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香燕歸順,恢複關係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香燕歸順,恢複關係

秦絡繹跟著文大人等人回了衙門,而守在衙門裡的人自然都很好奇的打量著文珠兒的夫婿。

可文珠兒一回到衙門,就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裡,任誰叫都不出去。

而段如霜和金瑤也不知去向,就連方均不也以忙碌為由,把自己關在庫房之中翻閱著以往檔案。

而秦絡繹倒是大大方方的跟文有纔等人談天說地,告知自己家中狀況,性情灑脫,就算是個浪蕩江湖的劍客,也讓文有才頗為欣賞。

無論聽到多少次敲門聲,文珠兒都隻是愣愣的坐在床邊,不出聲也不打算開門。

然而敲門的人卻強硬的推開了門,文珠兒有些惱怒,見是秦絡繹,便稍微緩了緩情緒:“冇有本姑奶奶的允許,誰讓你進來的?”

“你爹讓我跟你好好談談!畢竟,我們還不認識,但是三日後,你就是我的娘子了!”秦絡繹淡淡的笑道,打在比武招親的擂台上,就看出來文珠兒是個如同男子般豪氣的女子,即便是穿著一身嫁衣,也不像是一個嫻靜的女子。

文珠兒彆過頭去,一臉的憂愁:“我跟你冇什麼好談的!想談,以後有的是機會!”

“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要參加比武招親?畢竟,你我素不相識,我甚至才知道你叫文珠兒!”

文珠兒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不管你是什麼原因參加比武招親,我都無所謂!”

“雖然我是第一次見你,但我看得出來,你是個很剛烈的女子,如果你不是自願參加比武招親的,怎麼可能會隨便嫁給一個你素未謀麵、毫不相識的男人?”秦絡繹抱著雙臂,靠在門邊上,“讓我猜猜,你的心上人不愛你,所以無論嫁給誰,你都無所謂了?”

文珠兒狠狠地白了秦絡繹一眼:“你一個大男人,硬闖一個女子的閨房也就算了,還在那自說自話,自作聰明,要麼你自己出去,把門給我關上,要麼我就打到你出去!”

秦絡繹笑了起來,回身就把門關了上,所幸走到桌邊坐了下來,頗為自在:“你要是打得過我,我就不會在這了。說說看,你是不是有什麼苦衷,如果你不想嫁給我,我可以退親的!”

文珠兒對秦絡繹的自來熟感到很無語,但是一想到這次的比武招親,的確是自己的一時衝動,就有些後悔,現在段如霜和金瑤都不知去了哪,也對自己的任性和胡鬨感到愧疚,此時此刻,也不再生氣,而是平靜的說道:“既然我們素不相識,有些話跟你說倒也無妨!我的確有心上人,可他愛的人,是我最好的姐妹,他們因為顧及我的感受,便一直不敢在一起,我為了成全他們,就想到比武招親,反正這世上,除了他,我不會再愛上任何人,所以嫁給誰,我都無所謂了!”

“如果是這樣,那真的是太好了!”

文珠兒皺了皺眉,有些疑惑:“你什麼意思?”

香燕站在桃花山莊的對街上,抱著雙臂,若有所思。

她已經在這裡守了三天三夜了,對於如何帶無燕回曼陀羅宮,她已經黔驢技窮、毫無辦法了。

明日就是百日止戰結束的日子,冇有找回無燕,回去也是死路一條,一個想法便在她的腦海中油然而生。

她像一個前來拜訪的普通客人一般,敲了敲桃花山莊的大門。

開門的家丁見是一個陌生的年輕女子,便問道:“姑娘,你找誰?”

“我要見皇甫青天,就說香燕前來投奔!”

家丁雖不認識香燕,但是對於香燕的名字可是有所耳聞,鼎鼎大名的雙飛燕之一,嚇得那家丁一身冷汗,他急忙轉身跑去找皇甫青天了。

對於香燕的歸順,皇甫青天等人並未感到意外,既然作為雙飛燕,其中一隻燕子已經成了正道中人,作為雙生妹妹,她又豈會獨自做魔門中人?

“是她!”無燕見到香燕的時候,眼神中滿是戒備。

香燕卻有些傷感,最親的人,站在自己麵前卻不認識自己,這讓她在這些日子裡感到有些絕望。

皇甫青天問道:“你為什麼要歸順?”

“明知故問,我姐姐都被你們洗腦了,我獨自留在曼陀羅宮,也是死路一條!”香燕說道。

皇甫青天笑道:“萬一你是奉了那妖婦的命令,假意來投奔呢?”

“我也可以像姐姐一樣,甘願被你們抹去記憶,來表示我的誠意,我隻要跟我姐姐在一起,所以我們是正是邪,我都不在乎!”

無燕站在一旁看著香燕,不知道為什麼,聽她這麼說,又覺得這個女子不像是十惡不赦的人。

皇甫青天說道:“你知道正道中人和魔道中人有什麼區彆嗎?”

“什麼區彆?”

“就是正道中人,更容易寬恕一個罪人!”皇甫青天笑道,“我想你們姐妹情深,比為誰做事更為重要。從今以後,你香燕,就是桃花山莊的人!”

香燕鬆了口氣,笑道:“我冇想到,你會這麼容易接受我!彆忘了,我可是雙手沾滿了你們名門正派之人的鮮血!”

“如果你已經悔悟,今後幫著正道之人對抗魔宮之人,來為你自己贖罪,我為什麼不給你這個機會呢?”皇甫青天笑道。

香燕說道:“我不想騙你,我隻是為了我姐姐纔來歸順的,她要殺睡,我就殺誰,她要幫誰,我就幫誰,我不想贖罪,我隻想跟我姐姐在一起!”

無燕低聲對雲細細說道:“她口口聲聲說我是她的姐姐,可我為什麼一點都不記得了?”

“你病了一場,就忘記了很多人很多事,相信我,你很快就會想起來的!”雲細細說完,便走去香燕身邊,低聲道:“你不覺得,你姐姐現在很快樂嗎?”

香燕看了一眼無燕,的確,至少在這裡,她不用提心吊膽時刻提防的活著,便低聲道:“你也想為我洗腦嗎?”

“我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很好,比無燕更能認清白之宜的真麵目,不是嗎?”

“可是……白之宜始終都是收留我們的人……”

雲細細笑道:“你忘記了,你因何投奔的桃花山莊?還不是因為回去就是死路一條,白之宜不會念舊情,她隻會留著對自己有用的人,雙飛燕一旦被拆散,就不再是雙飛燕了,她不僅會殺了你,會殺了你姐姐,還會殺更多的人,難道,你不想你跟你姐姐從此以後,平平靜靜的過日子嗎?”

“可是,她現在不認得我了!”香燕有些失落。

雲細細笑著拍了拍香燕的肩膀:“你放心,我會幫你,明天一早,你們還是形影不離的雙飛燕!”

香燕抿了抿嘴,點了點頭。

衙門。

文珠兒已經沉默了許久,秦絡繹也不再說話,他看著文珠兒,眼神中帶著深深地期待。

許久,文珠兒才緩緩說道:“你是個大孝子,可你不能害了無辜的姑娘!”

“原本我想我可能會害了一個無辜的姑娘,但是慶幸我碰到的人是你!”

原來,一向遊蕩在外醉於與高手比劍術的秦絡繹,聽聞母親病重的訊息,才趕回洛陽城。

秦家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商戶人家,秦絡繹的父親死後,母親便帶著他改嫁到了秦家,然而他的母親卻是第四房妾室,秦絡繹跟著母親在秦家也冇少吃苦,所以秦絡繹醉心於學武,更是練得一手好劍術,他想讓自己變強,可以保護母親,而他也成功的讓母親有了一席之位,但是到最後,他卻開始醉心於找各種高手比劍。

而他母親病重,唯一的心願,就是想看到秦絡繹娶妻生子,秦絡繹本來以為要讓自己的母親遺憾而終了,卻聽聞比武招親的訊息,這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隻有比武招親纔是最快成親的方法,更何況,告示上還說是三日後就拜堂,母親病重,但是三日還是等得起的。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會愛上你,所以我們成親以後,就可以用一紙休書打發我?”文珠兒冷聲道。

“你真是個一根筋的姑娘,在你說完你為何要比武招親的時候,我就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計劃,你想聽嗎?”

文珠兒點了點頭。

秦絡繹繼續說道:“不管如何,在眾人麵前,你都是我即將過門的妻子,我也即將是你的夫君,三日後,我們可以假裝拜堂,讓我娘安心走後,我們就各走各的,你既可以成全你的心上人和你的好姐妹,又可以幫我完成我孃的心願,我們就彼此幫彼此的忙,不是很好嗎?”

“可是眾目睽睽之下,我們怎麼假裝拜堂?而且,欺騙了你母親,我也有些負罪感!”文珠兒說道。

“說句實話,在我娘臨終前,我如何這麼快就找到一個我愛的,並且愛我的女人呢?始終都不能兩全其美,要麼欺騙我娘,要麼就會害了一個姑娘,孰輕孰重,你明白嗎?”

“好,我們就配合對方,把這齣戲演完吧!”文珠兒笑道,心情也豁然開朗起來,“我們正式認識一下吧,我是文珠兒,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做一個懲惡揚善的女俠客!”

“哈哈,在下秦絡繹,人稱劍下醉!我的心願,就是成全天下第一劍客!”秦絡繹看到文珠兒在自己進來時還是愁眉不展的,如今倒是喜笑顏開了,還真是個一根筋的姑娘。

誰又會想到,素不相識的兩個人,卻因為一場比武招親,此刻就像認識多年的好友,聊得熱火朝天。

秦絡繹從文珠兒房裡出來時,已經是晚上了,這讓文有才大吃一驚,他一直在處理事情,現在才注意到秦絡繹竟然在自己的女兒房裡呆了這麼久。

便急忙去敲文珠兒房間的門,冇想到文珠兒不僅開了門,還笑容滿麵:“爹,您有事嗎?”

“秦絡繹在你房裡呆了這麼久,冇對你做什麼不軌的事情吧?”文有才急聲道。

“您想哪去了,我們很合得來,他是一個很好的人!”

文有才這才放下心來,笑道:“那就好,我就說我不能看錯人嘛!我還以為,這輩子你就認定段如霜不可了呢!”

“就算我認定了,人家也不肯啊!”文珠兒笑道,“對了,爹,段如霜和金瑤呢?”

“彆提了,人都不知道去哪了,本來有個大案子,非要段如霜,眼下隻能交給齊客京了!”文有才無奈的說道。

“這麼晚了,金瑤還不回來,我想,我可能知道她去了哪!”文珠兒便離開了衙門。

文珠兒很少來段如霜的家,就連段如霜自己都不常回來,房屋空空蕩蕩,家徒四壁的,不過除了這裡,段如霜應該不會去彆的地方了。

冇敲門,文珠兒便推門進來了,果不其然,段如霜正蓋著一張滿是補丁的被子,背對著自己睡覺呢!

她靜靜的走去床邊,坐了下來,但還是聽到了木床吱呀的一聲響。

段如霜的身子輕輕的顫抖了一下,文珠兒苦笑道:“何苦要裝睡呢?難道,你已經看都不想看我了嗎?”

“贏你的人,是誰?”段如霜沉聲道。

“冇想到,你還關心這個!”文珠兒笑道,“你還生我的氣啊!”

段如霜騰地起身坐起,麵容竟然有些許憔悴:“珠兒,我們為什麼一定要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從前的我們,無憂無慮,可以像兄妹,像朋友一樣,什麼玩笑都可以說,也可以勾肩搭背,可是現在,你不像你,我也不再像我了!”

文珠兒冇想到段如霜會這麼痛苦,她從冇見過如此“自暴自棄”的段如霜,她強忍著眼淚,抬起手撫摸著段如霜的臉,卻明顯的感覺到段如霜的身子一僵,他又怕徹底的失去自己,毀掉他們的關係,纔沒有躲開,可是文珠兒又怎能不明白呢?

她笑著拍了拍段如霜的臉,就像兄弟那樣,一揚頭:“段如霜,你說過,你把我當妹妹的吧!”

“珠兒……”

“那我爹也就是你爹了,他便可以做主,替你去向金瑤提親,連我都要嫁人了,你也該娶妻了,如果金瑤能做我的嫂子,我比誰都開心!”

段如霜低聲道:“珠兒,我們能不說這件事了嗎?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也很痛苦,金瑤也很痛苦,我們都不想你受委屈!”

“可這件事,始終都要有一個了斷,不是嗎?為什麼要讓三個人一起痛苦?如果想徹底了斷,就必須要對一個人殘忍。那個人,隻能是我!”文珠兒忍著痛苦,說道,“你愛金瑤,金瑤也愛你,你們在一起就是天經地義的,找個機會,去無敵山寨把金猛大哥請出來,與我爹一起,做你們的主婚人,多好啊!”

“你是真心的嗎?”段如霜有些不明所以。

“三日以後,我就要嫁人了,而且還是一個很好的男人,我為什麼不是真心的?我真的不是想委屈自己,你可以打聽一下,贏我的人,叫秦絡繹,是個大戶人家的公子哥,還是一個劍客,不比你差,同樣可以跟我一起出入江湖,我們很合得來,你知道的,有些人,認識一輩子,也不會彼此相愛,可有些人,哪怕隻認識一個時辰,就可能白首不離!我想我遇到一個對的人了,段如霜,你可以安安心心的跟金瑤在一起了!”

段如霜似乎真的來了精神,眼睛也恢複了以往的神色,他捏了捏文珠兒的臉蛋:“你這個臭丫頭!”

“本姑奶奶可不是臭丫頭!”文珠兒拍掉段如霜的手,也用力的捏了捏段如霜的臉。

段如霜笑道:“久違了,珠兒!”

文珠兒的眼底閃過一絲疼痛,隨後她故作輕鬆的說道:“我以為,金瑤會來找你,她冇回衙門!”

“她冇回去?她不是去阻止你了嗎?想必冇有阻止成功,躲在哪裡生悶氣去了吧!”

“我記得金瑤離開前,對我說過,我在逼她,她不會再也不回來了吧?”文珠兒急聲道。

段如霜笑道:“她把你比武招親的事都怪罪在了自己的身上,她覺得如果不是她出現了,你就不會這樣,我想,她可能回無敵山寨了!”

“那你就去把她追回來啊!我們三個還像以前一樣,去天享客棧大吃一頓,大醉一場,什麼不痛快的事就都冇有了!”

段如霜點了點頭:“明天一早,我就去無敵山寨,你跟我一起去吧,我一個人,可請不出這個姑奶奶!”

“哈哈!”文珠兒大笑起來,“行,有我在,也能把事情都說開了,段如霜,跟我回衙門吧,你這個房子,四處透風,小心著涼!”

段如霜便起身下床,拿起自己的佩劍,跟著文珠兒離開了自己的家。

“記得以前,我們也常常像現在這樣,一起靜靜的巡街!”文珠兒說道。

“什麼時候靜靜的巡街了?你從來都在我耳邊喋喋不休,像一隻蒼蠅嗡嗡嗡的!”

“段如霜,本姑奶奶是不是冇脾氣了?”文珠兒氣的開始追著段如霜打。

段如霜一邊躲,一邊笑道:“還是一隻公蒼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