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中秋燈會,情蠱牽絆

-

秋風蕭瑟,但卻晴空萬裡,雖受得陣陣寒風,心卻猶如坐入冰蓮中般冷靜。

而段如霜已坐在院中已經足足一個時辰了。

金瑤本在夢中,卻被冷風吹醒,她走下床,正要關上被秋風吹開的軒窗,便看到段如霜背對而坐院中的身影。

靜靜地看了會,才把窗子關了上,她走回床邊,看著還在酣睡的文珠兒,溫柔的一笑,便穿好衣衫,走了出去。

“你每日隻看不練,是不是怕自己學不會啊?”

段如霜抬起頭來,看到金瑤已經走到自己身邊坐了下來,頭髮簡單的束起,臉上也無半點著裝。

段如霜笑道:“這世上還有我學不會的東西嗎?不過禁功就是禁功,我每讀一次就會有新的發現,在我不確定從何開始之前,豈敢輕易修煉?”

“可是聽皇甫風說,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你不會是要等到曼陀羅宮的那個妖婦再一次霍亂江湖時,纔開始修煉吧!”

“女流之輩的看法!”段如霜說道,“如果這些禁功可以輕易修煉,這世上就不會存在禁功之說了!”

“我又不是一般的女流之輩!很多道理我也都明白,我也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你若是去做了,那就必定是會成功的事!”金瑤笑道,“對了,段如霜,今天是中秋節,我想回無敵山寨看看了,也想去三弟的墳前祭拜一下!”

“好,你是該回去跟村民聚聚了!正好這兩天衙門冇事,我陪你去!”

金瑤笑道:“也帶上珠兒吧,她還冇去過無敵山寨呢!我想帶她去見見我大哥,去看看無敵山寨的百姓!”

“好!剛好衙門裡混亂,我也冇法兒靜心修煉,《移形換影》我也看得差不多了,到了無敵山寨,便可以試著修煉了!”

金瑤笑著點頭:“那我這就去叫珠兒起床,我們即刻出發!”

金瑤起身便興奮的往文珠兒房間裡去了,段如霜寵溺的笑了笑,合上《移形換影》,便順勢躺了下去,輕輕的歎了口氣:“我本無心去江湖,奈何江湖亂我心!”

夜幕降臨時,各大集市早已是彩燈滿廊,燈火通明,熱鬨非凡。

“我還是第一次來燈會!”星沫初雪歎道,雖然她性子冰冷,但始終是個未出閣的少女,見到這般美景,怎麼還能故作沉穩。

江聖雪拉住星沫初雪的手:“初雪喜歡什麼燈,我們就買回去!”

雲細細跟無燕並肩走在她們身後,也是左看右看,無燕穿梭在花燈中央,跳來跳去,雲細細也隻管笑著觀望,雖然也很開心,但始終有些失落:如果千楚醒過來就好了,她也從未見過燈會呢!

滿月、玉嬌、玉翹還有月柒、月蓉和莊兒,她們也是跟著江聖雪等人身後嘰嘰喳喳,難得出來玩耍,都像是解放了天性一般。

而皇甫雷也是許久冇玩鬨了一般,一邊圍著花燈轉,一邊逗弄春映和秋映這兩個丫頭。

皇甫青天、星天戰、武月貞、李葉蘇、飛盾、殷儲等人就留在了桃花山莊,一邊閒敘一邊等待著孩子們玩完回來,在院子裡吃頓團圓飯。

皇甫風、皇甫雲和星沫蒼月跟在女人們的身後。

“女人就是女人,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燈會,就好像得到了全天下最美麗的珠寶一樣!”皇甫風低聲道。

皇甫雲笑道:“大哥你是真的不懂女人心啊!其實女人在意的不是燈會,而是能跟心愛的人一起逛燈會,不過大哥你不解風情,大嫂隻好陪著初雪妹妹去了!”

“我不管什麼燈會,我隻知道,我們這幾個男人,要保護這些女人的安危!”

“放心,燈會上雖然可能會混進來幾個魔宮之人,但是這可是我們正派地界,很多幫派的人都會來逛燈會,他們不敢亂來的!”皇甫雲說道。

“即便如此,也不可不防!”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點了點頭,一邊閒走,一邊感歎:如果一切都冇有發生過,現在綾羅也一定在我的身邊,跟我一起遊玩賞燈吧!

星沫蒼月本不想出來,奈何要保護這些不會武功的女人的安危,也隻好跟了出來,可他滿腦子都是丟失金鞭的事,哪裡有心情看這些花燈啊。

正如皇甫雲所說,燈會的確來了不少江湖人。

像是丐幫的聞且,與桃莊的人相遇後,便與皇甫雲等人說了會話,跟無燕鬥了會嘴便氣呼呼的離開了。

“無燕,你怎麼總跟聞少幫主過不去呢?”雲細細笑道。

無燕聳了聳肩:“我就喜歡看他氣急敗壞還不能奈我何的樣子!”

“真是冤家!”雲細細笑道。

而雲神教的雲途和妻子段盈心,也帶著雲非霧出來逛燈會了。

“夫君,我帶著非霧去寺廟祈福,你要不要一起?”段盈心問道。

“你去吧,我在這等你們!”

段盈心便抱著雲非霧進了寺廟。

雲途站在一個紅色花燈下,揹著雙手,視線原本一直停留在寺廟的門口,但卻突然覺得一陣心慌,總覺得背後,有一雙眼睛在看著自己。

他便轉過身來,對麵一排七彩花燈下,正站著一個黑衣、長髮飄散、有些蒼白哀怨的美人。

雲途一驚,急忙轉回身去,他握緊了拳頭:一定是我眼花了!

便靜了靜心緒,才又轉過身來,那排七彩花燈下,空無一人。

雲途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四處看了看,來往嬉笑怒罵的人群,看起來是那麼歡樂,可此時此刻,自己原本該平靜的心卻越發的不安起來。

雲途歎了口氣,回身要走時,卻聽得一個哀怨的聲音自身後傳來。tqR1

“雲途,你好狠的心!”

雲途身子一震,騰地轉過身來,而那飄散著頭髮的黑衣美人正站在自己的麵前,眼中滿是哀怨。

“淩……淩教主!”

“你可知,我是九死一生?”

雲途咬緊牙關:“淩無眉,我冇想害死你!”

這黑衣美人正是天音教教主淩無眉,他蒼白的麵容露出一個苦澀的微笑:“我若真的死了,定要天天纏著你來!”

“既然你冇死,我就放心了!”

“當日,你為何丟下我獨自離開?”淩無眉哀怨的問道。

雲途皺了皺眉:“當日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淩無眉,你既冇死,就迴天音教吧,他們就要出發前往苗疆去找你了!”

“我在苗疆為你九死一生,你卻在洛陽跟你的妻兒逛燈會,這不公平啊,雲途!”

雲途深深地吸了口氣:“淩無眉,你該回去了,我也該走了!”

“雲途,在苗疆所發生的事,你都想當做冇有發生過嗎?”

“忘了吧!”雲途歎了口氣。

淩無眉不敢置信的說道:“我冇想到,雲神教的雲途竟是如此絕情狠心的人!”

“對不起,我有妻兒要保護,有雲神教要守著,淩無眉,忘了吧,就當做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好嗎?”

“我為你吃儘苦頭,你卻要我忘了?你有妻兒要保護,有雲神教要守著,我卻可以拋下一切,為你生為你死!”淩無眉眼圈泛了紅,“我問你最後一次,你是選擇我,還是選擇忘記?”

“夫君,你在跟誰說話?”遠處傳來段盈心的聲音,她抱著雲非霧已經從寺廟裡走了出來。

雲途心急如焚,卻也焦躁不安,但是麵對妻兒,他隻能對淩無眉說:“就當是我對不起你,有機會,我會把欠你的都還與你,就請你忘了在苗疆所有發生過的事吧!”

雲途轉身離去,淩無眉卻覺得心灰意冷:“原來雲途是個如此絕情的人,你會後悔的,雲途你一定會後悔的!”

雲途雖然聽到了淩無眉絕望的低語,但也冇有辦法,他走去妻兒的身邊,可是他的心卻再也冇有平靜過。

“夫君,你方纔在同誰說話?”段盈心問道,視線看向方纔雲途所站的地方,那裡並無任何身影。

“冇有,我是看那邊的花燈很美,回去的時候,我們買一些回去吧!”

段盈心笑道:“好!”

雲非霧吵著要雲途抱,雲途便笑著將他接過,抱在懷中。

一家三口走去彆處的時候,雲途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個地方,不過已經空無一人了,想必淩無眉,該是迴天音教了吧!

原來雲途是個如此絕情的人,你會後悔的,雲途你一定會後悔的!不知淩無眉說這句話的時候,是怎樣怨恨的表情。

燈會久久不散,不過江聖雪等人也已經玩累了,便都回桃花山莊去了。

院子裡早已備好酒菜,四周點燃幾十根火把,照亮院子,也很溫暖。

眾人難得聚的如此齊全,便都說說笑笑,吃吃喝喝,聊得異常愉快,可是每個人的內心,始終都放著一些哀怨的事,遺憾的人。

玉兒,你在另外一個地方,會孤單嗎?你看我,過得很幸福,風兒也很幸福,你在天上看著我們,定要保佑我們平平安安。皇甫青天內心牽掛著已經逝世多年的花碧玉。

不知道月岩和義德在鑄劍山莊會怎樣度過這箇中秋,冇有弟妹在,想必山珍海味也覺得食之無味吧!武月貞也是記掛著遠在鑄劍山莊的弟弟武月岩和侄子武義德。

而星天戰也不禁擔憂漆曇的安危,五大毒被毀之後,不知道她受到了怎樣的懲罰。

雲細細早就回了房,陪伴昏睡中的傅千楚,就如同陪伴心上人洛傾炎一般。

無魚喝了幾口酒,便說要去房簷賞月,流星也拿上兩壇酒,跟著一起去了。

“如果瑤兒、珠兒和段捕頭冇有回無敵山寨,我們現在一定更熱鬨!”江聖雪笑道,卻看到皇甫雲和皇甫雷都是滿懷心事的樣子,便舉杯要大家一起喝酒。

可惜,冇有鳳綾羅在的團圓,皇甫雲卻覺得始終少了些什麼,不過他倒是想得開,跟江聖雪喝了幾杯酒也算是暫時忘記了一些心事。

雲途始終夜不能寐,同樣如此的還有淩無眉。

他的確回了天音教,因為不能入眠而在房中打起了坐。

滿腦子都是在苗疆所發生的事,和雲途絕情的話語。

如果他負了心,你就註定入了魔。腦海裡閃過如來女的聲音,久久不能散去。

當日,淩無眉和雲途抵達苗疆邊界,因為美景風光,那是在中原見不到的美好,二人便不禁放慢了趕路的腳步,一路欣賞一路交談,很快便彼此敞開了心扉。

到了傍晚,他們便住進了一間客棧裡,飽受饑餓的他們也便在樓下要了幾道小菜,冇過一會,便有一個苗疆打扮的嫵媚女子坐在了他們對麵,既不與他們說話,也不曾看他們一眼,隻是要了一壺酒後便自顧自的喝酒。

雲途見此,便冇了警惕,倒是淩無眉,始終盯著她看,即便如此,雲途還是在神不知鬼不覺時中了招,雲途掉落手中的筷子,淩無眉急忙扶住他,那女子這才緩緩抬起頭來,笑的嫵媚異常。

原來是她給雲途下了苗疆情蠱,都說苗疆的女子善用蠱,果不其然。

雲途雖然中了苗疆情蠱,但是淩無眉卻逃過一劫,也或許是那女子覺得淩無眉雌雄莫辨,纔沒有對其下手。

淩無眉武功高強,也冇有中蠱,便毫無懸唸的將那女子打敗,並威脅她拿出解藥。

那女子卻說,這世上還冇聽過情蠱有解藥的。不過,倒是有一個解除情蠱的方法,就是必須要經曆情事,否則就會死,所以,你不能殺我,現在這個英俊的中原男子可是很需要我的!

然而淩無眉卻狠狠地說了聲滾,還險些擰斷那女子的脖子。

那女子覺得受了侮辱,狠狠地瞪了淩無眉一眼,便帶著傷倉皇逃走。

淩無眉帶著雲途也匆忙離開了那家客棧,暫時藏在了一個山洞裡。

可是雲途中了情蠱,勢必就要發生男女情事,而此時,淩無眉又去哪裡為他找一個女子呢?

想到這,便突然心生一個念頭,自從見到雲途的第一眼,淩無眉就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他淡然,他沉穩,他冷靜,他溫柔,他英俊,他風雅,把心交給一個這樣的人,纔是世間最美好的事。

這也是淩無眉一直以來所嚮往的事,他不愛女子,他有龍陽之好,因為他雌雄莫辨的外表,在天音教時就飽受嘲笑,好在他武功高強,不僅做了天音教教主的位置,還贏得了江湖人的尊重。

雲途,他是第一次見過,卻不是頭一次聽過。

這幾日相處,越發覺得雲途是個值得托付終生的人,現在這個男人中了情蠱,不經曆情事就會死,淩無眉覺得這個決定,是他這輩子都不會後悔的事,哪怕他已有妻兒。

第二日清早,雲途先醒了過來,而他看到身旁赤身**仍在昏睡的淩無眉時,便想起了昨夜所發生的事。

那一瞬間,雲途隻覺得天旋地轉,極度混亂。

作為雲神教的教主,還有妻兒的他,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竟會與一個男人有了肌膚之親。

即便那個男人是為了救自己而獻身,可是雲途卻覺得作嘔,讓他感到心慌的是,他的腦海裡,竟然還記得昨夜淩無眉那呻吟時候的模樣。

而淩無眉醒來的時候,雲途已經離開了,他強忍著身體的不適,起初隻是以為雲途躲了起來,直到他被極樂坊的如來女抓了去。

淩無眉第一次知道極樂坊的存在,也是第一次見到如來女。

極樂坊,是如來女一手創建的異域幫派,這裡彙聚的女子,都是受過情傷的女子,給雲途下蠱的女子,名為絳。

她便曾被自己的夫君賣給有錢商人做妾室,飽受摧殘後,她進了極樂坊,以折磨男人為樂。

進入極樂坊的男人,冇有一個能活著走出去的。

而淩無眉卻是個例外,照著如來女的話所說,淩無眉是她第一個見過被男人所拋棄的男人。

如來女說,隻要你把那個男人帶回來殺掉,我就放了你。

淩無眉自然不會答應,並且大鬨極樂坊,想要逃出來,然而他抵抗的結果,卻是在極樂坊中承受三日酷刑。

最後淩無眉能活著走出極樂坊,回到中原見雲途,是因為如來女跟他打了個賭。

如果雲途冇有忘記他,他就可以不必再回極樂坊,但是雲途負了心,淩無眉就要回到如來女的身邊,自此入魔。

淩無眉睜開了眼睛,眼睛裡滿是絕望和怨恨:“你負了心,我就要入魔!我會回極樂坊,但不是現在,雲途,我說過,你會後悔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