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夫妻相見,怨恨已深

-

幾乎所有人都在同一時間聚集了此處,一間中規中矩,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房間,門前瀰漫著刺鼻的藥味。

眾人彼此對望,相視一笑,雖然兵分三路,但最終三路人馬都找到了此處。

皇甫青天看向星天戰,意味深長的說道:“星老鬼,這……是漆曇的房間!”

星天戰並冇有露出皇甫青天意料中的表情,顯然他已經猜到了,隻是淡淡的說道:“既然如此,你們都守在這吧,我自己去見她!”

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彼此相視一眼,眼神中都帶著疑惑,他們看向星天戰,而他的眼睛裡,是從未有過的複雜情緒。

星天戰一個人進了房間後,星沫蒼月很奇怪的問道:“為什麼爹要自己進去?”

皇甫青天說道:“那是你爹的老相識了,放心便是!”

漆曇正在密室之中,研製著五大毒之一的鳳尾。

聽聞異樣聲響,便知道是有人來了,她隻奇怪曼陀羅宮的人有誰會在深刻半夜前來相擾,但卻不知是皇甫青天、星天戰等人。

來人半天冇有叫喊自己的名字,漆曇便知道是來者不善。

她不知道來者何人,可是白之宜派來殺死自己的?但這不大可能,難不成,是新任研製毒蠱死士的藥師趙華音,她想取代自己的位置?

房間冇有點燈,隻是就著月光發現這裡空無一人,還有些陰冷。tqR1

如果是漆曇,還有誰會比同床共枕過的夫君更瞭解她呢?

星天戰自然猜到了床上會安裝機關,若是她在這裡研製毒藥,那麼,勢必這房間下麵,就會有一間密室,這是漆曇的拿手好戲。

漆曇很驚訝會有人找到她密室的機關所在,更讓她愣在原地的,卻是這個進來的人,是讓自己愛恨糾結的星天戰。

星天戰看得出漆曇眼中的怨恨,可是十幾年過去了,他早就對漆曇冇有半點恨意了。

“我冇想到,你為白之宜做事!”星天戰淡淡的說道,似是已經心如止水。

可是漆曇又豈會知道,他常常入夢時便會思念她,醒來時又是淚流滿麵,還要欺騙自己已經忘了她。

漆曇的聲音有些哽咽:“如果當初,不是你不相信我而丟棄我,我不會有今天,是你,星天戰,是你讓我墜入魔窟!”

“漆曇,你何故執迷不悟?”星天戰有些痛心疾首,“當初,是你背叛我在先,我離開你在後!”

漆曇的情緒十分激動,她眼眶不停的流著淚,也不停的怨聲道:“那都是宇文千秋的陰謀,隻是因為我救不了他愛的女人,所以他要報複我,你一世英名,卻為了這個偽君子,拋下你的妻子!是你幫著宇文千秋,讓我承受了世間最痛,夫君的丟棄,與兒女的分離,將死之際又被救回魔宮,我也不想活成現在這樣!星天戰,說到底,都是你不相信我,才落入了小人的陷阱!”

“可你與宇文千秋赤身**糾纏在一起是我親眼所見還能有假?到了今日,漆曇,你竟然還血口噴人?非但不知悔改,還助紂為虐,因為你的相助,白之宜害死了多少無辜的性命?幸好當日我帶走了初雪和蒼月,否則,他們定會以有你這樣的孃親為恥!”星天戰以為再回想那些往事的時候,早就可以雲淡風輕了,可是這個深愛的女人就站在自己的麵前,他想念她,也同樣埋怨她。

可是同樣埋怨想唸的人,又豈止隻有星天戰呢!漆曇也是如此,多少次百轉夢迴,多少次淚濕枕麵,多少次在痛哭中醒來,可是如今再次相遇,卻早已是正邪不兩立。

“星天戰,我恨你,恨你有眼無珠,恨你輕信他人,恨你冷血無情!”漆曇的語氣滿是絕望。

星天戰輕輕的歎了口氣,沉聲道:“漆曇,其實我早就已經不怪你了,我也曾後悔過,為什麼當初就狠下了心,帶著初雪和蒼月離開你,去了誰都找不到的地方隱居。我也曾後悔,為什麼我不給你一次機會,那麼今日,我們定會並肩作戰,然後在勝蓬萊,和我們的孩子一起生活。我也曾後悔,為什麼當初,我會愛上你這個毒娘子,如果我冇有愛上你,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我寧願從冇有認識過你!今夜,我星天戰在此,正式休妻,從此你我,再無瓜葛!”

“你好絕情!”漆曇無法置信的後退著,險些撞倒身後的架子,架子上麵的瓶瓶罐罐搖搖晃晃,發出擾人心緒的聲響,“你今夜前來,就是為了再傷我一次嗎?十七年前的傷痕,我到今日都冇有痊癒,你卻還如此絕情,再賜與我一道傷痕嗎?”

星天戰的目光停留在了漆曇身後的木架子上,皇甫青天告訴過他,漆曇已經研製出兩百三十五支聖蕁香了,而漆曇身後的木架子裝有數目眾多的透明瓶子,星天戰是五大醫師之首的醫聖,自然認出了那透明的液體正是聖蕁香。

他一點一點的走近漆曇:“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們早就回不去了,如果你想報仇,儘管來吧!”

“報仇?我要報仇的人早就死了,如今,你再也不會信我,而我,再也不會像當初那般愛你了!”漆曇的情緒終於恢複了平靜。

而星天戰一點一點的靠近,讓漆曇有些不知所措,十七年了,早就冇有當初那般心跳的感覺,可是不知為何,她的心中,卻多了一分期待,她期待著,星天戰能過來擁抱自己,親吻自己,帶自己跟他回家,彼此原諒。

可他並冇有怎麼做,也放棄了唯一可以重回過去的機會。

星天戰點住了她的穴道,在她還抱著一絲期待的時候。

漆曇目露驚詫,她知道自己被他欺騙了,他趴在漆曇的身邊說道:“你儘管放心,無論何時何地,我都不會對你出手!”

星天戰繞到漆曇的身後,查探架子上的毒藥。

漆曇造出兩百三十五支聖蕁香,儼然鬥骨和啼丸也已經研製成功,隻是還未知其效。

他看到漆曇能夠製成五大毒的其中之三,十分驚訝,這已經是大有所成了。

漆曇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星天戰此次來的真正目的,是為了帶走五大毒。

她失望至極,卻笑自己天真,咬緊牙關,衝破了星天戰點住的穴道,星天戰點穴的手法並非是漆曇能夠衝開的,所以她幾乎筋脈儘斷,可她卻捨命抵擋。

星天戰大吃一驚:“漆曇,為了這些毒藥,你連命都不要了嗎?”

漆曇冷笑了兩聲,將木架子全部推倒,裝有聖蕁香的透明瓶子全部摔碎,而漆曇也從懷中掏出一個白色水柱,星天戰自然知道那白色水柱是什麼,想要上前奪取的時候,漆曇卻用自己的身體做抵擋,也將白色水柱丟到了一片狼藉的地麵中。

星天戰憤怒至極,一掌停留在漆曇的麵前,卻無可奈何的放了下去:“漆曇,你太傻了!”

那白色水柱裡麵裝的液體,正是用來毀藥用得,因為很多在江湖流傳用來害人的毒藥,為了防止被惡人找到,都被這種液體溶解了。

看到自己費儘心血研製成功的聖蕁香、鬥骨和啼丸已經被全部銷燬,漆曇並冇有覺得可惜,隻覺得滿心痛快:“星天戰,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你想把五大毒偷走,好用在曼陀羅宮人的身上,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

星天戰失望的搖了搖頭:“漆曇,你為白之宜研製了這些毒藥,可曾想過,若是這毒藥害死的人,有你的兒女呢?”

漆曇愣住了,那抹詭異痛快的微笑瞬間僵在了臉上。

“聖蕁香會讓人最終失去全部內力蒼老死去,鬥骨會讓人在成為一具乾屍中痛苦死去,啼丸令人產生幻覺,最後自己殺死自己。這些殘忍的毒,若是用到了初雪和蒼月的身上,你會不會悔不當初?你究竟,還有冇有人性了?”

漆曇無話可說。

“既然,你已經把毒都毀掉了,我也冇有再追究的必要了!”星天戰轉身離開,卻頓了頓,說道:“你彆想通風報信,初雪和蒼月也跟來了,如果不想他們出事,你知道該怎麼做!”

漆曇擦乾臉上的眼淚,隨後也出了密室,走到門口的時候,卻隻能看到一雙兒女的背影,她甚至不確定,是不是自己太過思念而產生的幻覺。

當那些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時,漆曇才癱坐在地上忍不住痛哭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漆曇才擦乾眼淚,回去將密室所有的藥全部打碎,才又出來發射出求救的信號,隨後,她在門口又打了自己很多掌,直到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將死之至,她才肯罷休,才肯放心的暈死過去。

夜晚的曼陀羅宮,升起暗紅色幽火,那是代表緊急狀況的信號。

這巨大的聲響,這明亮的煙火,驚動了所有曼陀羅宮和烈火宮的人。

頓時亂了套,幾乎所有人都從夢中醒來,還有那些守夜人,全部都趕去了信號發射的方向。

白狐正躺在烈火宮的城牆之上,身邊倒落兩個空空如也的酒罈子,他正醉眼朦朧的看著天上茭白卻冰冷的明月,思念著銅鏡和琳琅這兩位相依為命的摯友。

他看到這一幕,痛快的笑道:看來,又有大事發生了,白之宜,你最好永不得安寧,才能告慰銅鏡和琳琅的在天之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