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烈焰焚祭,灼傷手臂

-

江家堡。

“歡兒,這便是從桃花山莊運送而來的烈焰丸了!”江池將一個小銅瓶放置在掌心間,遞伸到常歡的麵前。

常歡將銅瓶接過,將裡麵的烈焰丸倒出,這是一顆極其普通的藥丸,非要說出一點與眾不同之處來,或許就是烈焰丸呈如同火焰的赤紅色吧。

“信中星天戰說道,服下烈焰丸,半個時辰後會令體內血液有灼熱之感,你必須要挺過去,用你的內力讓血液灼燒奇經八脈,而不是你的皮膚,一旦你冇有控製好,就會令全身燒傷,歡兒,你可要做好完全之備啊!”江池有些擔憂的說道,“如果你有一點不測,我冇法向你的姑姑交代!”

常歡知道江池心中的疑慮和擔憂,他笑著將烈焰丸送進口中,毫不猶豫的吞嚥了下去:“姑父,就請您放心,我早就做好了準備,隨時可以修煉《烈焰焚祭》!”

江池沉聲說道:“這種禁功不易修煉,輕者走火入魔,重者引火焚身,一旦服下烈焰丸開始修煉,可就冇有退路了!”

“我知道這有引火焚身之險,但是歡兒若冇有能力,定不會主動成為一世葬的修煉者,我定會小心的!”常歡笑道,“姑父還不放心歡兒嗎?”

江池點了點頭:“你自小生長在江家堡,你有多少本事,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原本我是不同意你修煉的,可是無奈於除了你,再無合適人選!在你修煉《烈焰焚祭》的時候,身旁必須有人看守,在你走火入魔之前,要為你及時破除危機!”

“也好,到時候若是真有個意外,還不至於孤立無援!”常歡笑道。

“姑父還要修煉《玉碎之冥》,無法助你!就讓枕上笑和龍泉在你身旁看守吧,以他們的能耐,也能助你修煉!”

“伯父,我願代勞!”隻見江流沙大步走進。

江池沉聲道:“流沙,這不是鬨著玩的!即便是你在旁看守,若是稍有差錯,定會被其所傷!”

“流沙自小練武,每日都不曾落下,雖不能與十大高手相比,但是幫助常歡修煉,為其保駕護航,流沙自認為還是可以的!”江流沙緩緩說道。

常歡看著江流沙的目光,露出無限的驚訝,他在心裡質疑道:這是何意?江流沙為何突然提出要助我修煉?

但是江流沙還不至於藉機害死自己,常歡倒也冇有拒絕,而最終也獲得了江池的同意。tqR1

此時,堡中庭院,秋風凜冽,天空萬裡無雲,藍的壓抑。

而常歡盤膝而坐,閉目調息,江池、江流沙以及江家堡五大高手都圍在一旁,等待常歡體內烈焰丸的反應,一旦常歡無法消融,眾人便會合力將烈焰丸從常歡體內逼出。

眾人隻見,起初常歡麵色如常,半個時辰之後,他額間的汗珠便如流水般開始流下,而他鎖緊眉頭,似是開始感覺到體內不適的灼熱感。

控製內力讓血液灼燒奇經八脈,五臟六腑,血液流遍全身體內,灼熱難忍,常歡卻仍舊穩如磐石。

“堡主,表少爺的皮膚變得異常緋紅,猶如在烈火中焚燒,看他的表情已經痛苦難忍,這樣下去恐怕會有生命危險吧!”龍泉有些擔憂的說道。

江池淡淡的說道:“消融烈焰丸本就困難,這隻是第一步,既然成為了《烈焰焚祭》的修煉者,這第一步必須要挺過去!”

蒼起說道:“我看錶少爺定能挺過去,人在極致的灼燒中,會痛到痙攣,而他依舊穩如磐石,可見忍耐力非同尋常!”

“表少爺自小就修煉過很多內功心法,消融一顆烈焰丸,不成問題!”水煙緩緩說道。

就在常歡的皮膚猶如燒紅的熟鐵般,眾人驚呼中準備出手將常歡體內的烈焰丸逼出之時,常歡卻硬生生的用內力將要破蛹而出皮膚的血液壓回,頓時那滾燙的血液開始以十倍的速度流淌,若非是體質非凡、內力非常之人,定無法忍受,而筋脈爆裂而亡。

血液冇有灼傷皮膚,而是成功的灼熱五臟六腑,奇經八脈,乃至全身體內任何一處。

常歡的皮膚終於恢複了正常的血色,而他也運力調息,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好像經曆一場死亡,從火海之中死裡逃生一般。

眾人也都鬆了口氣。

爾後,常歡又休息了半個時辰,待他推門而出,準備去院中修煉的時候,卻看到江流沙坐在自己庭院中小憩已經不知道多久了。

聽到常歡的腳步聲,江流沙也睜開了眼睛,緩緩站起。

他們相視一眼,卻誰都冇有說話。

緊接著常歡開始盤膝而坐,四周空曠,正是修煉這種禁功的最佳地點,他開始準備修煉第一部分。

常歡早已將《烈焰焚祭》的第一部分看的透徹,所以此時並冇有將秘籍帶在身邊。

江流沙的確很想看一眼《烈焰焚祭》的內容,可惜常歡冇有帶出來,自己更不便開口詢問。

《烈焰焚祭》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幽冥之火,第二部分是烈焰之火,第三部分是焚祭之火。

每一部分可為單獨招式,若是合在一起,就是烈焰焚祭,可以焚燒世間一切。

以烈焰丸將血液灼熱,等到適應了血的灼熱,再以內力彙聚,使血液倒流,筋脈逆轉,將熱力再由掌心間發出,掌風彙聚體內灼熱,將空氣中看不見的物質焚燒,發出幽冥之火,可令敵人被燒傷,失去戰鬥力。

待幽冥之火練成,可令幽冥之火攜帶自身的烈焰焚祭特有的內功,襲出之時快速焚燒流動大氣,製造出烈焰之火,可焚燒敵人內力,使敵人的內力在體內焚燒,痛苦不堪。

最後一部分焚祭之火乃是摩擦出的真實火焰,傷人十分,傷己半分,若是練成,便可以焚燒一切利刃、流刃和血肉之軀了。

江流沙一直觀察常歡,坐在幾丈之遠,都可以感覺到自常歡身上傳來的陣陣溫熱。

而常歡雖然發熱,卻偏偏麵色煞白,江流沙又不敢輕易打擾。

常歡數次逆流筋脈,每次彙聚掌間發出,都有一股疼痛難忍的灼熱感在灼傷自己的手掌,偏偏發出去的內力無法焚燒流動大氣,發出幽冥之火。

就在常歡最後一次嘗試發出幽冥之火時,發出去的內力卻突然反噬,而常歡察覺到後,立即收回雙手,左手卻還是被反噬,瞬間整條手臂都有灼熱之感,他捂住手臂痛苦的低吟一聲。

江流沙急忙跑過去,扶住常歡:“常歡,你怎麼樣?”

“怕是手臂被灼傷了!”常歡極力忍著痛苦。

江流沙將他左手的衣袖往上拉了拉,頓時花容失色,常歡的整條左手手臂都已被灼傷,若不及時醫治,就算不會致殘,也會留下大片疤痕。

便急忙扶起常歡:“我先扶你回房,再去叫郎中!”

“江流沙,我受傷的事,彆讓他人知道,尤其是姑父和姑姑!”常歡第一次用這樣懇求的語氣同江流沙講話。

不讓彆人看到自己受傷的一麵,江流沙也是這樣的人,她又何嘗不是想在江池和常樂麵前證明自己的用處,便低聲說道:“我明白!”

江池手捧《玉碎之冥》,麵前放置數十個錦盒。

“是我!”明玉攙扶著常樂緩緩走進,而明玉也在關門時退下,同青兒一直守在江池房間門口。

“你怎麼來了?你應該在房裡好好休息!”江池急忙放下禁典,扶常樂坐在自己身邊。

“躺了好些天了,身子已經冇那麼乏了!”常樂笑道,忽而又問道,“聽說,歡兒要修煉一世葬其中的《烈焰焚祭》了?”

江池點點頭:“是啊,已經開始修煉了!”

“可彆出事纔好!”常樂擔憂道,又看到江池旁邊的禁典,“你也要開始修煉禁功了?”

“早日練成,早日對付白之宜!”

“風兒也是一世葬的修煉者,聖雪一定也如我這般擔心!”常樂低頭擔憂道。

江池急忙說道:“你又多愁善感了,風兒練得是刀功,我練得是內功,歡兒練得是拳法,都不會有事的,隻是修煉過程中會有重重困難,但這是對孩子們,也是對我和皇甫兄等人的考驗!”

“我懂,你們是為了天下蒼生!”常樂笑道,“這些錦盒裡裝的是什麼?”

江池打開其中一個錦盒,裡麵裝著一塊精緻的血玉:“《玉碎之冥》需要用上好的血玉才能修煉,我讓蒼起和田藥幫我找到這數十塊血玉,供我修煉,不過最終用來對付白之宜的血玉,是奉嬈!”

常樂說道:“就是江家堡在祠堂裡一直供奉的那塊名為奉嬈的古玉?”

“是啊!就是那塊!”江池說道,“殤婆婆臨死前,讓我好好保管奉嬈,我起初也不知為何,到了今日,才明白奉嬈的用處!”

戌時將至,常歡醒來時,發覺自己的手臂五分冰涼,五分舒適,再一瞧,自己整條左手手臂都躺在一塊冰磚上。

而江流沙正對著自己,把玩著自己上個月剛剛買回來的硯台。

而她抬眼便看到也看向自己的常歡,晃了晃手中的硯台:“你還喜歡這玩意!”

常歡笑道:“你若多瞭解我一點,便知道我也是個文武雙全的大才子呢!”

江流沙撇了撇嘴,放下硯台,走到常歡的床邊:“手臂可覺得好些了?”

“好些了!”

“郎中說,你這條手臂冇有大礙,好了以後也不會有疤痕,隻不過,這半個月內,你都不能再動用內力了!”

“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常歡笑道。

江流沙抱著雙臂,頗為意外的看著常歡:“我到今天才發現,你常歡也有心,可以為了江湖和蒼生,修煉這麼危險的禁功!”

“我也到今天才發現,你江流沙也有心,可以不再是為了皇甫風,而不厭其煩的陪著我練功,還在我受傷時出手相救!”

江流沙難得露出一點淡淡的笑意,語氣也頗為輕鬆和調笑:“你若多瞭解我一點,便知道我也是個心地善良喜歡多管閒事的大才女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