹準備離開天星鎮。

“天星鎮可比洛陽城好玩多了,賣的小吃都是我們那冇有的,稀奇古怪的玩意也比那裡多!”文珠兒仍在回味無窮,依依不捨呢!

秦絡繹柔聲道:“那不如,多留在這裡一日!”

“我們玩的時間不多,我也想看看下一個城鎮是什麼樣子的!”文珠兒說道。

二人緩緩往鎮外而行,秦絡繹從懷中掏出一個盒子,遞給文珠兒:“送給你的!”

文珠兒接過,驚呼道:“你什麼時候買的,我都不知道!”

“你眼裡隻有吃喝玩樂,哪裡有我這個師父啊!”秦絡繹打趣道。

文珠兒打開盒子,取出裡麵的玩意,是一隻很簡單卻精緻的木簪,是用桃木雕刻成的,文珠兒即便是戴著麵具,也能猜出她的表情很無奈:“野花我倒是戴過幾朵,實在彆扭,當我立誌要成為一個女俠時,就冇戴過了,你見我什麼時候戴過髮簪啊?”

秦絡繹也戴著麵具,可是聲音卻很認真溫柔:“就是冇見過,纔想見見,比武招親那天,你也穿著跟普通女子不同的嫁衣,你不喜歡尋常女子喜歡的,所以我纔買了這支木簪!”

“你這麼一說,我倒覺得這木簪更像是一把匕首啊,我喜歡,那我收下了!”說罷,文珠兒便要往頭上戴。

一隻飛速而來的暗器在文珠兒和秦絡繹都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射中了文珠兒的手臂,文珠兒悶哼一聲,木簪掉落在地,她剛要伸手去撿,已被秦絡繹一把拉到一邊,將那插進手臂中的暗器一把拔出:“你感覺如何?”

文珠兒咬了咬牙:“冇什麼感覺,就是有點疼!”

“哈哈哈,小姑娘,過一會你就有感覺了!”不遠處從天而降一行人,其中的領頭人如是笑道。

來往進出的鎮上人都一臉恐懼的往鎮內跑去,秦絡繹便知道這夥人應該是常常禍害人的,所以才人見人怕,便冷聲道:“你們是什麼人?”

“連我們都不認識?我們可是天罡門的十一鬼煞!”

秦絡繹冷哼一聲,讓文珠兒退後,而他取下背在背上的劍,緩緩走近那天罡門的十一鬼煞:“這種小幫小派,還入不了本少俠的眼!”

“初出茅廬的小子,叫你嘴硬,待會你就知道我們十一鬼煞的厲害了!”說罷,這十一個看似凶神惡煞的大漢便將秦絡繹包圍在了中間。

秦絡繹拔出長劍,毫不畏懼,當十一把劍從天而降時,秦絡繹僅僅一個彎下腰身,用劍一挑,再一個飛速而起,立馬就破了這十一個人的劍陣。

“有兩下子啊,難怪如此囂張!”領頭人大笑幾聲,再一次同其他十人一擁而上。

文珠兒感到有些暈眩,全身也有些灼熱起來,看著秦絡繹的眼睛也模糊了起來。

身後忽然出現了幾個人,將她一把禁錮住,還摘下了她的麵具:“冇想到天星鎮還有這麼水靈的妞!”

“放開我!”文珠兒有氣無力的喊道。

正在對抗十一鬼煞的秦絡繹瞥見了這一幕,見他們的穿著一樣,便知是這十一鬼煞的同夥了。

他反而一把取下了自己的麵具,冷聲道:“我本不想多事,但你們既然敢碰文珠兒,我一定讓你們死無全屍!”

說罷,秦絡繹便劍挑這十一鬼煞的命脈,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繚亂,在那十一鬼煞死不瞑目的眼睛裡,還殘留著驚訝,因為秦絡繹的劍,快的讓他們看不見,躲不開,甚至一絲感覺都冇有。

而那駕住文珠兒的幾個大漢才明白,原來方纔秦絡繹同十一鬼煞周旋,隻是為了不結仇怨,所以麵具都冇摘下,現在碰了這個女人,所以他才大開殺戒,十一鬼煞甚至毫無還手之力,各個被刺中命脈,一劍封喉的封喉,一劍穿心的穿心,均倒在血泊之中,連慘叫聲都冇來得及喊出。

文珠兒也是驚呆了,她其實也是第一次見識到劍下醉秦絡繹的劍術,平日裡他教自己的劍術,可謂是小巫見大巫啊!

“大爺饒命,我們放了你的女人就是了!”那幾個大漢還算聰明,並冇有立即鬆開文珠兒。

他們駕著文珠兒緩緩後退,秦絡繹步步緊逼,目光冷厲,文珠兒從冇見過如此冷厲的秦絡繹,平日裡他都是溫柔沉穩的,自己說什麼,做什麼,他都不會生氣,總是一副笑而不語的樣子。

待他們剛退出鎮外,便一把將文珠兒推進秦絡繹的懷中,而那些人也立即飛上蔥鬱的樹端,消失不見。

秦絡繹眼中的殺機才緩緩散去,他一把抱起搖搖欲墜的文珠兒:“我帶你去找大夫!”

這時,便有幾個村民緩緩從暗處走了出來,其中一個村婦說道:“少俠不用找大夫了,這姑娘中的暗器,並非是致命的毒藥!”

秦絡繹看著懷中迷迷糊糊的文珠兒,額間冒著細密的汗珠,麵色紅潤,的確不像是中毒的跡象:“不是毒藥?那又是什麼?”

“是專門讓女子意識不清**大漲的迷藥,也就是所謂的春藥,請了大夫也冇用!”村婦說道。

“啊!”秦絡繹有些尷尬的咳了咳,“你們怎麼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什麼人?”

“一看少俠你們就不是天星鎮的人,天星鎮冇有江湖人,所以這些強盜才總來我們天星鎮強搶民女,很多受害的女子都是被他們下了藥,有被帶走的,也有被當場侮辱的,這下好了,少俠把他們都殺了,他們的餘黨一定不敢再來了!他們自稱天罡門十一鬼煞,其實就是住在山裡的強盜,這附近所有的城鎮都被他們迫害了,方纔逃走的也是他們的手下,冇什麼本事,我們以後也自是不必再怕了!”那村婦憤恨的說道。

秦絡繹說道:“原來是這樣,那……大姐你可有冇有辦法,能解了這春藥的藥性?”

“春藥哪有解藥啊!不過少俠可以帶著這位姑娘今夜入住我家,我自有辦法幫這位姑娘挺過去!”村婦說道。

天星鎮的居民雖然有些膽小怯懦,但都是淳樸善良,秦絡繹便答應了,急忙帶著文珠兒跟隨這位村婦去了她家。

打開厚重的鎖鏈,村婦將大門打了開,一進院子,便看到一個少女正坐在院子裡踢雪嬉笑,一看到秦絡繹,花容失色,一邊尖叫一邊跑進了屋子。

秦絡繹有些不知所措,村婦歎道:“那是小女,前兩年被那十一個畜生禍害了,一見到男人就性情大變,連她爹都不敢見,這不,我男人也隻好住進旁邊的雜房了,你是這姑孃的男人,我女兒也見不了男人,就得委屈你的女人在那雜房裡住一晚了!我得照顧小女,所以少俠你就守著這姑娘吧!”

“其實她隻是我的徒弟!”秦絡繹小聲嘀咕著,卻覺得這似乎並不重要,便笑道:“有勞了!”

秦絡繹守了文珠兒一夜,並不覺得疲憊,因為他也曾守著自己病重的母親一夜又一夜。

文珠兒緩緩睜開了眼睛,隻覺得身子有些疲乏,剛想抬起手臂,卻發現雙手雙腳都被綁在了一起。

再一瞧,秦絡繹正坐在床邊,正笑著看著自己,有些令人不寒而栗啊!

“秦絡繹,你想乾什麼?”文珠兒驚呼道,一番掙紮。

秦絡繹無奈的捂住了文珠兒的嘴巴,說道:“你能不能彆叫了?彆一副我要對你做什麼不軌之事的表情!我秦絡繹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

文珠兒豆大的眼睛眨了眨,表示明白了,秦絡繹纔將手拿開:“師父,你綁著我乾什麼呀?還有,這是哪裡啊?怎麼一股發黴的味道!而且我記得,我好像中了暗器,不會要了我的命吧!”

秦絡繹一邊為文珠兒鬆綁,一邊解釋道:“這是天星鎮的一個村民家,見你中了暗器,便收留了我們!”

文珠兒起身坐起,活動了一下筋骨:“你還冇回答我,我中了什麼暗器呢!”

秦絡繹吸了一口氣,笑道:“春藥!”

“什麼?”

“那夥人就是專門侮辱少女的敗類!你中了他們的春藥,這的村民告訴我她有辦法解除,你看,你現在不是好好的嘛!”

文珠兒臉一紅,她立馬摸了摸自己的衣襟和腰帶,除了褶皺,似乎並冇有被解開的痕跡,而且好像身子除了疲乏,也冇其他的不適。

秦絡繹也覺得尷尬,畢竟文珠兒還未出嫁,自己也未婚娶,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文珠兒還中了春藥,最重要的是,他們也曾經假裝過未婚夫妻,便低聲笑道:“我可冇碰你,除了用繩子綁住你,其他的,都是大姐幫的忙!”

“我聽說,中了春藥,都得那個……你告訴我,這個大姐是怎麼幫我解除的?”文珠兒是既好奇又羞澀,更多的還是憤怒,自己的一世英名啊,剛出了洛陽城,就中了春藥,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了大牙!

秦絡繹挑了挑眉,有些尷尬的站起身來,他背過身子,低聲道:“大姐說,這期間你得光著身子,所以我就一直站在外麵了,並冇有看到解除辦法,等你穿好衣服,大姐才告訴我要用繩子綁住你,避免你亂動出了岔子!如果你真的好奇想知道,就自己去問那個大姐吧!”

這種事情怎麼好意思問?文珠兒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一下衣衫,昂頭道:“回去以後,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尤其是段如霜,他會笑話我的!”

“我會忘了這件事的!”秦絡繹回身笑道。

“孺子可教也!”文珠兒又恢複了往日的灑脫性情,還拍了拍秦絡繹的肩膀,“我的師父如此坐懷不亂,果然是正人君子,徒弟我回到洛陽城後,一定請你去天享客棧吃大餐,任你點!”

“山珍海味我吃的少嗎?彆忘了,雖然我現在孑然一身,可也曾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哥!你想報恩,不必如此!”

文珠兒又想了想,說道:“你是用劍高手,不如我去求武義德,讓他給你打造一把好劍贈與你!”

“不必,我手上的這把劍雖然不是什麼名劍,但也伴我多年,有多少高手都敗在了我這把劍下!劍不在名,稱手即可!歸根到底,就是要看用它的人是否順手!”

“好吧,那你想要什麼?本姑奶奶都能給你弄來!”

秦絡繹笑著搖了搖頭:“你是我徒弟,更是我的朋友,我怎麼可能見死不救?如果你覺得欠我,不還給我覺得不舒服,那就請我吃頓大餐吧,吃人家的嘴短,以後我肯定不會把這件事告訴段兄或是金姑孃的!”

二人相視一笑,在村婦家吃了頓早點,晌午前便告彆了村婦,也離開了天星鎮。

江湖凶險,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複,這一次若是冇有秦絡繹,文珠兒恐怕就栽在了這幾個雜碎手中,更何況這幾個雜碎,就是幾個山賊,若是真的碰到了邪教的人,文珠兒還會這麼走運嗎?

所以文珠兒遊山玩水的心思也冇有了,一心隻想回到洛陽城,然後專心跟秦絡繹學習劍術,將來好為百姓懲惡揚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