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金鞭丟失,喜極而泣

-

所幸無一人受傷。

所幸趕在白之宜閉關時實行偷取五大毒的計劃。

雖然冇有偷出五大毒,日後可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但是全部毀掉也省的日後無意中害到無辜的人了。

眾人趕回桃花山莊,除了星天戰,皆是心情愉悅。

“真是想不到,今夜難得的順利!”雲細細笑道。

無燕點頭道:“對啊,很奇怪,為什麼冇有驚動白之宜呢?連她的那些護法都冇有出現過!”

皇甫青天說道:“那妖婦在閉關,是鳳綾羅告知與我的!至於水漣漪他們,據說是為了防止白之宜走火入魔而貼身守護,纔沒有出現!”

“她怎麼知道?”雲細細疑惑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她畢竟是鬼再生,訊息靈通也並不奇怪!”皇甫青天說道,但是心裡始終是有所懷疑的。

但實際上,鳳綾羅知道白之宜在閉關,是因為在桃莊修煉《玄音煞》時,一品紅讓她把此訊息轉告給皇甫青天的。

一品紅白日裡曾去過曼陀羅宮,接見自己的,是從未謀麵的大弟子,便知道白之宜今日閉關,並且,所有護法都在守護,所以她回去後便暗自唆使鳳綾羅,讓她說聽聞白之宜閉關,可以在今夜前去曼陀羅宮偷盜五大毒,定不會有危險。

星天戰一路上一句話都冇說過,而皇甫青天也似是有意無意的說了幾句看似安慰的話,卻又好怕彆人聽出什麼,話語之間又讓人有些猜不透。

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也是聽得雲裡霧裡,又不好開口問星天戰,那個名為漆曇的人,究竟是怎樣的舊相識,能讓自己的爹變成這樣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樣。

而回到桃花山莊後,星天戰便直接回房去睡了,留給一雙兒女無限的疑問。

“你不覺得,爹有點不對勁嗎?”星沫初雪說道。

“覺得!”星沫蒼月說道,“就好像有什麼心事!”

“皇甫叔叔說那個漆曇是爹的老相識,可我看爹自從回來以後,就魂不守舍的,恐怕不隻是舊相識那麼簡單吧!”

星沫蒼月驚呼道:“你的意思,她有可能是我們的孃親,是嗎?”

星沫初雪頓了頓,說道:“那倒不是,爹不是說過,孃親早就死了嗎?爹不像那種薄情寡義的人,若是孃親還活著,爹一定會告訴我們的!可能這個漆曇,是他的初戀情人也說不定呢!”

二人八卦完,便各自回房去睡了。

星天戰雖然回房最早,卻是久久不能入眠,他輾轉難眠,翻來覆去,其實他很擔心,漆曇為白之宜研製的五大毒全部被毀,日後一定會受到白之宜的懲罰吧!

以白之宜的手段,恐怕漆曇要吃苦頭了,說是再無瓜葛,可是這種擔憂的心情卻還是無法左右。

回到房間後,星沫蒼月便更衣躺下,金鞭握在手中。這不比在勝蓬萊,所以星沫蒼月就連睡覺的時候都懷有如此的戒備之心。

躺下已經半個時辰了,星沫蒼月隻覺得難以入眠,這黑暗的房間中,就像有兩個心跳聲一般,讓他實在無法入睡。

可是他側耳傾聽,又覺得是自己多疑。

星沫蒼月自小聽覺和嗅覺就很過人,如今聽得好半晌,也隻是恍惚中聽到房間裡除了自己,還有一個心跳聲。

一時之間,不覺得背後湧出一層冷汗,他握緊金鞭,黑暗之中便朝著那細微的心跳聲處揮了過去。

擊了個空,但卻明顯感覺到耳畔傳來溫熱的呼吸,似是惡作劇的朝他吹了口熱氣,這讓星沫蒼月不禁打了個冷顫。

他早已站在地上,而月光所反射之處,不過是窗前一片,所以他自是看不到房間裡究竟有多少人,也感覺不到那人現在究竟在房間的哪一個角落。

又仔細聽了好半晌,星沫蒼月才又舉起金鞭,朝著自己麵前揮了過去,卻感覺到那人接住了自己這一鞭,再用力一扯,這內力震開星沫蒼月的手,卻又不足以傷到他。

緊接著,星沫蒼月便看到一個人影自窗前一閃而過,星沫蒼月急忙跑過去,可是除了不斷吹進的夜風,再也冇有任何身影。

那人神鬼似得消失了,可星沫蒼月卻一整夜都無法入眠了,他想了一個晚上,也想不到誰會如此惡作劇,將他的金鞭搶走了。

第二日清早,眾人吃著早飯,他還是悶悶不解,當有人問起,他又不好意說金鞭丟了,隻是心裡著急,冇有了這特製金鞭,還如何修煉《涅槃神星隕》。

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使用的金鞭,都是出自鑄劍山莊武月岩之手,也有天下第一鞭之說。

這個人能無聲無息的潛進自己的房間,就說明武功高於自己,而他並不傷害自己,隻是為了把金鞭搶走,說明此人隻有一個目的,就是阻止自己修煉《涅槃神星隕》。

他斜著眼睛看了看星沫初雪,不想讓自己修煉的人就隻有她了,可以她星沫初雪的武功,還不至於無聲無息的把金鞭從自己手中奪走。

星沫蒼月又想了好久,才終於有一點眉目。

那人潛進自己房中,並不傷害自己,該是認識之人。而他能夠搶走金鞭,武功定極其高強,在過招中他朝著自己耳畔吹氣,還是個愛捉弄自己的人。

“難不成,是沙流幻?”星沫蒼月驚呼道,因為除了沙流幻,冇人會這樣捉弄他,“這個人,搶走我的金鞭做什麼!”

以往吃飯的時候,皇甫雷都是挨著李葉蘇而坐,可是自從那件事後,皇甫雷都是坐在皇甫風和皇甫雲中間,跟大家倒是有說有笑的,偏偏就是不搭理李葉蘇。

李葉蘇知道皇甫雷冇有原諒自己,武月貞還安慰她說:“葉蘇,彆擔心,雷兒還是個孩子,再過些天,他就全都忘了!”

“我做瞭如此錯事,蠢事,雷兒不原諒我是應該的,他不是孩子了,經曆了這麼多事,他長大了,所以纔沒辦法輕易像大家一樣原諒我!”李葉蘇歎道。

其實武月貞跟大家一樣,一開始李葉蘇有如此變化她也不相信,可是相處多日後,她發現李葉蘇是真的悔改了,正如李葉蘇自己所說,鬨夠了,罵累了,每天都過得如此不開心,冇有人是真正愛自己的,可她跟大家和平相處後,卻發現並非是下人不尊重自己,而是自己的尖酸刻薄令他們討厭自己,不敢接近自己。

她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曾經醜陋的江聖雪,會奪得所有人的喜歡,因為無論一個人的身世還是相貌,都不足以令人刮目相看,真正讓人接受的,想靠近的,是心罷了!

心涼了,纔會感覺不到溫暖,隻有心暖了,纔會發現,會有很多心暖的人在靠近你。

武月貞說道:“葉蘇,我也找過雷兒,他說隻是無法麵對你罷了!”

“大姐,你放心吧,我有辦法讓雷兒原諒我!”李葉蘇笑道。

“我知道,你的拿手好戲嘛!”武月貞笑道。

李葉蘇笑著點了點頭:“那我現在便去了!”

“我去幫你!”

“有莊兒幫我就夠了,你呀,就好好陪你的兒媳婦吧!”李葉蘇起身準備離開東廂苑,妙兒將她們送到門口。

李葉蘇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妙兒!”

“二夫人,有什麼事嗎?”妙兒對她畢恭畢敬,但是語氣多少有些冷漠。

“以前,是我不對,我不僅打過你,還罰你跪祠堂,讓你受了很多委屈,妙兒,還請你不要記恨!”

妙兒不敢置信的看著李葉蘇,露出一個溫婉的笑容:“妙兒怎敢記恨二夫人?二夫人如今與桃莊上下相處融洽,就連下人做錯了事您都不罵不罰,妙兒是打從心裡喜歡這樣的二夫人!”

李葉蘇勾了勾嘴角,回身前行的時候,卻紅了眼眶。

莊兒忙問道:“夫人,您怎麼哭了?”

“我冇哭!”李葉蘇用繡帕擦了擦眼眶,“我隻是覺得我這三十多年白活了一場!”

一整夜,曼陀羅宮都亂作一團,但卻冇發現闖進宮的人是誰,而漆曇又昏迷不醒。

第二日白之宜出關,知道有人夜闖曼陀羅宮的事,便將所有人都聚集在了曼陀羅宮的內院之中,包括烈火宮的人。

有人將昏迷之中的漆曇抬了過來,白之宜看了一眼水漣漪,水漣漪立刻會意,走下石階,抽出腰間黑蛇王,黑蛇王自漆曇的手臂盤旋,那血紅的蛇信子吐進吐出,最後露出尖銳的獠牙,一口咬在漆曇的脖子上。

水漣漪召喚回黑蛇,黑蛇重新爬回她的腰間,而水漣漪也回到了白之宜的身邊。

漆曇被這黑蛇王的劇毒毒醒,好在漆曇的身體是百毒不侵的。

她見到這樣的陣勢,自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便急忙跪下:“宮主,是漆曇無能,冇能保住五大毒,還請宮主責罰!”

“責罰!”白之宜冷聲笑道,她輕撫自己散下來的白髮,“我再怎麼罰你,也扭轉不了局勢!不過……”

隻見白之宜眉眼一冷,漆曇便看到眼前的地麵微微鼓起,兩個不知什麼東西自地下朝自己爬來,漆曇悶哼一聲,來不及思索,便覺得膝蓋疼痛難忍。

當下便猜到,是白之宜“賞”給自己的兩根痛不欲生針。

“不過不讓你知道痛,你又怎會全力以赴的效力於本宮主呢?漆曇,你知道本宮主最討厭背叛!”白之宜起身,一甩衣袖,“彆以為我看不穿你的把戲,昨夜來的人,可有星天戰吧!”

漆曇低頭不語,算是默認,她知道就算自己否認,也是騙不過白之宜的。

“為了你的老相好,竟然毀掉了我的五大毒,漆曇,你說,我該殺你,還是該罰你!”

漆曇虛弱的搖了搖頭:“漆曇不想選擇,隻想任憑宮主處置!”

“哈哈哈!”白之宜大笑幾聲,半慕雪隱半白之宜的絕美麵容詭異而又讓人移不開視線,“我不殺你,也不罰你!念在你我多年的情分上,這一次我饒了你!”

漆曇急忙說道:“多謝宮主不殺之恩!”

水漣漪勾了勾嘴角,自是明白白之宜之所以不殺漆曇,是因為漆曇還有利用之處,可並非對她動了惻隱之心。

“你需要多久,能再製出五大毒?”白之宜問道。

“我已經可以熟練配置,隻是用來配置的藥材實在難找,可能,找來配置的藥引,也得一個月之久!”

“一個月,的確是久了些,看來暫時指不上五大毒了,但日後總會用到!即日起,曼陀羅宮的弟子任你差遣,儘快再次配置出五大毒!”

“是!”

小水滴打了個哈欠:看來宮主是真的饒了漆曇,本以為會有一場好戲可以看得!

站在烈火宮弟子那一麵的白狐卻在心裡冷笑道:竟然冇有殺掉漆曇,看來白之宜還不知道養虎為患的道理!

李葉蘇和莊兒走至皇甫雷的住處星天戰,卻被擋在了門外。

莊兒看到李葉蘇失落的神情,便忍不住喊道:“雷少爺,你再有氣,也不能把二夫人拒之門外吧!做兒子的,把孃親擋在門外,豈不是不孝?”

“莊兒,你彆說了,我們回去吧!”李葉蘇有些失落的說道。

“不行,夫人辛辛苦苦為雷少爺做的糕點,怎能不看雷少爺吃上一口就回去呢?”莊兒眼珠子滴溜一轉,喊道,“星先生怎麼來了?您來了也是白來,我們雷少爺不給開門!”

正站在門口猶豫不決的皇甫雷一聽星天戰來了,便急忙開了門:“星叔叔!”

莊兒昂著頭得意的笑道:“雷少爺,這你可就不對了,星先生你就給開門,二夫人就不給開門,小心我告訴老爺去!”

“莊兒,不要再胡說了!”李葉蘇低聲嗬斥了莊兒一聲,纔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皇甫雷,舉起手中的盤子,“雷兒,娘隻是給你送糕點來,隻要看你吃上一口,我就走!”

皇甫雷不敢看李葉蘇,但也不得不走上前去,拿起盤子裡的一塊糕點塞進口中。

看他吃了一塊,李葉蘇才覺得心裡好受了些,她把糕點遞給春映:“拿房裡去吧,雷兒若是吃光了,還想吃的話,再來找我!”tqR1

李葉蘇溫柔的看了一眼皇甫雷,轉身離開。

皇甫雷看她離開的身影,突然覺得心如刀絞,他猛地跑過去,從背後抱住了李葉蘇,眼淚流進了李葉蘇的脖頸裡。

“娘,雷兒早就不生孃的氣了,雷兒隻是冇辦法麵對您!”

“是娘做錯了事,該是娘不敢麵對雷兒,雷兒長大了,心思也多了,娘是開心的!”

皇甫雷抽泣著:“是我不讓春映和秋映開門的,您可不能怪她們!”

李葉蘇笑著將皇甫雷拉到自己麵前,摸了摸他的臉:“娘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

皇甫雷猛地點頭,他當然也把李葉蘇的變化看在眼中。

李葉蘇一邊流淚一邊說道:“你不見我,卻聽聞星先生來了便急忙開門,你知道孃的心有多難過嗎?”

“是我不對,還請娘不要生氣!”皇甫雷哭道。

李葉蘇笑著拍了拍皇甫雷的手:“那我們娘倆,算是和好了?”

“嗯!”

李葉蘇笑著擦了擦皇甫雷臉上的淚痕:“傻孩子,哭什麼呀?”

“我這是喜極而泣!”皇甫雷也擦起了眼淚,笑的天真燦爛,“我以後再也不讓娘難過了!”

莊兒看到這一幕,自是開心的不得了:“夫人,還說雷少爺呢,看看您,妝都哭花了!”

“在我兒子麵前哭花了臉,冇人笑話!”李葉蘇笑道。

“春映和秋映可都在呢,我也在呢!”莊兒捂著嘴笑道。

皇甫雷說道:“看到娘能與桃莊上下和平共處,雷兒彆提有多開心了!”

“彆在門口吹風了,讓娘進去好好陪你說說話吧!”

皇甫雷點了點頭:“好,娘也進去跟我一起吃!”

“娘不吃,本來就冇多少,好東西都要給雷兒留著纔是!”

“哈哈,吃冇了,再做便是!以後孃天天給我做,還怕冇得吃嗎?”皇甫雷笑道。

李葉蘇無奈的笑道:“天天都做,雷兒豈不是要吃膩了?”

“娘做的糕點還是那麼好吃,這輩子都吃不夠的!”

“那娘就給雷兒做一輩子!”

每一次皇甫雷生氣,李葉蘇隻要親手做上一盤糕點給他吃,他一定就不會再生氣,這一次可也不例外!

隻是這一次,也是李葉蘇最後一次做糕點給皇甫雷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