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利益關係,相助練功

-

“宮主就這麼放過漆曇了,還真是意料之外!”小水滴倚靠在門邊,鬥篷下麵的小臉就算麵無表情,也依然透著稚嫩可愛。

水漣漪對著銅鏡搔首弄姿,無限風情:“怎麼?你想讓宮主殺了漆曇嗎?”

小水滴把玩著透明的水晶球,儼然隻是個孩子一般:“那倒不是,漆曇是死是活,與我可沒關係!”

“怎麼與你沒關係?”水漣漪笑著朝門口的小水滴走去。

小水滴不解得抬起頭,看著笑意意味深長的水漣漪:“與我有何關係?漆曇隻是個藥師,還威脅不到我護法的地位!”

“她是威脅不到你的地位,但若是漆曇死了,對誰最有利?”水漣漪笑著將門關上,緩緩而行。

小水滴一震:“趙華音!”她將水晶球塞進袍子中,大步的追上了水漣漪,“那我倒希望漆曇可以長命百歲!”

“哈哈哈!”水漣漪大笑幾聲,“你當真這麼怕她?”

“我隻想讓她消失在這個世上,她本來就該是一個死人!”小水滴憤聲道。

“趙華音若是研製成了蠱毒死士,漆曇必定就會死,我跟你雖然道不同但是想法卻相同,如果趙華音活著,對你我都不利!”

小水滴不解的說道:“趙華音與你又無冤無仇,你何故與她為敵?”

“漆曇與我有利益關係,可是趙華音冇有,以趙華音的能耐,她可以站在任何人之上,她的武功絕對不在你我之下,卻又比我們多一份能耐。這個人,我查過她的底細,的確令人驚歎!”水漣漪笑道。

“趙華音不過是個千金小姐,與你我的身世相比,可差得遠呢,你為何要驚歎?”

“我雖是生活在靈蛇島上的蛇女,你又出自修羅門,可在這之前,我們都是最平凡的人!而她趙華音,卻是白紙一張,冇有任何過去,可就是這樣一個憑空出現的女人,不僅替代了錦練,更得到了宮主的信任,難道不足以令人驚歎嗎?”

小水滴說道:“趙華音究竟如何死而複生,又如何學得現在的武功和醫術,的確令我疑惑!”

“宮主向來喜歡這些奇人,你跟我,還有雙飛燕可都是被宮主當做奇人帶進曼陀羅宮的,如今出現了一個趙華音,宮主勢必會把她籠絡在手中的!”水漣漪咬牙切齒的說完,又恢複了嫵媚的笑容,“我是不會允許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人站在宮主身邊的!”

“如果趙華音得勢,就是你失勢,以我們的過節,她也會想方設法的除掉我,水護法,我想我們可以聯手對付她!”小水滴說道。

“我早就有一計,需要你和漆曇的幫忙才能得以實現!”

小水滴說道:“你儘管說!”

水漣漪笑道:“宮主命我與你去陰陽境查探蠱毒死士的進展,如果蠱毒死士一直冇有進展,並且最終失敗了,你猜趙華音是跟錦練一樣的下場,還是會像漆曇一樣得到原諒?”

小水滴勾了勾嘴角:“如果有漆曇的相助,趙華音就是下一個錦練!”

丐幫總舵。

堂下一名弟子從襤褸的衣襟中取出一個信封:“這是苗疆地域那邊的弟兄傳來的信!”

馬麟成接過那弟子手中的信,又遞到了坐在丐幫幫主寶座上的聞且手中。

聞且打開信封,隻見上麵寫著:

雲途、淩無眉已至苗疆邊界,我丐幫弟子一路追蹤,卻迷失在苗疆境域,那裡危機重重,我們已與兩位教主失去聯絡,已有不少弟子落入極樂坊中,我們的人不得不撤離,已經退至苗疆邊界,還請少幫主指示!tqR1

聞且皺了皺眉,將信遞給馬麟成,馬麟成看完,大驚失色:“什麼?雲途和淩無眉兩位教主失蹤了?”

“少幫主,馬長老,我們的人跟丟了,隻得守在苗疆邊界,不敢進入!”那弟子說道。

“這極樂坊又是什麼?為何我從未聽過?”馬麟成感到奇怪。

聞且也自然不會知曉,他告訴馬麟成,此事必須要稟報給皇甫青天。

爾後,眾人便聚於盟主堂,議論起了雲途和淩無眉失蹤一事。

雲神教和天音教自然還冇有得到訊息,為了避免引起恐慌,皇甫青天也告訴眾人切忌要保密此事。

江家堡中,常歡手臂的灼傷已經恢複如初,而他也不敢怠慢片刻,即刻開始修煉《烈焰焚祭》。

這回江流沙站在常歡的不遠處,可不敢走一點神。

好幾次常歡運功,都險些再次被其反噬,江流沙卻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也從中看出了一點門道,她走到常歡麵前,盤膝而坐。

常歡喘息了一陣,問道:“你坐在這裡乾什麼?小心受傷!”

“雖然《烈焰焚祭》是一個人修煉的拳法,但是我這幾天觀察了一番,如果有一個人助你一起修煉,並將其中反噬的危機轉移到助你修煉之人的身上,你煉成第一部分幽冥之火一定事半功倍!”

“不行!”常歡想都冇想,便直接拒絕了江流沙。

江流沙說道:“這是唯一可以提升修煉速度和效率的辦法!”

“把危險留給女人,不是我常歡能做出來的事!”

“如果我稟報伯父,他一定會同意我這麼做!”

常歡說道:“姑父一定不會同意你這麼做的,你也看到了,我上次不過纔剛修煉,就已經被灼傷一整條手臂,你一個女人家,還是少摻和點吧!”

“伯父說你修煉的時候,旁邊必須要有人守著,可守著的目的是什麼?是把你從危險之中解救出來,上次我已經失手了,一直心有愧疚,以後我絕對不能再眼睜睜的看著,卻來不及出手!所以,這是最好的辦法!”

“江流沙,你何時變得這麼偉大了?”常歡調笑道,卻並不打算答應江流沙。

“你少挖苦我了,現在開始吧,這是我心甘情願的,再說了,就算有危險到我的身上,你一樣可以救我!”

在江流沙再三的說服下,常歡隻好答應她,因為如果不答應她,以江流沙的性子,一定會打攪自己直到答應她為止。

常歡閉目繼續運功,熟記烈焰焚祭的心法,可以運用自如,奈何突破之時總會受其反噬,這一次江流沙守在一旁,可算是扭轉了危機。

江流沙原本舉起雙臂,將自己的內力緩緩輸入常歡身體之中,一來算是助他修煉,二來若是反噬她可以用內力控製住並拉回自己體內。

所以這一次的反噬,江流沙及時用內力控製住,再從常歡體內將這股無形的幽火順著自己的手臂蜿蜒而行。

常歡感覺到那股灼熱的壓迫感消失了,便知道是江流沙將其過繼到自己體內,便急忙調息收回內力,及時點住江流沙手臂的穴位,防止幽火竄進體內,在駢起二指,順著那股幽火將其逼出體外,算是化解了危機。

二人卻都已是大汗淋漓,不禁相視大笑起來。

他們也是許久冇有笑的如此痛快了,這兩個同樣是寄人籬下的孤兒,此時此刻,卻有了惺惺相惜之感。

“冇想到,我們以這樣的方式一起經曆了生死!”常歡笑道。

江流沙有些疲倦的順勢躺了下去,襲來的冷風吹得舒坦:“等你練成《烈焰焚祭》,彆忘了有我一份功勞就好!”

“江流沙,你就想用這樣的方式,來證明給皇甫風看嗎?”

江流沙緩緩坐起,表情變得有些悲傷:“或許,即便是我做了天下第一,也冇辦法入了他的眼!”

“你不是拜他為師了嗎?放心吧,他記得你,也一直認可你,隻不過,冇有愛情罷了!”

“你現在對我這麼好,是想讓我彆跟江聖雪爭男人嗎?”江流沙看著常歡,勾起嘴角輕聲笑道。

“你現在對我這麼好,是想有一天跟聖雪表姐爭男人的時候,叫我彆多管閒事嗎?”常歡也輕聲笑道。

江流沙起身坐起,正色道:“好了,不說笑了,有了方纔的經驗,我找到了彼此都不受傷的辦法,還可以確保你萬無一失,加速修煉!”

“好,等我練成幽冥之火,一定請你大喝一場!”

“要去江家堡最好的酒樓!”江流沙勾起一邊嘴角,而她再次舉起雙臂,開始輸送內力,用其內力在常歡體內助他控製烈焰焚祭心法的力量,也可令她感受到烈焰焚祭隨時都會有爆炸的危機。

田藥剛好從常歡院前路過,看到眼前場景,不禁咧開嘴角露出一個欣慰的笑意。

一身金色勁衣,長髮在風中散亂飄飛的江流沙,與黑色勁衣,倜儻淡然的常歡相視而坐,彼此相助修煉這駭人的禁功。

如今,在這江家堡中,能看到表小姐和表少爺和平相處,還一起練功,可真是令人欣慰的事。田藥在心裡歎道,冇有上前打擾,便自己去忙自己的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