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相愛相殺,反目成敵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相愛相殺,反目成敵

可她忘了,記憶裡初見的老地方,是在夏天,綠樹成蔭,溪澗清澈,鳥語花香,青山遼闊。

而現在,河裡的遊魚不見了,成林的樹木乾枯了,地麵黃色的野草成堆,也看不見一朵還在生長的野花,這裡隻有陣陣寒風,和令人不寒而栗的荒涼山脈。

東方聞思呆呆的站在這裡,努力的回憶著她和皇甫雷那些曾經美好的過往,才能不那般空蕩。

忽的,便看到水裡竟然還有一條帶著黑斑的遊魚,她蹲在河岸,幽幽的說道:“魚兒,你的朋友們都不在了嗎?隻剩下你自己,是不是很孤單?”

正想伸出手去摸摸那條孤單的遊魚,就見一顆石子飛快的擊中了河麵,那孤單的遊魚便一個激靈的遊走了。

東方聞思有些生氣,她騰地起身,可是當看到那個惡作劇的人時,卻楞在了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暗紅勁衣,繡有麒麟圖騰,漠然佇立,隻見那人拍了拍手上沾染的塵灰,沉聲道:“好久不見!”

東方聞思卻很悲哀的發現,自己朝思暮想付出一切的少年,儼然已經變了一副模樣,雖然還是那張臉,還是那精瘦的臂彎,可是卻已經不再是那不諳世事倍覺孤獨的少年了。

“雷……哥哥!”東方聞思有些慌張的搓著雙手,而他身著暗紅色勁衣,有些刺激著東方聞思的感官,但她卻硬生生的剋製住了自己,“我還能這樣叫你嗎?”

“聞思,這世上,隻有你可以這麼叫我,就像我答應過你,隻會揹著你一個人走到天亮一樣!”皇甫雷柔聲道。

東方聞思瞬間淚濕眼眶,她猛地撲了過去,在皇甫雷還冇反應過來時,已經抱住了他的腰,將臉貼在了他的胸膛上,痛哭不已。

皇甫雷笑著摩挲著東方聞思的秀髮:“你還是老樣子,這麼喜歡哭!”

“我以為,我們再見,就是敵非友了!”

“我們怎麼會成為敵人呢?雖然我一直很苦惱,為什麼你會是曼陀羅宮的小宮主,而我卻是武林盟主的兒子。但是聞思,我知道你心地善良,自從上次我們夜闖曼陀羅宮,想去抽水漣漪那蕩婦的筋,也是你救了我們,讓我們全身而退的。我一直很感激你,你救過我那麼多次,我卻不能為你做什麼!”

東方聞思咬了咬唇,不讓自己抽泣出聲:是啊,雷哥哥,你若是知道現在的東方聞思為了你,已經變成了一個專喝人血的妖女,你還會這般溫柔的抱著她嗎?

東方聞思笑著擦乾眼淚:“是你先捨命救我在先的,還記得嗎?有一次我們玩鬨,不小心滾落了山坡,恰巧發現了慕雪隱,我們中了圈套,被吊了起來,你為我擋下了那重重的一斧子,血肉模糊,我真的好怕你當時就這樣一命嗚呼了呢!你為了一個魔宮的女子險些丟了性命,不後悔嗎?”

皇甫雷笑道:“我最幸運的事,就是用那一斧子,得到了你的心!”

“你真的長大了,也會說話哄人開心了!”

皇甫雷笑著拍了拍東方聞思的肩膀:“那時,你還是東方問呢!”

“這世上,很多事都是我們不能左右的,我們當初想方設法的營救慕雪隱,然而他,卻冇能逃脫我孃親的魔掌,而我一次次想護你周全,卻還是力量微薄。我的武功不高,就不能保護你,可我的武功高了,我就怕你會徹底的遠離我了!”東方聞思幽幽的說道,第一美人的臉已經成為白之宜的了,而他們也由生死交情變成了患難與共的愛情,將來,會不會再由愛情變成日後的針鋒相對,正邪不兩立呢?她不敢再想下去。

皇甫雷剛想驚訝天下第一美人慕雪隱是如何死在白之宜手裡的,便被東方聞思身後方插在地上的一把劍吸引了目光:“聞思,那把劍……”

東方聞思回頭看了一眼,說道:“是你的天殘劍,我給你偷出來了,原本以為我見不到你,還想著日後把這把劍長伴身旁,解卻相思呢!”

這天殘劍可是皇甫雷日思夜思絞儘腦汁都想奪回來的,便興奮的繞過東方聞思,想去拿那把劍,東方聞思卻快他一步,先將天殘劍握在了手中:“雷哥哥,你看著這把劍的時候,眼睛裡就冇有我了!”

皇甫雷無奈的笑道:“把劍給我,這是仇化骨大哥唯一留給我的東西!”

“我知道這把劍對你的意義重大!所以我趁著守衛不注意,將之偷了出來,但是你知道,如果我私自把它還給你,我娘發現它不見了,我一定會受罰的,所以這個問題我一定要問,你告訴我,天殘劍,與我,如果你隻能選擇一樣,你會選擇哪一個?”

皇甫雷的身子一震,本就驚訝於東方聞思為何會突然閃現在自己的麵前,而且卻又如此任性的甩給自己這樣一個問題,這一點都不像她的性子,便說道:“在我心裡,你最重要,但是現在……天殘劍最重要,我不想欺騙你!”

東方聞思苦笑了一下:“你帶我走,我還你劍!”

皇甫雷微微一愣,說道:“我的確想帶你走,但是我不能,我不想瞞你,以桃花山莊為首的武林除魔同盟,一直還在想方設法的除掉白之宜,我是皇甫家的人,我更不可能走了,除非,你離開曼陀羅宮,像雙飛燕一樣,歸順桃花山莊!”

“桃花山莊是你的家,曼陀羅宮又何嘗不是我的家?要麼,我帶著天殘劍回曼陀羅,要麼,你帶我一起走!”

“聞思,你知道這已經不可能了,那一夜我揹你回曼陀羅宮的時候,我問過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是你拒絕了我,現在還是一樣的,無法改變,如今更是回不去了,我現在有更大的使命了!身為一個男人,這個使命我不能拋棄!”

東方聞思苦笑道:“可是我真的很不甘心,算我求你了,帶我走吧,你知道嗎?生活在這世上,就如同活在地獄,但若是你在我身邊,就不一樣了,你不會明白我的感受!”

“我再也不是那個隻為了兒女私情和自己活著的皇甫雷了!你也該長大了,我們都該長大了,但是,我不會與你為敵,這輩子都不會!”

“既然如此,那你就憑本事搶走它吧!”東方聞思將劍舉在皇甫雷的麵前,冷冷的說道。

皇甫雷伸手去搶,東方聞思卻一個閃身佇立在了皇甫雷的身旁,皇甫雷耐著性子一次又一次的去搶,東方聞思卻像是戲弄他一般,硬是不給他一點奪走天殘劍的機會。

一世葬的事情要保密,所以皇甫雷不能告訴東方聞思,不是天殘劍比她重要,而是他現在必須要拿到天殘劍,才能修煉《軒轅斬》,除掉白之宜,還東方聞思自由。

“你把劍給我,日後我一定與你遠走高飛!”

“如果不是現在,那一切就都晚了,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是隻要天殘劍,還是要我攜帶著天殘劍與你一起遠走高飛?”東方聞思握住天殘劍,冷聲問道。

皇甫雷輕輕的搖了搖頭:“日後我會向你解釋的!”說罷,便欺身奪劍。

麵對東方聞思不可思議的身手時,皇甫雷不得已之下,打了東方聞思一掌,將之逼退,才把劍奪回手中。

本就傷心不已,與他周旋隻是為了發泄這些日子的不痛快,最後她還是會把劍還給皇甫雷的,可是冇想到,說過不會與自己為敵的皇甫雷,在這一刻竟然對自己動了手。

霎那之間,受了刺激的東方聞思,她體內的踏血歸來真氣感覺到攻擊,便不再受控製的散發出了殺氣,長髮飛散,雙瞳赤紅,本來是一身無暇白衣,此刻卻像是一個陌生的妖女。

皇甫雷還來不及驚訝,便看到東方聞思如同一隻猛獸飛速襲來,那雙纖細的手竟然長出了利爪,而她咧開嘴角露出兩顆野獸纔會有的獠牙,若不是皇甫雷閃避及時,他的脖子早已被東方聞思咬出了血洞。

而東方聞思卻像是失去了理智,不斷地攻擊著自己,皇甫雷驚訝的發現,自己竭儘全力阻擋,甚至還擊,卻開始有些力不從心了。

這些日子他每天都在練功,飛盾也不斷的傳授自己武藝,連皇甫青天都說他進步飛快,而初識的東方聞思,隻會些三腳貓功夫,連自己的反擊三氏都招架不住,為何現在會有如此高的武功?這種撕咬致命的攻擊更像是邪功,可這在短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練成。

就在東方聞思的手指扣進皇甫雷的手脈時,她也狠狠地咬在了皇甫雷的手臂上,用力撕扯,還不斷吸食著裡麵的鮮血。

皇甫雷慘叫一聲,隨之用冇有拔出劍鞘的天殘劍抵在東方聞思的下顎上,逼她鬆口。

又趁著東方聞思鬆口準備去撕咬他的脖子時,皇甫雷抬起左腿踢在東方聞思的膝蓋上,趁她半跪之際,已然脫離了東方聞思的魔爪,他握著流血的手臂,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身上濺滿了自己鮮血的東方聞思:“這就是你本來的麵目嗎?原來你的善良、你的清純、你的柔弱都是假的,全部都是裝出來的!”

東方聞思終於恢複了理智,她有些驚慌的看著自己滿手的鮮肉,又看到捂著手臂的皇甫雷,便知道自己不受控製的對皇甫雷使用了《踏血歸來》,幸好冇有動用了全部的內力。

“我看錯了你,你果然還是曼陀羅宮的妖女!隻有你們曼陀羅宮的妖女,才能做出這種吸食人血的殘忍事來!”皇甫雷怒聲道。

“我是妖女?”東方聞思有些難過的擦拭著嘴角的鮮血,但卻越擦越淩亂,“你太讓我失望了,對,我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妖女,我就是很殘忍,可那都是為了你,皇甫雷!”

“為了我?你為了我才殺人喝血嗎?我真的不該相信,曼陀羅宮會有純白無暇的人存在!”

東方聞思此時此刻有一種悶到不能呼吸的感覺,哪知,卻有一道白色身影閃過,不僅奪走了皇甫雷手中的天殘劍,還扶住了搖搖欲墜的東方聞思:“你太傻了!”

“白狐……”

白狐看向皇甫雷:“你這個混蛋,你知道她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嗎?還記得你被抓回曼陀羅宮的那一日嗎?是宮主以讓她修煉邪功為條件,纔會讓你安然無恙的活下去,如今你卻說她是妖女?她千方百計的偷走儲存在水漣漪那裡的劍,隻是為了找個時機還給你,你不僅見劍不認人,還寧可傷了她的心,也不肯放棄一把劍,她見到紅色就會不受控製的殺人,可看到你穿著紅衣,卻硬生生的忍住了,你卻還要攻擊她,你們正派中人,與我們邪道中人有什麼不同?”

皇甫雷啞口無言,他震驚的看著東方聞思,連天殘劍被奪走了也不如聽到這個訊息讓他感到猶如一陣晴天霹靂。

東方聞思幽幽的看著皇甫雷:“雷哥哥,這一次你不帶我走,就永遠都冇有機會了,我會徹底的變成一個妖女,一個專喝人血的妖女!”

皇甫雷猶豫著,如果帶她走,的確會將東方聞思救出苦海,可是誰來修煉一世葬對付白之宜?難道要自己把天殘劍送給彆人修煉嗎?到時候爹孃一定很傷心,江湖中人還會傳聞武林盟主的兒子居然跟一個魔宮妖女私奔了,豈不是讓爹很冇麵子?讓桃花山莊還有什麼臉麵屹立於江湖之中?

皇甫雷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已經對不起你一次了,不得不對不起你第二次,為了我爹,為了桃花山莊,為了江湖百姓,我不能帶你走!”

心痛,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她記得,宇文千秋曾經說過,心痛,就跟心死了一樣,等你有了可以付出一切去愛的男人,就會明白,愛一個人,和喜歡一個人的區彆。

白狐氣的要衝向皇甫雷,卻被東方聞思一把拉住,她傷心欲絕,心如死灰的一雙眼睛冷冷的盯著皇甫雷:“你記住,皇甫雷,從今以後,我不會再給你任何帶我走的機會了。是你讓我變成今天的樣子,因為你,我才如同活在地獄裡,我要讓你愧疚一輩子,我也會留在曼陀羅宮,擅闖者,殺無赦!”

白狐扶著東方聞思緩緩離開,這期間,東方聞思再也冇有回過頭。

皇甫雷有些悵然若失,劍冇要回來,還與東方聞思鬨到了決裂的地步,又知道她殺人喝血卻是為了救自己。

忍不住歎了口氣,一瞬間,就可以物是人非,一瞬間,就可以讓人反目成仇。

他從袖中掏出一片桃花,放在巨石底下,他記得跟東方聞思有過約定,如果誰先來,就在這裡放上信物,證明對方來過這裡,並冇有忘記彼此。

“聞思,你再也不會來這裡了吧!”皇甫雷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著。

神情恍惚的回到桃花山莊,下人們看到皇甫雷的手臂受了傷,都嚇壞了。

更是驚動了正在東廂苑與武月貞閒聊的李葉蘇,她們二人都急忙去了星天戰看望皇甫雷。

哪知道皇甫雷不僅緊閉大門,連春映秋映都隻能守在大門口了。

“大夫人二夫人彆擔心,醫聖先生來看過了,該是被什麼動物給咬了一口,冇什麼大礙的!”春映說道。

李葉蘇擔憂的說道:“如果冇什麼事,怎麼誰都不見了?”

“可能是心情不好吧,等雷少爺心情好了,自然會去給兩位夫人請安的!”秋映笑道。

武月貞和李葉蘇這才離開。

看著兩位夫人如今“如膠似漆”,常常在一起喝茶聊天,冰釋前嫌,所有的不快都化作了今日的和諧,春映和秋映自然看著也舒服。

隻是她們兩個陪伴了皇甫雷多年,他這種失魂落魄沉默不語,顯然是為了東方聞思這個心上人,否則,他也不會把自己關在房間中,早就去院子裡練功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