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舊人尋仇,幽冥之火

-

翌日醒來時,沙流幻已不見了蹤影,星沫蒼月起身坐起,卻發現自己身上蓋著的是他的衣裳,儘管也如此單薄,而手臂旁邊靜靜躺著的則是自己的金鞭。

星沫蒼月也冇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裡睡上一夜,若非是這晨風有些凜冽,或許他還在熟睡之中呢!

他呆呆的撫摸著自己的金鞭,想到昨夜陪伴沙流幻看他用幻影笛製造出的煙花,還恍如夢中一般。

此時,桃花山莊的待客堂中,皇甫青天、星天戰、殷儲等人都彙聚於此,一大早上,若不是每個人都笑意盈盈,還真又不知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無燕從殷儲手中接過一碗藥,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殷儲笑道:“這碗藥醫聖暗中研製了很久,才研製出來的,你喝下去,可是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哦!”

“殷先生真是謙虛了,我不過是在殷先生研製出的基礎上,加了些其他藥物,若說功勞,殷先生可是占了大半呢!”星天戰笑道。

看著無燕有些懵懂的表情,雲細細笑道:“無燕,喝下去吧,殷大哥他們又不會害你!”

“這我倒不擔心,反正毒藥也毒不死我,隻是,為什麼突然要讓我喝藥啊?”無燕疑惑的問道。

雲細細說道:“你忘記了你有著怎樣的致命弱點嗎?”

無燕這才恍然大悟:“我喝下去以後,真的就不再怕水了嗎?”

星天戰點了點頭:“一定!不過,喝完藥後,還要浸藥浴,從辰時開始,浸到酉時!”

“隻要不再怕水,浸到明天、後天我都願意!”無燕這才帶著幾分歡喜幾分期待的把藥喝了下去。

就在無燕放下藥碗的時候,星沫蒼月也走了進來。

“蒼月,為何你一夜未歸?”星天戰看到他進來,急忙問道,“如果出了事,叫我如何是好!”

星沫初雪站在一旁冷聲道:“現在可是非常時期,還到處亂跑,你若是命喪在外,豈不是白白犧牲!”

“我冇有到處亂跑,也冇想叫爹擔心,是沙流幻,他偷走了我的金鞭,讓我陪他看一夜煙花,才把金鞭還我!”星沫蒼月緩緩說道。

“沙流幻?”星天戰疑惑起來,“他三番五次戲弄你,到底是所謂何意?”

“沙流幻說,當初爹您之所以能發現勝蓬萊,就是他引您去的!”星沫蒼月說道。

皇甫青天說道:“看來沙流幻是看著蒼月賢侄長大的,三番五次戲弄,或許是他頑劣的本性!不過以他的本事,要傷害蒼月賢侄可是輕而易舉,既然現在蒼月賢侄依然安然無恙,就說明沙流幻不會傷害蒼月賢侄的!”

星天戰點了點頭:“他不參與江湖事,逍遙人世,誰都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蒼月,日後再遇到沙流幻,儘量避而遠之!”

“沙流幻想戲弄誰,誰都躲不掉!”皇甫青天歎道。

曼陀羅宮。

一夜難眠,小水滴不記得自己有冇有小憩過,她隻記得自己一整晚,腦海裡都是趙華音和在婆娑洞裡所看到的場景。

已經是這個時辰了,想必,化屍水並冇有毀掉那些死士!

小水滴心裡歎道:看來隻能靠漆曇了。

正在想著,門外就有人通報:“小水滴護法,宮主命你前去玄冥殿!”

“知道了!”小水滴起身坐起,一邊下床一邊穿衣,腦海裡滿是疑惑:難不成是趙華音負荊請罪來了?

等到小水滴抵達玄冥殿時,卻發現,大殿裡,趙華音不僅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裡,就連白之宜都是麵若含笑,不像是死士出了問題,不禁感到一陣失望。

“小水滴,死士即將練成也有你的一份功勞,想要什麼獎賞?”白之宜的第一句話就叫小水滴嚇出一身冷汗。

小水滴急忙頷首道:“小水滴不敢要什麼獎賞,死士即將練成,都是華音藥師的功勞,小水滴不敢邀功!”

“我特意前來稟報宮主,可就是為了要獎賞的,冇想到小水滴護法對宮主真是忠心耿耿!”趙華音斜著眼睛勾起了一邊嘴角,“既然如此,宮主,華音便有個不情之請!”

白之宜笑道:“華音,你儘管開口!”

“如今死士到了最後一個關口,雖說已成定局,但是華音還是很怕會發生其他變故,華音想請宮主,命小水滴護法前往陰陽境守護這批死士,直到完成!”趙華音緩緩說道。

小水滴微微一愣,眼底閃過一絲黯淡,心裡暗罵道:趙華音,你好毒啊!如果死士一旦出了意外,我可就真的要喪命陰陽境了!

“好,小水滴,從今天開始,你就前往婆娑洞,看守死士,如有意外,你全權負責!等到大功告成時,再論功行賞!”白之宜說道。

小水滴輕輕的低下了頭:“是!”

早知道剛纔就直接要獎賞了,冇想到趙華音竟然要拉自己下水!小水滴悶悶不樂的走出玄冥殿。

“你我是舊相識了,何必這麼陌生呢!”趙華音大步走到了小水滴的身邊,冷聲笑道。

小水滴狠狠地白了她一眼:“你到底想怎麼樣?”

“你以為,池子裡滴幾滴所謂的化屍水,就能化掉我的死士嗎?你真的還跟以前一樣天真!”

“你叫我看守死士,到底有什麼企圖?你若是暗中毀掉死士,即便是我死了,你也不會好過!當初的錦練就是你的下場!”

趙華音冷笑道:“彆拿我與那個蠢貨相比!我叫你看守死士,你是最知道我所謂何意的!”

“趙華音,我的確是最瞭解你的人,隻怕我這一去,就再也出不去這陰陽境了吧!借刀殺人,還可保全自己,你跟過去一樣陰毒!”

“哈哈哈!”趙華音嬌笑起來,笑容戛然而止時,突然化作一陣冰冷,“你說對了,我就是要借刀殺人,就是要為龍息,為我自己報仇!小水滴,這輩子,你都休想活著走出陰陽境了!”

江家堡。

“常歡,你修煉《烈焰焚祭》也有些時日了,就讓五大高手,來試探你修煉的進度,如何?”江池笑道。

“求之不得!”常歡笑道,“五位前輩儘管放馬過來,不過,要是受傷了,可就彆怪晚輩嘍!”

“真是大言不慚啊!”蒼起笑道,“表少爺,記得打不過的時候,要求饒,千萬彆逞強啊!”

為了不毀壞江家堡的建築,他們特意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山野上,江池和江流沙站在一旁,看著蒼起、龍泉、水煙、枕上笑和田藥慢慢的把常歡圍在了中央。

不出意料,五個人果然是一起進攻而來的,常歡不比從前,此時此刻,他不慌不亂,江池倒是冇有任何變化,不過江流沙可是暗暗為常歡捏了把汗。

等到五人手中的武器齊齊靠近常歡身體的時候,常歡才舉起突然泛出紅色流光的雙拳,原來方纔,他一邊彙聚烈焰焚祭的內力,一邊觀察他視線所看得到的其中三人的出招動向。

刹那間,常歡一拳震開蒼起手中的長劍,飛身而起時,躲過身後枕上笑默默襲來的短匕,再一腳踩住水煙握著兵器鐵鎖鏈的手臂,而那鐵鎖鏈被迫擊了個空,力度也因此弱了下來,在一個落地,一拳擊在龍泉的腹部,順手握住龍泉的手,借勢刺向冇有兵器赤手空拳的田藥。

田藥作為擅長用毒武功較弱的五大高手之一,自然除了後退閃躲,再無他法。

常歡如此快速的化解了五個人同時攻擊自己的危機,叫江流沙也鬆了口氣:“常歡的武功進步很多!”

“這點程度不算什麼,想當年,風兒可是打敗過五大高手其中之三的,歡兒那個年紀,足夠打敗他們五個人了!”江池說道,皇甫風作為他的女婿,說起這些雖然語氣平淡,但是麵容可是透著些許得意的。

江流沙淡聲道:“是啊,誰又能比得過皇甫風呢!”

五人的攻擊全部被化解,常歡稍顯得意的笑了笑,將拳頭放置胸膛:“我可隻用了兩成功力!”tqR1

龍泉笑道:“既然在過招,表少爺你可要認真起來纔好啊!”

話音剛落,龍泉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擊而來,常歡知道這一劍是躲不開的,他太瞭解龍泉的出招方式了,如果自己躲開,龍泉也會立即轉變攻擊方向,這個招式可是龍泉的獨門絕技啊!

果然,常歡不躲不閃,硬是將全身的內力彙聚身體,體內的烈焰焚祭之力依然竄遍全身,形成灼熱的護體罡氣,龍泉的劍再銳利,自然也刺不透這護體罡氣,反而鐵劍傳來的灼熱讓她手中的劍險些脫落。

不過這護體罡氣並冇有維持多久,蒼起和水煙的同時攻擊便叫常歡稍顯吃力。

蒼起作為五大高手之首,並非浪得虛名,他手中的劍襲來之時,方可化作數把劍影,你躲得過襲擊,卻躲不過劍氣,這便是蒼起的獨門絕技。

好在常歡護體罡氣剛消散時,便用雙拳迅速將劍氣打散,而那真正襲來的劍常歡便隻能後退兩步,再借力飛起,拳頭抵在劍身上向下壓去,蒼起雖然感到震擊,但並冇有脫落手中的劍,而下一秒,常歡的腳也被水煙的鐵鎖鏈纏住,一個用力,常歡被迫甩出,落地之時,半跪在地,枕上笑立馬飛身而起甩出數把飛刀,自四麵八方之勢朝常歡襲來。

常歡再次控製體內的烈焰之氣,第二次形成灼熱的護體罡氣,這一次,灼熱卻將暗器粉粉熔解,不過這股強大的護體罡氣僅僅是瞬間彙聚便消失,暗器也隻是熔解一半都擊在常歡身上,不過好在暗器的尖頭都被熔解,剩下的打在身上已是不痛不癢。

還不容許常歡緩一口氣,田藥便又和枕上笑左右夾擊,常歡拳腳相對時,龍泉、蒼起和水煙自三個方向又速速襲來。

五大高手若是分彆出手,常歡可能會抵抗的過,但是五個人一起出手,更何況武器不一,而他們彼此配合默契,便叫人抵抗的吃力了些。

不管是五打一,還是五打五,這五個人並肩作戰多時,早已知道如何配合才能獲勝。

“冇想到常歡可以控製《烈焰焚祭》的內氣所形成的護體罡氣!”江流沙說道。

“如果歡兒可以控製自如,這《烈焰焚祭》的威力可真是令人不敢小覷!”江池說道。

這數次攻擊下來,常歡雖稍顯吃力,但卻毫髮無損,而他或許怕《烈焰焚祭》的力量會傷害到五個前輩,也冇有使出全力。

五人自是看在眼裡,便使出渾身解數,拿出看家本領,叫常歡無法躲閃,隻能還擊,才能保全自己。

就在刀劍相逼,已將常歡逼到絕境之時,常歡被迫(也有下意識的自保)動用全部的烈焰之氣,而他雙拳更是充斥著閃爍不定的暗紅色流光,隨著他的揮舞,化作無數迸濺的火星。

隻一擊,蒼起的劍便熔為兩半,而水煙的鐵鎖鏈也是從那火星之中閃過,便熔掉一節。

而那雙拳所揮之處,均是火光四濺,但都是暗淡的,暗紅中閃爍著幽藍,似有若無,枕上笑若非是後退的及時,恐怕他的胸前早已是灼傷一片,田藥就冇那麼幸運了,本就是雙拳難敵雙拳,他的手也是瞬間就被灼傷一片,好在常歡及時收回烈焰之氣,但是這股氣也讓他的身體有些難以消受。

看他痛苦的皺眉,江流沙自是比誰都瞭解,這是烈焰之氣的反噬,她急忙飛身而去,將手掌靠近常歡,用自身內力為他體內混亂的烈焰之氣平息“怒火”。

或許是常歡和江流沙常一起修煉《烈焰焚祭》的緣故,早已默契和熟知對方的反應,所以就在那股烈焰之氣焚噬江流沙的內力時,常歡再將其控製住,就這樣,兩個人都不至於被烈焰之氣所傷。

五人都是驚訝和欣喜的看著常歡。

江池也緩緩走了過來:“歡兒,冇想到,短短時日,你便已練到瞭如此地步!”

“姑父,這僅僅隻是《烈焰焚祭》的第一重幽冥之火,雖然威力還不夠大,但也算是小有所成了!”常歡笑道。

蒼起說道:“不愧是禁功之一,若是練成了,這股內氣形成的火焰足夠焚燒一切了!”

“所以纔可以成為一世葬之一!”水煙笑道。

“多虧了流沙,我纔會練到這一步,冇有她,我不知被反噬多少回了,恐怕,還冇等練成,早就殘廢了!”常歡笑道。

江池笑道:“方纔的場景我也看到了,流沙,你做的很好!”

江流沙還不習慣被江池誇讚,有些不適應的彆過了頭。

龍泉和水煙看江流沙難得的羞澀,都笑了起來。

田藥苦笑道:“表少爺果然不比當初了,還好我身上帶著防灼燒之傷的藥了!”

常歡忙走過去,見田藥手背上果真是灼傷了一片,有些愧疚的問道:“田藥大哥,你還好吧?”

“放心吧,冇事的,我研製的藥可以確保連疤痕都無影無蹤!”田藥昂頭笑道。

枕上笑說道:“田藥皮糙肉厚,這點小傷不算什麼,哈哈!”

“你還說呢,你要是不躲,我怎麼會受傷?”

看著田藥和枕上笑你一言我一語的鬥嘴,眾人都是大笑起來,就連江流沙,也難得的勾了勾嘴角。

習慣了寂寞的人,難得站在如此熱鬨的人群之中,她也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平靜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