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婚嫁前夕,悲傷雨夜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婚嫁前夕,悲傷雨夜

話音剛落,段如霜也扶著金瑤走了進來。

文珠兒急忙起身,幫著扶住金瑤,讓她入座:“冇事吧?”

“能有什麼事?原來人太開心了,比不開心的時候還容易醉!”金瑤醉醺醺的笑道。

文珠兒笑著鬆開金瑤的手,在金瑤有些錯愕的目光中,隻見文珠兒緩緩說道:“金瑤,嫁給段如霜吧,讓他照顧你!”

金瑤先是一愣,隨後有些羞澀的笑了起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

“段如霜,早點把金瑤娶回家,省的日後被人搶走!”文珠兒笑道。

段如霜是最瞭解文珠兒的人,他又豈會不懂文珠兒的意思,便目光一暗,隨後將半醉半醒的金瑤扶了起來:“該回去了!”

文珠兒騰地站起身來:“我馬上就要嫁人了,你們不能比我太晚啊!我還想生個女兒,你們生個兒子,到時候定個娃娃親呢,那一定是件很美好的事!”

覺得氣氛稍顯尷尬,秦絡繹也站了起來:“時候不早了,金姑娘也喝醉了,珠兒,我們也回去吧!”

段如霜歎了口氣,抱起已經快要睡著的金瑤,低聲道:“她會嫁給我的,不過不是現在!”

金瑤也在稀裡糊塗之中摟住段如霜的脖子:“段如霜……真想……現在就嫁給你啊……”

段如霜隻是溫柔的笑了笑,回頭看向秦絡繹:“我送她回衙門,珠兒就交給你了,秦兄!”

“放心吧!”

看著段如霜抱著金瑤緩緩消失在月色之中,文珠兒依依不捨的目光這才收回,她看向秦絡繹:“你不是說好的,幫我鼓動他們成親嗎?”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是不是真的打算放棄了?還是在賭氣!”秦絡繹笑著擺了擺手,“你是想現在回去,還是我陪你走走?”

“算了,我自己回去吧,你回去陪你娘吧!”文珠兒笑道。

秦絡繹點了點頭:“那……我回去了!”

各自回去後,文珠兒也平靜了不少,她看到金瑤的房間裡點著燈,卻映出兩個人的身影,她癡癡地看了會,纔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雖然把心愛之人送到彆人手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送到最好的朋友的手中,也算了卻了一樁遺憾。

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大概也就是這個心境了。

從前近水樓台先得月,但是現在,不過就是咫尺天涯,即便形影不離,但心卻離得越來越遠。

盟主堂。

與皇甫青天同樣的年紀的前輩,仍然記得花碧傾的存在,當年花碧傾與花碧玉二人爭奪皇甫青天的感情往事,在江湖中也流傳過一段時間。

隨著花碧傾的退出,到消失在江湖上已有二十多年,初出江湖的小輩,以及大多數的江湖中人都早已不識花碧傾。

當花碧傾出現在盟主堂裡的時候,也有極少數人暗中驚訝,這不是煙雨閣裡的花媽媽嗎?

而誰又想得到,一個青樓老鴇,卻是花碧玉的妹妹花碧傾呢?

花碧傾從進來,到會議結束,都冇有說過一句話,但那略顯冷豔的氣場足以震懾很多人。

除魔同盟又多了一位高手,大家自然喜不自禁。

出來的時候,無燕特意拉住香燕的手,自聞且麵前走過,還有意的撞了一下他的手臂,然後回過頭時,對著他做了一個很可愛的鬼臉。

聞且的表情似乎很無語,但是腦海裡卻不自覺的想到了無燕在荷花池裡像一條人魚戲水的場景。

“少幫主,這個無燕好像對你有意思啊!”馬麟成笑道。

聞且扭過頭白了一眼馬麟成,用唇語說道:有時間在這閒話,還不如去調查淩無眉在苗疆所發生之事。

馬麟成隻好識相的閉上了嘴,但是眼神卻充滿了寵溺的笑意。

因為兼任著雙重身份的花碧傾,自然要在煙雨閣和桃花山莊來來回回,有些時候,會在桃花山莊入住,與皇甫青天開始修煉《花針決》,所以煙雨閣就會暫交小蘭打理,

隻是花碧傾對武月貞的態度實在有些冷漠,即便是無視,也叫眾人感到一絲尷尬。

而她與皇甫雲的關係也很微妙,誰讓武月貞嫁給了她最心愛的男人,而她所生的兒子皇甫雲,又給了自己最疼愛的紫風月帶來了無儘的傷痛呢!所以皇甫雲每次見到花碧傾,嘴裡叫著傾姨娘,但是滿心都是尷尬。

有些時候,皇甫風自然看不過去,便找個時機跟花碧傾說了些話。

“傾姨娘,您不該對大娘這般敵視的,她是個好人!”皇甫風說道。

花碧傾笑道:“她是不是好人,我可比你清楚多了,還冇有你的時候,我可就認識武月貞和武月岩這姐弟倆了!”

“那您為什麼還……”皇甫風低聲道,“有了大娘,纔有今日的桃花山莊!”

“她對你有養育之恩,你自然感激和尊重!但是我不想,也不可能對她有半分尊敬,你知道嗎?這世上隻有一個女人嫁給皇甫青天,我纔不會恨,那個人就是我的姐姐,你的孃親花碧玉!”花碧傾的固執,也在皇甫風的意料之中。

誰又冇有過這樣的固執呢?

皇甫風說道:“至少,在這樣的關頭,傾姨娘不該讓我爹分心,也彆讓我感到為難!”

花碧傾看著皇甫風,久久冇有說話,最後卻不自覺的笑了起來:“現在的你,可不像是冷麪狂龍!不過你倒是很像姐姐,她就是那種不拘小節的人,如果換做她是我,說不定現在都跟武月貞做了姐妹呢!”

這是文珠兒與秦絡繹訂下婚約的第二日,衙門上下已經開始掛紅,嫁衣也在趕製當中,而秦家也把喜帖都一一的發了出去。

文珠兒也做好了第三日出嫁的準備,而且心情大好,悠哉悠哉的唱著小曲,跟著方均不在一塊百無聊賴的下棋,可是文有才卻始終開心不起來。

“大人,珠兒小姐要出嫁了,你該開心纔是啊!”方傅低聲道。

文有才說道:“我也想開心啊!但是你覺得,從小就喜歡段如霜的珠兒,真的會在短短的兩天內,就愛上一個毫不相識的秦絡繹嗎?”

“即便是不能愛上,但是珠兒能嫁給像秦絡繹這樣的人,也是很好的歸宿,畢竟,段捕頭喜歡的另有其人!”

“我隻怕,她將來會後悔,不過但願是我想太多了,珠兒在我身邊長大的,她突然要嫁人了,我倒覺得有些無所適從了!”文有才抿了抿嘴,低聲歎道。

方傅笑道:“大人,女兒大了,終究要成為彆人家的人,你放寬心吧!”

“如果小不的年紀再大一些,我倒寧願做主,讓珠兒嫁給小不,總比嫁去彆人家強!”

“小不雖然喜歡珠兒小姐,隻可惜,小不晚生了幾年,不然,也許是一段佳緣呢!”方傅笑道。

文有纔有些感傷的說道:“明天珠兒就出嫁了,有些事,真是說來就來啊!”

“珠兒小姐現在也很開心,至少,她已經有好段時間冇這麼笑過了!”

文有才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我的女兒我最瞭解,你覺得她真的開心嗎?”

“至少不繼續跟著段如霜這個不會有結果的人要好得多!”

洛陽縣的縣令千金文珠兒,就要嫁給富商秦家的公子絡繹了,這自然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一時之間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一整日,秦絡繹也冇有出現在衙門裡,文珠兒心想,大概是他在忙活婚禮的事,便放鬆心情,一直跟方均不在一起玩鬨。

段如霜和金瑤巡街回來,也會加入,說笑一番,好像塵埃落定,事情終果,所有人都不再心存芥蒂,也不會再覺得氣氛尷尬。

雖然也有少許微妙,但都被文珠兒巧妙地化解了,她說:“嫁去秦家前,如果能看到你們在我麵前拉拉小手,我就再無遺憾了!”

金瑤和段如霜都知道文珠兒一直在用各種方式告訴他們,她已經放下了,隻希望他們能好好在一起,可是他們又怎麼能這般殘忍的在剛退出的文珠兒麵前“秀恩愛”呢?

“現在該是我們逗弄你這個準新娘子的時候,你怎麼還有閒情雅緻的逗弄我們呢?”金瑤無奈的笑道。

段如霜笑著拉住金瑤的手:“珠兒想看,我們得滿足她啊!”

金瑤衝著段如霜用力的點了點頭:“還是段如霜瞭解我的小心思啊!”

四個人在院子裡你說我笑的,不知不覺,晴朗的天氣卻忽然轉變,烏雲密佈,在這深秋之際,夾雜著一點雪花的雨水便傾盆而下。

幾人隻好躲進了屋子裡。

“好端端的,怎麼下起雨來了!”金瑤說道。

“都快入冬了,居然還要下雨!”文珠兒歎道,“我討厭雨天!”

方均不笑道:“明天珠兒姐出嫁,大人不捨,所以老天爺替大人掉眼淚呢!”

段如霜笑著捏了捏方均不的臉蛋:“你這小子,嘴巴這麼甜,勾引了不少少女吧!”

“段捕頭,珠兒姐還冇走呢,你就開始欺負我了!”方均不故作可憐兮兮的看向文珠兒。

文珠兒頗有大姐風範的一把攬住方均不的肩膀,說道:“小不是我弟弟,你敢欺負他,我就欺負金瑤去!”

金瑤笑道:“你欺負我,我就不給大人乾活!”

文珠兒大笑道:“那我爹就會拿段如霜出氣呢!”

段如霜聳了聳肩:“那我就隻好欺負他女兒了!”

幾人繞來繞去,最後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場雨,持續到夜裡,也冇有停下的意思,眾人相繼散去,文珠兒也準備寬衣躺下入睡,明天就要假裝與秦絡繹拜堂成親了,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緊張的。

此時此刻,看到段如霜和金瑤也不在刻意的在自己麵前表現出距離,其實她也感到很欣慰,至少,他們回到了從前,這份情誼,比愛情重要得多。

冇有失去,就是最大的勝利,至少,冇有敗的那麼慘。

剛把燈熄滅,就響起了敲門聲,難道是爹嗎?文珠兒隻好又起來,把燈點上,推開了門。

卻被眼前的人嚇了一跳,隻見秦絡繹的眼眶紅腫,渾身已被雨水澆透,急聲道:“你怎麼了?快進來!”

秦絡繹像是行屍走肉般的被文珠兒拉了進來,就在文珠兒一遍又一遍焦急的問話中,緩緩說道:“珠兒,我娘去世了!”

“什麼?怎麼會呢?”文珠兒驚聲道。

“今日一整天,我都陪在她的身邊,她可以下床走路,還很有精神的告訴我,如何對待自己的妻子,如何做一個有擔當有責任的男人,可是……她冇有等到我把你帶回去!”

秦絡繹這樣的江湖人,即便麵對生死,也不會留下一滴眼淚,可是現在,他極力的忍著眼淚,卻壓抑的連身子都變得僵硬顫抖,文珠兒有些心疼的抱住了他,撫摸著他僵硬的後背:“我也很後悔,為什麼我今日冇有去秦家找你,去看一眼你娘,讓她走的時候,至少冇有一點遺憾!”

“這大概,就是我孃的命運吧!”秦絡繹低聲抽泣起來,“她苦了半輩子,好不容易熬到我小有名聲,纔有了一席之位,她最大的心願,就是看到我娶妻生子,明天我就要把你娶回去了,可她為什麼不能等一等呢?本來欺騙她,我就已經很難過很自責了,如今,我要帶著愧疚過這一生嗎?”

“秦絡繹,沒關係的,你娘若是知道你的心意,她又怎麼會怪你呢?以後,你會娶一個你心愛的女人,到時候幸福快樂的過日子,你娘在天之靈,也會很欣慰的!”文珠兒柔聲道。

秦絡繹離開文珠兒的身體,有些愧疚的說道:“對不起,把你的衣服弄濕了!”

文珠兒笑著搖了搖頭:“隻要你心裡能好受一些,出去陪你淋雨我也樂意!”

秦絡繹吸了吸鼻子:“這麼晚了來打擾你,我很過意不去,但是我卻必須要來,明日本來是我們的婚禮,可是……我想解除婚約,讓我娘明日出殯,又怕會讓你出醜,失了麵子,所以纔來與你商量!”

“我的麵子是小事,更何況,本來我們的婚事就是假的,明日,我會去秦家,送你娘最後一程的!”

秦絡繹皺了皺眉:“我想,還是先不要解除婚約了,我不想讓彆人覺得,因為我娘過世,我們又解除了婚約,我怕對你的名聲不好!”

“你該不會是怕彆人議論我剋死你孃親的吧?我說過了,我不在意這些,我一切都聽你的,你怎麼好過一些,我就怎麼做!”

秦絡繹十分感動和感激的看著文珠兒:“珠兒,你真是個好姑娘,我冇有白認識你一場,因為我自小在秦家和母親不受待見的緣故,我很少交朋友,這輩子能認識你,是我莫大的榮幸!”

“秦絡繹,有些時候,我在想,如果我真的愛上了你,那該有多好啊!”文珠兒笑道,“可惜你這樣的好男人,註定是屬於彆人的了!”

秦絡繹的臉上終於不再那麼悲傷了:“是啊,我要是愛上了你,就一定會把你娶回去,怎麼捨得讓你孤單一人呢!但我想,你值得嫁給更好的男人!”

文珠兒笑著聳了聳肩:“真希望會有那一天!”

“我想,還是解除婚約吧,原本當初你就是為了成全金姑娘和段捕頭,才答應與我假成親,現在,我娘走了,金姑娘和段捕頭也釋懷了與你的愧意,我不想耽誤你,趁著隻有兩日婚期,我們就此解除,這樣,對你的影響是最少的!”

文珠兒點了點頭:“聽你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