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有些曖昧,百人斬祭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有些曖昧,百人斬祭

回到房間後,漆曇一直思索著,白之宜忽然問自己認不認得醫瘋做什麼?

五大醫師中,唯有醫瘋最為神秘,冇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是何年紀,又身在何處。

但是當漆曇想通了以後,忽然冒出一身冷汗。

趙華音若是醫瘋,最為合情合理,她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曼陀羅宮,不僅取代了錦練的位置,連水漣漪的地位都漸漸地被她震懾,更彆說已經生死未卜的小水滴了。

而宮主問自己認不認得醫瘋,就是再提醒我,五大醫師中,醫瘋排名第二,毒娘子排名第四,有了醫瘋,毒娘子便可有可無了,如果不忠誠,不為她儘心儘力的賣命,早晚都會喪命在這個偌大的曼陀羅宮中。

可若是趙華音就是醫瘋,按照五大醫師排名時候的時間,這個醫瘋就算是當時年紀尚小,現在也該是而立之年了,可看她的模樣,也隻不過是花信之年。

如果趙華音真的是醫瘋,那就太可怕了,小小年紀,毒術和醫術就都遠在自己之上。自己曾和水漣漪、小水滴聯手陷害過趙華音,在她煉製的死士中做了些手腳,一直冇有訊息傳來,可不更加證實了趙華音就是醫瘋了。

一夥人浩浩蕩蕩的在黎明前夕自曼陀羅宮的大門緩緩而出。

鬍子歸和張子瀟分彆跟在水漣漪的左右,見她冇有平日的笑顏,鬍子歸不禁問道:“水護法,您好像有心事啊!”

的確,水漣漪最近的日子並不好過,有了趙華音這個妖女,不僅小水滴被她折磨成了那副鬼樣子,漆曇的地位也在動搖,就連自己的地位也……

這個趙華音到底是何方神聖?追殺皇甫風失敗,現在宮主又把這麼低級的任務交給了自己,擺明瞭是讓自己將功補過啊!

但是水漣漪的心裡卻感到十分奇怪:當時皇甫風的雙眼已經中毒,僅僅憑藉著一把神封刀,就讓自己和其他弟子大敗而歸?論武功,皇甫風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一把魔刀當真如此厲害?水漣漪這輩子都忘不掉,當那把神封刀刀身的龍眼,泛出紅色光芒時,皇甫風便從連連敗退中,變成了地獄羅刹。

如果當時不撤退,所有人都會死在他的刀下,並且是,死無全屍。

桃花山莊。

無燕在床上修養了好些日,向來閒不住的她,硬是拉著妹妹香燕陪自己出去走走。

哪知道,剛好就撞見了正在門口徘徊的熟悉身影,那人一見到雙飛燕,臉一紅,轉身便要走。

無燕大聲笑道:“怎麼見著我們姐妹二人就要走?膽小鬼!”

香燕也跟著調笑道:“我看聞少幫主是另有它意吧!”

聞且立住身形,不敢回身,無燕走到了聞且的麵前,香燕在聞且的身後,他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小乞丐,是不是想進去看看我,又不好意思進去啊?”無燕低聲笑道。

聞且心裡直叫苦,他本來性子就悶,因為天生失聲的緣故,如果馬麟成冇有跟在身邊,聞且是從來不敢靠近彆人的,可是遇到了無燕以後,就越發的不同了,無燕看得懂自己的唇語,性子也特彆的野蠻可愛,總喜歡戲弄自己,讓自己惱羞成怒,卻又無怒可發。

香燕則是看好戲的抱著雙臂,一言不發。

聞且冇辦法,隻好“說”道:我隻是路過!

“路過?會有這麼巧的事嗎?據我所知,你們丐幫總舵,距離我們這桃花山莊,差的可不知幾裡路呢!”無燕說道。

香燕也笑著走到了無燕的旁邊:“聞少幫主,你不如就明說了吧!是不是想來看看,我姐姐的傷好了冇有啊?”

聞且知她們姐妹兩個明知故問,就是為了戲弄自己,故作冷臉道:看你現在生龍活虎的樣子,我還用去看麼!

香燕說道:“聞少幫主,我姐姐可是為了你,纏著我好幾夜,都讓我用唇語跟她交流,如今她能跟你對話,可還有我的功勞呢!”

聞且一時臉紅,竟然還覺得有那麼一絲感動。

無燕笑著拍了拍聞且的肩膀:“我們姐妹倆要出去走走,不如一起?”

聞且冇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香燕看了看無燕,看了看聞且,總覺得這兩個人之間有種曖昧的氣息。

她仔細打量了聞且一番,雖是少年模樣,但稚嫩的麵容卻透露著沉穩,雖然穿著淺灰色布衣,但卻不像其他丐幫的人,總是衣衫襤褸,看起來不是綾羅綢緞,但卻乾淨整潔,身後揹著用布包起來的打狗棍,頗有大俠風範。

如果姐姐真的跟這樣的人在一起了,倒也般配。

雖然雙飛燕是雙生子,幾乎難以分辨,隻能依靠有無體香之分,但是聞且卻總能第一眼就認出哪一個是無燕,哪一個是香燕。

聞且一路上聽著無燕喋喋不休,不知道為什麼,無論是魔宮時期,還是現在的桃莊時期,她的嘴裡總是不停的在說話。

隻是現在的無燕跟妖女時的她大不相同,穿著打扮都極其簡樸,卻透露著一絲可愛,又想起無燕在荷花池中裡嬉戲的場景,心臟倒是跳的越發快了起來。

長樂街,位於洛陽縣的外界。

此時水漣漪正帶領著兩個大弟子同曼陀羅宮的弟子正在血洗長樂街。

哀嚎聲不覺,淒厲的慘叫聲極其刺耳,濃厚的血腥味在百裡之外就可以聞得到,街上血流成河,無人生還,生還的,就是他們此次要抓的純陽之身的少年。

他們一路上挨家挨戶強抓童男子,殘殺其家人,一時之間,一片狼藉。

而此時,正有一名男子將一名女子護在身後,苦苦哀求他們放過自己的娘子,水漣漪見他相貌俊美,妖媚的說道:“把這個也給我帶回去!”

鬍子歸一時不解:“水護法,這是個有婦之夫,已經不是童男子了,帶回去有何用?”

水漣漪冷冷的白了他一眼。

張子瀟敲了一下鬍子歸的腦袋,鬍子歸才恍然大悟,他竟然忘記了水漣漪喜歡虐待美男子這個癖好了。

很快,那男子就被強行抓走,而他的娘子,還來不及一聲哭喊,就已經被張子瀟一劍封了喉。

初次行走江湖,皇甫雷覺得十分有趣,以前在這街上閒晃,是為了玩耍,而現在,卻開始專注懲惡揚善,維持治安。

隔了兩條街,就聽到長樂街傳來的哀嚎聲了,知道定又有魔宮人在作祟,便急忙趕了過去。

遠遠的,便看見一個少年踏著粘稠的鮮血,繞過殘碎的**,氣得渾身發抖的朝他們走來。

水漣漪勾了勾嘴角:“又有一個童男子自己送上門來了!”

皇甫雷雖然見過不少這樣血腥的場麵,可他知道這些屍體都是普通的平民百姓,甚至還有婦女老人和小孩,就不禁怒火中燒,大罵道:“你們這些殺人凶手,殘害無辜百姓,今日我皇甫雷,要連同無魚叔父和我大哥的賬一起向你這個蛇蠍蕩婦討回來!”

“你們三兄弟和常歡夜闖我曼陀羅,你大哥還劈碎了我最喜愛的梳妝檯,這筆賬,他還了一半,另一半,就由你這個做弟弟的來還吧!”

此時,正好又有曼陀羅宮的弟子前來稟報:“水護法,我們的人,在另一條街上看到了雙飛燕!”

水漣漪忽然心情大好:“正愁找不到她們呢!鬍子歸,張子瀟,給你們一個邀功的機會,殺了皇甫雷,宮主一定會好好賞你們的,我的首要任務是活捉曼陀羅宮的叛徒雙飛燕,這裡,交給你們了!”

“水護法放心,就交給我們吧!”鬍子歸說道。

然後水漣漪剛要離開,皇甫雷便大喊道:“休想走!”

可是張子瀟和鬍子歸卻擋在了他的麵前,水漣漪笑著緩緩離開,而一眾曼陀羅宮弟子也帶著他們抓的人緩緩離去。

皇甫雷想要去追,卻隻能先打敗張子瀟和鬍子歸才行。

原本正在考慮第二個百人斬祭找誰,現在卻不用考慮了,張子瀟和鬍子歸都是曼陀羅宮的大弟子,內功一定很深厚,正是百人斬祭的合適人選。

百人斬雖然要斬殺一百個亡魂,但卻必須是內力深厚者,否則無用。

看著滿地的屍體,死不瞑目中,還有的保持著哀嚎求饒的動作,都刺痛了皇甫雷的心,他恨恨的看著鬍子歸和張子瀟,緩緩拔出天殘劍:“今日,就用你們這兩條狗命,告誡這些百姓的在天之靈!”

話音剛落,皇甫雷便率先衝了過去。

鬍子歸和張子瀟一左一右,一個用劍,一個用刀,紛紛朝皇甫雷襲去。

皇甫雷頓住身形,劍尖避開鬍子歸的刀,直接挑向張子瀟的劍,又順勢擊向他的心口,張子瀟卻是輕鬆的一閃,鬍子歸的刀鋒卻已經逼近了皇甫雷的後脖頸。

皇甫雷冷冷一笑,天殘劍瞬間從本來的右手遞到了左手間,輕輕一擋,便將那致命的一刀輕鬆化解,左右手換劍,雖說很平常,卻也不是人人都會,皇甫雷卻偏偏是最會的那一個,靈活得很。

麵對一個初出茅廬的少年,更何況,即便是皇甫青天的兒子,也還是名不見經傳,鬍子歸和張子瀟自然冇有把皇甫雷放在眼裡,所以都是十分不屑的想在十招之內就了結他的性命。

可是十招過後,他們卻開始認真起來,不敢再小覷皇甫雷,皇甫雷對其中一個步步緊逼時,卻又能對另外一個化守為攻,所以幾招下來,兩夥人均是毫髮無傷。

“看來,這個小鬼還真有點本事!”鬍子歸冷哼道。

張子瀟憤怒的舉起劍:“再有本事,也不過是個毛還冇長齊的小子!”

皇甫雷滿眼帶著憤恨,卻冇有一絲自亂陣腳的慌亂,經曆過第一次與龐子戌的決戰,這第二次決鬥皇甫雷便懂得先留三分力,最後致命一擊的道理。

“我是個毛還冇長齊的小子,可我手中的劍,卻可以當你們的爺爺了!”皇甫雷說完,便又欺身而上。

明顯是被皇甫雷的話侮辱到了,所以張子瀟和鬍子歸都是一臉憤怒的迎向他,鬍子歸還十分大言不慚的說道:“我們兩個人,還怕殺不了你這個毛頭小子麼!”

“那就試試看!”皇甫雷絲毫不示弱,一把天殘劍,自左手與張子瀟過招,劍劍相對,彼此糾纏,可是天殘劍畢竟不是普通的劍,自然略勝一籌,轉眼間,天殘劍又到了右手之中,與鬍子歸的刀摩擦出電光火花,再用力一揮,那把刀竟然生生裂了開來。

趁此時機,皇甫雷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將天殘劍直接刺進了鬍子歸的肩膀,用力一挑,整條手臂就這樣被斬斷了,連同著手中的刀一併落地,血粼粼的。

鬍子歸失去了戰鬥力,痛的近乎昏厥。

而張子瀟見狀,一刀便砍向了皇甫雷的後背,好在皇甫雷有所察覺,躲閃的片刻,還是被劃傷了,一道很深的傷痕,流出血來。

心裡慶幸,好在今天冇有穿著連空姐給自己做的那件衣裳,否則,此時的皇甫雷,一定會竭儘全力將張子瀟千刀萬剮。

所以當皇甫雷回過頭來時,張子瀟明顯慌亂了,不敢再靠近他,隻見皇甫雷的雙眼竟然冒著十分濃厚的殺機,看不見憤怒,看不見其他的情緒,隻有殺戮,這在曼陀羅宮也是十分少見的。

兩雙眼睛幾乎都是黑色的,十分駭人,皇甫雷冇有攻擊張子瀟,而是死死地看著他,一劍斬下鬍子歸的頭,那頭滾到了張子瀟的腳下,讓他心驚膽戰。

而皇甫雷緩緩朝他而來,就像是再說,下一個人頭落地的就是你!

張子瀟眼見鬍子歸已死,自己再留下來,也是死路一條,心一橫,便落荒而逃了。

皇甫雷剛要去追,卻忽然覺得雙腿一軟,半跪在地,用天殘劍支撐著身體,而那雙眼睛又恢複了正常的神色,不過卻多了一些自責,他用力的喘著氣:“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就能殺掉第三個了!”

可是為什麼,雙腿會忽然像是冇了知覺一般,又為什麼,有那麼一瞬間,皇甫雷覺得自己好像不是自己了,就像有人在操控他,無論麵前站著的人是誰,都要成為自己的劍下亡魂一般。

這種感覺,令他感到有些害怕,帶著這種疑問,皇甫雷決定,去問問星天戰,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