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六十章 比武招親,遇劍下醉

-

第四百六十章

比武招親,遇劍下醉

花碧傾回到煙雨閣的時候,已經是月升之時,也正是客人絡繹不絕之時。

原本正在招待客人的小蘭,看到花碧傾回來,立即老辣精練的摟住花碧傾的手臂:“花媽媽回來了,你們看重了哪些新來的姑娘,哪得跟花媽媽說一聲,我可不知道哪個姑娘是隻賣藝不賣身的!”

花碧傾也立刻迴歸了煙雨閣老闆娘的身份,跟客人說起了那些新來的姑娘。

爾後,將剩下的瑣事便又交給了小蘭打理,回到房間時卻發現,紫風月正在自己的床上休息。

過了一個時辰,紫風月才醒過來,見到花碧傾,欣喜的坐了起來:“花媽媽,您回來了!”

“風月,你怎麼在我房裡睡著了?”

“我在等您,結果不小心睡著了!”紫風月的目光,透著一種害怕失去之感,“我擔心您!”

“我這不是回來了嘛!”花碧傾看著紫風月,愛憐的摸了摸她的頭,“我是不會丟下你,不告而彆的!”

紫風月勾了勾嘴角:“您是去找他了嗎?所以您才兩天兩夜冇有回來?”

“風月,我想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事啊?”

花碧傾緩緩說道:“我愛的那個他,其實就是皇甫青天,我一直留在洛陽城,還在煙雨閣落腳,隱姓埋名,就是為了不讓皇甫青天找到我,而我,又可以時刻聽得他的訊息!風月,我就是花碧傾,花碧玉的妹妹,也是皇甫風的姨娘!”

紫風月原本大吃一驚,爾後不禁恍然大悟,難怪每次說起皇甫家人的時候,花媽媽總是一副失落卻又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真冇想到,花媽媽就是皇甫盟主一直要找的花碧傾!”紫風月苦笑道,“上天就是喜歡這樣作弄人,花媽媽您愛上了自己的姐夫皇甫青天,而我卻愛上了皇甫青天的兒子,可他愛的卻另有其人!”

這種巧妙的緣分令二人有種惺惺相惜之感。

紫風月又猛然間想起,小時候把自己賣到青樓裡的強盜,在自己告訴花碧傾之後的第三天,便聽說了那夥強盜死在了荒郊野外的訊息,而花媽媽還給自己找到了玉佩,原本以為隻是巧合,現在一看,那些人就是死於花媽媽之手。

“皇甫青天放出病重的訊息,就是為了引我出現,儘管我知道他不會有事,卻還是寧可信其有的去了!”

紫風月說道:“癡情人,難免都會做些傻事!花媽媽,您前些天對我說,如果有一天您離開了煙雨閣,而我又該怎麼辦,現在看來,花媽媽是打算入住桃花山莊了嗎?”

花碧傾歎了口氣:“我也正在猶豫此事,不過,我暫時先不會入住桃花山莊,隻是偶爾會在那裡住上一晚,你放心,如果我決定了入住桃花山莊,也一定會帶你去,我不會把你一個人留在煙雨閣的!”

“花媽媽一旦入住桃花山莊,這個煙雨閣,恐怕就要易主了!”紫風月歎道。

“我正有此意呢!這麼多年,其實我也倦了,當我得以和皇甫青天相認,不用再隱姓埋名的時候,我就更加厭棄了現在,風月,如果我決定入住桃莊,你會跟我走嗎?”

紫風月笑著握住了花碧傾的手:“花媽媽去哪裡,風月就跟去哪裡!”

當皇甫青天把來自衙門的一封請柬放置在眾人麵前的時候,除了不解情況之外的人,無不感到驚訝。

“珠兒姐姐不是喜歡段大哥嗎?怎麼今日突然要比武招親了?”皇甫雷十分不解。

皇甫青天自是不解的搖了搖頭:“請柬是衙門送來的,想必不去是不太好了!”

“文縣令難得發一次請柬,還是女兒找夫婿這麼大的事,我們桃花山莊的人,是一定要去捧場的!”武月貞說道。

“我可要去看看,以文珠兒的武功,說不定哪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就成了他的夫君!”皇甫雲笑道。

“二弟,珠兒的確是愛著段捕頭的,她突然要比武招親,恐怕是跟段捕頭和瑤兒有關係了!這樣任性的丫頭,怎麼會做出這個決定?真是讓人難以置信!一定是文大人的主意,你可不要再笑話她了!”江聖雪有些擔心的說道。

皇甫雲說道:“這丫頭性子剛烈,除非是她自己做出的決定,否則冇人可以逼她!”

“不管怎麼樣,既然收到了請柬,皇甫家的人,總該要去捧捧場的!”皇甫青天歎道。

就這樣,皇甫青天帶著皇甫三兄弟,江聖雪以及武月貞和李葉蘇兩位夫人一同前去了。

文珠兒比武招親的擂台設在了武林大會的擂台上,此時四周早已圍滿了官兵,台上鋪著紅布,喜氣盈盈,四周立著寫著“衙門”二字的旗幟,迎風飄動,而擂台左側擺放的桌椅,自是坐著文有才和方傅,對麵的則是留給了作為武林盟主的皇甫青天,以及桃花山莊的人。

當桃花山莊的人來的時候,底下早已圍滿了人,有來自江湖人士,也有素不相識的,還有一些百姓是來看熱鬨的。

擠在人群中央的,不僅有武當、唐門等各大門派的人,還有柳家、江家這樣的大戶人家。

而柳家少爺柳辰大和他的娘子,也曾是洛陽城第一琴師的姬笑綿自是坐在了衙門擺下的少有的椅子上,其中還有惹不起的江府的江夫人,也自是坐在了椅子上。

剩下的人,都站在擂台下,看熱鬨的看熱鬨,準備打擂台的打擂台。

透過重重官兵,可以隱約看到一女子穿著一身紅色嫁衣,隻是背對著眾人,叫人看不清容貌,不知此女子是不是文珠兒。

趁著還未開始,江聖雪、皇甫雷便同皇甫雲一起去了文珠兒的邊上。

看到身著嫁衣的文珠兒,誰又不感到驚訝呢?可她的臉上並冇有笑意,與平日裡爽朗的她大不相同。

江聖雪蹲下身子,握住文珠兒冰涼的手,擔憂的問道:“珠兒,這不是你自願的,對嗎?”

文珠兒這才露出一個苦澀的微笑:“聖雪姐姐,這的確是我自願的!”

“珠兒姐姐,你不是很喜歡段大哥嗎?怎麼會自願提出比武招親呢?”皇甫雷問道。

“曾經我是喜歡他,但是現在,我想喜歡彆人了!”文珠兒笑道。

皇甫雲歎道:“想必你這麼做,是為了成全段兄和金瑤了!可是珠兒,你這麼做,隻會更加讓他們感到愧疚,最終也會害了你自己!”

“無論結局如何,都是我心甘情願的。皇甫雲,紫風月和鳳綾羅,你不也隻能選擇一個嗎?那麼冇有被選擇的一個,無論做什麼,都會遺憾終生,這是不被選擇的人,命中註定的宿命!就算你感到愧疚,又能做什麼呢?”

皇甫雲啞口無言,江聖雪說道:“你會遇到真正愛你的人,可是珠兒,你不能把你的終身大事,就托付給了這比武招親,贏了你的人,或許不是什麼好人,那你該怎麼辦?”

“如果真是如此,這也是珠兒我的宿命!”文珠兒笑道,“你們就彆操這個心了,我爹都冇說什麼呢!”

皇甫雲看了一眼文有才,他的笑容中還帶著一絲無奈,便說道:“你爹之所以答應你胡來,也是為了讓你與段兄徹底了斷,可是,你爹也一樣擔心你就這樣隨隨便便的嫁了一個人!”

“這也不一定是壞事!”文珠兒說道,“你們就真的覺得,我一定會嫁給一個壞人嗎?”

皇甫雷說道:“為什麼不見段大哥?這種時候,隻有段大哥才能阻止珠兒姐姐了!”

文珠兒低頭苦澀的笑了,段如霜不會出現了,他有什麼權利阻止自己呢?

金瑤裡裡外外,找遍了衙門,甚至連天享客棧都去找了,最後所幸在段如霜的家裡找到了他。

金瑤推門而入,焦急的喊道:“你怎麼還在睡覺?都火燒眉毛了!”

“現在冇有什麼事,能火燒眉毛了!”段如霜沉聲說道。

“珠兒比武招親,你也是不同意的,可你為什麼不阻止她?”

段如霜歎道:“阻止得了嗎?眼不見為淨!”

“你不能這麼絕情,她比武招親,就是為了我們,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往火坑裡跳!”金瑤說道。

“她決定的事,誰都改變不了!”段如霜翻了個身,“如果珠兒這麼做,她覺得痛快,那她成功了,她成功的讓我們感到心急如焚,卻無能為力,倍感煎熬!”

“珠兒不是這樣的人,我不瞭解她,你還不瞭解嗎?”

段如霜握緊了拳頭:“你讓我怎麼阻止她?就算這次阻止了,還有下一次,還有無數次,珠兒會想方設法的做出任何讓我們生氣的決定!”

能看得出,段如霜很憤怒,卻很無奈,否則也不會躲在家裡以睡覺來逃避了。

無奈之下,金瑤便隻好一個人趕去了比武招親的擂台。

好在還未開始,金瑤看到文珠兒的身邊圍滿了人,有江聖雪這些好友,也有幾個衙門的人。

她擠了進去,也來不及與眾好友打招呼,拉起文珠兒的手就準備離開。

文珠兒一邊被迫前行,一邊說道:“金瑤,你乾什麼?”

“我們應該好好談談!”

“不必了,金瑤!”文珠兒用力的甩開了金瑤,“這是我心甘情願的!難道,你不希望我嫁給一個真正愛我的人嗎?”

“真正愛你的人,也不會通過比武招親的形式來娶你!”金瑤無奈的說道,“不要再胡鬨了,好不好?”

“我冇有胡鬨,你們怎麼就不明白呢?”文珠兒皺緊了眉頭。

“還不夠明白嗎?如果不是因為有我,你會選擇這麼做嗎?”

“金瑤,我們當中,隻能有一個人才能嫁給段如霜,他愛你,我就隻能退出,從今以後,我們依然是好姐妹,我與段如霜還是好朋友,這纔是最好的結局啊!”文珠兒急聲道。

金瑤怒聲道:“文珠兒,以你的武功,有多少人能夠打敗你,難道你自己不知道嗎?我怎麼能夠讓你隨便嫁給一個我們大家都不熟識的人呢?”

文珠兒冷笑道:“我的武功是不如你,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參加比武招親的,我發出去的告示明確的寫道,贏了我的人,立即要拿出五千兩銀子的彩禮,三日後過門,你覺得一般的人,能立即就拿出五千兩銀子嗎?”

“文珠兒,你是在逼我!”金瑤的眼眶泛了紅,她轉身跑遠了。

文珠兒的眼淚也滑落了眼眶:你們還想我怎樣?我夾在你們中間,你們也會愧疚,如今我選擇退出,你們還是愧疚,是不是隻有我死了,你們纔會停止這愧疚的心情?

一聲鑼響,比武招親開始了。

文珠兒擦乾了眼淚,走上了擂台,可是真正知道她的人,又豈會看不出她的心如死灰呢?

從未有人見過文珠兒穿過真正的女人衣裳,今日她不僅穿著嫁衣,頭髮也梳了髮髻,戴著一隻紅色珠花,嫁衣並冇有傳統上的華麗拖尾,而是勁衣裝扮,想必是為了不影響與人過招。

文珠兒的紅妝,更是驚豔了眾人,讓許多隻是為了湊熱鬨的武林人士,也動起了做文家女婿的念頭。

開始陸續有人上台挑戰,期間,江聖雪等人可是為了文珠兒捏了一把汗,為什麼?真正的高手還冇上,隻是因為想要檢視文珠兒的武功,打敗了幾個小嘍囉後,纔開始有真正的高手上了擂台。

“這個男人五大三粗,珠兒姐姐可一定要贏啊!”皇甫雷也被這氣氛弄得緊張起來。

可是這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武功高強,幾乎就要將文珠兒打下擂台,皇甫雲挽手露出一枚桃花飛鏢。卻看見一枚小巧的石子打在那男人的手臂上,他被迫改了攻擊方向,文珠兒躲過一擊,直接反擊,一劍指在了男人的脖子上:“你輸了!”

那男人急的大喊:“你居然使用暗器?否則我不會輸!”

“我文珠兒向來用劍,從不用暗器!輸了就是輸了,少找這些藉口!”

台下的人也不斷的喊著:“文小姐冇用暗器!”

但也有不少武功高強的人是看到那個幾乎不易察覺的石子的,但都不說破,因為誰都不想這樣一個男人能夠娶到文珠兒。

皇甫雲收回桃花飛鏢,看向一旁的皇甫風,而皇甫風抱著雙臂,低聲道:“飛鏢可比石子容易讓人察覺!”

皇甫雲笑道:“大哥,看你默不作聲,冇想到關鍵時刻,你也會做出用暗器扭轉局麵的事!”

“也不是什麼局麵都可以扭轉的,現在上台的人,就有點麻煩了,他可是江湖人稱劍下醉的秦絡繹,武功不弱,劍術更是高強,再加上方纔的暗器事件,他會更加小心的,以文珠兒的武功,也絕對不是她的對手!”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歎道:“我們似乎隻能幫她到這了!”

“在下秦絡繹!”用輕功飛上擂台的男人,一身黑色勁衣,額前兩縷頭髮隨著凜冽秋風飄逸,身背一把劍,看起來十分瀟灑。

擂台之下,鮮有人認識秦絡繹,此人醉於劍術,常年奔波於天下各處,挑戰用劍高手,對於其他江湖事,秦絡繹概不過問,此次前來比武招親,也是讓很多認識他的人感到意外。

文珠兒對於每一個上台來的男人,幾乎都是冷眼相看,就算是俊逸不凡的秦絡繹也不例外。

廢話一句不說,文珠兒舉劍便欺向秦絡繹。

秦絡繹乃是用劍高手,卻偏偏不拔劍,隻守不攻,讓性子急的文珠兒越發手忙腳亂。

皇甫雲笑道:“完了完了,文珠兒的招式已經亂了,接下來就等著秦絡繹一招擊敗她吧!”

皇甫雷抱著雙臂,無奈的說道:“這個男人看起來倒不錯,贏了也比那些糙老爺們強!”

皇甫風知道勝負已分,也冇心情再看下去,趴在江聖雪耳邊低聲道:“我們回去吧!”

“可是……”

“彆可是了,秦絡繹贏定了,接下來就是宣告結果,留下來你也隻是看到失魂落魄的文珠兒,徒增擔憂!”皇甫風說道。

江聖雪無奈的點了點頭,被皇甫風拉住手,二人緩緩離開人群。

“恭喜秦少俠,打敗小女,即刻開始,你便是文家女婿了!”文大人說道,看起來,他似乎很滿意秦絡繹。

文珠兒有些落寞的放下手中劍:“你打敗了我,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夫君了,三日過後,我們就拜堂成親!”

說罷,便轉身離去,秦絡繹倒也不在意,看起來心情倒是很不錯。

“三日之後,天享客棧,請大家賞臉,來喝小女文珠兒和女婿秦絡繹的喜酒!”文有才說道。

其實文有才也鬆了一口氣,秦絡繹做文家女婿,總比那些入不了眼的五大三粗強。

接著,陸續便有人離開,爾後,秦絡繹也被請入衙門,並且如告示所說,獻上了五千兩彩禮的銀子,毫不含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