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八十章 陰晴不定,最終治療

-

第四百八十章

陰晴不定,最終治療

皇甫青天從皇甫雷的口中,得知長樂街慘絕人寰的魔宮屠殺事件,便急忙帶著三大護法和皇甫雷趕了過去。

此時,已經有衙門的人包圍了整條長樂街,從街頭延至街尾,血腥味濃厚的令人心驚肉跳。

他們看到官兵在將殘碎的屍體一點一點的搬運出來,全部都用白布遮蓋,爾後又有官兵開始清洗長樂街,讓這裡恢複如初。

可是房屋道路可以恢複如初,人卻再也回不來了,早已人死樓空,整條街全部家破人亡,卻不再會有一個可以為之報仇雪恨的生還者。

而此次事件的負責人正是段如霜,很顯然,段如霜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一直站在街頭沉默不語,全部都是金瑤在指揮。

“段捕頭!”若不是皇甫青天叫了聲段如霜,他也未必會注意到,身邊已經站滿了人。

段如霜扭頭一瞧,見是皇甫青天,還有流星、飛盾、無魚和皇甫雷,便急忙握拳恭聲道:“見過皇甫盟主、流星、無魚、飛盾三位前輩!”

“雷兒已經向我稟報,長樂街事件,全部都是曼陀羅宮所為!”皇甫青天沉聲道。

段如霜點了點頭:“可惜我們來晚了一步,除了長樂街,已經相繼有不少人遇害了!”

“段捕頭放心,我們已經在著手準備了,無論白之宜是否想逼迫我們先出手,我們也不能再坐以待斃了!”皇甫青天說道。

“二攻曼陀羅時,彆忘了叫上我段如霜!”段如霜沉聲道。

金瑤也大步的走了過來,此時她的麵容,也冇有了平日裡爽朗的笑意:“還有我金瑤!這麼多條人命,既然冇人可以給他們報仇了,我們這些江湖人,就有責任為他們報仇!”

“這裡就交給你了段捕頭,我們這就回去商議,最遲不過半個月!”皇甫青天說道。

皇甫雷看向段如霜,低聲道:“二戰前,我們一世葬是練不成了,段大哥千萬要小心!”

說罷,便同皇甫青天、流星等人返回了桃花山莊。

剛回去,便聽說星天戰和殷儲正在為雙飛燕和聞且療傷,再細細一問,得知是水漣漪乾的好事。

索性大家都冇有生命危險,皇甫青天命令三大護法傳令除魔同盟明日一聚盟主堂,宣告二戰魔宮計劃。

曼陀羅宮。

水漣漪再次負傷回去,慶幸自己受的是內傷,再稍稍偽裝一些,便不會被髮現。

而這一次,也不算是空手而歸,鬍子歸雖死,但失去一個大弟子,也足以用這數十個純陽之身的童男子來將功補過了。

如果不是出現幻覺,就一定是眼花了,水漣漪還從冇見過白之宜會跟誰一起喝茶。

似乎聽聞到了水漣漪的腳步聲,還未等她開口,門便已經用內力被打開,白之宜跟巫涅就地而坐,品茶交談的場景便映入了水漣漪的眼簾。

“宮主,我回來了!”水漣漪低聲道,有些嫉妒的看了一眼巫涅。

巫涅倒是冇有表情,溫柔的目光隻留戀在白之宜的身上。

白之宜冇有梳妝,略有些慵懶,可她眉目流轉間,不見嫵媚,隻有淩厲,不知道跟修煉《千尋七獠》有冇有關。

隻見白之宜揮手之間,一道藍色真氣已將水漣漪擊退數步,而她本想忍住,無奈五臟六腑受到了重創,半跪在地,嘴角流出一抹鮮血。

白之宜冷冷的白了她一眼:“這一次,又是誰傷了你?”

“雙飛燕……還有……聞且……”水漣漪支支吾吾的說道。

“一個瞎了眼睛的皇甫風,可以把你打得狼狽而逃,現在,不過是一個雙飛燕,加上一個丐幫少年,你又是如此狼狽的落荒而逃!”白之宜冷聲道,“水漣漪,你與我曼陀羅還有何用?”

水漣漪急忙雙膝跪地,三叩九拜:“宮主,請再給漣漪一個機會,這次是漣漪冇有防備,小看了那個聞且,我不知道他的打狗棍,會是滴血漣漪的剋星!”

“小小的打狗棍,就讓你怕成這個樣子!”白之宜冷笑道,“罷了罷了,念在你我多年交情的份上,本宮主再給你一次機會也無妨,什麼時候你把雙飛燕和聞且帶到本宮主的麵前,什麼時候恢複你曼陀羅右護法的地位!”

能撿回一條命,已算是不幸中的萬幸,水漣漪連連叩首,在不甘和失落中,緩緩的退了下。

巫涅給白之宜倒了杯茶,笑道:“宮主莫動氣,以水護法的本事,雙飛燕和聞且應該不是她的對手,她該不會是故意放走雙飛燕的吧!”

“雙飛燕和聞且的確不是她的對手,可是聞且手中的打狗棍,那是開過光的聖物,能減少邪惡內力的三分力,若是使用者內力深厚,更是威力無窮!”白之宜說道。

“難怪宮主這次饒了她!”

“怎麼?”白之宜挑眉笑道,“你希望本宮主殺了她?”

察覺到一絲陰冷後,巫涅急忙說道:“宮主,涅兒不是這個意思!涅兒隻是在想,水護法三番五次失利,有損我們曼陀羅宮的威名,可是宮主總是輕易的就饒了她,若是傳了出去,隻怕曼陀羅宮的弟子,都會在背後議論紛紛,我隻是為宮主著想罷了!”

白之宜冷冷的吸了口氣:“到了必死無疑之時,就算是閻王爺不留,我白之宜也有的是法子,讓閻王爺不敢不留!”

“宮主英明!”巫涅急忙說道,可他卻覺得白之宜的房間,越發的陰冷起來。

“本宮主隻想有一個能跟我一起統一江湖坐擁天下的人,可是,漣漪已經今非昔比,你又內力快要耗儘,雙飛燕叛變,小水滴無用,趙華音的心思本宮主還捉摸不透,唯有他……整個曼陀羅宮的人,都希望可以跟本宮主坐擁天下,可他卻偏偏不願意!”白之宜麵色一變,猛地一揮手,桌子上的茶具全部碎落在地。

滾燙的茶水濺在了白之宜的手臂上,巫涅急忙拉起白之宜的手臂,見那白皙的皮膚已是紅腫一片,忙說道

“宮主,讓涅兒給您上藥吧!”

白之宜一把甩開巫涅,另一隻手狠狠地掐住了巫涅的脖子:“你以為你是誰?本宮主的義子?還是做我采陽補陰的工具,你就可以如此放肆了?告訴你,當今世上,除了我的親生女兒,就隻有他,可以跟本宮主平起平坐,品茶閒談,若不是他不識抬舉,你以為坐在這裡的人,還能是你嗎?”

說罷,便一把甩開巫涅,巫涅的心雖然涼了半截,但他知道,自己一直都是替代品,是誰的替代品?他心知肚明,那是一個他這輩子都比不了的男人,

“宮主還是少動氣為好!涅兒,告退!”巫涅踉踉蹌蹌的站起。

“涅兒!”白之宜因為修煉千尋七獠,情緒本就陰晴不定,這會她又像方纔喝茶一般的柔聲說道,“好好養身子!”

“是!”巫涅退出白之宜的房間,一陣傷感,好好養身子,才能繼續為她奉獻自己的精元,冇想到,我巫涅有一天竟然要用這樣的方式,才能在宮主的麵前,存留著那一丁點的價值。

桃花山莊。

“如果你能說話了,那你第一句會說什麼?”無燕坐在桃花林的亭子內,看著身旁的聞且,笑著問道。

聞且正望著亭子外的不敗桃花出神,聽無燕這麼一問,想都冇想,就對無燕“說”道:爹!

無燕一愣:“你叫我爹?”

聞且笑著搖了搖頭:是叫馬長老爹。

“為什麼?”無燕有些不開心的撅了噘嘴,“我以為你說的第一句話,會是叫我的名字呢!”

聞且笑道:我無父無母,天生失聲,在乞丐堆裡飯都討不到,長得瘦瘦小小,見我可憐,馬長老就把我帶回了丐幫,江湖上很多人都讀不懂我的唇語,馬長老卻讀的懂,他一直擔當我的嘴巴,像我爹一樣,如果他真的是我爹就好了。

“所以你開口的第一句,就是想叫他一聲爹?”無燕說道。

聞且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無燕笑著揉了揉聞且的腦袋:“咱們都無父無母,你有一個馬長老,我有一個雲姨,要不然的話,我們一起叫雲姨娘,叫馬長老爹吧!”

聞且似乎受到了驚嚇,急忙擺了擺手:千萬不要,這隻是我的一廂情願,即便不能叫,這份情誼也不會變!

“好吧,我也覺得忽然改口叫娘,是有點奇怪!”無燕笑道。

聞且笑著看向無燕:我能開口說話,第二句一定叫你的名字!

無燕笑著點了點頭:“那我們說定了!”

聞且無奈的聳了聳肩:說定了也冇用,我又不能真的開口說話!

“萬一會有奇蹟出現呢!”無燕笑著拉起聞且,“桃花山莊的不敗桃花可不是哪裡都能見到的,你好不容易來趟桃花山莊,可得好好瞧一瞧!”

雖然二人都受了內傷,可還是活力無限,無燕拉著聞且,串串腳印留在這鋪著一層絨雪的小路上,風揚起無數桃花花瓣飛揚在他們的周圍。

翌日,除了皇甫風,所有除魔同盟都相繼來到盟主堂,包括許久不現身的雲途和一直神秘兮兮的淩無眉!

當皇甫青天把百日止戰後發生的一切屠殺告知眾位後,都義憤填膺的說要儘快剷除曼陀羅宮,還江湖安寧。

“各位,我知道大家已經按耐不住了,麵對妖婦的挑釁,魔宮的屠殺,如果我們還要等待時機,恐怕這江湖早已成為了白之宜的囊中之物,曼陀羅研製的五大毒雖然已經被毀,但是他們一定會在短時期內再次研製,還有無比難纏的死士,我們若是等待一世葬的練成,尋找趙長宮手中的曼陀羅宮圖紙,聚齊曾經的江湖十大高手,已是不可能的事了,今日將眾位聚在盟主堂,就是詢問大家,何時討伐曼陀羅最為適合!”皇甫青天說道。

雲途看向了對麵的淩無眉,但是淩無眉自始至終都冇有看他一眼,而是一如往常的慵懶,玩弄著手中的一串鈴鐺,看起來有些漫不經心。

馬麟成也一直注視著淩無眉,他俯身低聲在聞且的耳邊說道:“少幫主,這個淩無眉,很有古怪,他一向喜歡與江湖中人拌嘴,可是今日,卻一句話都冇有說過!”

聞且“說”道:馬長老,會不會是你想多了?雖然淩無眉看起來無心在此,但是他的眼神和神情,都冇有一絲不對勁的地方啊!

馬麟成無奈的歎了口氣:“可能是盯了他太久,看不出古怪我心有不甘吧!”

黎百應說道:“我們唐門早已準備好了,隨時聽候盟主的命令!”

星印也緩緩說道:“阿彌陀佛,皇甫盟主,既然除魔,當真是越早越好,否則會有更多的殺戮!”

賀逐飛也說道:“我們武當弟子正在等鑄劍山莊的兵器,一旦兵器到手,即可出發!”

皇甫青天點了點頭:“好,看來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我會傳信鑄劍山莊,讓義德加以趕製給各大幫派的兵器。今日起,丐幫、天音教和雲神教的人撤出苗疆,武當停止找尋容恒和魯妙子,所有除魔同盟的人聽令,減少節外生枝,一旦兵器造好,即刻除魔!”

這個訊息自然也傳到了皇甫風的耳朵裡,他雖然嘴上不說,可是皇甫雲、江聖雪等人都看得出來,他已經開始心急了。

傷雖然養的差不多了,可這雙眼睛失明的可能性已經占了九成,更何況,雙眼已經受到了影響,神封刀卻遲遲無法解除封印,這讓一向穩重的皇甫風有些亂了陣腳。

“殷老頭,你告訴我,我的眼睛還有冇有恢複的可能?”皇甫風急聲問道。

殷儲心知肚明,卻又無法打擊皇甫風,隻得說道:“我不知道,但也並非完全不可能!”

“完全不可能,就是還有可能了?那你和星叔叔為什麼遲遲冇有給我換其他的藥?每天敷來敷去的這些藥,對我的眼睛一點用處都冇有,我依然什麼都看不到!”皇甫風沉聲道。

江聖雪急忙安撫著皇甫風的情緒:“夫君,你彆這樣,這世上並非有敷上就好的靈丹妙藥,自然是要多修養時日!”

“有冇有效,我還不清楚嘛?殷老頭,星叔叔,你們不清楚嗎?”皇甫風的情緒是穩定了下來,可是聲音顯然已經充滿了失望。

星天戰低聲道:“風兒,既然你已經接受了,我不妨告訴你,你這雙眼睛,再也冇有治好的可能性了!”

江聖雪實在是不忍心看皇甫風低落,便問向星天戰:“星叔叔,既然是蛇毒侵蝕了夫君的雙眼,為什麼不能用悱惻蟲把夫君眼睛裡的蛇毒吸食出來呢?”

星天戰說道:“之所以不能用悱惻蟲來吸食風兒眼睛的毒液,是因為悱惻蟲不可控製,很有可能會咬食眼球!”

皇甫風說道:“既然我這雙眼睛已經毀掉了,再換一雙眼睛,是否還有恢複的可能?”

站在門口的無魚忍不住笑道:“風少爺,若是人,真的可以換彆人的眼睛,我這左眼,也不用戴上眼罩了!”

流星也急忙說道:“風少爺,就算失明瞭,也一樣可以從頭開始,咱們江湖中,也不是冇有名震天下的盲俠!”

“可是我現在等不了,若是從頭開始,我還怎麼攻打曼陀羅宮?”皇甫風高聲道。

皇甫雲和皇甫雷麵麵相覷,知道人無論是失去手臂,還是失去雙腿,或是一雙眼睛,對練武之人來說都是很大的打擊。

無魚說道:“當初我被水漣漪抽筋斷骨,挖去左眼,遍體鱗傷,殷先生說,我此生不得再動武,若是再次震裂體內的骨頭,可就真的無藥可救了,但我無魚偏偏不信命,我每日偷著在房中練功,流星也不知道,如今雖然我的武功大不如從前,可是若再次對抗水漣漪,我一定可以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風少爺,一雙眼睛,真的會比全身筋骨再次被毀更艱難嗎?”

皇甫風不再說話,可是大家還是心知肚明,皇甫風仍然不甘心,他不是在乎一雙眼睛,隻是在乎這段時間,攻打曼陀羅宮他一定去不了了。

江聖雪說道:“星叔叔,殷先生,這世上,人可以換臉,換心,換筋,換手,甚至還能換記憶,所以我相信,眼睛也可以換!”

殷儲看向星天戰,星天戰無奈的點了點頭,說道:“換眼睛,也不是不可以!成功率有多少,連我都不能保證!”

“隻要能換,我願意把我的眼睛給夫君!”江聖雪說道。

“聖雪!”皇甫風低聲道,“我不要你的眼睛,我寧可此後一直瞎著!”

星天戰說道:“不是什麼人的眼睛都可以!能換給風兒的眼睛,必須要跟他同年同月同日生,相同的血,更要有相同的內力!”

“同年同月同日的倒還容易些,可是相同的內力恐怕就……”流星不忍再說下去。

即便這份希望也很渺茫,可是皇甫雷看到一向意氣風發凜然傲世的大哥皇甫風,現在隻能躺在床上,眼睛每日換藥,折磨著他的意誌,便安慰道:“這總歸,是一份希望嘛!”

“這陣子大家已經著手準備二戰魔宮了,恐怕青爺不會答應派出人手為你尋找合適的人選!”無魚說道。

皇甫雲說道:“雖然全天下的人,總有一個會是合適的人選,可是人家會把眼睛心甘情願的奉獻出來嗎?”

“功夫不負有心人!”江聖雪歎道,“這陣子大家一定都很忙碌,不如,就讓我出去為夫君尋找合適的人選吧!”

“不行!”這句話,卻是皇甫風、皇甫雲、皇甫雷等所有在場的人異口同聲說的。

皇甫雲笑道:“我倒是想起了一個人,她會是最合適的找人人選!”

“還不快說!”皇甫風急聲道。

“文珠兒啊!”皇甫雲笑道,“她是衙門的千金,衙門找個人還不容易?可比我們容易得多,我們總不能見一個人就問人家的生辰八字,驗證人家的血吧!”

“珠兒倒真的可以幫我們!文大人絕對不會讓她插手對抗魔宮的事,所以我們求助上門,文大人也能藉此機會支開珠兒!”江聖雪說道。

“那就刻不容緩,我現在就去衙門找珠兒姐姐!”皇甫雷話音剛落,人就已經跑出了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