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留作念想,衙門道彆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留作念想,衙門道彆

丐幫的人傳來訊息,有人在從苗疆回中原的路上,發現了酒仙容恒的墳墓,荒郊野嶺,孤零零的一座墳墓,還擺著一罈酒,好生奇怪。

皇甫青天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還是有些痛心的,畢竟容恒是過去的十大高手之一,而常寒和東方一秀已死,武月岩已殘更是不能參戰。

回到丐幫總舵的時候,馬麟成也自是感歎了一番,隨後又忽然說道:“對了,少幫主,昨夜,有人看到了淩無眉!”

聞且看向馬麟成,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江湖人現在都知道,淩無眉自從回到天音教,便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更是不見客,連盟主堂議事也隻叫幾名弟子前來,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尤其是昨夜,我們的人,竟然看到他深更半夜的出去,不過他武功高強,若是追蹤下去定會被髮現,便冇有跟上去!”

聞且動了動雙唇:自從苗疆一事以來,淩教主跟雲教主這二位便都很奇怪,自從雲教主那日前去盟主堂道出真相後,便也不再出雲神教了。

“雲途不出現倒不足為奇,畢竟雲神教極少參與江湖事,若非是大事,倒也不必前來,隻是淩無眉行事可疑,什麼事非要深更半夜出去呢?”

聞且也很疑惑的搖了搖頭。

“淩無眉和雲途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是我們不知道的,他們不同時出現,想必就是怕碰麵!”

聞且“說”道:馬長老,派人暗中守著天音教和雲神教,有什麼事及時向我稟告。

曼陀羅宮。

東方聞思還未走到曼陀羅宮,便已經有氣無力的蹲在了地上,抱著頭失聲痛哭起來。

白狐也不知如何是好,隻得跟著蹲在一旁,柔聲道:“小宮主,何必呢?你對皇甫雷說重話,到頭來還是自個難過!”

“男人都是這樣的,為了江湖和天下,可以辜負真心愛他們的女人!”

“不,小宮主,我白狐發誓,可以為了你,負了天下,負了江湖。反正在這世上,除了你,我再也冇有可以放在心上的人了!”白狐緩緩說道。

東方聞思抬起頭來,滿麵淚痕:“白狐,愛一個人真的這麼痛苦嗎?”

白狐笑著點了點頭:“是啊,有的時候的確很痛苦,還要看愛上的人,是什麼樣的人!”

“是正邪相對的呢?”東方聞思說道。

白狐聳了聳肩:“這個,小宮主你最有體會!”

東方聞思輕輕的歎了口氣,隨後伸出手心:“把劍給我!”

白狐把天殘劍放在東方聞思的手心上:“這把劍應該不是普通的劍,小宮主不如自己留著,也算是個念想!”

“這把劍,我知道是他的大哥哥唯一留給他的遺物!”東方聞思說道,“其實我本打算還給他的,看他那麼著急的樣子,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如此在乎一把劍,比見到我的時候還要開心,我便有些生氣,就賭氣不還給他了!”

“一把劍而已,能有多重要?放在你這裡,一樣保管的好,反正皇甫雷有個鑄劍山莊的親戚,再給他打造一把就是了!”白狐說道。

東方聞思冇有再說話,她抱著劍,失魂落魄的進了曼陀羅宮,如果此生與皇甫雷無緣,這把劍,就留作念想吧!

衙門。

自那日秦絡繹的母親去世後,他便一直冇有再出現,有時文珠兒想去看看他,又怕打擾到他。

不過這一日傍晚,秦絡繹卻出現在了衙門中,還把當日文家退還的彩禮又拿了回來。

文有纔有些不知所措,怎敢收下這五千兩銀子呢?

秦絡繹笑道:“這筆錢,是我娘給我讓我娶妻的,現在我娘不在了,我也不想娶妻了,這錢我留著冇用,我一個行走江湖的劍客,要這麼多銀子能做什麼?既然文大人不想要,就留作衙門的公眾財產吧,如果哪個老百姓有了困難,就請大人帶著我的心意,去幫助他們吧!”

文有才說道:“秦少俠,你的確是個好人啊,我果然冇有看走眼!”

“珠兒呢?我想跟她道個彆!”秦絡繹說道。

文有才說道:“在房裡呢,我想珠兒她應該很樂意看到你!”

秦絡繹便去了後院,敲了敲文珠兒房間的門。

看到秦絡繹出現了,而且臉色還不錯,可見是從母親去世的悲痛中走了出來,文珠兒便欣慰的說道:“能看到你不再那麼消沉了,我就放心了!”

“能看到你不那麼失魂落魄的,我也就放心了!”

“我已經放下了,以後再也不會胡鬨了!”文珠兒笑道。

“你騙騙段捕頭和金姑娘他們還可以,可卻騙不過我,怎麼可能說放下就能放下呢?但是你能這麼想,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我也就可以放心的離開了!”秦絡繹說道。

文珠兒驚呼道:“你要離開?去哪啊?”

“挑戰江湖排行榜上的所有用劍高手!換句話來說,就是遠走天涯,四處流浪了!”

“四處流浪,孤身一人,為什麼不留下來呢?”

秦絡繹說道:“我已經冇有家了,我唯一的親人也不在了,我留下來,和離開,跟流浪冇什麼區彆!”

“可你留在洛陽縣,還有朋友啊!有我,段如霜和金瑤這些朋友,我還會把你介紹給桃花山莊的皇甫三兄弟,還有小不,武義德,這些人都是我們的朋友,他們會很喜歡你的!你看段如霜,他在很小的時候就冇有爹孃了,在這裡一樣過得很開心啊?整個洛陽縣的人,我們都認識,你不會孤單的!”

秦絡繹笑道:“我很感激你,能把我當成真正的朋友,其實,你也算是我第一個朋友了!我這個人,雖然也算八麵玲瓏,但我並不喜歡跟人相處!我還是更加喜歡挑戰那些劍客,不必隻停留在一個地方!”

“秦絡繹,你這樣挑戰下去,究竟有什麼意義?”

“能有什麼意義?打敗所有用劍高手,成為天下第一劍客,或許就是一個劍客的意義吧!”

文珠兒搖了搖頭:“依我看可不是,我也是用劍的,雖然不是什麼高手,但是我知道,一個劍客手中的劍,不是用來證明自己有多強的,而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為了維護天下蒼生,纔會讓劍出鞘,這纔是一個劍客用劍的意義!”文珠兒說道。

秦絡繹愣了一下,他冇想到這種話竟然出自一個冇行走過江湖的黃毛丫頭之口,便笑道:“你跟我說過,你一直都想做一個行俠仗義的女俠客,像當初的金簪子百裡嫣那樣威名遠揚。你的心,和你的信念,一定會讓你成為像百裡嫣那樣的大人物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將來有一天,你會不會也來挑戰我?”文珠兒笑道,“畢竟我也是用劍的嘛!”

“我不挑戰女劍客的,倒不是我有多自負,瞧不上女人,而是我站在了男人的角度上,而不是一個劍客!”

“那要是站在一個劍客的角度上,你四處流浪,不停的挑戰,如果失敗了呢?”

“挑戰劍客又贏自然就會有輸,輸了我會苦練一陣子再去挑戰,直到贏了為止!即便哪一天死在了彆人的劍下,我也覺得值了!”

文珠兒無奈的歎了口氣:“我從來冇有見過像你這樣的固執的劍客!不愧是劍下醉,這輩子你就跟著你的劍過日子吧!”

“聽你的口氣,是不是特彆想我留下來啊?”秦絡繹故作輕鬆的語氣調笑道。

文珠兒白了他一眼:“纔不是呢!”

秦絡繹勾了勾嘴角:“不如,跟我一起行走江湖去,做一對流浪鴛鴦?或是劍客鴛鴦?”

“纔不要呢!”文珠兒低聲道,“我不僅僅是想成為行俠仗義的女俠客,我還是縣令的女兒,更是出生在洛陽縣,我不僅想,更有責任,來保護洛陽縣的百姓們!你知道嗎?現在的江湖,有一個人人聞之色變的女魔頭,叫做白之宜,而她所在的曼陀羅宮,更是危害百姓,霍亂江湖,你回來的這些日子,正是在百日止戰時期,如今百日止戰已經過去了,他們隨時會再次危及江湖和洛陽縣,我想出一份力,金瑤和段如霜都是除魔同盟的一份子,我也想,可我爹不讓,我的武功也不夠好,如果你能留下來,教我練劍,待我可以跟他們一起並肩作戰,然後再離開就好了!”

秦絡繹沉默了好一陣子,最後文珠兒收起了失意,讓自己儘量笑的開心起來:“我隻是說說而已,我可冇有強迫你哦!你何時走?我和段如霜、金瑤開一桌酒席為你送行!”

“好啊,那就今晚吧!”秦絡繹柔聲道。

文珠兒有些失落的點了點頭:“好,今晚你來我房裡,我會做一桌酒菜,和段如霜、金瑤一起為你送行!”

秦絡繹笑了笑,輕輕的拍了拍文珠兒的頭,所有若思,沉默不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