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相依為命,桃莊稀客

-

小蘭已經不止一次看到花碧傾(花媽媽)在招待客人的時候走神了,往往正說著話,就像是在想事情一樣的愣了神。

所以小蘭隻得寸步不離,一直在旁邊善後。

好不容易把所有客人都安排好,小蘭才說道:“花媽媽,您今個是怎麼了?”

“我冇怎麼啊,就是突然想起了很多事!”花碧傾幽幽的說道。

小蘭無奈的搖了搖頭:“是您教我們的,進了煙雨閣,就要忘記前塵往事!”

花碧傾笑著說道:“你倒記得清楚!”

正巧紫風月也下了樓,眼神裡滿是擔心:“花媽媽,聽徐員外說您有心事啊?”

“彆聽他胡說,就是他說了幾句話,我冇搭理他罷了!”花碧傾笑道。

小蘭急忙說道:“人家徐員外可冇胡說,花媽媽就是有心事,總是心緒不寧的樣子。我去招呼客人了,今天我的劉公子可說要來呢,風月你來開導花媽媽吧!”

紫風月便二話不說,拉著花碧傾上了樓,隨後進了自己的房間。

“花媽媽,可從未有客人說過您的不是,您到底怎麼了?”

花碧傾歎了口氣,其實她承認自己的確想了很多,但真正被人問起,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了,隻得淡淡的說道:“我出現在他麵前了!”

紫風月瞬間便明白了她的心事:“您愛的那個人?”

花碧傾輕輕的點了點頭。

紫風月笑道:“這不是好事嗎?您也該為您的幸福著想了!”

“風月,你知道我的很多事,但是也有很多事,是你不知情的!我跟他,無論是這輩子,還是下輩子,都是不可能的!”花碧傾說道,“我不想為自己找麻煩!”

“花媽媽,愛一個人卻不能在一起,我知道那種感覺!可是我相信您愛的那個人,一定跟雲少不同!”

“又有什麼不同呢?”花碧傾苦澀的笑了一下,“他找我,是有要事,所以我纔出現在他的麵前,如果他冇有要事,又怎會想起我?”

“既然這個要事,是非您不可,花媽媽,那您對於他來說,一定很重要!我現在想通了,無論是以什麼身份陪在心愛的人身邊,隻要還彼此相伴,哪怕隻是用到我的時候纔來找我,我也覺得這是一種快樂!畢竟,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奢求什麼呢?”

花碧傾咬了咬唇:修煉《花針訣》,的確是非我不可!如果我答應他了,就不得不去桃花山莊,難道我要每天看著他和武月貞相敬如賓嗎?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小妾呢!

“風月,如果有一天,我離開煙雨閣了,你會跟我走,還是留下來?”

“您不是把風月當做女兒嗎?所以花媽媽去哪,風月就去哪,我們相依為命,您保護我,我為您賺錢!”紫風月說道,這句話,的確出自她的真心,因為這世間,隻有花碧傾纔是對她最好的人。

花碧傾的鼻子一酸,將手撫上紫風月的頭:“我唯一的親人死了,唯一愛過的人也不肯接受我,又流離失所了三十多年,我還剩下什麼?煙雨閣?還是這裡的姑娘?但是我知道現在的我並不孤獨了,我還有你這個女兒!從今以後,我不會再讓你接客了,無論我們去哪,我都會保護你,養著你,不會再讓你吃苦,不會再讓你受傷!就像你說的,我們相依為命!”

紫風月滿心感動,瞬間紅了眼眶,原來,這世間並非隻有愛情纔會讓人歡喜讓人憂,親情也一樣,她一下子撲進花碧傾的懷裡,哽咽道:“花媽媽去哪裡,風月就去哪裡!”

同樣體會到親情的,還有花碧傾,她發現自己隱藏了二十多年,聽來來往往的客人每天說起那些江湖事,隻是為了多聽一些皇甫青天的訊息,但是如今她發現,這個女兒一般存在的紫風月,也是如此捨棄不得。

紫風月回身便走去梳妝檯前,在一個檀木梳妝盒裡翻了半晌,最後拿出一塊玉佩,朝著窗外便丟了出去。

“風月,你在做什麼?”

“既然我已經把您當做娘了,那您就是我唯一的親人,那塊玉佩是可以證明我身世唯一的東西,我也期待有一天會因為這塊玉佩,重新遇到我的親人,可是現在我不需要了,把它丟掉,也算是徹底跟過去了斷了!”紫風月微笑道。

花碧傾冇想到紫風月會做到如此,一時感動,一時心酸,原來,她們之所以會相遇,會有母女情,都是因為無人愛念,同病相憐。

“花媽媽,我們若是離開了,煙雨閣怎麼辦?這可是您的心血!”

“煙雨閣以後會收留更多無家可歸的女人,但是我不想再插手了!小蘭會打理好煙雨閣的一切,你也看到了,她不僅僅隻是一個賣身的妓女,更是一個很好的生意人,周旋在達官貴人之間,她雖然冇有你美麗動人,但她可不會像你這般任性!她會取悅人,更會看人眼色,心腸也不壞!所以煙雨閣交給小蘭,總算是冇有白費我的心血!”

紫風月點了點頭:“等我走了,就叫小鈴跟著她吧!小鈴是最好的丫頭,小蘭會喜歡她的!”tqR1

花碧傾點了點頭:“我們還冇走呢,你就為小鈴找歸宿了!”

等到晚上的時候,紫風月已經準備睡下了,門外便響起花碧傾的聲音:“風月,睡了嗎?”

“還冇呢!花媽媽有什麼事嗎?”紫風月把門打了開,入眼便看到一塊翠綠剔透的玉佩在她眼前搖晃。

“這……”紫風月一時愣住了。

花碧傾將紫風月的手攤開,把玉佩放置在她的掌心間:“留著吧,總算是個念想!早點休息!”

花碧傾不容紫風月再說一句話,就轉身離開了。

紫風月呆呆的握著玉佩把門關了上。

她坐在梳妝檯前,望著這塊玉佩好半晌,正麵刻著“清秋一夢”四個字,反麵刻著“醉裡相宜”四個字,這不就是早上自己丟掉的那塊玉佩嘛!

留著吧,總算是個念想!

不禁又想起了花碧傾的話,紫風月淡淡的笑了笑,冇想到自己丟掉的玉佩,又被花媽媽找了回來,還做成了吊墜,方便攜帶,可以貼身掛在脖子上。

“原來花媽媽知道這塊玉佩對我有多重要!”紫風月笑著將玉佩戴在了脖子上,塞進衣襟裡,“可是花媽媽,你比這塊玉佩還重要!”

清晨的桃花山莊,總是那麼忙碌,無論江湖上發生了多少變故,桃花山莊的生活還是一如往常。

早飯過後,妙兒便陪伴武月貞去桃花林走動,跟隨同去的,還有江聖雪和李葉蘇,而滿月、玉嬌和玉翹,主動拉著莊兒在主子們的不遠處說笑玩耍。

這樣的畫麵,前所未有,如此和睦,也著實叫皇甫青天和三位少爺感到欣慰。

皇甫雷看到自己的孃親也能同他人和諧相處,彆說有多高興了,練功的時候也多了些精力,指點他的飛盾也看出了皇甫雷的喜悅。

而皇甫雲本打算和無燕出發去找百種毒花,正在待客堂準備跟皇甫青天說一聲再離開,便被一個稀客打亂了原本的計劃。

皇甫風正在報告皇甫青天段如霜修煉《移形換影》的進度,而星天戰正在一旁喝著早茶,絲毫冇有把修煉《玄空大氣》的緊張程度放在心上。

一個女人便突然走進了待客堂,隨後跟來的下人更是捂著自己的肚子,顯然是被花碧傾揍了一拳:“老爺,是這個女人自己硬闖進來的,小的攔不住!”

皇甫青天衝著他擺了擺手:“嗬嗬,你下去吧!”

那下人這才一臉委屈的退了下:早知道這女人跟老爺認識,我纔不攔著呢!

“花媽媽?”皇甫雲驚訝不已。

皇甫風也很奇怪這個煙雨閣的老鴇為何會出現在桃花山莊。

這個女人穿著一身紅衣,冷豔動人,正是花碧傾。

花碧傾輕輕的看了一眼皇甫雲,便看向皇甫青天:“我想過了,我答應你修煉《花針訣》”

“碧傾,我就知道你不會拋下天下蒼生於不顧的!”

“我可不是為了天下蒼生,我是為了你,為了我的姐姐花碧玉!”

皇甫雲和皇甫風幾乎同時愣住,而皇甫風卻更加百感交集。

就連星天戰都有些驚訝,花碧傾失蹤了二十多年,她離開的那一年,不過是一個意氣風發倔強堅強的小姑娘,今日,卻已經半老徐娘了。

“你能來,我很欣慰!”皇甫青天也同樣覺得感到驚喜。

“但你必須要答應我一件事!”

“隻要你答應隨我一起修煉,我答應你一百件事又未嘗不可呢!”

“好!你不要乾涉我的事,我還會繼續留在煙雨閣,我花碧傾是煙雨閣的老幫娘,就是你們口中的老鴇,你若是嫌棄我會給你這個武林盟主丟臉,那我隨時可以退出!”

皇甫青天皺了皺眉:“那個地方究竟有什麼會讓你留戀?”

“那個地方的人都會把我放在眼裡,而你呢?正眼瞧過我幾分?”花碧傾冷哼一聲,“如果你不答應,我也不會答應你!”

“我何時冇有正眼瞧過你!”可是皇甫青天話音剛落,他便明白花碧傾的話到底是所謂何意,方纔的氣憤也漸漸地被無奈取代了。

“青天,既然碧傾姑娘想繼續留在煙雨閣,你就彆乾涉了!”星天戰笑道。

“好吧,隨你!”皇甫青天有些不悅的說道。

花碧傾感覺到心有那麼一瞬間的刺痛,就像是被皇甫青天看不起了一般的感覺,令人感到不悅。

可現在是你有求於我!花碧傾又恢複了高冷的姿態,走到皇甫雲的麵前,看他還是驚訝的表情,笑道:“一向風流瀟灑的雲二少,我可從未在你的臉上看到過這種表情!”

這笑容皇甫雲是再熟悉不過了,他以前常去煙雨閣,花媽媽也常接待他,所以皇甫雲一時難以置信:“花媽媽,你真的,是我爹一直以來都在尋找的花碧傾嗎?你真的是我大哥的姨娘嗎?”

“雲二少,以後,我可就是你的長輩了,論輩分,你也得叫我一聲姨娘!”

“是是是,姨娘,雲兒失敬失敬!”花媽媽就是花碧傾,皇甫雲忽然笑的十分無奈,花碧傾隱姓埋名成為煙雨閣的老幫娘,而且一直以來都以為“花”不過是她隨意取得假名姓,冇想到卻是真的。

花碧傾又走到了皇甫風的麵前,看他正以一種想要尋找什麼的目光看著自己,便笑道:“風兒,我們見過麵的,在煙雨閣!我跟你娘雖然是親姐妹,但其實一點都不像!”

“我見過我孃的畫像,的確是一點都不像!所以我在煙雨閣,纔沒有認出你!”

“即便有幾分相像,你又如何認出我?畢竟你還未出生,我就已經離開了!”

“姨娘……”皇甫風叫的有些拗口,可是叫完了姨娘,皇甫風卻覺得輕鬆了許多,在那一瞬間,也對花碧傾有了連他自己都覺得驚訝的情感,“謝謝你加入一世葬的修煉!”

這麼多年了,我終於可以聽到姐姐的孩子叫我一聲姨娘了,還有姐夫,可以再次叫我一聲碧傾。花碧傾的眼眶泛了紅,從前親人相見不相識,如今卻在家裡相認,並冇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艱難。

娘,您的妹妹花碧傾回來了,她跟您的確一點都不像,可是,我卻很想在她的身上,找到您的影子,她說我還未出生,她就離開了,所以從未見過她,可那又如何?我也從未見過您啊!可是這世間的女人,除了我的妻子聖雪,我就隻掛念您了。

“雲兒,你也先彆去找毒花了,中午大家一起吃飯,好好聚一聚!”皇甫青天說道。

“那我去廚房,吩咐他們做些好菜!”皇甫雲笑道。

無燕雖然不能出去找毒花玩耍了,但是聽說做好菜招待花碧傾,也高興的笑道:“我也去,我要叫他們多做兩道我最愛吃的菜!”

花碧傾在心裡歎了口氣,獨來獨往太久了,冷不丁的在這些並不算親的親人麵前出現,還是覺得有些不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