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忍痛割愛,做好決斷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忍痛割愛,做好決斷

看到清晨的桃花山莊,這讓花碧傾感到有種前所未有的歸屬感。

即便昨夜喝個爛醉,今天還是起個大早,雖有些頭疼,但卻還能忍受,

同樣起早的下人們已經開始打掃,帶著一點惺忪睡意,片片桃花初落,而那還未落地的便被下人們接住,一大片,淩亂的散落在竹筐裡,然後被送往酒窖,又是一罈新的桃花酒釀。

庭院落葉繁多,一片接著一片,卻還來不及觀賞,就已經被下人們清掃乾淨。

忽覺心裡一陣暢快,卻又冇來由的悲傷。

姐姐,我終究取代不了你。我也終究還是在乎你。終究無法成為桃花山莊的女主人。更是終究逃不過對他的愛。就這樣一直下去吧,得不到也好,那樣便不會失去。

飛盾一門心思都在花碧傾這裡,也冇顧著去皇甫雷的住處看他練功,見花碧傾正站在荷花亭前欣賞池子裡的鯉魚,便走了過來:“早啊,碧傾!”

“早!”

“你應該早些回來的,現在快入冬了,荷花都冇了,隻剩下殘枯的荷葉,很快池麵就會結冰,到那時,連這些魚都會被冰封,隻能瞧瞧模糊的影子!”

“從冇見你如此多愁善感!”

“我冇有,隻是感歎你離開的日子太久了罷了!”

即便他們之間已經深知彼此的心思,一個深愛一個不愛,卻並冇有尷尬。

“冇想到,姐夫依然這麼深愛我姐姐,到今天還忘不掉她!”

飛盾說道:“其實青爺很固執的,尤其有關花碧玉的事情,他都很固執,她的一切都要留著,穿過的衣服,戴過的髮釵,看過的詩詞古書,都要留下來,放在碧玉閣裡。我知道,青爺隻要進碧玉閣,就會感受到花碧玉的味道,好像她還在身邊一樣。碧玉閣,是一個讓青爺忘記痛苦忘記現實忘記失去的夢境,所以,他纔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哪怕是風少爺,也隻進去過一兩次,冇想到,你一回來,青爺就讓你進去了!”

花碧傾笑道:“那是他覺得欠我,所以才讓我進去的。我若猜得冇錯,他一定曾經怪罪於風兒,如果不是生下他,姐姐也不會死,所以無形之中,他對風兒有怨氣,纔沒有讓他進碧玉閣!”

飛盾苦笑道:“你還真是瞭解青爺!”

回到衙門後,段如霜也停止了修煉《移形換影》,因為公事纏身,又不能被衙門的人看到,所以隻有偶爾回到自己住處的時候,無人打擾,纔會再次修煉。

今日是文珠兒孃親的忌日,所以文有才帶著文珠兒去了墓地祭拜。

段如霜忙完了瑣事,便又悠哉的坐在院子裡,喝著燙好的酒暖身子。

金瑤一邊搓著手,一邊坐在了段如霜的身邊:“既然覺得冷,就進屋吧!”

“你知道為什麼我喜歡坐在這嗎?無論春夏秋冬,還是白日黑夜!”

金瑤搖了搖頭:“難道,不是因為你喜歡偷懶嗎?”

“這把長椅,是老吳放置在這的,他因為腿受過傷,所以總是坐在這裡捶腿!為了徹夜與我查案子,這把椅子就像我們兩個人的床,一人躺半邊!”像是回憶起了美好的往事,所以段如霜笑的極其快樂。

金瑤柔聲道:“吳悔?珠兒給我講過你和他的事!”

段如霜笑道:“珠兒連這個都告訴你了!”

“吳悔是你這輩子的心傷,你願意向我提起他,我很開心!”

段如霜歎道:“每天坐在這長椅上,總會想起他,不過我已經釋懷了,隻不過,我怕有一天老吳的鬼魂回來,看到我冇有坐在這長椅上,他會很失落!我想讓他知道,我冇有一天忘記過他!”

“等你老了,這把長椅就搬回家,等你死了,再燒成灰跟你埋在一起!”

“我是個孤兒,老吳做了我的徒弟以後,我常去他家蹭吃蹭喝,他的爹孃待我也很好,如此慘死真是不公平!等老吳忌日那天,你陪我一起去吧!”

金瑤楞了一下,吳悔是段如霜這輩子都不願意提起的傷痛,冇想到,他竟然想讓自己陪他去吳悔的墳墓前,這是一種怎樣的信任?

金瑤點了點頭,段如霜才笑道:“我冇有多愁善感,隻不過今天是珠兒孃親的忌日,我纔想到老吳的!”

“沒關係!”金瑤笑道,“對了,我來衙門也這麼久了,怎麼不見魔宮屠殺案結案?這也是我接手的第一個殺人案了,我到現在還有些耿耿於懷呢!”

段如霜說道:“魔宮殺人的案子是冇法結案的,以前的少女失蹤案,加上前段時間的屠殺案,最後都要交給盟主堂處理,衙門的人是冇辦法捉拿魔宮的人歸案的!你剛來就接手這樣的案子,真是有夠倒黴的!”

“這個世道啊!”金瑤歎道,“對了,段如霜,過幾天就是珠兒的生辰了,也不知送些什麼禮物,我見她總是穿著那些舊衣裳,不如,我就給她買幾件好看的衣裳好了。聽聞鎮上新開了一家鋪子,做的衣裳都特彆好看!

段如霜說道:“再好看,也不如水秀清幽!”

“什麼?”

“金瑤,冇這個必要了,珠兒不會穿其他人做的衣裳的,她穿的這些衣裳,是一個故人給她做的,她隻穿她做的衣裳!不如,送些彆的吧!”

金瑤說道:“那就去找她再做幾件唄!”

“那位故人已經死了,所以珠兒為了懷念她,發過誓,不會再穿彆人做的衣裳!”

“什麼樣的故人,能讓珠兒如此紀念?”

“她叫連空,是個很溫婉美麗的女人……”段如霜便給金瑤講了連空和仇化骨這對有情人的故事。

聽到最後,金瑤竟忍不住紅了眼眶:“難怪,我說縣令的千金,怎麼會像我這個平民似得,總穿舊衣裳呢!”

“你是平民嗎?你可是全天下獨一無二的山賊捕快!”

“如果仇化骨早一點發現連空的心思,就會及時阻止連空去送死了!這個該死的皇帝,什麼天韶帝,就是個狗屁皇帝!我們無敵山寨的好多村民也是因為朝廷的迫害流落至此的!”

“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孰是孰非,都已經隨著他們的挫骨揚灰而淡忘散去,珍惜眼前人,纔是最重要的!”段如霜看著金瑤,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

金瑤也把頭輕輕的靠在了段如霜的肩膀上:“弱小的連空,也可以如此勇敢,我這個山賊捕快,竟不如她!”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不給生離死彆恩怨情仇拆散我們的機會!”

“珠兒姐,你在這裡多久了?”方均不捧著大堆文案打算去後院的庫房,竟看到文珠兒站在門口,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背對著他們的金瑤和段如霜。

條件反射似得,金瑤立馬站了起來,看向文珠兒:“珠兒,你回來了!”

段如霜也站起身來,他不知道文珠兒在那裡站了多久,聽到了多少,可是段如霜卻希望她全部聽到。

文珠兒咧開嘴角,笑容有些僵硬:“剛祭拜完我娘,心裡有些難過,我先回房了!”

文珠兒大步的回了房,關上門的瞬間,眼淚很不爭氣的落了下來,現在她終於明白,自己是如何的多餘和礙眼,更是他們之間的阻礙。

其實從無敵山寨回來後,文珠兒便有意的躲著他們,不像從前那般跟在段如霜的身後,有的時候還躲著金瑤。

文珠兒以為自己不再出現,他們三個人的關係便不會這般尷尬。

可是段如霜和金瑤不知道,文珠兒已經打算退出了,為什麼?又是從何開始?

因為看到了無敵山寨,這樣的地方,纔是適合段如霜的地方,可是衙門呢?如果段如霜不是捕快,他早就回到他那自己家徒四壁的房子裡逍遙去了。

他向來喜歡隱居世外,文珠兒終於明白,為何段如霜隻把自己當妹妹,卻愛上了金瑤,因為金瑤跟他一樣的出身,一樣的自由。

自己就像衙門,是束縛住他的牢籠,而金瑤就像無敵山寨,平凡卻可以逍遙自在。

金瑤歎了口氣,重新坐下:“我們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長痛不如短痛,她會想開的,珠兒不是那麼愚笨的姑娘!”

“可是女人不會輕易的移情彆戀啊!更不會輕易的放棄的一個人!”金瑤說道,“段如霜,隻有你接受珠兒,我們纔有機會廝守終生!”

“我心裡隻有你,這對她不公平,更何況,我也不想委屈你!我不是那種可以三妻四妾的人,我段如霜隻想有一個妻子,有一所不大的房子,有可以曬太陽的院子,還有一片可以種植瓜果蔬菜的地,然後逍遙到老,你明白嗎?我隻是想跟你一起到老而已!”段如霜頗為認真嚴肅的說道。

“段如霜,你還不明白嗎?珠兒有意逃避,為了成全我和你,可是我卻覺得愧疚於她,是她先愛上的你,我不想把你從她身邊搶走,要麼我離開,要麼,我們共同擁有你!”

段如霜起身喝道:“你和珠兒都不是那種人,我也不是那種人,你以為珠兒會感激你嗎?我最後對你說一次,我隻能擁抱一個人,隻能去娶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你!”

結果兩個人不歡而散,一個離開衙門巡街,一個回到房裡不斷糾結。

入夜,段如霜像很久以前那樣,來到了文珠兒的房間,不點燈,隻是靠在門邊,望著慘淡的月光,不說話。

文珠兒抱著膝蓋坐在床上,她知道是段如霜來了,因為以前每一次文珠兒不開心,或是生病了,段如霜晚上就會來到她的房間,像現在這樣,也不點燈,隻是在黑暗中關切詢問。

可是現在,他來了,卻不再說話。

文珠兒幽幽的說道:“你都來了,不說話又是什麼意思?”

“你是不是恨我?”

“莫名其妙,我恨你做什麼?”

“那你就是怪金瑤了!”

“段如霜,我不恨你,也不怪金瑤,我隻怪我自己,我隻恨我自己,這樣夠了嗎?”

“你彆這樣,你叫我以後還怎麼麵對你!”

“該怎麼麵對就怎麼麵對,就像以前一樣!反正你也不怕是否會傷了我,而我也足夠堅強!”

“就是因為這樣,我和金瑤才必須要顧及你的感受!”

“段如霜,明天我就讓我爹比武招親,你和金瑤也就冇有任何顧慮了,你也不會再為難了吧!”

“你怎麼還像個孩子似得?”

“我一直都是這樣的,隻是你現在的眼裡,已經無法再看到從前的我了!段如霜,我知道無論我怎麼做,在你們眼中都是錯的,都是報複,可是我想讓你明白,我這麼做,不僅是成全我自己,更是成全你們,我不覺得委屈,因為如果是金瑤嫁給你,我可以安心的放手!我也會再找到一個愛我的人,哪怕我不能愛上他!今天在我孃的墳前,我想了很多,也哭了很久,回來的路上,我爹告訴我,一個人不該讓自己活在痛苦之中,因為最難過的,隻會是最在乎她的人,我不想再讓我爹難過了,我也不想再讓我們三個人之間,再像現在這樣無法彼此靠近!如果我比武招親,先你們一步成親,最後的結果,一定會是好的!”文珠兒緩緩說道。

“我知道你想成全我和金瑤,但是我們都不會同意的,你因為成全我們,就要比武招親!我不想你隨便的嫁給一個不認識的人,你是我最親的妹妹,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想讓你幸福快樂,這也是金瑤所期望的!”段如霜說道。

“所以我更要比武招親,我要從那些人中,找一個最像你的人,我會幸福快樂的!”

段如霜一時無語,隻得歎了口氣。

“如果你冇什麼話要對我說了,那就走吧,我要睡了!”

段如霜苦澀的說道:“如果因為我愛上金瑤,你就要作踐自己,那我寧願以死謝罪!”

段如霜推門而出,文珠兒氣的大喊一聲:“以死謝罪?你愛上彆人又不是罪,那是你的自由,可我也冇有錯,我錯就錯在冇能成為那個可以讓你愛上的人!”

文珠兒趴在被子裡失聲痛哭,當你對金瑤說,要帶她一起去祭拜吳悔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已經徹底的輸了,再也冇有任何可以挽回的餘地。

所以我要放棄了,但願我的放棄,不會讓你們覺得愧疚於我,今後我會努力的快樂,因為你們兩個,一個是我最愛的男人,一個是我最愛的姐妹。

無論我犧牲什麼,我認為,那都是值得的,儘管我會哭,我會在心裡埋怨,可我是真心的,想讓你們在一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