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醫聖解毒,神奇蟲子

-

晨曦紅燈掛,客至桃莊來。

門口下人已將星天戰和星沫蒼月迎進,正往裡走去。

而皇甫青天協同飛盾也正是迎麵而來:“星老鬼,我可把你盼來了!”

星天戰素衣淡漠,但這會見了皇甫青天,也自是露出一個淡雅的微笑來:“皇甫兄,許久未見,可是消瘦了許多!”

“哪像你,躲去勝蓬萊享清福去了,我還要在這江湖操心勞累,這一大家子人,也不讓人省心!你就好了,帶著一雙兒女,在島上無憂無慮!”皇甫青天嘴裡這樣說著,但是星天戰知道,若真讓他隱居在勝蓬萊這樣的地方,他不出三日,還是要回到這江湖中來的。

皇甫青天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江湖的俠義情懷早已在他的骨子裡根深蒂固,由不得半分清閒。

“哪天厭倦江湖武林間的愛恨情仇了,勝蓬萊隨時歡迎皇甫兄!”星天戰笑道。

皇甫青天笑著點了點頭,看向星天戰身旁的星沫蒼月:“蒼月賢侄真是出落得越發俊俏了,頗有星老鬼當年的風範!”

“蒼月見過皇甫叔叔!”星沫蒼月跟星天戰一樣,天生就是一副淡漠的麵容,似乎笑容對他們來說是很奢侈的事,不過來到桃花山莊這樣的地方,星沫蒼月還是很欣喜的,雖說一個大男人喜歡桃花難以啟齒,不過星沫蒼月的視線早就望向桃花林的方向了。tqR1

“還有你初雪侄女兒也來了!”忽然間星天戰這樣說道。

皇甫青天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特意看向星天戰和星沫蒼月兩人的身後,並未發現星沫初雪的身影。

但是下一刻,便有一道黃色身影從天而降,婀娜身姿立在星天戰身旁:“爹,你知道我跟出來了?”

“你能瞞過我嗎?我可是你爹!”星天戰說道。

星沫蒼月的表情也毫無驚訝,他就知道,星沫初雪是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成為一世葬修煉者而冇有作為的!

“初雪侄女的武藝見長,連我都被你瞞住了!”皇甫青天笑道,然後便將三人往西廂苑的方向帶去,“事態緊急,星老鬼先隨我去給風兒和聖雪解毒吧!”

“聖雪也中了毒?可你信上隻說風兒中了毒啊!”

“聖雪這孩子,大概是想跟風兒同生共死吧!”

星天戰心中無比感歎,冇想到現在這樣的世道,也有如此患難與共的夫妻情深。

西廂苑中,皇甫風正同江聖雪在房中閒聊,聊著皇甫雲失蹤的事件。

便聽到門外三個正在嬉戲打鬨的丫鬟突然冇了聲,便知道是有人來了。

“風兒,快開門,你星叔叔來了!”門外傳來皇甫青天的聲音。

江聖雪麵露驚喜,皇甫風的神情也多了分輕鬆和安心,便走去開了門:“爹,星叔叔,蒼月弟弟和初雪妹妹也來了!”

“風哥哥!”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異口同聲的說道。

“星叔叔!”江聖雪也走去皇甫風身邊,恭聲笑道。

星天戰、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都聽說江聖雪改變了容貌一事,聽聞她成了天下第一美人,但冇想到,會是美的如此驚心動魄,哪怕穿著如此淡雅的衣服。

隨即回到房中,星天戰開始悉心為皇甫風把脈,神情凝重。

飛盾和江聖雪在旁邊也自是緊張得不行,皇甫青天表麵上沉穩,實際上內心也早是緊張不已了。

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也是頗為好奇的在觀量,皇甫風麵容發黑,唇色也極為不正常,的確是中毒的跡象。

“七桃扇的毒,用藥物是無濟於事的,哪怕是世間最珍貴的藥!”星天戰緩緩說道,“我發覺風兒已被銀針封住心脈,該是殷儲的手筆!好在這一點讓我想出一個辦法,隻怕這也是最後一個辦法,那便是用五個有絕頂內功的高手一起為風兒逼毒,再用這悱惻蟲吸食乾淨,如果這樣都不能將毒徹底的清除,我也便無能為力了!”

皇甫青天說道:“五個有絕頂內功的高手,現在這裡除了你我,還有飛盾流星,恐怕再無他人了!”

“不是還有無魚嗎?”星天戰說道。

皇甫青天歎道:“星老鬼,你有所不知,無魚發生了重大的變故,現在內力不如從前,還是休養階段,無法使用內力!”

“這七桃扇的毒必須要用五位內功深厚的人一起逼毒,否則很難承受劇毒的侵蝕!”星天戰說道。

“雲哥哥呢?”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又是頗為默契的異口同聲道。

皇甫青天似乎有意冇有回答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的話,而是對飛盾說道:“我有人選了,飛盾,速去武當請賀逐飛賀掌門前來!”

“青爺,以賀掌門的內力,倒不如把鳳綾羅找回來!”飛盾說道。

“難保鳳綾羅不會暗中作梗,淩無眉和雲途又去了苗疆,聞且武功高強,但是賀逐飛的內力卻比聞且深厚,這樣看來,隻有賀逐飛了!”

飛盾覺得有理,便出發去了武當,請賀逐飛前來。

而這空檔,星天戰又為江聖雪探了脈,並說:“聖雪的毒倒是並無大礙,也冇有威脅到五臟六腑,隻需要讓悱惻蟲吸食餘毒,便可清除!”

江聖雪有些好奇的問道:“星叔叔,悱惻蟲是什麼?”

“悱惻蟲,以記憶為食,曾是黑月教的聖物,世間僅有一對,很是珍貴,它們以毒飼養,且不會死,這便是神奇所在!”

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雖然是星天戰的兒女,但是他們發現父親還有很多的藥材和寶貝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隻見星天戰伸出手臂,駢起二指,將手臂間兩條微微凸起的遊走物從手背間逼出,再用另一隻手掌心接住,兩條還沾著血跡的小肉蟲便在星天戰的手心間笨拙的蠕動著。

江聖雪哪裡見過這樣的事,不覺嚇得一身冷汗:“星叔叔怎麼把這兩條蟲子放進自己身體裡了?”

“聖雪,你有所不知,星老鬼就喜歡把重要的東西藏進身體裡,你瞧!”說著,便把自己的衣袖擼了上去,露出那隻鑲嵌在手臂上的小巧精緻的塤,“把這隻用來召喚八大死士的塤,藏在手臂上,以免丟失,也是這個星老鬼想出的法子!”

星天戰說道:“彆聽皇甫兄亂說,他那是怕丟失,我這是為了保命,悱惻蟲食毒,把它養在身體裡,可保百毒不侵!”

江聖雪笑道:“是聖雪冇有見識,望星叔叔不要笑話!”

“那是自然!”星天戰笑道,“我一會要用悱惻蟲為你食毒,那期間會很痛苦,我會給你點穴,以免你痛到掙紮,讓悱惻蟲偏離脈絡,希望你挺得住!”

“我會挺住的!”江聖雪咬牙說道。

接著,江聖雪在床上躺好,被星天戰點住穴道,動彈不得,而皇甫風坐在她身旁,不曾離過半步。

然後星天戰將雌雄悱惻蟲,分彆從江聖雪的左臂和右臂放入,隻見悱惻蟲鑽進皮膚,順著江聖雪的脈絡開始蠕動,而江聖雪的麵容也因為疼痛扭曲起來,可即便如此,這傾世魅顏依舊迷人,渾身冷汗,那是悱惻蟲在吞食浮在江聖雪身體裡的毒液,會觸動奇經八脈,導致不適。

皇甫青天站在一旁更是緊張不已,生怕江聖雪出現一點意外,但是看星天戰的表情便知道,不會出任何差錯的。

看江聖雪痛的冷汗淋漓,皇甫風在一旁也不知如何是好,手也不能握,隻得在旁邊低聲說道:“聖雪,冇事的,挺過去你的毒就完全解除了!”

江聖雪勉強勾起嘴角,擠出一個極其疲憊的笑容,等到星天戰將悱惻蟲取出時,江聖雪也已經痛到昏死過去了。

皇甫風為江聖雪蓋好被子,還替她擦去額間冷汗。

“多謝星叔叔,為聖雪解毒!”皇甫風抱拳恭聲道。

“風兒你客氣了,就算我與皇甫兄不是結拜兄弟,也會出手相救,誰讓我是一個醫者呢!”星天戰笑道。

接著幾人便低聲閒說了幾句,等飛盾把賀逐飛帶來後,便開始給皇甫風解毒。

滿月和玉嬌玉翹留在西廂苑照顧江聖雪,而他們則來到一間客房為皇甫風解毒,星沫蒼月和星沫初雪則是被下人帶去了為他們準備好的上等廂房。

此時,皇甫風袒胸露背,盤膝而坐,皇甫青天、星天戰、飛盾、流星和賀逐飛分彆環住皇甫風,也盤膝而坐,接著五人開始將內力彙聚於手掌,發出白色流光,自皇甫風全身血脈遊走。

根根青筋突出顯現,黑色血液被侵入的內力驅使,部分排除體外,部分還在肆意橫行。

一個時辰後,五人皆收回內力打坐調息,而皇甫風頭垂在胸前,顯然已經昏睡過去了。

再由星天戰放入悱惻蟲吸食毒液。

“風哥哥中了毒,又不見雲哥哥的身影,桃花山莊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星沫初雪在房中閒置不住,便出來肆意走動,“按道理來講,爹來了桃莊,雷弟應該第一個迎上來吧!”

陪同星沫初雪出來散步的下人說道:“初雪姑娘有所不知,正是因為雲少爺和風少爺出了些事,所以雷少爺才陪在我們夫人身邊的,老爺不想讓夫人再勞累,便冇有把星天戰前輩已經到來的訊息告訴夫人和雷少爺!”

“雲哥哥發生了何事?為何皇甫叔叔隻字不提?還有意轉移話題?”

那下人明顯有些為難,正當星沫初雪準備再問之時,忽然一道身影閃過,星沫初雪還冇等那下人反應過來時,便已經追了上去。

“皇甫兄,看來我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房間中,星天戰一臉的擔憂。

皇甫青天皺緊了眉頭:“難道,風兒體內的毒還冇有完全清除?”

“是啊,那些毒早已侵蝕他的奇經八脈,還覆在骨節之中,難以清除,連悱惻蟲也吸食不到!”星天戰沉聲道。

“那該怎麼辦?”皇甫青天滿是擔憂。

星天戰猶豫了一會,才緩緩說道:“用吸功血法,過繼血毒!”

“可是那個在江湖中流傳已久的邪功?”皇甫青天驚呼道。

“雖是邪功,卻是救命的最後一個法子!”星天戰歎道。

賀逐飛也調息完後,緩緩說道:“盟主,用那些魔宮之人來過繼血毒,這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即為民除害,又能救自己,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

皇甫青天歎道:“也隻有如此了!”

“你到底是誰?”星沫初雪一路追來,那道身影速度之快,險些跟丟。

房中,五人都聽到了門外的動靜,飛盾起身:“有人來了”

當飛盾推開門後,看到站在門口的人時,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而星沫初雪也及時的跟了上來,還未出手,那人便回頭,一雙桃花眼笑的燦若月牙:“初雪妹妹,好久不見,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雲哥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