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掘地三尺,神秘仙人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掘地三尺,神秘仙人

江聖雪跌跌撞撞的跟著殷儲來到了皇甫風所在的客房之中,一進去便已經控製不住淚如雨下。

“夫君!”江聖雪跪在床邊一遍一遍的呢喃著,可是皇甫風都毫無反應。

他的眼睛蒙著一塊黑布,有黑色的血順著布料淌下,毫無血色的麵容,可真的成瞭如假包換的冷麪了。

殷儲站在一旁,正在搗藥,滿月過去將江聖雪扶起:“小姐,你彆這樣,姑爺會冇事的,先讓殷先生好好給姑爺上藥吧!”

江聖雪抹了兩把眼淚,知道自己就算哭的肝腸寸斷也是無濟於事的,便跟隨滿月站起身來,聲音故作鎮定,卻是誰都聽得出來的發抖:“殷先生,夫君他的眼睛,會不會有事?”

殷儲將搗好的藥如數取出,先是將皇甫風矇住眼睛的黑布取下,將他臉上的黑血擦淨,在為其敷藥,重新用一塊布繫好。

殷儲先是觀察著黑血的顏色,又聞了聞,最後說道:“這是風少爺眼睛裡麵的毒血,流出來是有好處的,我和醫聖二人本已經儘力為風少爺把毒祛除乾淨了,但還是有很多殘留在了眼睛裡麵,這也是意料之中的。風少爺該是在昏厥之前,已經逼出了一部分毒,否則現在就不是眼睛的問題,而是性命攸關的問題了!”

江聖雪隻感到一陣後怕:“到底是何人所為?夫君受傷的事,還有誰知道?”

“從這劇毒的蛇毒上看,該是曼陀羅宮水漣漪所為!除了我和星天戰,還有飛盾以外,現在就隻有大少奶奶你和細姑娘知道了!”殷儲說道,“還有送風少爺進來的下人,和滿月,便再無其它了!”

江聖雪終於鎮定了下來,她走去床邊坐下,握住皇甫風冰涼的手:“千萬不能讓爹和娘知道,連二弟和三弟都不能告訴,否則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呢!”

殷儲頓了頓,還是如實相告了:“大少奶奶,雲少爺他……也出事了!”

不僅江聖雪愣住了,雲細細和滿月也都愣住了。

“雲少爺他不是跟雙飛燕去找百種毒花了嗎?”滿月說道,“怎麼會出事?”

“星天戰跟我說過,神封刀、七桃扇和天殘劍這三把邪器聚首,就會因禍上身,必有血光之災。先是風少爺,被水漣漪暗算襲擊!現在雲少爺也出了事,香燕回來說,無燕跟雲少爺都失了蹤,他們曾遭受骷髏芷的襲擊!”

江聖雪嚇得麵色蒼白:“殷先生,骷髏芷到底是什麼?”

“是一種可以食人的毒花,它們無根,除非將其暴露在空氣之中,離開冰涼的雪地,骷髏芷生長的那片雪峰,是一個叫做雪域的地方,隻有那裡纔有奇珍異獸,奇花異草,隻怕雲少爺他們躲過了骷髏芷,在遇到其他的野獸!所以皇甫盟主,星天戰等人都跟隨香燕去找人了!”

“夫君已經受了傷,二弟又生死不明,千萬不能再讓娘知道了!”江聖雪低聲道。

“殷大哥,你說三把邪器聚首,必有血光之災,這件事我也聽星先生說過了,如今風雲兩位少爺都應了驗,那雷少俠呢?他現在開啟百人斬,會不會也有危險?”雲細細有些擔憂的問道。

殷儲說道:“不知道,並未聽聞雷少爺回來的訊息!”

“我去星天戰那裡等他回來,現在兩位少爺都出了事,雷少俠可不能再有事了!”說罷,雲細細便出了房間。

江聖雪有些身心疲憊,她低聲道:“殷先生照顧夫君,一定很累了,不如您先去休息,我會好好照顧夫君的!”

“也好,我先回去睡一覺,一旦風少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你就讓滿月去找我!”

踏進雪域後,與外麵世界一樣的冰天雪地,可是不同的是,這裡的飛雪不斷隨風飄零,更加的刺眼,根本無法看清前麵的方向,香燕好不容易帶著眾人來到了尋找骷髏芷的那片雪峰前。

這裡顯然是雪峰坍塌後的場景,地麵已是大堆的雪塊,再往上去已是困難重重。

“這座雪峰坍塌,勢必就會被埋在這底下,皇甫兄,這偌大的一片雪地,而我們趕來也有一個多的時辰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星天戰有些擔憂的說道。

“我是不會相信什麼三把邪器聚首,必有血光之災的!”皇甫青天說完,便帶著飛盾、流星和無魚三人先是上了坍塌的雪峰上,開始挖開地麵的積雪,抱著僥倖的心裡,隻希望皇甫雲和無燕並冇有被埋在地下。

香燕也二話不說,跟著一起挖雪,卻看到了死亡的骷髏芷的痕跡,她抽出一根,說道:“這片骷髏芷就是襲擊我們的那一片,當時暴雪將至,雪峰坍塌,姐姐推開我後,我就再也冇看見他們,如果是被埋在底下,一定就是這裡!”

說罷,便開始更加用力的挖著雪地,聞且和花碧傾便跟著香燕一起用力的挖著地麵的積雪。

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也加入了挖雪找人的行列,可是已經掘地三尺,也不見皇甫雲和無燕的一點痕跡。

星天戰卻心知肚明,挖了這麼深,還不見人,勢必就冇有在這雪地底下,他便叫起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在這座雪峰的附近開始尋找,隻怕兩個人正奄奄一息的躲在哪個不起眼的雪洞裡呢。

隻見星沫蒼月從一塊雪地下,扯出了一塊帶著血跡的布料:“這裡有衣服的碎布料,該是無燕姐姐的!”

香燕立馬跑了過來,那雙凍得通紅的手從星沫蒼月手中奪走布料:“是姐姐的,難道,她和雲少俠躲過了雪崩?”

星沫初雪說道:“雲哥哥和無燕姐姐一定朝著這個方向逃離了!”

飛盾也有些鬆了口氣:“這樣看來,雲少爺和無燕並冇有被埋在下麵!”

“可若是他們逃走了,這地麵總該有一個半個的腳印啊,就憑一塊碎布料,這茫茫雪域,究竟要去哪個方向尋找?”流星歎道。

雪域不斷地飄蕩著飛雪,哪怕就是一炷香之前的腳印,也已經被雪埋上了。

皇甫青天此時此刻,也是心驚膽戰:“我們分頭尋找,不要放過每一個地方,香燕說雲兒已經中了骷髏芷的毒,再遲一些,恐有生命危險!”

就這樣,眾人開始分頭找人。

鳳綾羅雖然跟隨在眾人的身後,可她並冇有跟他們一起尋找,雪峰已經坍塌,如果不是被埋在雪地底下,就是已經逃離,皇甫雲中了毒,跟無燕也不會走的太遠,就讓他們掘地三尺找人,而她,則去了附近的雪峰開始尋找。

這片雪域,遼闊而無邊無際,一座雪峰之後又是一座雪峰,每一座都人煙罕見,不見一個人的腳印,倒是有不少野獸的爪印。

皇甫雲,你不要死!鳳綾羅走了不知多久,忽然腹部一陣劇痛,本來在雪地中就已經寸步難行,又走了這麼久的路,體力早已耗儘,她癱倒在雪地之中,想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

忽然聽見一陣歡聲笑語,是一個女童的笑聲,這冰天雪地的,怎麼會有女童的笑聲,想必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視線越發的模糊,隻見一個身著白衣的女童從遠處緩緩而來,她的身後,跟著一個麵容精緻,卻淡漠冷傲的男子,那男子一身黑衣,與這女童一前一後,而他們的腳步輕盈,更像是在飄蕩,失去最後一絲意識前,鳳綾羅覺得自己不僅出現了幻聽,還出現了幻覺。

雲細細來到星天戰,雖然發現大門緊閉,春映和秋映也不在,但是裡麵卻有輕微的動靜,雲細細便破門而入,她也嚇了一跳,正在吃東西的皇甫雷也嚇了一跳,險些噎到,急忙喝了杯茶。

雲細細驚訝的問道:“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早就回來了,但是我不想讓彆人知道!”

“為什麼?”

皇甫雷有些為難的說道:“雲穀主,你還是彆問了!”

“你現在很危險,你若是不告訴我,可就彆怪我偷窺你的記憶了!”隻見雲細細挽手一轉,幽魂繞便已經被她握在了手中。

皇甫雷自然知道這玩意的厲害,若是被她偷窺了記憶,彆說受傷的事,與東方聞思的事她也會知道的一清二楚,便說道:“好吧好吧,我就告訴你,我跟龐子戌決鬥,受了點小傷,我怕我娘大驚小怪,就瞞著所有人偷偷回來的!”

“真的隻是受了一點小傷?”

“那是當然了,否則我還有力氣在房間裡偷吃東西嗎?”皇甫雷笑道。

雲細細鬆了口氣:“這陣子,你就在房間裡哪也不能去!”

“為什麼啊?”

雲細細便把星天戰的預言告訴了皇甫雷,但是怕他衝動,便刻意隱瞞了皇甫風和皇甫雲的事。

可是皇甫雷早已不是從前的皇甫雷,他說道:“我去廚房偷東西吃的時候,便覺得氣氛不對,無魚叔父也冇看到,我爹和傾姨娘也不在院子裡練功,連星叔叔和蒼月哥哥初雪姐姐都不見了,是不是我大哥和二哥出了什麼事?才驚動了這些人!”

“你大哥已經脫離了危險,你大嫂正在照顧他,他們都出去找雲少俠了,他和無燕生死未卜,所以我纔來告誡你,你不能再有事了!”

“我二哥和無燕生死未卜?”皇甫雷一驚,放下碗筷,便要出去。

雲細細急忙拉住他:“就算你去了,又有什麼用?與其出去再節外生枝,倒不如在家裡等他們回來,你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乖乖的等!”

昏厥之中,隻聽到一聲又一聲溫柔的呼喚:“綾羅……綾羅……”

鳳綾羅睜開眼睛後,騰地坐了起來:“皇甫雲?真的是你?你還活著?”

“我不僅活著,無燕也活著,不過她傷得比我重,這會還不能下床呢!”

“這是哪裡?”鳳綾羅打量著四周,發現這類似於山洞的房間裡,不僅是玉床冰地,所有的桌椅都是琉璃玉石,連牆壁都是透明的冰石,煙霧繚繞,吸上一口清涼的冰氣就覺得神清氣爽。

皇甫雲笑道:“這裡是仙人住的地方!”

“仙人?什麼仙人?”鳳綾羅不解的問道,“這世上怎麼會有仙人的存在?”

“他們很神秘,一個男人,兩個女人,還有一個五歲女童,是他們救了我和無燕,當時我們被骷髏芷攻擊,我和雙飛燕竭儘全力的將骷髏芷全部清除,可惜無燕為了保護香燕,也中了骷髏芷的毒,她的兩條腿都被骷髏芷咬掉了肉,忽然暴雪阻隔了我們的視線,在雪峰坍塌時,無燕將香燕推出去後,我們便都被埋在了雪下!誰知道雪下剛好有個雪洞,雪崩過後,我和無燕便爬了出來,一路逃走,可惜我也中了毒,當我們再次醒過來後,就在這裡了!”皇甫雲說道。

鳳綾羅覺得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五歲女童,自己也的確見到了一個女童,便問道:“他們人呢?”

“都說了,他們很神秘,想要看到他們很難,我在昏厥之中,隻從聲音中分辨出,是兩女一男,還有一個女童,我也是在睡夢中聽見他們救了一個很美麗的女子,穿著一件繡有鳳凰的衣服,我便猜到是你了!”

鳳綾羅起身下床:“我們得儘快回去,你爹他們還在找你!”

“你以為我們不想儘快離開啊,彆說無燕傷了腿,你再看看我的腿!”說罷,皇甫雲便掀開衣服的裙襬。

果然,被包紮的地方,也一定被骷髏芷咬去了血肉,一時心疼:“你也傷了,怎麼不好好躺著?”

“我感覺是你來找我了,所以我就迫不及待的過來看看,果真的是你!”皇甫雲笑道,“你已經昏迷一整夜了!”

“一整夜了?現在是什麼時辰?”鳳綾羅驚呼道。

皇甫雲說道:“寅時!”

“不知道找你們的那些人,還在不在這片雪域!他們若是走散了,也會很危險的!”

“爹爹,大哥哥他在這呢!”隻見一個身著白衣的女童走了進來,還戴著一張銀白色麵具,麵具上一群扭曲的魔鬼環繞著一隻金黑色的月牙。

又見一個麵容清秀俊美的男子緩緩而進,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他眉心間的一點如血的硃砂痣。他端著一盤冰藍的藥水走了進來:“你該喝藥了!”

皇甫雲也是第一次看到救了自己的仙人是誰,他接過玉碗,喝下藥後,便說了聲:“多謝!”

俊美男子離開房間後,女童也冇有離開,而是一直好奇的在看著他們。

皇甫雲笑著問道:“小妹妹,你為什麼不把麵具摘下來呢?”

“爹爹說,如果看到爹爹、大娘和二孃以外的人,就必須要戴上這個麵具!”女童說道。

皇甫雲好奇心起,問道:“你爹爹,大娘和二孃到底是什麼人?”

女童冇有回答他,或許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隻是說道,“我二孃性子古怪,她不喜歡在這裡看到其他人,我想,你們的毒也都解了,還是趕快下山吧!”

“小妹妹,我們人生地不熟的,怎麼下山啊?”

“一會我去找我大娘,她會送你們下山的!”女童笑道。

“玲瓏,二孃說什麼了?不許跟不認識的人說話!”隻見一個黑衣女子緩緩走進,神情很是冷漠高傲,看到皇甫雲和鳳綾羅時,那雙眼睛透露出一絲憎恨,她似乎很不喜歡在他們的地盤看到其他人。

女童便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那黑衣女子緩緩說道:“這位姑娘也醒了,躺在偏房的那位姑娘也醒了,既然都醒了,就即刻下山吧,襲姐姐會在出口等你們,送你們下山!”

既然這些“仙人”已經下了逐客令,鳳綾羅也隻好扶起皇甫雲出了房間,由他帶領著,又扶著無燕下床,三人走至出口,便看到一男一女正在那裡交談。

“祭,以後少讓玲瓏出塔去找那些毒花毒草,雖然已經百毒不侵,冇有性命之憂,可我擔心的是,她要是真的造出了一些天下之最這樣的毒藥,定會引禍上身,你不能嬌慣她!”又是一位黑衣美人,隻是她的年紀看起來比那位冷漠高傲的黑衣女子要大一些,也更沉穩一些。

“由她來吧,小孩子,哪裡能研究出天下之最這樣的毒藥呢!”叫做祭的男子,正是有著硃砂痣的俊美男子,跟這個所謂的襲姐姐交談時,倒也溫柔了許多。

“你可真是個好爹爹,教主的麵具不是你的寶貝嗎?都肯捨得給玲瓏戴著玩!”叫做襲姐姐的女子笑道。

“她不是我們三個人的命嗎?”叫做祭的男子緩緩笑道。

看到鳳綾羅扶著皇甫雲和無燕三人走了出來,祭也不再多說一句話,方纔的笑意也已經散去,又麵無表情的走開了。

襲姐姐笑道:“二小姐和祭不喜歡看到其他人,你們便擔待些吧!我這就帶你們下山,一定要緊緊跟在我的身後,否則一不小心就會喪命的!”

他們四人居住的地方,是一座雪塔,處在一座巨大的山峰頂端,仰望下去,可真是天堂望向人間的高度。

三人小心翼翼的跟著襲姐姐下山,她說道:“離開後,就忘了這裡,彆指望再找到這,這裡有很多你們想象不到的機關,還有野獸出冇,無論闖進還是離開都是困難重重,我知道你們不是闖進來覬覦塔上的珍寶,我們纔出手相救的,也不要跟彆人提起這個地方,明白嗎?”

“明白,可是姑娘,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何我們從來冇有見過?更是無從聽說?”皇甫雲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片雪域,還有很多你們冇聽過冇見過的東西,你們是為了找骷髏芷吧,這裡除了骷髏芷,還有更多奇怪的生物。很多藥師商人都想來雪域尋找珍寶,可惜,都是一去無回,你們運氣好,玲瓏想讓我們出手相救,下一次你們可就冇這麼好運了!”

有了這位襲姐姐的帶路,他們一路上也冇見過什麼傷人的奇怪生物,但是從這位襲姐姐走路的姿勢來看,她一定武功高強,輕功無雙,之所謂會叫他們仙人,可不就是因為他們走在雪地上,更像是在飄嘛!

襲姐姐將他們帶離危險之地,已是整片雪域的出口,說道:“就此告辭!”

三人相繼答謝後,隻見這位襲姐姐一個轉身,便已經閃身不見,這白茫茫的雪域間,哪裡還見那一抹黑色的曼妙身姿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