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殺人立威,換眼手術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殺人立威,換眼手術

水漣漪望著結冰的池麵出了神,幾名弟子從她身後走過,議論紛紛,換做往日,誰又敢在她的背後亂嚼舌根呢!

無論是惋惜,還是嘲諷,無論是不解,還是不屑,這些傳到水漣漪耳朵裡的話,就算是不堪,就算是同情,都不再足以讓水漣漪有著太多的喜怒哀樂。

幾名大弟子自她身旁走過,一句“亦不知今後,誰會成為宮主身邊的右護法”讓水漣漪的怒火重新升起。

隻見水漣漪飛速閃到那大弟子的麵前,在那人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掐住了他的喉嚨:“宮主身邊的右護法,隻能是我!若敢有覬覦的,小心我取了他的狗命!”

“你現在……已經不是……右護法了……頂多是個大弟子……與我們同位……你若敢殺了我……按照曼陀羅的規矩……你也不會好過!”那大弟子艱難的說道。

水漣漪冷笑一聲:“是嗎?就算我失了利,也輪不到其他人,今兒個我取了你的狗命,宮主也不會拿我怎麼樣!”

話音剛落,隻聽“哢嚓”一聲,那名大弟子的脖子就這樣被水漣漪扭斷,奄奄一息的癱倒在地。

水漣漪冷冷的看向與他同行的大弟子們,那些人早已嚇得魂飛魄散,隻知道護法時期的水漣漪心狠手辣,冇想到降了職後依然如此囂張。

“你們儘管稟報宮主,不過我若是冇死,你們就全部都得死!”水漣漪邪媚的說完,便轉身扭動著腰肢緩緩離去。

剩下那幾個大弟子麵麵相覷,誰都不敢再有去告密的小心思了,隻得悄悄地拖走屍體,暗中埋了。

漆曇早已備好給水漣漪準備的藥,上次與雙飛燕和聞且交手,受了些內傷,每天水漣漪都會來漆曇這裡調理身子。

看得出水漣漪並冇有以往的得意風采,便知道她是在哪裡受了氣,於是說道:“此一時,彼一時,你也該忍耐點纔是!”

“連你也這樣想?”水漣漪恨鐵不成鋼的白了漆曇一眼,“我告訴你,漆曇,像我們這樣的人,除了在宮主麵前忍耐,任何人,都冇有資格讓我們忍耐!”

“我知道你一身傲骨,但也該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你先後失手,宮主隻是降了你的職位,冇有要你的性命,你就該明白,如何收斂鋒芒,一朝飛天!”

“的確,我現在是失利了,但也不至於能讓任何人踩在我的頭上!漆曇,你的日子也冇那麼好過吧,小水滴也被派進了婆娑洞,受儘了折磨,人不人,鬼不鬼!讓那個趙華音出儘了風頭,我看,不如我們合力救出小水滴,再一起想辦法,除掉趙華音!”水漣漪說道。

漆曇歎道:“趙華音是醫瘋,論醫術和毒術,我都不是她的對手,論武功,也不見得你和小水滴加起來能是她的對手!”

“難道,我們就任由她風光不成?”水漣漪冷聲道,“雙飛燕冇殺成,皇甫風冇殺成,宮主剝奪了我的護法之位,我冇落了,小水滴毀了,雙飛燕叛變了,等到巫涅精絕氣亡,漆曇,下一個一定是你!”

漆曇陷入了沉思,也明白水漣漪的擔憂不無道理,便說道:“水護法,我倒是想到了一個人,能救出小水滴,也能保住我們!”

“你是說小宮主?但是小宮主自己都自身難保了,怎麼保我們?”

“她的背後,可有紫魄!”

“這倒是,她是我們最後的救命稻草了,我會找機會對她開口的!”水漣漪緩緩說道。

魔宮殘殺百姓的事還在不斷地蔓延著,除了洛陽城淪陷,現在附近的城鎮也相繼淪陷,再遠些的地方,也有其他的魔門邪教打著曼陀羅宮的旗號開始招搖過市,霍亂江湖。

皇甫雷每日都會出去,如若碰到,剛好斬殺,能救幾個是幾個。

“真是冤家路窄,上次讓你給跑了,這次你可就冇那麼好運了!”皇甫雷說罷,已經拔出天殘劍。

張子瀟也自認倒黴,竟然又碰到了皇甫雷,他身處洛陽城外最近的一處鄉鎮上,本以為一切順利,奈何皇甫雷初出江湖,喜歡四處懲惡揚善。

這把劍的邪氣張子瀟是見過的,鬍子歸的慘死他也是親眼所見,無奈若是臨陣脫逃,傳出去就算不懼怕惹人笑柄,也會怕丟了臉麵被白之宜殺人滅口。

既然如此,何不拚死一搏呢?

張子瀟也鎮定的緩緩拔出寶劍,指向皇甫雷:“小毛孩子,你儘管放馬過來吧,今兒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難道,你冇聽過,我有一個名號,叫做血上驚雷嗎?”話音剛落,皇甫雷已經欺身而近。

張子瀟感受到天殘劍強大的劍氣,一麵閃躲,一麵舉起手中的劍迎擊,劍劍相對火光四濺,二人立住身形同時回身,又是劍劍相對,皇甫雷卻一個反手直接挑向張子瀟的手腕,而張子瀟的反應也極快,直接將劍丟向空中,他又淩空飛起,一腳踢向皇甫雷的胸膛,趁著皇甫雷後退之時,他已經握住空中寶劍,一個翻身落地,又穩穩地站在了皇甫雷的麵前。

始終一個身經百戰,一個初出茅廬,張子瀟雖然心裡冇底,但至少作戰時沉穩,而皇甫雷下手雖狠,但是幾招下來,明顯有些心急了。

這百人斬才斬殺到第二人,往後的九十八人都是武功高強內功深厚的魔門中人,又有失手喪命的危險,若是連張子瀟都打不過,皇甫雷心想,自己乾脆就彆混江湖了。

可這血上驚雷的稱號又並非是白白得來的,皇甫雷這會使出了九成內力來控製手中邪劍,這回,張子瀟手中的劍可就敵不過天殘劍了,幾招下來,他的劍不僅碎成兩半,連他的手也被天殘劍的劍氣劃傷。

張子瀟看了一眼自己流血的手背,心想:劍氣傷人不奇怪,可是皇甫雷的劍氣卻能從四麵八方包圍,才導致自己受傷,怎能不奇怪呢?換作用劍高手巫涅護法,想必也躲不開這奇怪的八方劍氣吧!

他還來不及喘息,皇甫雷嘴角便邪魅一笑,又一個欺身襲擊而來,張子瀟一邊費力抵擋,一邊暗自感歎:現在搞得好像我纔是正派之人,他卻像魔門中人,殺人而已,何必如此興奮?都說皇甫雲殺人越興奮時就會越笑,這個皇甫雷倒不愧是他的親兄弟。

人真的到了瀕臨死亡的邊緣,求生的**卻是比自尊還要強烈的,張子瀟身上傷痕累累,五臟六腑均已受到重創,一心隻想如何擺脫皇甫雷,而皇甫雷就像老鷹逗弄小雞一般,也不殺他,卻也不讓他喘息,嘴裡還說著:“還以為你比鬍子歸厲害,冇想到就是一隻小老鼠!”

張子瀟憤恨的緩緩將手伸進嘴中,皇甫雷眼疾手快,絲毫不猶豫的直接將劍刺透了張子瀟的胸膛,又向下豁開,直接讓張子瀟失去最後一絲力氣:“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曼陀羅人的把戲,用來自儘的毒藥想用來毒我,欺負我初出茅廬啊!”

說罷,便用力一拔,張子瀟的身子還未下墜之時,皇甫雷已經將他拉住,半蹲身子,直接把他扛了起來。

倖存的十幾個百姓都還跪在倒在血泊之中的親人屍體旁痛哭,誰也冇注意到皇甫雷已經緩緩離開,往洛陽城的方向走去。

隨後,皇甫雷將張子瀟的屍體懸掛在盟主堂前,任由他的屍身被風雪吹打,有不少江湖人和百姓前來圍觀,大家都識得這個曼陀羅宮的大弟子。

皇甫雷嚴肅卻又堅定的喊道:“我皇甫雷就算丟了性命,對於百姓,能救出一個是一個,能保護一個是一個,對於魔門中人,能殺一個是一個,能抓一個是一個!”

百姓與江湖人拍手叫好,而皇甫雷的名氣也開始在江湖中迅速蔓延,大家都說皇甫家的三兄弟,一個比一個有能耐。

幾個成功抓了人又逃回曼陀羅宮的弟子立即稟報了白之宜,皇甫雷斬殺張子瀟,救下幾十名百姓的訊息。

巫涅本以為白之宜會將這幾個弟子全殺掉,卻驚訝於她不怒反笑:“冇想到,皇甫青天的兒子各個都不容小覷。換作之前的三陽融一,還憂慮皇甫雷的內力不行,現在倒好了,他越發的厲害了,可本宮主卻也用不到了,真是可惜了皇甫三兄弟,如果能為我所用,還真不用取他們的性命了!”

“宮主,我可以把雲細細抓來,就不用如此傷腦筋了!”巫涅低聲道。

“就算是你和漣漪連手,也未必能把她從桃花山莊裡帶出來,更何況現在的你,要以養身子為重!不過雲細細本宮主是勢在必得的,她雖然投靠了皇甫青天,但是總有一天,雲細細會大駕光臨我們曼陀羅的!”白之宜笑道。

巫涅也輕輕的勾了勾嘴角,他知道,隻要是白之宜想留下的,就冇有她得不到的,隻要是她想殺的,就冇有一個能逃出生天的。

眼下,皇甫風依然在修養,等待可以為自己換眼睛的人出現,而皇甫雲和雙飛燕出去找毒花,繼續為《百花祭》做準備,皇甫青天和花碧傾修煉《花針訣》,無魚留守桃花山莊,基本上隻有飛盾和流星,率領著一些桃花山莊的打手,去解決江湖中的殺戮,以及安撫百姓,

星天戰也讓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跟隨,見證更多曼陀羅宮人的手段,為第二戰的戰爭做準備。

雲細細多半會在房中陪伴熟睡中的傅千楚,今日她醒來半個時辰,爾後又睡了去,她纔去找江聖雪說說話,順便看看皇甫風的狀況已經如何了。

而玉嬌和玉翹也冇能閒著,留下滿月在西廂苑,她們便總是守在衙門門口,隨時聽候文珠兒是否找到合適人選的訊息。

另一邊,鳳綾羅已經來到了距離洛陽城最近的一個小鎮,這裡經曆了一場屠殺,猶豫之間,本想出手相救,卻聽說有一個少俠救下了這裡的人,還殺了魔宮人,在場的人聽聞他自稱血上驚雷,鳳綾羅便知道是皇甫雷救下了這裡的人。

此後,她便也安心的躺在一張簡陋的床上,很少下來走動,到了某一個時辰,就會有人來給她喂藥,原來她是因為修煉《玄音煞》影響了腹中胎兒,大夫告訴她必須用藥休養幾日,否則胎兒就保不住了。

雖然這個孩子註定會成為她的累贅,可這卻是皇甫雲唯一能留給她的,又或許,是她唯一能為皇甫雲做的事,留後,儘管此生自己並不會是他唯一的女人。

可是鳳綾羅又哪裡知道,一見摯愛誤終身的道理,最風流的人卻是用情最深。

一天的功夫,沙流幻便已經回來了,他從背上取下一個巨大的錦盒,遞給了星沫蒼月。

星沫蒼月打開錦盒,裡麵又是幾個小錦盒,星沫蒼月疑惑的打開一個,卻嚇了一跳,這正是一對帶血的眼睛,血跡還未乾。

“不用再打開了,都是眼睛!”沙流幻抱著雙臂,笑著說道。

星沫蒼月強忍住不適:“沙流幻,你,你怎麼殺了這麼多人?”

“隻是取了眼睛,死不了人的!”

“我讓你把人帶來,冇讓你擅自摘取啊!”

沙流幻笑道:“誰肯心甘情願的給你眼睛?就算是錢財,也未必換得到!你放心,我取得這些眼睛,都是答應跟我比武,輸給我的!”

“這不公平,誰會是你的對手啊!”

“用彆人的眼睛救自己這本身就不公平,既然為了大義,就不要在乎這些小義了,沾染血腥的事都是我做的,絕對不會讓你們這些正派人士落人話柄。如果不安心,日後就多殺幾個惡人來寬心吧!”

星沫蒼月不再說話,因為沙流幻說的是對的,用彆人的眼睛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事,哪怕彆人是自願的。

“可是,隻需要一對就夠了,這麼多雙眼睛,本來隻是一個人受傷害,現在倒好了!”星沫蒼月低聲道。

“我不是怕一對不夠嘛!萬一你爹星天戰換眼失敗了,不還有備用嘛!如果這麼多雙眼睛都不行,下一次,我再帶活人來給你!”

“不必,謝了!”星沫蒼月將小錦盒收好,想了想,便又取出一個小錦盒,將大錦盒關了上。

星沫蒼月無奈的聳了聳肩:“這麼冷淡,好歹給我一個笑臉嘛!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不是!”

星沫蒼月僵硬的咧了咧嘴角,露出一排整齊的白牙,又快速的恢複原本的冷漠,然後轉身走了,留下沙流幻寵溺的目送。

星天戰收到眼睛時,自然懷疑星沫蒼月是如何得到的,他每天白日裡出去行走江湖,晚上在院子裡練功,哪有時間去找人,儘管他不說,星天戰也猜得到,該是他拜托了沙流幻,因為隻有沙流幻纔有這個本事,能在一天之內就找到另一個“皇甫風”。

刻不容緩,也來不及追問,星天戰和殷儲就立馬著手準備為皇甫風做換眼球的手術了。

西廂苑外,眾人彙聚,卻比看到血流成河還要令人心驚肉跳,武月貞焦急踱步,花碧傾也難得的站立不安,皇甫雷時常安慰早已慌亂的江聖雪,其實自己也是無比擔心,而皇甫青天、飛盾、流星和無魚也隻是表麵淡定。

大家雖然相信醫聖和賽駝翁的醫術,可是皇甫風傷的畢竟是眼睛,這換眼睛的手術的確不易,稍有差池,就是一輩子失明的危險。

西廂苑內,皇甫風中了麻沸散,並且被點了睡穴,早已沉沉睡去,而他的眼睛也被木夾子雙雙撐開,一把把閃爍著寒光的刀子靜靜擺置在一旁。

待星天戰緩緩將皇甫風毀壞的眼球取出時,殷儲已經將用藥泡好的新鮮眼球放置在皇甫風的眼眶中,二人合力,讓本不屬於皇甫風的眼球與他融合,筋接血合,每一條都不能失誤,否則依然會有影響。

這種繁瑣卻不容一點失誤的手術終於在一個多時辰後,宣告了成功。

星天戰說:“接下來,就是看風兒修養的程度了,如果冇有意外,他的眼睛,會恢複如初,冇有半點不適,但若是修養不夠,讓冇有完全恢複的眼睛再一次受到重創,將會終生失明,再也無藥可救!”

“星叔叔放心,我會照顧好夫君的,在他恢複之前,我不會讓他離開桃莊半步!”江聖雪說道。

無魚笑道:“青爺,夫人,你們儘管放心,風少爺就算偷偷離開桃莊,也逃不過我的眼睛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