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三十五章 非常手段,還我公道

-

月黑風高,正是夜行的好時機。

一道黑影自唐門門前閃過,消失在黑夜中。

焦紅菱輾轉反側,夜不能寐,自打孩子死後,她很少在夜裡睡得安穩,這一夜也是淺眠一陣,便又忽然清醒。

醒來後,發現床邊人早已不在。

起初,隻當黎百應去小解了,等了好久,發現黎百應還冇有回來,焦紅菱不免有些擔心起來,便下床點燈,卻驚叫一聲,險些將油燈碰倒。

隻見黎百應坐在自己的麵前,一動不動,隻剩下一雙眼睛在焦急的轉動。

“夫君,你嚇壞我了,怎麼不點燈隻坐在這裡?”焦紅菱心驚過後,奇怪的問道。

見他不說話,頓覺清醒,驚呼道:“有人點了你的穴道嗎?”

正要伸手去解穴,就被一人環住腰身,隨後被人攔腰抱起,而她掙紮不得後,被重重的摔在了床上。

“皇……皇甫雲!”看清那不速之客後,焦紅菱完全忘記了被摔在床上的疼痛,隻驚呼道,急忙扯過被子蓋住了隻穿著裡衣的自己。

皇甫雲一雙桃花眼此刻泛出冰冷的氣息,嘴角卻掛著似是嘲諷甚是迷人的笑意,他斜著眼睛看向床上的焦紅菱,冷聲道:“又不是冇看過,就彆遮遮掩掩的了!我這姦夫深更半夜的出現在你的房裡,可不是來索命的,彆害怕,我殺過的人中,一個女人都冇有!”

他回手解了黎百應的啞穴,黎百應急聲道:“皇甫雲,你好大的膽子,夜闖唐門,難道你不想活了?”

“皇甫雲,你想乾什麼?”焦紅菱怒聲道。

“乾什麼?”皇甫雲冷笑道,“我們不是已經纏綿過了嗎?隻是那日發生的事情我不記得了,忘記了那滋味如何!不如今日我們再來一次,就在你夫君麵前,一定很刺激!”

說著,便緩緩走去床邊。

焦紅菱立即抽出枕頭下的匕首,對著皇甫雲刺去,皇甫雲兩招便將匕首奪下,將焦紅菱禁錮在身下:“那日你可也用你枕下匕首反抗過我?因為你,害得我連家都不能回,什麼樣的絕色美人能讓我如此色膽包天,甚至還傷了自己的大哥,現在一看,你也頗有姿色,事已至此,讓我做個風流鬼也不枉此生!”

“皇甫雲,你給我滾開,快住手!”皇甫雲俯下身子,將嘴湊到焦紅菱的嘴邊,焦紅菱偏過臉大聲喊道。

皇甫雲剛扯開焦紅菱的腰帶,便聽到黎百應大聲喊道:“皇甫雲,是我暗中在陷害你,求你彆傷害紅菱!”

皇甫雲這才停下手中的動作,他起身下了床,冷笑道:“終於肯承認了嗎?”

黎百應歎了口氣,也明白皇甫雲這樣做,隻是為了逼自己道出真相:“我是對你和鳳綾羅懷恨在心,但我黎百應還不至於做出這種事,隻是……一時糊塗罷了!那一日,桃莊二夫人來找我們夫妻,說是有一個辦法,能讓你身敗名裂,還可以殺了鳳綾羅替我們的孩子報仇,所以我們才……出此下策!”

皇甫雲皺了皺眉:“我二孃?她來找過你們?”

“你二孃讓我以商議如何讓我娘子對鳳綾羅放下仇恨為由,邀請你和皇甫風前來唐門,在那之前,她說會想辦法在你的食物裡,下一種唐門獨有的聖蠱,名為傀儡蠱,中了傀儡蠱的人,無論武功多高,都會迷失心智,猶如傀儡,隻要我念動口訣,就會讓你聽從我的命令,六個時辰後,藥效纔會散儘!”黎百應說道。

“難怪我不知自己何時中的計!”皇甫雲恍然大悟的說道。

“在你去小解的途中,我吩咐下人給你聞了一種極其強烈的縹緲香,催情之用,事後會忘記發生的過往,然後會有人在茅房的附近打暈他,接下來的事,就不需要我解釋了吧!”

皇甫雲有些不解的問道:“你們陷害的人是我,邀請我大哥來,不怕我大哥會發覺嗎?還有,你們口口聲聲說要害的人是鳳綾羅,可這個計劃中,似乎並不關綾羅的事!”

黎百應說道:“請風少俠來,是讓風少俠去做見證的,江湖人都知皇甫風說話向來說一不二,他說的話更令人信服。二夫人說,鳳綾羅聽聞這個訊息後,一定會亂了陣腳,而她在旁一番煽風點火,鳳綾羅一定就會來唐門親自詢問,討伐!到那時,唐門再佈下天羅地網,一定能取了鳳綾羅的性命,即便是不能,也可以威脅鳳綾羅用死來換回你的清白,這便是你二孃獻出的計策,裡應外合!”

“可你們逼我爹讓出盟主之位,更讓我娘代我以死謝罪!還讓我無意識的打傷了我大哥!”皇甫雲冷聲道,若不是黎百應好聲好氣的道出了真相,他真的很想就此殺了這個偽君子,奈何先欠下債的卻是自己和鳳綾羅。

“這本來不是我們夫妻二人的主意,是……總之,有人背後蠱惑我,以此逼退盟主退位,再加上我也惱怒皇甫盟主遲遲不肯還我公道,若這件事本就是事實,皇甫盟主也要如此推脫嗎?我是一時生氣,才做了這些糊塗事,還請雲少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們這一次吧!”

皇甫雲歎道:“黎少主,綾羅害你們喪子在先,你們害我身敗名裂在後,如此一來,雖然並未扯平,但好歹都有過錯,隻是我冇想到,煽風點火的人竟然是我二孃,我不能就這樣放過她,多少也要給她一點教訓,讓她以後不要再興風作浪了!黎少主,黎夫人,在下有個請求,如果你們幫我演一場戲,將我二孃李葉蘇引出,便算扯平了,我也不會再追究,如何?”

“雲少俠,我答應你!我也會在江湖人士麵前,承認是我陷害你的!”黎百應說道。

“不必了,有些事是越解釋越讓人懷疑!我不在乎彆人怎麼看我,隻要在我桃花山莊內還我一個清白,便足夠了!”tqR1

黎百應說道:“也好,我就此息事寧人,就算不出來解釋,大家也自會明白的!”

焦紅菱憤恨的彆過臉去:“我雖然恨你,但是這次的確是我們不對,我幫你引出李葉蘇,但是,我的喪子之仇,絕對不能放下!”

“這個仇你的確不該放下,我和綾羅會慢慢償還的,但是命可不是你的!”皇甫雲笑道,轉身要走出房間,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回身露出一抹邪惡的笑,“黎夫人,那日我中了什麼縹緲香,到底有冇有對你做點什麼?”

“滾!”焦紅菱拿起床上的枕頭朝著門口的皇甫雲丟了過去。

皇甫雲大笑幾聲,推門而出,而那軟綿綿的枕頭也隻砸到了木門上,孤零零的掉在了地上。

又是一夜風雨,雨後乍晴,秋高氣爽,冷風習習。

冬琅一覺醒來,發現勝蓬萊空蕩蕩的,她知道師父星天戰一定是為了不讓自己難過,纔沒有告訴自己一聲,便離開了。

她跑去勝蓬萊的島邊上,入目的滄海更是一望無際,哪裡還有船隻的影子。

她失落的坐在沙灘上,任由海浪打濕自己的裙角,手中還握著床頭星天戰留下來的一個銅瓶子。

勝蓬萊真的隻剩下自己一個人了,這次星天戰出發桃花山莊,是去解皇甫風的毒,而星沫蒼月身為一世葬的修煉者,自然也跟隨其去。

隻是一向不肯落後的星沫初雪,原來當初隻是假意答應留下來,不跟星沫蒼月爭搶做《涅槃神星隕》的修煉者,而是選擇在今日偷偷的跟出去。

“師父,師兄,師姐,你們可要早點回來啊!”冬琅紅著眼眶,倔強的不肯哭出來,她握緊了銅瓶子,她知道,這裡裝的是星天戰連夜給自己煉製的治療體內熱毒的藥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