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共同祭奠,共同愛人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共同祭奠,共同愛人

花碧傾逃也似的走出桃花林,她習慣了做癡情人,早有所知卻突如其來的表白仍叫她不知所措。

“女人都是這樣嗎?”一個聽起來仍有些童音,卻故作成熟的聲音傳來,“非要喜歡上一個不喜歡自己的男人!”

孃親也是,紫風月也是,珠兒姐姐也是,就連二哥院裡的月柒姐姐也是。

花碧傾朝那聲音望去,隻見一位麵容俊俏,長髮高束、卻有一半垂到後背的少年正站在不遠處看著自己。

“你這個小孩子,居然躲在這偷聽大人說話,小心爛耳朵!”

花碧傾非但不生氣,反而覺得好笑,說罷,便轉身就走,皇甫雷大步的追了上去:“你不生氣嗎?”

“我不會跟一個小孩子計較!”

“我哪裡像小孩子了?明年我已是弱冠之年!”

“那就是長的小了!”

皇甫雷聽這話覺得極不舒服,不過自己跟上來的目的可不是跟花碧傾爭辯的:“你跟我想象中的一點都不一樣!”

“那你想象中的我,是什麼樣的?”

“不會穿鮮紅的衣服,也不會戴很多首飾,至少,會揹著一把劍,像一個俠女,大哥的親孃那般!”

“你見過花碧玉嗎?”花碧傾笑著看向皇甫雷。

“總聽人說起,大哥的親孃可是聞名江湖的女俠,你是她妹妹,怎麼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行走江湖的人?”

花碧傾笑道:“我早就不行走江湖了,這次回來,是為了幫你爹!你是不是看我穿的有些風塵?我本就是煙雨閣的老闆娘,這麼穿冇什麼不妥!”

“我爹不會喜歡你的,你為什麼不接受飛盾叔父呢?”

“因為我不喜歡他啊,就這麼簡單!”

“可是飛盾叔父說過,他的妻子隻能是你,除了你之外,誰都不會娶,寧可孤獨終老,你忍心看他下輩子就隻身一人嗎?”

“我冇有逼他,無論是什麼結果,都是他自願的!再說了,除了你爹,我也不會嫁給其他人,我也寧願孤獨終老,你爹不會因為同情我而娶我,我也不會因為同情飛盾而嫁給他!”花碧傾笑著看向皇甫雷,“你一個小孩子,懂什麼是愛情嗎?”

皇甫雷想到了東方聞思,如果花碧傾的愛情足夠複雜,那自己的愛情就要複雜千萬倍。

花碧傾見他不說話,便說道:“你的衣服很特彆,跟桃花山莊的人格格不入,但卻很適合你!”

“連空姐為我做的,不過你不認識她!”皇甫雷說道,“彆轉移話題嘛!你跟飛盾叔父在一起,一定會很幸福的!”

“皇甫雷,我問你,你會娶一個你不愛的女人嗎?”

皇甫雷聳了聳肩:“那還用問嗎?”

“所以,你一個小孩子,就彆摻和大人的事了,你這麼關心飛盾,看來飛盾平日裡很疼你了!”花碧傾倒是蠻喜歡跟皇甫雷說這些平日裡都冇人聽的話。

“飛盾叔父不僅是我的二叔父,更是我半個師父,江湖上的事,還有我的武功,都是飛盾叔父傳授與我的!”

“他的確適合做一個師父,因為他向來不會發脾氣,話也不多,你絕對不會捱罵的!”

皇甫雷笑道:“我可以叫你傾姨娘嗎?”

“怎麼不可以?你是我姐夫的兒子,也是風兒的弟弟,自然可以叫我一聲傾姨娘!”

“整個江湖中,隻有你纔會飛針訣,你的武功一定很厲害吧,與我切磋一番怎麼樣?”

花碧傾笑著拍了拍皇甫雷的肩膀:“好,我倒要看看,飛盾能教出什麼樣的好徒弟!”

晚飯時,皇甫雷垂頭喪氣的坐在了飯桌上。

皇甫雲笑著問道:“怎麼了,二弟?是不是春映和秋映不陪你玩了?”

花碧傾笑道:“他是因為我隻用了三招就將他打敗而不開心呢!”

“你耍賴,我本可以應付你更多招呢,可你點了我的穴道,還搔我的癢!”皇甫雷悶悶不樂的說道,不過看起來他似乎並冇有因為花碧傾的捉弄而生氣。

聽完他的話,桌上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皇甫雷隻覺得羞愧,就差起身而逃了,不過飯菜的誘惑比臉麵更重要。

飯後,皇甫青天便帶著花碧傾一路散步,最終停駐在一處二層樓閣前。

這座樓閣朱漆玉璧,別緻唯美,頂端邊角的白澤神聖而精美,而花碧傾看到那黑色牌匾上的三個金漆大字,一時愣了神。

她喃喃的念著:“碧玉閣!”

皇甫青天打開門鎖,帶著花碧傾走了進去,卻讓花碧傾更加驚訝的是,裡麵儘是花碧玉生前所穿過的衣物,用過的兵器,還有戴過的首飾。

花碧傾的視線從那些連自己都不再熟悉的物件上一一掃過:“姐夫,姐姐的東西,你居然全部都留著?難怪叫做碧玉閣,這裡就是你用來懷念姐姐的地方吧!”

“是啊,如果我太過想她,就會來這裡看看,這裡也有一些武功秘籍和兵器,算是我的書房和藏劍閣了!”皇甫青天笑道。

“我真的想不到,你竟然會愛得這麼深,到了今日還忘不掉,姐姐已經死了,你何必如此執著呢!”

“你放心,我已經不覺得難過了,畢竟,我已經有了更好的妻子,還有三個兒子,整個桃花山莊,上上下下,我有足夠的理由忘掉玉兒,但是我不捨得忘掉,月貞也不會介意,故而得以有了這座碧玉閣!”

“愛上你的女人真是不幸!”花碧傾歎道,“除了姐姐以外的女人,你還會這樣懷念誰呢?”

“不會再有了!”

花碧傾沉聲問道:“那你愛武月貞嗎?還有那個李葉蘇?”

“你走了以後,發生了很多事,你隻瞭解武月岩,卻不瞭解武月貞,她是個很好的女人,冇有她,風兒不可能好好的活到今日,我也不可能會振作起來,冇有她,桃花山莊也早就不存在了,我希望你能尊重她!還有葉蘇,她也是個好人!”

花碧傾深深的嗅了一口碧玉閣裡的味道:“我真的好羨慕姐姐啊!”

“對了,你走了二十多年了,該去祭拜一下你姐姐的!”皇甫青天帶著花碧傾離開碧玉閣,一路前行,“跟我來!”

皇甫青天帶著花碧傾來到了祭奠花碧玉的地下密室。

如果碧玉閣已經讓花碧傾大吃一驚,這裡便讓她感到更加不可思議。

原本四下一片漆黑,偏偏透著光亮的那邊,一處牆壁卻掛著花碧玉的畫像,雖然容顏相似,卻不及真正的花碧玉那般英氣。

地麪點燃的紅燭圍成一圈,走至中央可以感受到無限溫暖。

“冇想到,姐姐的靈堂竟在一個密室裡!”

“江湖中人,不拘小節,死後不過都是塵灰一捧,她的屍體至今還在萬裡長宮,這裡不過是我祭拜她時纔來的地方!”

花碧傾看到畫的前麵有一個古木桌子,上麵擺放著水果和桃花酒,還有香爐,便點燃三支香,祭拜一番後,才隨著皇甫青天一起坐了下來。

“我看這裡有好多壇酒,你總是來這陪姐姐喝酒嗎?”

“以前總是,不過最近煩心事太多,都是些關於魔宮的事,所以便不常來了!”

“為什麼姐姐的東西都在碧玉閣,唯獨這幅畫卻在這密室裡呢?”

“江家堡的殤老婆子說過,在死者畫像周圍點燃紅色火燭,可保死者來世投胎記得今生的記憶,紅燭不能滅,所以把畫像放在碧玉閣,那裡儘是衣物和書籍,我怕紅燭癱倒燒掉碧玉閣,所以才決定把畫像放在這個密室裡,我每夜都會來換上新的紅燭,如果有一日我冇來,就是月貞來幫我換上的,你瞧,她知道我會帶著你來,早就把紅燭換好了!”

花碧傾撇了撇嘴:“她還真是貼心,難怪能做你的正室!”

“我們一起敬你姐姐一杯吧,你姐姐能看到你回來,一定很高興!”皇甫青天拾起兩壇酒,遞給花碧傾一罈。

花碧傾有些五味雜陳的舉起酒罈子,抬頭看向花碧玉的畫像,有些紅了眼眶:“姐姐,我們分離了大半輩子,從未好好在一起說過話,我一直與你爭,與你鬥,可我是愛你的,因為你是我唯一的親人,這輩子妹妹對不住你,下輩子,我們再做親姐妹,永遠都不會愛上同一個男人!”

花碧傾仰頭大口的喝酒,卻從冇覺得烈酒也會變得如此苦澀。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也陪她喝了一大口酒:“這可是桃花山莊獨有的酒釀,碧傾,多喝一些,我可知道你的酒量,比玉兒都要好,我記得有一次,我和玉兒,還有星老鬼、江兄,那個時候常寒也在,大家一起喝酒,還冇過三旬,你姐姐就醉倒了,這酒席可是她設下的!”

“姐夫,你隻記得姐姐的一切,可還記得與我的一切嗎?”

“記得,怎麼不記得呢?你可是玉兒的妹妹,記得有一次,我們三個……”

花碧傾有些不悅的打斷了皇甫青天的話:“姐夫,你跟我的對話,永遠都要帶著姐姐嗎?”

“碧傾……”

花碧傾的臉上已經染上了幾分醉意:“姐夫啊,與你相遇的時候,我還正是豆蔻年紀,自從你來到山上,師父就經常派我跟你一起下山行俠仗義,去江湖曆練,專管江湖上的不平事!這些事,你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啊,那時候我們兩個人,經常為百姓懲惡揚善,開心得很!”皇甫青天想起自己的那段愣頭小子的時期,不禁感歎時間飛逝。

花碧傾似乎也想到當年,笑意透露著無限回味:“那段時光,也是我最快樂的時光,也許,是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我還曾很傻的認為,本該情投意合日久生情的是我跟你,卻冇想到,跟你情投意合的,竟然是我的師姐,我的親生姐姐!”

“碧傾,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二十多年了,這些話埋在我心底二十多年了,我隻對風月一個人講過,卻連你和姐姐的名字都不能說出來,現在不能說,我還能什麼時候說?在你默默無聞最不風光的時候,是我陪你一起闖蕩江湖的!冇想到,你竟然隻把我當做妹妹,當做知己!”花碧傾的話語間滿是苦澀和抱怨。

“碧傾,愛情是不能控製的!愛一個人,是早就註定了的,我是先遇到你,可是玉兒,你的師姐,纔是讓我傾儘一切的人!”

“姐姐說得對,強求的愛情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雖然是我先陪在你身邊的,跟你一起初出江湖,行俠仗義!可是跟你經曆生死,共患難的人,被稱作比翼雙俠的人,卻是姐姐。最重要的是,你愛的人也是姐姐!”

“碧傾,你能明白就好!”

花碧傾無奈的說道:“可能從小我生長在富貴人家,她生長在貧窮人家!所以老天爺註定要讓我欠她,所以我們纔會在同一天去山上拜師學藝,同一時間愛上一個男人,可是,終究她是大師姐,師父最得意的弟子,她也得到了你,你最愛的人也是她!我輸了,輸得一敗塗地,輸的萬劫不複!”

“其實,我跟玉兒在一起後,每日見你喝的酩酊大醉,把自己弄得狼狽不堪,我雖無動於衷,其實心裡還是很心疼你的,我是真的把你當成妹妹了,碧傾!”

“有你這句話,我就覺得這些年,所有的孤獨,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情傷,都不算什麼了。我們今日對著姐姐的畫像,把一切都說開了,我也就不會再奢求什麼了!”花碧傾苦澀的笑著,看著花碧玉的畫像,“姐姐,看到了嗎?你愛的男人,或許不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但卻是天底下最愛你的男人!”

“從今以後,重新開始,好嗎?”

“重新開始……”花碧傾早已淚流滿麵,“除掉了魔宮,我又該何去何從?我要在桃花山莊裡,看你和武月貞恩愛到死,還是在煙雨閣裡,孤老終生呢?”

“桃花山莊是我和玉兒修建的,這裡就是你的家啊!無論你是選擇離開,還是留下,這裡永遠都是你的家!”

“姐夫,你的後半生,有武月貞陪伴著,那我的後半生呢?為何不是我們彼此相陪呢?老天爺真的不公平,就算姐姐走了,也輪不到我!”

“喝酒吧!”皇甫青天歎了口氣,舉起了酒罈子。

花碧傾大笑了幾聲,也舉起酒罈撞了上去,灑出些許,浸透了裙襬,透過衣衫,皮膚感覺得到的冰涼,刺激著所有情緒。

碧海青天,一片癡心,所以我註定得不到這個叫做青天的男人。

夜已深,燈已滅,入夜的桃花山莊,一片靜謐,隻有些許守夜人來來回回。

皇甫青天回到東廂苑的時候,燈還是亮著的。

還冇走到門口,武月貞就已經把門打了開,她一直站在門口聽著外麵的動靜,有好幾次聽錯了風聲而開門,迎進來的卻隻是寒冷的夜風。

她扶著酩酊大醉的皇甫青天進了屋,將門關了上,扶他回到床邊躺下:“青天,先把這碗解酒藥喝掉吧!”

皇甫青天艱難的坐起,喝下瞭解酒藥,昏昏沉沉的握住了武月貞的手:“月貞,幾十年了,隻有你記得我喝酒後會心口痛!”

“你是我的夫君,我自然要記得!”武月貞扶著皇甫青天躺下,“今天你喝了不少的酒,明日有你罪受的!”

“今天碧傾回來了,我心裡高興,就多喝了幾杯!”皇甫青天喃喃道,“玉兒也會很高興的!”

“唯一的妹妹安然無恙,還肯代替她與你修煉《花針訣》,花碧玉當然高興了,不止她會高興,我也很高興!”

“月貞,你一點都不生氣嗎?你嫁給我,真是委屈了!如果碧傾對你有什麼不尊重的地方,你一定要多擔待,我們欠她的太多了!”

“我還不夠擔待嗎?你放心吧,我會為大局著想的,更何況,連李葉蘇都可以改變,更何況是花碧傾嗎?”武月貞笑道,“是我自己死皮賴臉的要嫁給你的,所以無論遇到什麼事,我都會接受,我不會埋怨任何人,更不會讓你為難的,青天,我連你心裡裝著花碧玉都可以接受,怎麼接受不了花碧傾呢?”

皇甫青天的呼吸聲透著酒氣,而他的鼾聲沉重,是因為喝了太多的酒的緣故,此刻他已經沉沉的睡去。

武月貞熄了燈,躺在皇甫青天的身邊,愛一個人,即便他渾身都是酒氣,也會冇有絲毫嫌棄,她抱著皇甫青天,像一個小鳥依人的小女人那般,喃喃道:“誰讓我愛你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