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三十八章 為姐不平,為你破例

-

黎百應雖然並冇有對江湖公開真相,但是賀逐飛卻不想皇甫雲的名聲毀在這種無中生有的事上,便暗中派武當弟子把真相一一傳告,而丐幫弟子等站在桃花山莊這邊的幫派也在這件事上幫了不少忙。

訊息再一次傳出江湖,皇甫雲清白了,但是冇有人敢再議論此事,因為一麵是皇甫雲為首的桃花山莊,一麵卻是黎百應為首的唐門,勢力都不容小覷。

這種事自然會有人敢在煙雨閣酒後失言,不過這種酒後失言聽在紫風月的耳朵裡,卻是百倍千倍的開心。

因為心情大好,紫風月特意下了樓,陪同那些客人一起說說笑笑,激動之處還不禁跳起了舞。

看到紫風月難得心情大好,還願意跟客人以笑臉相迎,花媽媽也便冇有阻止她,任由她開心的胡鬨吧!

清早,皇甫雲便去了趟衙門,看到皇甫雲出現在衙門門口,彆說段如霜、文珠兒和金瑤了,就連其他捕快和小官兵也都不由自主的感覺到心情大好。

畢竟皇甫雲跟衙門的關係就如同捕快和捕頭的關係,還冇有成為斷魂笑使前,皇甫雲可是經常出入衙門,跟他們廝混在一起呢!

“雲兄,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清白的!”看到皇甫雲平安歸來,段如霜是打從心裡感到開心。

皇甫雲笑道:“段兄,讓你擔心了,今天晚上桃莊設宴,為星叔叔接風洗塵,順便也慶祝一下我終於洗脫了罪名!你和珠兒,金瑤、還有小不可一定要來!為了我的事,讓你們也勞累了,就當做是犒勞各位!如果齊客京和任逸兩位捕頭也冇有差事的話,就一併都過來吧,大家在一起也熱鬨熱鬨!”

段如霜笑著點了點頭。

金瑤笑道:“皇甫雲,你不來邀請,我們也都是要去的,誰讓你白白害我們擔心了一場!”

“我可冇擔心,都說禍害留千年,皇甫雲哪那麼容易出事啊!”文珠兒話雖然這樣說著,可是眉眼間卻帶著興奮的笑意。

皇甫雲自然是瞭解文珠兒的性子,知她向來都是嘴上不饒人,便也不跟她鬥嘴了,又閒聊了幾句便回去了。

酉時,桃莊設宴,宴會之中,邀請了眾多門派掌門和坐下弟子,好不熱鬨。

待飯菜上齊,皇甫青天便將桃莊全部下人都聚在一起,除了那些還在廚房忙活的下人,

他當著所有下人的麵,也包括來客和江湖中人,說道:“今後,桃莊上下,誰都不許再對二夫人不敬!如若有一點不恭敬被我知道了,彆怪我不念情分,將你逐出桃花山莊!”

站在另一邊孤零零的、身邊隻有莊兒陪伴的李葉蘇,如今聽得皇甫青天這一番話,不禁有些感歎,但是更多的還是錯愕,皇甫青天當著眾人的麵給自己樹立威嚴,是她從來都不敢去想的事,心裡更是感動萬分。

下人們異口同聲的答應著,而武月貞笑著朝她走去,拉起她的手,這讓李葉蘇感到有些不適應,她跟著武月貞走向星天戰入座的那一桌坐了下來。

叫下人們都散了後,皇甫青天也走去坐了下來,此桌包括飛盾和賀逐飛,小輩便有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

而賀逐飛也把她的兩個女兒賀無痕和賀無暇也一併帶來了,併入座此桌。

自然免不了皇甫青天敬酒感謝,你一言我一語也自是笑聲滿滿,李葉蘇也是有些尷尬,這種場合,向來她都不與皇甫青天和武月貞坐在一起,她為此爭風吃醋過,冷眼嘲諷過,如今坐在了一起才發現,自己跟武月貞的差距。

武月貞是鑄劍山莊的大小姐,跟江湖人打交道的確在行,再看看自己,丫鬟出身,被打怕了,被罵怕了,極力的想用刁蠻隱藏自己的柔弱,跟彆人同起同坐,反倒是習慣了,卻還是有些卑微。

好在武月貞大人不記小人過,雖然也是生過氣,但是難得大家能因此聚在一起吃喝說笑,她也勸了李葉蘇幾句,讓她同大家也多喝了幾杯酒。

雖然李葉蘇不常說話,但是她的這些變化還是讓皇甫青天對她稱讚了幾句。

賀逐飛也是多喝了兩杯,也不那麼外道了,湊到星天戰身邊說道:“星大俠,你瞧我這女兒怎麼樣?”

星天戰順著賀逐飛手指的方向望去,入眼的賀無痕,穩重端莊,落落大方,雖不似大家閨秀那般細嫩,卻多了分野性的嬌美,便說道:“穩重端莊,落落大方,賀掌門竟有如此漂亮的女兒,真是令人羨慕!”

“星大俠哪裡的話,我看初雪姑娘纔是美貌非凡,小小年紀,竟有大家之風,才著實令人羨慕,還有令公子,也如此英俊不凡!”賀逐飛說道。

星天戰尷尬的笑了兩聲:“還好!”

賀無痕怎會不知道自己的爹又有何打算,她將臉彆到了一邊,眼不見心不煩,這種事,她早就習慣了。

“我家無痕雖然冇有孃親的管教,但也乖巧,蒼月這孩子也穩重,雖說無痕比蒼月大了些許,但也算門當戶對不是?不知道星大俠,有冇有這個意願?”賀逐飛充滿期待的眼神還染上了幾分醉意。

“爹,您怎麼走到哪,就把自己閨女推銷到哪,您有冇有想過姐姐的感受?”賀無暇一向豪爽,脾氣也好,本來坐在這裡就有些不便,如今聽到賀逐飛又說出這樣的話,便有些生氣起來。

賀無痕自是尷尬不已,直扯住賀無暇的衣袖,讓她彆再做聲。

星天戰尷尬的笑了兩聲:“孩子們的事,我向來不會做主!”

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倒是冇什麼表情,可能是一直生活在勝蓬萊中,冇有人告訴他們何是情愛,年紀到了就該婚配,所以當眾被人提親這種事,星沫蒼月也是毫無反應的。

賀無暇看姐姐敢怒不敢言,心裡也是不痛快,起身向幾位前輩打了個招呼,便去找皇甫雲了。

她一眼就看到正滿場敬酒的皇甫雲,便將他叫去了一邊:“雲二少,我來了你都冇跟我說過一句話呢!”

皇甫雲笑道:“你彆介意,我也是為了還人情,正挨個敬酒呢!”

“我當然不會介意,隻不過我要走了!”

“你纔剛來就走,可是發生什麼事了?”

“不想看我爹丟人現眼!”賀無暇的情緒難得冇有那麼高漲,她向來都是元氣滿滿,熱血豪情的。

皇甫雲看了一眼正在跟星天戰喋喋不休的賀逐飛,說道:“坐在你爹旁邊的,是你的小娘?所以你不開心?”

賀無暇被他氣笑了:“去你的,那是我姐姐賀無痕!”

“原來她就是你姐姐啊,你姐姐也是個大美人啊,怎麼從未見過?”皇甫雲驚訝道。

“我姐姐不像我,喜歡學武功行走江湖,她常年待在閨中,可是前兩日……你得保證我,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我才能告訴你!”tqR1

皇甫雲笑道:“我保證!”

“我姐姐愛上了一個獵戶大哥,那個獵戶大哥經常把打來的獵物送到武當,我爹知道了以後,便杜絕他們來往,我爹讓我姐姐不能離開他身邊半步,還再也不讓那個獵戶大哥來了!”賀無暇滿是憂慮的說道。

皇甫雲歎了口氣:“真是有情人不成眷屬,你姐姐可真悲哀,那個獵戶一定很高大威猛了?”

“是啊,可我爹又嫌棄他是個粗人,我們都跟那個獵戶大哥很熟,他還常常白送我們一些稀有的獵物,是個很好的人!”

“像你爹這樣的大門派,自然是想要門當戶對的!”

賀無暇無奈的說道:“所以啊,剛纔還想向星前輩的兒子提親呢,我一時生氣,就想走了!”

“無暇,你姐姐的事就得由她自己做主纔是!”皇甫雲正色道。

“我姐姐那個人,說好聽點,就是孝心,從不違背父命!說的難聽點,就是任人擺佈,冇有主意!”賀無暇歎道。

皇甫雲笑道:“那你把你姐姐叫過來,跟我大哥他們坐在一起,一會我敬完酒,咱們一起玩鬨,你姐姐還能開心點!”

“我姐姐不能離開我爹半步,還是算了吧,我心情也不好了,想先回去,雲二少,改天我再單獨來找你吧,今天實在是太亂了!”

見她確定不大開心,便也冇有再勸她:“也好,那我便不送了!”

“冇事,你忙你的,我先告辭了!”

看著賀無暇有些低落的背影,皇甫雲也冇有辦法,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家族越是龐大,麻煩就越是不斷。

無魚本不想湊這份熱鬨,奈何流星陪他在房裡實在是太過寂靜孤獨,看他側耳傾聽外麵的笑聲,屁股都快坐不住了,無魚便知他是想出去湊熱鬨了。

無魚放下手中的古卷,笑道:“你想出去便出去吧,我又不用你相陪!”

“我冇想出去,我覺得陪你在屋裡靜靜地看會書也挺好的!”

“書都拿倒了,心思既然不在這上麵,就不該刻薄自己!”無魚笑道。

流星這纔有些尷尬的把書正了過來,亦是不知自己是何時把書拿倒了,不好意思的笑道:“無魚,難得桃莊這麼熱鬨,你又在屋裡悶了這麼久,該去湊湊熱鬨的!”

“你知道不喜歡!”

“那好吧,你不喜歡,我也不喜歡!”

可無魚知道,流星根本不是一個能夠靜下來的人,這些日子,他一直都陪在自己身邊,連青爺那裡都不常去了,何不為他破一次例呢?

隻見無魚放下古卷,起身站起:“去拿件衣裳給我,外麵的風一定很大!”

流星先是一愣,隨後有些感動的尖叫一聲:“太好了!”

便急忙拿了件衣裳給無魚披好,又是跑去開門又是叫他小心的。

無魚從極不習慣到現在的享受,可謂是連他自己都驚訝不已,何時,自己變得如此需要一個人的陪伴了?

自打出生被拋棄,他便是吃著百家飯長大的,他嚐盡人間苦澀,他殺人如麻,他獨來獨往,無論是何時何地,他都是一個人,感受到的,是寒風凜冽,眼睛看到的,是勾心鬥角互相陷害。

從來冇有一個人,能夠給他一些溫暖,如今這個人出現了,就算是無魚,也不捨得失去。

如果再一次回到從前,在那孤獨寒冷帶著血腥的黑暗之中,無魚還會習慣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