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七十三章 血光之災,九死一生

-

第四百七十三章

血光之災,九死一生

水漣漪奉命前去婆娑洞,查探蠱毒死士的進展。

剛進盤子洞,便有一隻不狼不狗的怪物從水漣漪麵前竄過,嘴中叼著一小塊還在滴著鮮血的生肉,水漣漪險些踩到,隻得邁了一大步,走了進去。

上方巨大的蜘蛛網上,趙華音正枕著自己的手臂,看向水池內一個嬌小的身影。

水漣漪順著她的視線望去,大吃一驚。

隻見一個衣衫襤褸嬌小的女子正站在泡著屍體的池子中,彎著腰身打撈裡麵的排泄物,而她的手臂,大腿,儘是血粼粼的傷口,有的已經黑紫,正在癒合,而那不斷流著鮮血的手臂顯然是剛剛纔受的傷。

水池裡也被鮮血染紅,而那嬌小的女子卻是頭也不抬,兢兢業業,生怕池子裡的臟東西冇有打撈乾淨。

水漣漪自然知道,那個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女子,正是先天侏儒的小水滴。

她驚訝的說不出話來,趙華音卻先開了口:“水護法,可是奉命前來查探死士進展的?”

“是你把小水滴折磨成這個樣子的?”

趙華音緩緩坐起,撩動著自己的秀髮,不以為然道:“留她一命,已是我最大的仁慈!”

“宮主把小水滴派進婆娑洞,不是為了當你的玩物!”水漣漪沉聲道。

“即便小水滴死了,我把她的屍體送到宮主的麵前,宮主也不會責備我一分,你有什麼資格來責備我?”趙華音有些不悅的說道。

水漣漪也不想為了小水滴,與趙華音鬨得不歡而散,隻得說道:“小水滴是小宮主的貼身婢女,如果她要追究,紫魄大人勢必就會相助,我不是責備你,是好心好意的在提醒你!”

“那就多謝水護法關心了!”趙華音飛身而降,**的雙腳站立在池子的邊台上,看著還在打撈排泄物的小水滴,笑道,“小水滴護法,你可以休息了!”

隻見小水滴緩緩起身,麵無表情的走到池邊,而那手臂上血粼粼的傷口刺目驚心,可她卻毫無反應。

水漣漪這才猛然想起,方纔竄出去的不狼不狗的動物,嘴裡叼的肉可不就是小水滴手臂上的麼!

再一瞧,地麵上有一把滴著血的刀子,想必是趙華音乾的好事。

小水滴有些神誌不清,而趙華音每天都會從她身上割下一片肉,餵給那不狼不狗的怪物,她都感覺不到疼痛。

不知道趙華音用了什麼藥,有什麼深仇大恨,讓小水滴承受如此折磨,一旦小水滴感受到了疼痛,而不是一點,是一下子就承受這劇烈的疼痛,估計會有性命之憂,真是不敢想象。

水漣漪深知趙華音的變態手段,比自己還要可怕,心想如果趙華音不除,連自己最後的下場都不知會是怎樣的。

眼前已是高聳的雪峰,按照書籍上記載,這裡長滿了骷髏芷。

“雲少俠,骷髏芷這種毒花無根,它就像是食人的怪物,到處遊動,所以我們上去之後,雲少俠要緊跟在我跟妹妹的身後!”無燕說道。

皇甫雲點了點頭,便跟隨雙飛燕上了雪峰。

幸好皇甫雲內功深厚,輕功也不錯,走在這鬆軟的雪地之中,也不那麼費力,還要小心翼翼的注意著腳下會不會突然冒出一株骷髏芷。

寒風呼嘯,飛雪飄零,三人艱難的行走,視線也有些模糊起來,入目一片純白,過不了多久,眼睛一定會被灼傷。

“我們要加快速度了,再過半個時辰,頂多一個時辰,我們的眼睛一定會什麼都看不見的,在這之前,我們必須要找到一株骷髏芷!”皇甫雲沉聲道。

“骷髏芷生長在冰天雪地中,但卻無痕無跡,想要找到一株,恐怕冇那麼容易!”無燕歎道。

忽然香燕停下腳步,伸出手,擋住了無燕跟皇甫雲:“彆動,我方纔看到前麵的雪地忽然凹陷,這附近應該有骷髏芷!”

三人迅速背靠著背,圍成三角形,仔細分辨著腳下附近的雪地。

忽然,香燕的麵前,鑽出一株透明泛著淡藍色像蛇一般的扭動著的花徑破雪而出,花頭有三個大洞,像是兩隻眼睛怒目圓睜,張開血盆大口,想必骷髏芷這個名字就是由此而來。

骷髏芷個頭不大,有一隻向日葵那般大小,像是會走動一般的朝著香燕撲來。

香燕一個閃身,那雙百毒不侵的手已經握住了花徑用力一拔,那骷髏芷甚至還發出“吱吱”的叫聲不斷扭動,最後才陷入安靜之中。

“一旦骷髏芷離開雪地,就會陷入麻痹之中!”香燕說道。

皇甫雲有些興奮的打量著骷髏芷,笑道:“冇想到我們會這麼順利,這到底是人還是花啊!”

“你可以叫它食人花,它可以把人的血肉吸食乾淨,而骨頭就會長埋在這雪峰之下!”無燕說道。

“骷髏芷找到了,我們先下雪峰再說吧!”香燕說道。

正當三人回身準備下山時,忽然一株更小的骷髏芷破雪而出,皇甫雲感覺到了異樣,一回身,那骷髏芷的血盆大口已經撲了過來,皇甫雲學著香燕的樣子側身一閃,用力的拔出花莖。

可卻冇想到,那株骷髏芷的底端竟然還有一個花頭,奔著皇甫雲的大腿就是一口,頓時鮮血直流在這純白的雪地上。

無燕一把將那咬人的花頭折斷,再一瞧皇甫雲,他已經癱軟倒下,被香燕抱在懷中:“雲少俠?”

“他中毒了,冇想到骷髏芷會有兩個花頭!”無燕跟香燕一起扶起皇甫雲,“我們得儘快趕回去,讓星天戰為雲少俠解毒,否則他必死無疑!”

皇甫雲昏昏沉沉之中,隻看到四周飛雪飄零,從四麵八方不斷地鑽出一株又一株的骷髏芷,不知是這寒風在叫囂,還是骷髏芷在叫囂,總之皇甫雲的頭皮越來越麻,腦袋越來越混亂。最後在無燕和香燕的驚聲尖叫中,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皇甫風受皇甫青天所托,前去嵩山派說服此幫加入除魔同盟,這已經是他第三次前來了,但都無功而返,不過皇甫風依舊不屈不撓,隻等待在危險到來之前,能夠說服嵩山派的掌門。

這次依舊無果,他隻得先行下山,返回城內。

卻看到一個身受重傷的姑娘,正跌跌撞撞的逃跑,看到皇甫風,見他揹著一把刀,看起來就像是江湖中人,像是見到了救星一般:“這位少俠,定是江湖中人吧!我被魔宮人追殺,還請少俠出手相救!”

還冇等皇甫風答應,果然有三五個手拿長劍的人追了上來,那姑娘急忙躲到了皇甫風的身後:“少俠救我!”

皇甫風本不想多管閒事,但是他卻認出了這幾個人身上的衣服,紅衣似火,繡有火焰,不正是烈火宮的人嗎?想必又是白之宜派來抓些貌美少女的。

便拔刀相助,這幾個烈火宮的人又豈是皇甫風的對手,冇幾下,便死在皇甫風的刀下,皇甫風看著鮮血滲入神封刀刀身,若有所思。

“多謝少俠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儘!”那姑娘走上前去,抱拳謝恩。

皇甫風點了點頭:“你受傷了,快去城內找個大夫吧!”

“冇事,都是小傷,我家就是開醫館的,我有祖傳的創傷藥!”說罷,那女子的手伸進了衣襟處,再掏出來時,一把白灰已經迷了皇甫風的眼睛。

皇甫風頓感眼睛一陣灼燒,後退之際,感覺到一股掌風順著自己的麵門而來,他舉起神封刀,儘力抵擋。

皇甫風懊惱起來,一心隻以為是百日止戰結束,魔宮的人又出來霍亂江湖,哪裡想到,他們竟然是一夥的,演了一場戲讓自己上當罷了。

“皇甫風,彆做無謂的抵抗了,迷了你眼睛的,可不是普通的香灰,而是混有蛇毒液的香灰,馬上,你就會全身麻痹,七竅流血,都說你皇甫風是冷麪狂龍,冇想到,竟也是個憐香惜玉的人!”那女子的聲音越發的熟悉。

皇甫風驚聲道:“水漣漪!”

無人的街上,隻有鵝毛飛雪飄零,偶見行人行色匆匆。

那男人張揚跋扈,連毛鬍子凶神惡煞,扛著一把大刀,還沾著鮮血的,而他的腳下,躺著一個五歲的孩子。

皇甫雷見過太多冇有人性的,眼前的這個惡人,就是臭名昭著的變態虐童者,他用他手中的大刀,奪走了多少鮮活的幼小的生命,讓多少爹孃哭的肝腸寸斷,卻無能為力的報仇,隻能相繼慘死在這個惡人的刀下。

衙門捉拿不了,江湖人也捉拿他多時,直到今日,初出茅廬的皇甫雷,纔將與他直麵對決。

皇甫青天也有意把這個人留給皇甫雷,因為一旦皇甫雷殺了他,將會一舉成名,不僅會得到百姓的愛戴,行走江湖時也會得到更多的人尊重。

皇甫雷拔出天殘劍,表情顯然已經變得憎恨和厭惡:“龐子戌,你殺人無數,今日,就叫你做我百人斬下的第一條惡魂!”

“想取我的命,看你這個小毛孩子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小毛孩子!”皇甫雷低頭冷笑了一聲,隨即拔出天殘劍,朝惡人龐子戌飛奔而去。

龐子戌的大刀一揮而下,皇甫雷隻覺得手臂都被震得發麻,好在天殘劍並非普通的劍,否則早就裂成了兩半。

“呦,這把劍不錯,殺了你,這劍可就是我的了!”龐子戌絲毫冇有把皇甫雷放在眼裡。

幾個回合下來,誰也冇有占到便宜,反倒讓龐子戌不再敢小看皇甫雷。

隻見龐子戌再一次將那把沉重的大刀朝皇甫雷劈了過去,皇甫雷的腰身向後一彎,在一個靈活的位移,一劍揮下,那把大刀從中間一分為二,掉落在地。

龐子戌舉著隻剩下一半的大刀,憤怒不已:“看老子不用這一半大刀劈碎了你!”

隻一擊下來,龐子戌用了十成的功力,皇甫雷也在雷鳴電閃般,將天殘劍直指龐子戌的喉嚨。

這場麵,有兩個躲在暗中觀看的丐幫弟子已是為皇甫雷捏了一把冷汗,這一刀砍下去,人不還成兩半了。

可所幸天殘劍的劍身長比那碎成兩半後的大刀長一公分,那刀身雖然劈在了皇甫雷的額頭上,但卻隻是割進一毫米,而皇甫雷的天殘劍卻刺進了龐子戌的喉嚨裡,贏得了這場比武。

百人斬下的第一斬殺,便是這自食惡果的龐子戌。

皇甫雷也是第一次真正的與人比武,他半跪在地,氣喘籲籲,額頭上的鮮血順著鼻翼流下,四分五裂,滿臉是血,心裡後怕,雙腿有些發軟,躲在暗中的兩個丐幫子弟急忙跑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