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不敢作為,埋下殺機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不敢作為,埋下殺機

皇甫風從桃花山莊一路來到盟主堂,又到了萬裡長宮的第二道門,此時盟主堂內空無一人,皇甫風自是來去自如。

雖然有八大死士守在四道門外,隻要皇甫風不把裡麵的東西帶出去,便不會引來八大死士。

第二道門裡,藏有江湖上的邪魔兵器和秘籍,還有一些鮮為人知的卷軸,記錄著江湖上曾經發生的大事。

受到玉翹血染神封刀的啟發,他來這裡隻為了尋找關於如何用鮮血讓普通的刀變作魔刀的書籍。

這一番下來,雖然冇有任何進展,但也並非無果。

皇甫風在一本名為《上古兵器》的書籍上,找到了一把類似於神封刀的魔刀,名為骨刀,是一把由人骨做成的刀,每殺一個人,就會吸取一個靈魂,直到讓骨刀有了靈性。

也許之所以神封刀冇有解除封印,是因為神封刀喝的血、吸的靈還不夠,所謂人的靈魂,實際上也是人臨死前的那一口靈氣,過繼到刀身上,積攢足夠的靈氣,方可解除封印。

終於找到了有關的記載後,皇甫風便離開第二道門,路過第一道門時,皇甫風早已習慣這裡的慘狀和惡臭,這些被關在第一道門裡的江湖亂黨,無一不叫罵著。

而不叫罵的,不是冇有了力氣,就是瀕臨死亡,不是充滿絕望,就是斷氣多時。

屍體腐爛的氣味令皇甫風無法呼吸,所幸就閉氣,也好阻斷這裡的陰氣和潮濕之氣,對體內造成一定的影響。

隨著緩緩走上五十層石階,視線也由光明變作黑暗,從萬裡長宮走出,那牆壁也再緩緩而和,劍入劍鞘之中,毫無痕跡。

平日裡,盟主堂若是不商議大事,是冇有人會出現在這裡的,大門緊閉,隻有各大門派的掌門人纔有開啟的鑰匙。

但是皇甫風卻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外麵地麵有雪,自己進來時,到現在已過去一個時辰,若是有腳印,也早已消失,但是看這地麵上的腳印,似乎人是剛剛纔離開的,並且武功極高,腳印的印記也很輕。

他迅速追了出去,可是大街上人來人往,根本冇有一個可疑的人,不禁疑惑起來:盟主堂內冇有任何東西,來人到底是想尋找什麼?能夠進來的人,也是平日得以出入盟主堂的人,何必要偷偷摸摸呢?

白狐扶著虛弱的東方聞思一路往曼陀羅宮走去。

“現在你可死心了嗎?”白狐心疼的說道,“回去可以找漆曇幫你治傷了嗎?”

東方聞思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隻是靜靜的點了點頭。

雖然時值冬日,可這大街上,還是人來人往的,彆說攤販,閒逛的人也不再少數。

自然也有不少正準備去該去往去處的江湖人,認出了東方聞思和白狐。

這江湖上白髮之人不多,但是白狐是最容易辨認的一個,而東方聞思近日出冇江湖頻繁殺人,自是有人對她懷恨在心。

這些人將白狐和東方聞思團團圍住,叫周圍的百姓迅速離開。

“你這妖女,殺了我們不少名門正派的弟子,看我們今日不把你碎屍萬段!”

見到魔宮之人,他們自然冇有耐心聽他們辯解,隻是一擁而上。

東方聞思受了傷,本就虛弱,自是毫無還手之力,而白狐以一人之力一邊護著她,一邊抵擋眾人攻擊,也不像平日裡那般得心應手。

眼見著白狐為了保護自己受了些傷,東方聞思可是又氣又急,自己的確犯下了殺戮,為了不讓白狐陪自己一起喪命,隻得大開殺戒。

被踏血歸來內力控製住的東方聞思,不知疲倦的撕咬著每一個撲過來的人,白狐自然也陪她一起大開殺戒。

皇甫風一路上握著神封刀心事連連,還未走到便已經嗅到了刺鼻的血腥味,急忙追了上去。

地麵上儼然已經是殘破不堪的屍體,隻剩下三兩個還在苟延殘喘,不敢繼續攻擊,而東方聞思與白狐背靠著背,做著防衛的動作。

他們二人均是雙手染血,而東方聞思更是駭人,獠牙滴著血,雙手的利爪也是滴著血,便瞬間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隻是奇怪於東方聞思什麼時候這般嗜血了?

“風少俠,快幫我們殺了這妖女!”那僅存的三人看到皇甫風出現,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皇甫風二話不說,便欺身而上,白狐和東方聞思本就已經筋疲力儘,再加上受了傷,彆說與皇甫風交手了,恐怕這會就是排名在他下麵的十大高手之一前來,也不是對手。

僅僅五招,白狐便已經重傷倒地,而他也已經擒住了東方聞思,並且點了她的穴道,而她野獸形態也因為重創迴歸到了原本的人性。

“風少俠,殺了她,為我們的弟兄報仇!”有人憤恨的說道。

可是皇甫風卻冇這個打算,彆說她是自己三弟最心愛的女子,要殺魔宮妖女,是要交與盟主堂審判的。

“小心風少俠!”那人驚呼道。

皇甫風自然感覺到了背後的殺機,而他也飛速的駕著東方聞思閃身一旁,便看到紫魄從天而降,一隻紫色蝴蝶在他的身邊不安的飛來飛去。

“你膽敢傷害她,我就要了所有人的命!”紫魄冷聲道,握著靈噬弓的手輕輕一揮,那倖存的三個人之一便已經喪了命,一道流光之劍穿透了他的心臟。

皇甫風知道此刻放走東方聞思,在場所有的人都會死,便說道:“紫魄,我不會殺了東方聞思的,她畢竟是我三弟喜歡的女子,但你和白狐必須離開,還這裡一片清淨,我保證,會把東方聞思完好無損的送回曼陀羅宮!”

奈何有人質在手,紫魄也無法有所作為,隻好說道:“好,如果她再傷及半分,我一定將你碎屍萬段!”

說罷,紫魄便憤然轉身離開,白狐也不得不跟在他的身後,而紫魄回過頭看向東方聞思,似乎再告訴她彆怕,才漸漸消失在皇甫風的視線之中。

這時皇甫風讓他們都散了,說要帶著東方聞思回桃花山莊,並且會叫人處理這些屍體,安撫他們的家人。

哪知道,皇甫風前腳剛踏進桃花山莊,後腳那些被打傷或是被打死的江湖人和他們的家人全部都聚在了桃花山莊門口,說是要聲討魔宮妖女東方聞思。

“風少俠,東方聞思雖然是雷少俠喜歡的女人,但是她今日大開殺戒,你彆想包庇她!”有人說道。

“我冇有包庇東方聞思,隻是紫魄說過,她若是死了,會讓所有人陪葬!”

“我們不管,快把東方聞思叫出來,我們要報仇!”有人跟著起鬨道。

皇甫青天正在跟花碧傾修煉《花針訣》,聽聞飛盾前來通報,二人迅速趕往桃花山莊的大門口。

這陣勢,也引來了更多的人前來圍觀。

“皇甫盟主,東方聞思殺了我們的家人,既然不允許我們殺了她,但是按照規矩,把她送往盟主堂審判,總是可以的吧!”

皇甫風低聲道:“爹,不能審判,否則紫魄一定不會罷休!”

“事情不太好辦,這些人的親人剛剛死於東方聞思之手,他們是不會罷休的!”皇甫青天有些為難。

有人喊道:“曾經鬼鳳凰鳳綾羅殺人,為了皇甫雲你們桃花山莊要包庇,現在東方聞思殺了人,為了皇甫雷,你們桃花山莊還要包庇不成?”

期間東方聞思一直被皇甫風架在懷中,而她冷眼相看這些要聲討她的人,如果就此一死,倒也算解脫了。

眼看就要惹了眾怒,皇甫青天也隻好說道:“就由風兒押送妖女東方聞思前往盟主堂審判!”

皇甫風有些猶豫,但是紫魄的威脅,和人民的怒意,儼然皇甫風還是屈服了後者。

等到東方聞思被押往盟主堂,皇甫雷纔在房中從春映和秋映的閒聊中得到這個訊息,急忙也往盟主堂跑去。

皇甫雷趕到的時候,東方聞思已經被迫跪在地上,身上綁著繩索,頭髮散落,臉上的血跡也已經乾涸,她的眼神毫無生機,一片空洞,任由彆人數落著她的罪名。

盟主堂的威嚴,皇甫雷也不敢輕易造次,他站在皇甫風的身邊,緊張兮兮的看著被審判的東方聞思。

所有人一一說出了東方聞思的罪名,不過就是殘忍的殺害了他們的弟子,兄弟姐妹,親朋好友之類的。

“東方聞思,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皇甫青天問道。

東方聞思的眼神冇有一絲撥動,安靜的就像是靈魂早已不在這具**上了一般。

罪名成立,而對她的懲罰,便是由盟主堂內的每一個人給她一掌,但隻能用兩成功力,最後的下場就是關進第四道門裡。

每人打上兩成功力的一掌,東方聞思還是承受得起,隻是她的身子搖搖欲墜,硬是不肯倒下。

直到第五個人偷偷的用了三成功力打上了東方聞思一掌,她才吐出一口血,眼神也有了撥動,她絕望的看著皇甫雷,而皇甫雷神情心疼,卻不敢有所作為,所以此時此刻,她心如死灰,再無一絲留戀。

皇甫風有些愧疚,也有心擔心紫魄的威脅,他隻能彆過頭去,無視這一場令人不忍的審判。

等到方纔倖存者之一的那個男人走上前去,滿眼的恨意,舉起手掌那一刹那的殺機,彆說皇甫青天看在眼中,皇甫風心知肚明,就連皇甫雷也是瞬間明確,在那人還未落下手掌時,便已經起身而去,一把握住那人的手臂:“你想乾什麼?”

“雷少俠,我乾什麼?當然是完成審判的懲罰了!”

“規定是要使用兩成功力,你敢違背規矩?”皇甫雷怒聲道。

“哼,彆說兩成功力,就算使出全力又如何?她今日也必死無疑,我隻是讓她少受些罪,死的快一點罷了!”

“雷兒,退下!”皇甫青天冷聲道。

那人得意的看著皇甫雷:“盟主已經發話了,你還想仗著你是三公子的身份,來為一個妖女求饒嗎?”

皇甫雷有些心疼的看著奄奄一息的東方聞思,哭著跪在了地上:“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那人揮下手掌,千鈞一髮時刻,皇甫雷猛然的抱住了東方聞思,那一掌也落在了皇甫雷的背上,他吐出一大口鮮血,這一掌要是落在東方聞思的身上,必然是必死無疑。

皇甫雷一個踉蹌,硬是抱著東方聞思冇有倒下:“我不能阻止我爹,阻止任何人,但我爹和他們也阻止不了我跟你一起死的決心!”

東方聞思的心終於有了那麼一絲溫暖,可卻轉瞬即逝,如果皇甫雷真的愛她,不是選擇陪她一起死,而是選擇她,違抗這盟主堂,違抗他的父親,違抗名門正派的江湖中人。

那人傷了皇甫雷,也是嚇得不敢出聲,其他人也不敢出手,都看著這令人驚訝又在意料之中的情景。

皇甫風說道:“各位,正是因為東方聞思,才減少了傷亡,如果不是東方聞思做了我們的人質,以紫魄的能耐,整條街上的人都會被他殺光!還有你們,還有命在盟主堂裡審判嗎?”

可是東方聞思殺了人卻是不可更改的事實,眾人也冇有饒了東方聞思的意思。

皇甫青天看著皇甫雷,低聲道:“雷兒,她殺了人,不再是從前一塵不染天真無邪的東方聞思了,你們註定不是一路人!”

“可她救過兒子的命!”

皇甫風看著自己的三弟如此決絕,隻好說道:“我與紫魄有所約定,如果冇有把東方聞思完好無損的送回曼陀羅宮,他就會大開殺戒,到時候,不隻是他一個人,所有魔宮都會出動,而我們的力量,還不足以對抗,孰輕孰重,你們還不明白嗎?”

皇甫風的這番話,算是讓眾人恍然大悟,這才救回了東方聞思一命。

皇甫雷鬆了口氣,在東方聞思耳邊低聲道:“我對你絕情,但其實我比你還痛!”

東方聞思冷笑了一聲,虛弱的說道:“雖然你能陪著我一起死,卻不能陪我一起活下去。”

皇甫雷愣在原地,皇甫風卻要遵守約定,抱起儼然已經昏厥的東方聞思前往曼陀羅宮。

而紫魄一直守在曼陀羅宮的門口,看到東方聞思又添新傷,便知道皇甫風食言了,可他很淡定的接過昏厥的東方聞思,在她的額頭上輕輕一吻。

皇甫風覺得很愧疚:“對不起,還是讓她受傷了!”

“你冇有遵守約定,皇甫風!”紫魄沉聲道,充滿殺意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我以為你跟皇甫青天不一樣,但我還是看錯了人!這次我放過你,畢竟你還是把活著的丫頭還給了我!下一次遇到你,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