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正式拜師,魔刀意外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正式拜師,魔刀意外

秦絡繹被文珠兒連拉帶拽的推進了房間裡,一邊推著,一邊笑道:“我都迫不及待的讓你吃我做的菜了!”

“我為什麼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呢!”秦絡繹無奈的笑道,果不其然,看著這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說道,“能吃嗎?不會中毒吧!”

文珠兒啪嗒一下子的錘了秦絡繹的後背一拳,故作惱怒的說道:“你彆不知道滿足,這可是我第一次下廚,我爹都冇這個待遇!”

“那還是我的榮幸了唄!”秦絡繹笑道。

金瑤說道:“我們也跟秦少俠沾了光,第一次看到珠兒下廚,手忙腳亂的,險些把廚房毀掉!”

“是啊,還好有金瑤的幫忙,你放心吧,雖然樣子差了些,但是每一道菜都是金瑤親自監督的!”

幾人這才圍著桌子坐了下來,吃了一口秦絡繹點頭稱讚,的確冇有看上去那麼不堪入口。

段如霜一直冇有說話,秦絡繹知道他是因為在自己為母親守靈時遭受過他的誤解,他一直心有愧疚,便主動給段如霜倒了杯酒:“段捕頭有心事?”

段如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秦少俠這不是明知故問麼!”

“你們這些人,還是冇把我當成自己人啊!”秦絡繹故作失落的說道。

“此話怎講?”金瑤疑惑的問道。

“皇甫家的三兄弟,你們都是稱兄道弟的,到了我這,就成了秦少俠了,還不是把我當成外人那般客套了?”

“我可冇有,我一直都直呼你的大名的!”文珠兒說道。

秦絡繹說道:“如果文大人不是你爹,估計你也會直呼他老人家的大名!”

“本姑奶奶還不至於那麼冇教養吧!”

金瑤笑道:“這是秦少俠挑理了,既然我們的年紀差不多,以後,我和段如霜都叫你絡繹可好?”

“這還差不多,段兄,你還愣著乾什麼?不準備陪我喝一杯?”

段如霜舉起酒杯,笑道:“秦兄,亦不知你明日幾時走,這杯酒,就提前為你送行了!”

秦絡繹說道:“多謝段兄!”

一杯過後,秦絡繹又給文珠兒倒了一杯酒,文珠兒笑道:“你忘了我不能喝酒的?小心我鬨到讓你明天走不了!”

“送行酒可以不喝,這拜師酒不喝,可不合規矩啊!”

文珠兒先是一愣,隨後大笑道:“這麼說你答應了,那這杯酒我一定非喝不可了!”

金瑤和段如霜麵麵相覷,雙雙問道:“怎麼回事?”

文珠兒喝下拜師酒,得意的說道:“你們一個個都不肯教我劍術,現在秦絡繹要做我的師父,教我劍法了,以後傳出去,劍下醉是我文珠兒的師父,多有麵子啊!”

“這是好事情啊,絡繹的劍術可是很高的!”金瑤笑道。

段如霜說道:“的確,雖然我和金瑤都是用劍之人,但劍術卻並非開家本領,有了秦兄教珠兒練劍,也不用怕珠兒惹了禍卻吃虧了!”

“喂,我什麼時候惹禍了?本姑奶奶什麼時候吃虧了?”文珠兒哼道,若不是金瑤坐在他們中間,她早就一拳揮過去了。

段如霜也冇搭理她,繼續笑道:“這麼說,你不走了?”

秦絡繹笑道:“等珠兒不負我劍下醉之徒的威名,我再走也不遲!”

霧濛濛的天空一片灰暗,看不見一顆星星,甚至連月光都籠罩在一片黑雲之中。

東方聞思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樣躲過曼陀羅宮二十七名夜行高手的追蹤,她隻記得自己躲過重重危機,從白日逃到黑夜,纔來到她和皇甫雷之間的老地方。

冇有了危機,疲憊才湧遍身體裡的每一個角落,東方聞思死死地抱著天殘劍,夜裡寒風凜冽,她本就受了傷,再加上心情絕望,奄奄一息的靠在一塊巨石上,抱著雙腿瑟瑟發抖。

滿腦子想的都是要把劍還給皇甫雷,可是白日裡在這發生的一切,還縈繞在她的腦海中,她知道此生與皇甫雷再無可能了,也回不到過去那些無憂無慮的時光了。

她發著抖,撿起一塊石頭,用天殘劍在上麵刻了自己的名字,將其放在身旁的巨石下,卻看到一片粉紅色的桃花花瓣,她輕輕拾起,瞬間淚流滿麵,哭的泣不成聲。

她記得,自己曾對皇甫雷說過的話:以後再來這裡,如果冇有看到我,就留下一朵桃花,我看到就知道你來過。如果我來了,但是你冇有來,我就在這裡放下一塊刻著“東方”的黑色石頭!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也因為東方聞思的眼淚而下起了小雪,東方聞思知道,如果此時此刻,皇甫雷也在這裡,他們一定會和好如初,可惜有些緣分錯過了,就是永遠。

曼陀羅宮出動那麼多人手去追蹤東方聞思,白狐也一定得到了訊息,他擔心東方聞思,便也偷偷出來尋找,果真的在這個老地方找到了她。

看到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瑟瑟發抖的東方聞思,白狐急忙過去,將自身衣服脫下,披在了東方聞思的身上:“小宮主,你傷的不輕!我帶你去找大夫!”

東方聞思看見眼前人是白狐,竟湧出一絲失落,她真的以為自己夢想成真,是皇甫雷來了呢,便重新閉上眼睛,虛弱的說道:“我不想離開這!”

白狐知道他拗不過東方聞思,便緊緊地抱住東方聞思,為她取暖:“好,我陪你一起!”

“謝謝你,白狐!”

“傻丫頭,你護著這把劍,又能換來什麼?”

“明日,你幫我把劍……還給皇甫雷,我便不欠他什麼了!”

“你從來就不欠他什麼!”

東方聞思虛弱的說道:“這是仇化骨留給他的遺物,我並不知道這是天殘劍,如此重要的劍,本就是屬於他的,彆人不能奪走!”

“好,明日我幫你送去桃花山莊!”

“如果我還有命在,隻想看他最後一眼!”東方聞思喃喃道。

白狐心疼的說道:“胡說什麼,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

這一夜,白狐便在風雪之中,一麵為東方聞思傳送內力,一麵又抱著她為其取暖,生怕東方聞思會失去一點生命的跡象。

而另一邊,紫魄也馬不停蹄的一直在尋找東方聞思,充滿了靈性的紫澈也一直冇有停歇過,不知為何,就是一夜未果。

翌日清早,雪過天晴,陽光發出淡淡的溫暖,吸上一口清涼的空氣,會覺得瞬間清醒了不少。

皇甫雲正準備跟雙飛燕出莊去找百種毒花,恰巧碰到了前來桃莊的重雲。

皇甫雲便跳下馬來,走到重雲的麵前:“今日你來的早,綾羅還冇來呢!”

“一直以來,都是綾羅姑娘早早地來等我,今日就換我早早地等她一回吧!”

皇甫雲笑了笑,說道:“她這個人,練起功來太過拚命,你幫我多多提醒她,要量力而行!”

重雲笑道:“你不怕,我害你的綾羅嗎?”

皇甫雲是除了常歡以外,唯一知道一品紅是曼陀羅宮奸細的人,聽他這麼一說,便笑道:“你該問常歡,不怕我害他的一品紅嗎?”

二人相視一笑,便擦肩而過,一個上了馬跟雙飛燕離開了桃莊,一個進了桃莊往北廂苑緩緩走去。

西廂苑中,滿月和玉嬌正在清理昨夜積雪,一邊乾活一邊閒聊,也不覺得悶得慌。

而玉翹在一旁燒炭火,讓正在乾活的滿月和玉嬌不會覺得寒冷。

她瞧見石桌上的神封刀,還落了一小層積雪,便笑著拿毛布清理:“風少爺真是的,這麼重要的刀就往這一放,也不怕丟了!”

“估計是風少爺昨晚研究的太晚,忘記了把它放回暗格裡了!”玉嬌笑道。

“這亭子該修了,外麵下小雪,裡麵也在下小雪!”玉翹嘟囔道。

滿月凍得手發紅:“這天真是越來越冷了!”

“冷得話,就進屋待會!”江聖雪推門而出,就算是散落著頭髮,冇著半點妝容,因為剛起來還帶著點惺忪睡意,可是那絕美的容貌依然叫人驚豔。

滿月急忙推著江聖雪往屋裡去:“小姐快進去,彆著了涼!”

“滿月,好歹我也是江家堡的人,冇那麼弱不禁風的!”江聖雪無奈的笑道。

皇甫風已經穿戴好,正緩緩而出:“你就聽滿月的話,快進去吧,好歹,多穿件衣服再出來走動!”

“夫君,這麼早,你就要去盟主堂啊?”

“嗯,我還有事情要做,不能陪你了!”說罷,便對三個小丫頭說道,“你們三個彆忙活了,一點積雪,說不定就化了,都進去陪聖雪吧!”

“風少爺真是心疼少奶奶呢!”玉翹正說著,突然“哎呀”的慘叫了一聲。

眾人急忙望了過去。

隻見正在擦拭神封刀的玉翹,正舉著一隻流血的手指,就快要疼的哭出來了:“好痛!”

玉嬌急忙走了過去:“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

皇甫風皺了皺眉,看著並未出鞘的神封刀,又看了看玉翹明顯就是被利刃割出血的手指,疑惑道:“怎麼會這樣呢?”

玉翹低聲道:“風少爺對不起,弄臟了你的刀!”

“我方纔見你隻是輕輕擦拭,這刀鞘也還在,你是怎麼弄傷的?”

玉翹搖了搖頭:“我一直看著風少爺和少奶奶說話呢,也冇瞧見是怎麼傷的,就是忽然覺得手指頭一痛,才發現流血了!”

神封刀的刀鞘並未有尖銳的地方,可是這沾了血的位置,倒是讓皇甫風覺得怪異。

神封刀的刀鞘跟神封刀並非一體,而是後來打造的,除了一條紋路不深的龍,什麼都冇有,但是刀口之處,卻有一個小洞,那小洞正是龍紋的眼睛。

皇甫風拿起神封刀,若有所思起來:難道,是神封刀想要喝血了?又或許,隻有鮮血,才能重新喚醒神封刀的魔性,解開它的封印?

可是皇甫風卻又為難起來,這些年,他用神封刀殺了不少大惡之人和魔道中人,若是鮮血有用,早該解除了封印纔是。

看著江聖雪叫玉翹進屋包紮傷口,他便拿著神封刀急匆匆的離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