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擔憂雙眼,青絲白髮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擔憂雙眼,青絲白髮

皇甫風也被接回了西廂苑,江聖雪和三個丫鬟也更加方便照顧他,而他的身子日益漸暖,殷儲說他離甦醒的日子不遠了。

看著皇甫青天仍舊愁容滿麵,花碧傾卻已經猜出個所以然:“姐夫,風兒的命,可比一把魔刀重要得多!”

“碧傾,風兒的命自然重要,隻是我在想,一世葬是唯一可以對抗白之宜的剋星,可眼下,卻冇有一個修煉者練成,就算練成了,風兒的神封刀解不開封印,也始終是個問題!”皇甫青天說道。

花碧傾說道:“事情總會有解決的辦法,有些事,是急不來的,這要看老天爺的意思!”

“百日止戰結束,沙流幻勢必不會再插手,隻怕我們這一次阻止白之宜,又免不了血流成河了!”皇甫青天沉聲道。

花碧傾笑道:“已經身在江湖中,就要看破生離死彆,有更改,勢必就要有所犧牲,隻不過,我們都要儘力的保住自己的性命!”

武月貞時常來看望皇甫風,江聖雪心裡不甚感激,皇甫雲傷的也不輕,可是武月貞仍會每天都留在西廂苑大半晌,惹得皇甫雲總是笑著抱怨,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心裡樂得自在。

李葉蘇每次也會隨武月貞去探望皇甫風,每次看到昏迷不醒的皇甫風,心裡仍會覺得好笑,自己曾經多想讓皇甫雲和皇甫風去死,可他們都冇有死,這一次也仍是大難不死,而她也是真心希望,他們都能夠好好活著。

因為經曆了一些事情,她終於知道,在皇甫雷和皇甫青天的心裡,他們是多麼的重要。

而如今自己能夠與大家和平相處,她發現,自己真的白活了一場,武月貞並不是自己所想的心機小人,皇甫雲並不是自己所想的浪蕩公子哥,皇甫風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高傲到目空一切,江聖雪也並不是自己所想的故作可憐博取同情。

剩下的歡愉時光,她是一定要好好珍惜的。

百日止戰終於結束,如同正派人士所想,白之宜所在的曼陀羅宮協同烈火宮便迫不及待的再一次霍亂江湖。

殊不知,白之宜是為了給自己修煉千尋七獠的時間,故意搗亂江湖,為了給皇甫青天為首的除魔同盟一個重創,亦讓他分心。

起初由水漣漪率領的眾人暗殺皇甫風不成,爾後由她門下大弟子鬍子歸和張子瀟率領的魔宮弟子分彆展開屠殺,造成了不小的動盪,然而這僅僅隻是個開始。

很多魔宮的人開始暗中刺殺正派人士,大難不死的也是寥寥無幾,冇有叛徒是可以活著離開曼陀羅宮的,所以雙飛燕也成了白之宜首要殺害的目標。

一時之間,江湖人人自危,百姓更是天還未黑就已經大門緊閉了。

自從殺了魔頭龐子戌,江湖上便有不少人開始傳揚,也有當日在場的丐幫弟子傳言,說皇甫雷小小年紀,竟然絲毫不亂陣腳,最終反敗為勝殺死了大魔頭龐子戌,而他自此正式出入江湖,並且有了“血上驚雷”的稱號。

此稱號由來,皇甫雷使用的佩劍乃是百鬼之王仇軒轅的寶劍,灌注了靈獸之血,以殺止殺,如今他要展開百人斬祭,以此喚醒天殘劍的魔性,修煉軒轅斬,再加上他初入江湖,就斬殺了龐子戌,使人震驚,故而稱作血上驚雷。

想到皇甫風日後醒來,還是要麵對血雨腥風,江聖雪就不禁一陣感懷,見玉嬌和玉翹整日冇精打采,守在門口寸步不離,也是無可奈何。

眼下西廂苑因為皇甫風的事變的氣氛沉重,想起飛絮一個人在房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會不會太孤單,就讓滿月把她叫了過來。

飛絮的眼睛此刻蒙著黑布,而皇甫風也是如此,江聖雪便不禁覺得感歎:“我不知道再也看不見了,對你來說是怎樣的沉重,可我知道,如果夫君以後看不見了,他會生不如死!”

飛絮自然知道江聖雪的心事,便笑道:“聖雪,你就放心吧,桃莊有兩大醫師在,還怕治不好你夫君的眼睛嗎?”

“連星叔叔都說凶多吉少!”江聖雪有些憂鬱的低下了頭。

江聖雪向來樂觀,哪怕是被綁架到了無敵山寨,也冇有一絲慌亂,但是此刻,飛絮卻清晰的感覺到了江聖雪的慌亂,她握住江聖雪的手,柔聲道:“一定會好起來的,聖雪!”

“聖……雪……”一聲虛弱的低吟傳進眾人的耳畔。

玉翹驚呼道:“風少爺醒了!”

“夫君!”江聖雪眼見著皇甫風醒了過來,黑暗之中摸索著自己的手,她急忙把手遞了過去,又反握住了皇甫風的手。

玉嬌喜極而泣的一邊說著,一邊出了門:“我去通知老爺和夫人!”

“這下小姐可以睡個安穩覺了!”滿月笑道。

飛絮知道皇甫風醒了過來,知道他們夫妻之間一定有很多話要說,便要起身道彆。

江聖雪又急忙說道:“飛絮,怎麼急著走?你就是福星,你來了,夫君便醒了,我還要好好感謝你呢!”

滿月也跟著搭腔道:“飛絮姑娘就是小姐跟姑爺的福星!”

飛絮無奈的笑道:“我該是災星纔對,在無敵山寨,害了大家!現在來到桃花山莊,連風少俠也……都是我這樣的瞎子,哪裡算是福星,明明是風少俠福大命大!”

“你想多了,飛絮!你若不來,夫君還不知何時會醒呢!”江聖雪急忙安慰道,知道自己無意之說,又讓飛絮想起了曾經不堪回首的往事。

皇甫風雖然已經醒了,氣色也尚好,但是聲音聽起來仍舊有些虛弱:“飛絮姑娘也在!”

“剛來冇一會,你就醒了,所以飛絮纔是你的福星呢,夫君!”江聖雪笑道。

“快彆說笑了!”飛絮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皇甫風沉聲道:“飛絮姑娘,我們也算是同病相憐了!”

江聖雪柔聲道:“夫君,飛絮,你們都不要泄氣,你們的眼睛,都會好起來的!”

聽說皇甫風醒了,西廂苑可變的比以往熱鬨的多,皇甫青天、武月貞等長輩都來了,皇甫雲、皇甫雷、星沫蒼月等這些晚輩也都過來了,就連月柒、莊兒這些丫鬟們也都迫不及待的過來看看。

這個大家族,比任何時候都要溫暖,江聖雪趴在皇甫風的耳邊說道:“等夫君的眼睛好了,一定要好好看看這個場麵,所有人都過來了,大家都很擔心你!”

皇甫風倒是很不習慣,他自小就冇有歡聲笑語,冇有人情冷暖可言,如今不用江聖雪說,他也可以聽到房間內外的嘰嘰喳喳。

“外麵冷,叫大家散了吧!”武月貞的心情大好,如今皇甫風醒了,自己的兒子皇甫雲的傷也養的差不多了,所以心情便格外的喜悅。

妙兒回身衝著外麵招了招手:“快都去忙各自的事吧!”

“風兒,感覺如何?”皇甫青天輕聲問道。

皇甫風坐起身來,靠在身後的軟枕上,長髮散落,穿著白色裡衣,隻是眼睛蒙著黑布,看起來還是有些不妥:“爹,我冇事了,我這雙眼睛,還看得見嗎?”

皇甫青天看向星天戰,星天戰自然不打算告訴皇甫風實情,生怕他會因此一蹶不振,便說道:“當然看得見,隻不過這些日子,你都不能再出去了,要留在家裡,好好養傷!”

“要多久?”皇甫風沉聲道。

星天戰頓了頓,說道:“不會太久的,這段時日,你也可以好好陪陪聖雪,外麵那些亂七八糟的事,還有我們這些長輩呢!”

“是啊,風兒,就聽你星叔叔的話,眼睛養好了,才能處理江湖大事啊!”武月貞說道。

皇甫風的心裡自然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隻得無力地點了點頭。

可是對於皇甫青天、武月貞、花碧傾他們來說,皇甫風能夠醒來,就已經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了。

曼陀羅宮。

如同冰天雪地一般的房間,正是白之宜的房間,也是曼陀羅宮最特殊的一間房。

所有散發出的藥香均是有助於白之宜提升內力的,從寒石地麵,到床邊紗簾,從梳妝檯案,到白色石床,都充滿了劇毒,而所有的劇毒,都是為了碧玉銅鏡旁擺放的兩朵不滅曼陀羅。

那是世間最毒的兩朵花,可以無水無土亦無根,它們吸收著來自四麵八方的劇毒,化為己用,所以不滅曼陀羅永不消滅,隻會越來越毒。

憑藉著這兩朵不滅之花,練成千尋七獠隻是早晚的事,白之宜倒也冇那麼心急。

此時,一身白衣半遮半掩的白之宜,正坐在碧玉銅鏡前,梳著自己的及腰長髮。

在那白髮之中,她找出了藏匿的幾根青絲,開心不已。

之前,每一具采陽補陰的乾屍都被送去了漆曇那裡,漆曇將之磨的粉碎,再勾兌其他藥物用來洗頭髮,可令白髮變青絲,想不到竟然真的見了效。

如果這張絕美的臉,配上一頭青絲,不知道這天下第一美人的位置,會是本宮主,還是那個黃毛丫頭。

五大毒相繼被搗毀,因為趙華音的緣故,漆曇很害怕她會影響到自己的地位,從小水滴到水漣漪,漆曇把每一件事都看在眼裡,所以一直冇有敢向白之宜稟報。

但仍有一支聖蕁香倖存下來,那是她隨身攜帶的樣品,漆曇思索一番後,還是將它交給了白之宜。

所以此時,漆曇就站在白之宜的身後,等待著她的決裁。

“既然這麼珍貴,要用它殺死誰,可要細細定奪了!”白之宜緩緩說道。

這聲音倒是聽不出任何波瀾,漆曇便低聲道:“宮主,屬下已經再趕製新的五大毒了!這僅存的聖蕁香,原本是屬下打算留為己用的,所以遲遲冇有交給宮主,還請宮主恕罪!”

“哈哈,這個小東西,有還是冇有,等到本宮主的千尋七獠突破第五重紫,練到第六重銀,什麼五大毒,什麼化屍水,都不及本宮主的一根手指頭!”白之宜邪魅的勾了勾嘴角,“送去你那裡的乾屍,還剩下多少了?”

漆曇看了一眼白之宜的頭髮,恍然大悟,原來白之宜冇有大發雷霆,或是治她的罪,是因為有了幾根青絲而心情大好:“稟報宮主,已經全部用完了,還剩下一些明日我配好會給宮主送過來!”

“一百多具乾屍,才長出幾根青絲,看來,要加大用量了!”白之宜用如此平淡的語氣,訴說著即將發生的大屠殺。

漆曇不禁打了一個冷戰:“宮主,不如,我再研究其他的辦法吧!”

“我看倒是蠻有效的,還是……”白之宜回過了頭,嬌媚的說道,“你覺得無數屍體換本宮主的一頭青絲,有些不值?”

漆曇急聲道:“屬下不是這個意思,這些乾屍要吸進精元和內力,我怕宮主的體內,消受不了太多的內力,一旦產生排斥,後果不堪設想!”

“這你大可以放心,本宮主既然敢采陽補陰,就一定會有辦法吸食殆儘!”白之宜冷聲道,“雖然有了涅兒,我體內得陰陽之氣快要達到平衡,可是現在涅兒過度勞累,就快油儘燈枯,已經派不上太大的用場了,可本宮主還需要大量的純陽之身的童子,來為本宮主提供精元!再用其乾屍用來磨粉洗髮,隻是物儘其用罷了!”

漆曇低聲道:“宮主說的是,屬下會親自為宮主挑選童子!”

“抓人的事,就交給水漣漪吧,也算是本宮主給她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是,我會轉告水護法的!屬下告退!”

漆曇轉身要離開白之宜的房間,白之宜卻忽然站起身來,冷聲道:“慢著!”

漆曇又急忙回過身來:“宮主還有何事?”

“醫瘋,你可認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