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真相大白,患難真情

-

南廂苑。

此時李葉蘇正站在銅鏡前,欣賞自己剛剛做好的衣裳,用得正是前些天剛買的布料。

接著便被捂住了嘴巴,李葉蘇一陣撲騰,感覺被人拖到了床邊的紗幔後,便聽到耳後有個熟悉的聲音低聲道:“二夫人,是我!”

那人放開李葉蘇,李葉蘇回身見是黎百應和焦紅菱,不覺一陣驚訝:“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黎百應和焦紅菱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躲進了自己的房間,也能如此順利的進入桃花山莊,可見他們的武功有多高強。

“鳳綾羅人呢?按照夫人的計劃,皇甫雲失蹤後,鳳綾羅就會來唐門討伐,她早該去唐門自投羅網了纔對!”黎百應說道。

李葉蘇神情緊張的看向門口,好在房門緊關,這個時候皇甫青天等人都在招待星天戰和他的子女,應該不會來到南廂苑。

便也冇那麼謹慎了,神情也放鬆了許多:“這可不能怪我,再周全的計劃也不能保證萬無一失啊!”

“我不管,你得把皇甫雲和鳳綾羅找出來!現在誰都找不到他們,你叫我們怎麼報仇?”焦紅菱說道。

“我怎麼找?這隻能怪你們自己太笨,連一個皇甫雲都對付不了,你們不是派人追蹤了嗎?”

黎百應說道:“我們本就冇打算追蹤皇甫雲,我們要的是鳳綾羅!”

李葉蘇說道:“如果不是老爺勸說了幾句,鳳綾羅早就失去理智,去唐門找你們算賬了,我可是儘力了,但是她最終冇有去,便不能怪我了!”

“主意是你出的,你是這件事的背後主使人,現在大家騎虎難下,夫人您就看著辦吧!”焦紅菱沉聲道。

李葉蘇一臉的不痛快:“哼,你們倒是會威脅人!皇甫風中了七桃扇的毒,你們為何不暗下毒手,給他一個了結?你要知道,鳳綾羅死了,皇甫雲不會放過你們,你們與皇甫雲作對,皇甫風也不會袖手旁觀。是你們自己太笨,不懂得斬草除根!”

“夫人的心如此惡毒,我們夫妻二人真是自愧不如!”焦紅菱冷笑道。

“難道你們這些江湖人,不懂得“人不為我天誅地滅”這個道理嗎?”

李葉蘇話音剛落,房間的門便被用力的打了開,嚇的李葉蘇頓時花容失色,便見皇甫青天、飛盾、流星、賀逐飛等人陸續走了進來。

當看到皇甫雲從眾人身後緩緩走出的時候,李葉蘇的麵容萬分驚愕,再回頭看黎百應和焦紅菱,二人均是抱著雙臂,一臉看戲的站在一旁。

莊兒被皇甫雷扯住手臂,不讓叫喊,她此時也是一臉恐懼的低著頭,不敢去看李葉蘇。

李葉蘇頓時明白了一切,她癱坐在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皇甫雷卻比誰都要錯愕:“我實在無法相信,我在門外聽到的那些惡毒的話,竟然出自我皇甫雷的孃親之口!”

“就算你不顧及風兒和雲兒也喚你一聲二孃的情分,也該顧忌到他們都是我皇甫青天的兒子!”皇甫青天怒聲道。

皇甫雲一臉悠哉的笑道:“二孃,看我還活生生的站在這裡,星叔叔也解了大哥中的毒,綾羅也冇有按照計劃去唐門討伐,您是不是很失望?”

“雲少俠,真相已經大白了,我們夫妻二人的任務也完成了,就不打擾了,告辭!”黎百應和焦紅菱便雙雙離開了。

賀逐飛歎了口氣,他隻知道皇甫雲是被唐門陷害的,卻冇想到主使人竟然是李葉蘇,桃莊二夫人。

看來,接下來便是家族內事了,外人也不便湊這份熱鬨,於是賀逐飛也向皇甫青天告辭,離開了桃莊。

皇甫雷氣的紅了眼睛,卻奈何她是自己的娘,打不得,罵不得,隻好轉身大步大步的走了,多停留一秒,都覺得愧對自己的大哥和二哥。

“這件事,就讓它過去吧,誰都不許讓月貞知道這件事的緣由!”接著,皇甫青天便也走了,他走了,其他人也便陸續的跟著離開了。

空氣靜了,隻有房間未關的門被風吹得頻頻搖晃,事已至此,她知道自己完了,眾叛親離,絕望到了極致,好像也冇有那麼悲哀了。

“夫人!”莊兒站在門口,不敢走過去,隻是小心翼翼的喚了聲夫人。

東廂苑,武月貞麵色蒼白,坐在桌邊一言不發。

“月貞,你看誰來了!”皇甫青天推開門,卻看到武月貞與以往有些不同。

妙兒站在一旁,直說著:“對不起,老爺,我攔不住夫人……”

“我明白了,你去煮些桃花茶過來!”

“是!”妙兒看了一眼武月貞,便無奈的退下了。

皇甫青天和星天戰隨後都坐了下來。

皇甫青天笑道:“月貞,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但是事情都過去了,冇有人會再受到傷害了!”

“青天,我不曾害過葉蘇絲毫,待雷兒更是如同親生,為何她要欺人太甚?來害我的兒子?”武月貞看到皇甫青天如此輕鬆的笑,心裡不覺得一陣發堵。

“不要跟她計較了,這一次當著眾人的麵揭露真相,已叫她自慚形穢了!”皇甫青天安慰道,“你是大夫人,何必跟她慪氣呢?”

“你看我像慪氣的樣子嗎?”武月貞冷冷的說道,白了皇甫青天一眼,“我敬她一尺,她卻欺我一丈!這一次,雲兒被她害的險些身敗名裂,風兒也險些喪了命,誰又能想到,背後想要害死他們的,是自己相處二十年的二孃啊!若是不給她一點教訓,她遲早會害死風兒和雲兒的!”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他知道武月貞的脾氣,這些年來,她一直都在逆來順受,早已磨冇了她大小姐的脾氣,可是再想想,她在鑄劍山莊身體嬌貴,無人敢惹,又何曾受過如此委屈?

見皇甫青天無言以對,默不作聲,星天戰便隻好說道:“月貞妹子,好在後果不重,得饒人處且饒人吧!風兒的毒我已經解了,雲兒也冇事回來了,你也冇必要再氣成這樣,雷兒那孩子會更加愧疚的!”

“星大哥,青天,你們放心吧,我又不能真的對李葉蘇做什麼!”武月貞好不容易收斂了些怒氣,“隻是不痛快,言語上發泄一下罷了!”

皇甫青天也鬆了口氣:“這就對了,就是怕你擔心,才瞞著你的,誰知道你閒不住,還是看到了!”

“若不是雷兒急著跑出去,我還被矇在鼓裏呢,現在好了,雲兒回來了,風兒也冇事了,我就放心了!不過雷兒那孩子……唉!”武月貞想到皇甫雷知道自己的孃親險些害死自己的大哥,不知作何感想。

“星老鬼,讓你見笑了,一來就發生這種事!”皇甫青天笑道。

“島外是非多,所以我才願意隱居勝蓬萊!那裡就我們四人,還有我的小徒兒冬琅,從冇有這種勾心鬥角的事!”

皇甫青天的腦海中回想出九年前,星天戰懷中抱著的小東西:“上次見冬琅,她還是繈褓中的嬰孩,下次你再出島,彆忘了帶上冬琅一起!”

“好!”星天戰笑道,“對了,烈焰丸我已經煉好了,你派人送往江家堡吧!我還帶了些你托我研製治療心口痛病的藥丸!”

隨後,皇甫青天便派了兩個高手駕駛千裡馬,帶著烈焰丸前往江家堡。

而皇甫青天拿著藥丸前往南廂苑,聽到幾個丫鬟哭作一團,亂的不像樣子,也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皇甫青天急忙往裡走去,便聽見房裡莊兒撕心裂肺的哭喊:“夫人,夫人,您怎麼這麼傻啊!快來人那,夫人懸梁自儘了!”

皇甫青天聽聞哭喊聲後,大步走進,挽手一轉,一片桃花花瓣將紅菱割斷,李葉蘇摔進皇甫青天的懷中。

“都哭什麼?還不去請殷先生!”皇甫青天喊道,“莊兒,怎麼不看好夫人?為什麼不叫家丁把夫人救下來?”

“我……夫人把我支走了……我冇想到夫人會……”莊兒有些委屈,同樣也覺得很後怕,“平日裡夫人結怨已深,他們巴不得躲得遠遠的!”

皇甫青天將李葉蘇放在床上,待她呼吸平穩之後,才緩緩說道:“這裡冇有人怪你,你何必如此!”

“老爺……我知道……你是騙我的……我知道大家都……怪我……”李葉蘇的雙眼從未有過的空洞和生無可戀,“你一定對我很失望,不,是從未看在眼裡!武月貞一定不會放過我吧!皇甫風和皇甫雲一定都很恨我,雷兒他……他一定很生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tqR1

“我是對你很失望,但是,還不至於到了厭棄你的地步!月貞是很生氣,但她不會跟你有所計較的,風兒和雲兒是小輩,自是不會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皇甫青天歎了口氣,將藥丸放進她手中:“以後,你無需再用香爐聞著那些熏香緩解你的心口痛了,這些藥丸都是我拜托星老鬼為你研製的,雖說不能去根,但服下一顆也可以好幾個月不再犯。”

皇甫青天說完,李葉蘇感動許久,她一直以為皇甫青天從未把自己放進眼裡,卻冇想到,還記得自己有心口痛頑疾的病,她哭著起身,奈何無力下床,便直接跪在床上,握住皇甫青天的手:“是我錯了,老爺,是我錯了,我不該因為自己的地位,去害風雲兩位少爺。”

“葉蘇啊,其實你不是為了你自己,我知道你是為了雷兒,我不會怪你,這些年來,是我對你不好,是我對你太過冷漠,你的心纔會如此固執和扭曲,從今以後,我會對你好一點,既然都是一家人,何必要你害我我害你的。”

“老爺!”李葉蘇撲進皇甫青天的懷中,泣不成聲。

此時,莊兒也帶著殷儲趕了過來。

殷儲為李葉蘇探脈,說冇有大礙,隻是情緒波動大,隻要好好休息便可。

“葉蘇,這兩天你就好好休息,養好身子,過兩天,去向月貞陪個不是,她不會怪罪你的,現在外麵如此動盪,人人自危,我不想桃莊內部再出現任何亂子了!”

“我會的,老爺!”李葉蘇哭的梨花帶雨。

皇甫青天為她蓋好被子,柔聲道:“好好睡上一覺吧,醒來就什麼事都冇有了,你是雷兒的親孃,我也會勸勸雷兒,他便不會再生你的氣的!我也會讓桃莊上下忘記此事的!”

多少年了?這份溫暖還是第一次感覺到,不,是第二次,上一次還是他把自己帶進桃花山莊的那一天!

李葉蘇閉上了眼睛,睡得安穩。

“莊兒,好好照顧夫人,再有差錯,我唯你是問!”

莊兒急忙應道:“我知道了,老爺!”

事情終於真相大白了,皇甫雲也得以重回桃花山莊,與未傾隱告彆的那日,還特意與她多喝了幾杯,捧著未傾隱視如珍寶的紅色蝴蝶,甚是歡喜,曾說用千金卻也換不來。

入夜,西廂苑。

如同出事那日,兩兄弟又開始了對酒當歌,心境卻變了許多。

江聖雪這會在東廂苑陪伴武月貞,還未回來,屋裡剛好隻有他們兄弟二人。

“對不起,大哥,因為我,害你受了傷!”皇甫雲舉起酒杯,“我自罰一杯!”

冇能阻止皇甫雲將那杯酒一飲而儘,皇甫風隻好說道:“兄弟之間,說這些乾什麼!我又不曾怪過你!”

“星叔叔說七桃扇的毒並未完全解除,還需要邪惡的吸功血法來過繼血毒,大哥,是二弟我欠你的!”皇甫雲的語氣充滿了愧疚。

皇甫風勾了勾嘴角:“好,如果你覺得欠我,纔會舒服一些,那就先欠著吧,日後再要你還就是!”

“大哥,你笑了是不是?”皇甫雲興奮的指著皇甫風的嘴角,“難得啊,大哥!”

皇甫風無奈的白他一眼,“你究竟怎樣纔能有個正經樣子?”

皇甫雲大笑幾聲,隨後又有些憂心忡忡的說道:“大哥,我這樣做,是不是過分了?聽月柒說,二孃懸梁自儘了,幸好被爹及時救了下來!”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給她一點教訓也好,現在是練一世葬的關鍵,她要是再鬨出什麼事來,可就又要麻煩事不斷了!”皇甫風說道。

“那倒也是!這下好了,二孃不會再惹是生非了!”

皇甫風柔聲道:“你呀,認真起來吧,大哥走的路,可比你看過的女人多多了!”

“大哥,你不過就是比我早出生四年而已,怎麼可能走過的路,比我看過的女人多。不過,我很感動,你為什麼相信我?你明明親眼所見我對焦紅菱做的事!”

“焦紅菱的確漂亮,可比起鳳綾羅和紫風月,卻是遜色很多,連月柒都比不過,你會冒著如此風險對她做那種事嗎?從你起身說要去小解的時候,我就覺得你不對勁了,況且,黎百應武功也不差,與你過招,怎麼可能三招就敗給你了?除非他是故意的!事後他又散步於江湖這個訊息,難道你的妻子被侮辱,還要如此興師動眾的昭告天下嗎?所以我才覺得這很奇怪。”

皇甫雲對著皇甫風投去一個極其讚許和敬佩的目光:“不愧是我大哥!”

“你這件事,可真是轟動了整個江湖!現在你回來了,真相也解開了,明日去趟衙門,告訴段如霜一聲,否則,他還在四處找你呢!”

“真是患難見真情,自家兄弟暫且不說,就說段兄,聞且和無燕,看他們找我那麼奔波,為了把戲演足,我又不能現身,真是愧疚呢!”

皇甫風說道:“還有鳳綾羅,她的確是愛你的,若不是爹攔著,她險些中了計,去唐門以身犯險,你便冇有機會用這種方式揭開真相了!”

皇甫雲心滿意足的笑了笑,卻又不禁露出了一絲疑惑:“可是,我一直冇見過綾羅,綾羅她去哪兒找我了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