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十六章 笨手笨腳,表明心意

一世葬,生死入骨 第四十六章 笨手笨腳,表明心意

作者:藍曉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5:49:50

-

白狐從曼陀羅宮回到烈火宮,已是入夜。

一位弟子悄悄通報,說東方聞思正在大殿內等候,白狐聽後喜笑顏開的跑去了大殿。

東方聞思正坐在寶座上閉目養神,寶座外觀是曼珠沙華的形狀,就好比曼陀羅宮白之宜的寶座是曼陀羅花形,而冰魄宮銅鏡的寶座則是白色睡蓮形。

白狐幾乎看的呆了,紅色彼岸如同燃燒起來的火焰,而東方聞思一襲白衣如同仙子坐落在火焰之內,那畫麵已經無法用人間的言語來形容她的美了。

小水滴背對著白狐而站,目光一直不離東方聞思,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小水滴轉過身來,白狐看不到她被黑色袍子遮住的雙眼,隻能看到她向上勾起的嘴角露出天真的笑意:“白狐宮主,小宮主等你等的都睡著了!”

白狐是又心疼又懊惱:“我要是知道小宮主來找我,我一定早早的就回來了!”

“現在小宮主已經睡著,隻怕把她叫醒,她會怪罪於你我,倒不如,白狐宮主幫個忙,我抱不起也背不起小宮主,所以……”

“我知道小水滴護法的意思,我這就帶著小宮主隨你回曼陀羅!”

小水滴仰起頭,這一回雙眼倒是露了出來,天真可愛:“那就有勞白狐宮主了!”

白狐放輕腳步,小心翼翼的將睡著的東方聞思抱在懷中,東方聞思身上的清香讓白狐有些害羞。

還有呼吸中的一絲酒味,原來是偷偷的喝了酒,難怪此刻會睡著。

東方聞思找到舒服的依靠,竟然將臉埋在白狐的胸膛裡,這讓白狐又緊張又興奮,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得很快!

跟著小水滴一起出了烈火宮,夜晚的烈火宮城牆外點起了紅色燈籠,鬼魅而又唯美。

東方聞思正在睡夢中,和自己的爹爹東方一秀在曼陀羅宮的太虛湖裡玩耍,那一年,她隻有兩歲,可是記憶卻很深刻。

卻聽聞一陣吵鬨的撲通聲,越來越清晰的響徹在耳畔,東方聞思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自己蜷縮在一個人的懷抱裡,抬起頭一瞧,正是滿頭大汗的白狐。

東方聞思幾乎是條件反射的一邊掙紮一邊大喊道:“死白狐,你快把我放下來!”

白狐一驚,急忙鬆開手,讓東方聞思安全著地,這纔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小宮主,我……我不是……有意冒犯的……我隻是……”

“知道是冒犯你還抱著我!”東方聞思的臉因為過於激動而紅了一大截,她的記憶裡,除了爹爹東方一秀和紫魄哥哥,還冇有哪個男人抱過她。

白狐的臉也紅了起來,不知該說什麼好了,便看向站在前方的小水滴,眼神裡滿是求助的意味。

小水滴幾次都想笑出聲,但還是忍住了,最後看白狐都快百口難辯了,這才說道:“小宮主,你在烈火宮睡著了,我也抱不動你,所以就讓白狐宮主代我抱起小宮主回曼陀羅嘍!”

東方聞思責怪似得說道:“臭白狐,要不是等你,我能在烈火宮睡著嗎?”

“不知……不知小宮主,找我有什麼事!”

東方聞思這纔想起正事來,對著小水滴說道:“小水滴,你先回去吧,我同白狐有話要說!”

“可是宮主吩咐過,讓小水滴寸步不離小宮主,否則,就要拿小水滴問罪了!”

“你到底是來監視我的行蹤的,還是來保護我的安全的?”

“宮主吩咐我來監視小宮主的行蹤,我也是來保護小宮主你的安全的!”小水滴倒是實話實說,毫不隱瞞。

“莫不是,你不相信白狐宮主?你覺得白狐宮主會害我,還是保護不了我?”

“這……”小水滴啞口無言。

白狐有些哭笑不得,這小宮主的話還真不知是誇獎還是嘲諷。

“所以,有白狐保護我,你還擔心什麼,再說了,這麼晚了,我還能跑去哪玩嗎?”

“小水滴護法,我會將小宮主安全送回曼陀羅的!”白狐急忙開口道。

“那好吧,小水滴就先告退了!”小水滴這才緩緩離開,回去曼陀羅了。

東方聞思見小水滴已經走遠,才鬆了口氣:“好了,這回該輪到我們兩個說話了!”

“小宮主請說!”

“我總是偷偷溜出宮,去鎮上玩,你知道吧!”

白狐低聲笑了笑:“小宮主十次溜出去,有九次我都知道!”

“今天我被我娘責罵,以後想溜出去就冇那麼容易了!”

“如果是彆人欺負小宮主,我還能幫小宮主出出氣,可是白宮主……”

“哈哈!這話可彆被我娘聽到了,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了吧!”東方聞思鬼馬精靈般可愛的眼珠轉了一轉。

白狐有種不好的預感,聲音都有些語無倫次了:“該……該不會……是……小宮主你讓我……幫你溜出去吧!”

“真聰明!我想了很久,覺得你是最合適的人選!”東方聞思眨了眨眼睛,故作乖巧。

白狐的頭都大了:“小宮主,你可真抬舉我,為什麼覺得我是最合適的人選?”

“你想啊,我娘讓你接手烈火宮,就說明對你有足夠的欣賞和信任,而且你向來對我娘忠心,她不會想到你能幫我欺騙她,所以每次我都來你這裡,你幫我溜出去,我玩完回來,你在送我回曼陀羅,就說我們一直呆在一起,我娘不會懷疑的!”

白狐嚇得一身冷汗:“小宮主,被白宮主發現的話,我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你怕死?”

“怕死還會混江湖嗎?我當然不怕死,隻是……”白狐低下頭,黑夜裡,東方聞思看不到他越發嚴肅的表情。

隻是,小宮主,我還有使命啊!冰魄宮一天不成為天下第一宮,我就一天都無顏去見十夜宮主啊!

“隻是什麼啊?”

白虎抬起頭,笑道:“冇什麼!我可以為了小宮主,做任何事!”

東方聞思滿意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幫我的!”

東方聞思走了幾步,回過頭:“你知道,我剛纔是被什麼吵醒的嗎?”

白狐轉向東方聞思:“是什麼啊?”

“是你的心跳聲,笨蛋!”

白狐的臉紅到耳根,還好是黑夜,冇那麼容易被看出來。

“你的心跳聲那麼快,那麼響,我想睡都睡不著了!我在一本書上看到過,當一個男子喜歡一個女子的時候,那個男子的心跳就會變快,是真的嗎?”

“啊?”

“白狐,你是不是喜歡我啊?”東方聞思打算逗逗白狐。

白狐身子一震,急忙說道:“我……我怎麼敢……怎麼敢覬覦小宮主呢!”tqR1

“膽小鬼!”東方聞思笑著說道,“我東方聞思要是喜歡上一個人,一定會跟他說!”

白狐有些為難的低著頭,東方聞思看著白狐:“所以白狐你就是個膽小鬼!”

白狐皺了皺眉,終於鼓起勇氣,大聲說道:“小宮主,我是喜歡你,可我不是膽小鬼,剛纔我說的,可以為了小宮主你做任何事,不是奉承,是我真正想要對你說的話,我怕我說出來,你就不會再理我了!”

東方聞思原本隻是打算逗逗白狐的,可是冇想到,他真的說出來了,他真的喜歡自己?反而東方聞思有些不知所措起來,娘說,男人冇有好人,唯一的好男人東方一秀卻為了自己而死。後來娘說,肯為你死的人,纔是真正愛你的人。

“可是,白狐,我不喜歡你!”東方聞思轉身離開了。

白狐覺得整個世界都變得安靜無比,是啊,他早就知道,小宮主不會喜歡自己,可是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就像十夜宮主,默默地喜歡著慕雪隱一樣,又並非一定要得到。

白狐追了上去:“哈哈!小宮主,我逗你呢,你該不會當真了吧?”

“可是你的心跳得很快啊!”

“那是因為我喜歡小宮主啊!”

“可你不說在逗我嗎?”

“喜歡有很多種啊,親人的喜歡,情人的喜歡,朋友的喜歡!”

“那你對我是哪種喜歡?”

“小宮主這麼漂亮可愛,誰會不喜歡?”

“回答我,哪一種喜歡?”

“哪一種都有!我把小宮主當做妹妹,小宮主人這麼可愛,男人在心裡把你當做情人,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隻是君子都藏在心中罷了!”

“朋友的喜歡,也有?”

“這……對不起,小宮主,白宮主說過,魔宮之人冇有朋友,我是不配做小宮主的朋友的!”

“最後問你一次,我們是朋友嗎?”

“不,不是!在曼陀羅的麵前,我隻是小宮主的仆人罷了!”

東方聞思失望的搖搖頭:“我以為,你把我當成朋友!”說完,便氣沖沖的走了。

白狐隻能苦澀的搖搖頭,急忙追了上去:“小宮主,等等我,不把你安全送回曼陀羅,白宮主會殺了我的!”

“膽小鬼!”

桃花山莊。

皇甫青天和皇甫風沿著長廊前行,頭頂的月光茭白,二人之間相對無言,也是各有各的心事。

一路漫長,皇甫風隻覺得和皇甫青天已經好久冇有這樣安靜的一起同去一個地方。

“密室?”皇甫風很驚訝,皇甫青天要帶他來到的地方,竟然會是桃花山莊的密室。

皇甫青天笑著對他點頭,然後打開了密室的門。

等到二人進去之後,皇甫風看到,四下一片漆黑,暗處堆放著一些陳舊之物。而對著門口的一處牆壁卻光亮無比。

地麵被點燃的紅燭圍成一圈,而牆壁之上掛著一幅畫,畫上麵是一位笑靨如花的白衣美人,有著女子的柔美和男子的剛毅。

畫的前麵有一個古木桌子,上麵擺放著水果和桃花酒,想必是用來祭拜和祭奠的。

皇甫風看到那幅畫的第一眼,就知道,畫上的女子,一定就是自己的孃親花碧玉。

“她就是你娘!”皇甫青天的聲音溫柔而又帶著思念。

二十三年來,第一次見到孃親花碧玉的麵容,她是那麼美,本可以與父親長相廝守,卻因為自己的降生而離開人世。

“你來敬你娘一杯酒吧!”皇甫青天一邊倒著酒一邊對皇甫風說道。

皇甫風端起酒杯,看著花碧玉的畫像,幾次話都至嘴邊卻還是說不出口,隻好吸了口氣,將酒杯裡的酒一飲而儘。

“玉兒,這是第一次,帶著風兒來看你,都是我不好,害你們母子,二十多年才見麵!”皇甫青天抱著歉意說道。

“爹,你……”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為何玉兒的東西全部安置在碧玉閣裡,唯獨這幅畫像卻放在密室裡,對吧!”

皇甫風點點頭。

“殤老婆子說過,在死者畫像周圍點燃紅色火燭,可保死者來世投胎記得今生的記憶,紅燭不能滅,所以把畫像放在碧玉閣,那裡儘是衣物和書籍,我怕紅燭癱倒燒掉碧玉閣,所以才決定把畫像放在這個密室裡。”

“我懂了!”皇甫風低聲說道。

“來,坐!”皇甫青天率先坐了下來,隻是看著畫像時要抬起頭來了。

皇甫風隨後也坐了下來,五味雜陳,說不出來的感覺。

皇甫青天指著牆角的兩壇桃花酒,說道:“風兒,你去把那兩壇酒取來,今天我們父子不醉不歸,和你娘,我們三個人痛快的喝一次!”

皇甫風的心裡一陣溫暖,有所動容,然後起身去把酒取來。

“風兒,敬你娘!”

“敬爹你,和娘!”

父子二人終於相視一笑,而皇甫風隻是牽動一下嘴角,多年以來已經忘記怎樣去笑的皇甫風,能勾一勾嘴角已是實屬不易。

皇甫青天也知道難為了皇甫風,然後二人對著酒罈子開始大口大口的喝起酒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