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冤家碰頭,闞雪樓前

-

咚咚咚——

無燕和月柒站在一戶人家的門口,等待著主人開門。

“你們找誰?”推門的人是個老婦人,見到兩位年輕少女,不禁驚訝的問道。

無燕問道:“老婆婆,請問一下,前日,桃花山莊的皇甫風和皇甫雲來到唐門,您可看見了?”

老婦人說道:“看到了,當時我正準備去集市呢!”

“那他們是何時離開的?”

“那我可就冇注意了!”

“謝謝您了!”無燕恭聲說完,那老婦人也將門關了上,無燕轉身對月柒說道,“月柒,這戶人家正在唐門對麵,冇有比他們看到的更清楚了,我們現在沿著這條街一路問下去,一定會有人看到的!”

月柒感激的點了點頭:“好!”

黃昏日落,雲霞漫天,深秋時節,這種天空已是少見了,亦是不知是吉人天相,還是不詳噩兆。

無燕和月柒一路詢問下去,已是又渴又累了。

無燕抬頭,擦了擦額角的汗:“真是多事之秋啊,竟冇有一戶人家看到過雲少俠的身影!”

“無燕姑娘,我們現在隻是詢問唐門以西的人家,我們現在往回走,說不定,雲少爺出了唐門是從那邊方向離開的!”月柒說道。

無燕點頭道:“好吧,我們現在就去!”

說罷,二人便原路返回,又開始一戶人家一戶人家的詢問。

數次詢問無果後,二人又來到下一戶人家,卻發現門口已經站了兩個人,那兩個人,一個是衣衫襤褸的中年人,一個是身軀瘦弱穿著粗布灰衣的少年。

站在不遠處,隱約聽得到他們的對話。

“當真看到皇甫雲是從那邊拐走了?”那衣衫襤褸的中年人問道。

站在宅子門口的年輕男子說道:“當真!紫衣,相貌非凡,肯定是皇甫雲,那還能有錯?”

“穿紫衣的江湖人也不少,你真的確定是皇甫雲嗎?人命關天,請你在好好想想!”

那人高聲道:“我肯定不會認錯的,雖然我不是江湖人,但是皇甫雲誰不認識啊!他在三天之內,笑著殺死了被下追殺令的七十八名凶殘江湖亂黨,聞名天下,這斷魂笑使的名號可是響噹噹的!”

那中年人回頭看了看,說道:“好吧,謝謝你了!”

“不用客氣,聽說皇甫雲姦汙了唐門門主的夫人,可是真的?”那年輕人帶著滿臉的好奇心問道。

中年男子皺了皺眉,說道:“少打聽,這種聽風就是雨的訊息有幾個是真的!”

“我就說嘛,皇甫雲肯定不是那種人!”

那人關上門後,中年男子和旁邊的瘦弱少年也轉過身,朝斜對麵的拐角走去。

“月柒,他們好像也在打聽雲少俠的事!”無燕說道。

月柒點頭道:“我也聽到了,看他們的穿著打扮,好像是丐幫的人啊!”

“丐幫的人?那不就是跟我們一夥的了,我們去打個招呼!”無燕說完,便大步的朝他們走了過去。

月柒來不及叫住她,也急忙跟了上去。

無燕拍了拍那瘦弱少年的肩膀,笑聲道:“你們丐幫的小乞丐也很聰明嘛,還知道從這裡找起!”

那瘦弱少年回過頭來,先是一驚,立馬咬緊牙關,滿麵敵意,一拳朝無燕襲來。

無燕毫無防備,哪裡知道這少年一上來就對自己大打出手,肚子上捱了重重的一拳,連連後退數步,憤怒的同時,又不解的問道:“小乞丐,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攻擊我?偷襲女人,真不是君子所為,更不是一個男人的所為!”

中年男人正是丐幫長老馬麟成,隻見他大聲喊道:“是魔宮雙飛燕,少幫主小心!”

瘦弱少年正是丐幫少幫主聞且,他皺緊了眉頭,總覺得眼前的無燕跟以前大不相同,正奇怪之時,又鬼使神差的再次朝無燕攻擊而去。

無燕方纔是毫無防備,這次她可不能讓自己再次吃了虧,一麵躲閃,一麵與之過招,曾經聞且敗給了無燕,現在無燕仍舊可以毫不吃力的躲避他的攻擊,但是無燕練得始終是用毒的武功,所以這次交手,冇過一會,也覺得力不從心起來。

月柒在一邊,滿臉焦急的喊道:“快住手,大家都是自己人啊!”

可是這兩人正打的熱火朝天呢,怎麼聽得進去!

月柒隻好跑去馬麟成身邊,說道:“您快叫他們住手吧,我是皇甫雲的貼身丫鬟月柒,我和無燕姑娘是來找雲少爺的,恰巧就碰到了兩位!”

“雲少俠的貼身丫鬟?”馬麟成打量了月柒一番,又看了看正與聞且交手的無燕,說道,“她不是魔宮的雙飛燕嗎?怎麼你們會在一起?”

月柒低聲道:“此事說來話長,總之,無燕是被殘夢穀穀主雲細細篡改了記憶,她現在已經忘掉了自己是魔宮的人,連她的雙生妹妹也不記得了,她現在就住在桃花山莊,已經是我們這一邊的人了!”

馬麟成聽完月柒的話,便立刻喊道:“少幫主,快住手,無燕現在是我們自己人!”

掌掌相對,無燕和聞且都是連連後退數步,月柒急忙跑到無燕身邊,扶住了她:“無燕姑娘,你冇事吧?”

無燕搖搖頭,又是憤怒又是疑惑的說道:“我冇事,他到底是誰啊?為什麼一上來就攻擊我?我跟他從前有仇嗎?”

“那人叫他少幫主,該是丐幫少幫主聞且吧!在江湖中也是很有名的,是年紀最小的江湖人,唯一能進盟主堂的少年,我常聽雲少爺提起他!”月柒說道。

馬麟成也走去聞且身邊,此次見他跟無燕交手,已經不相上下,也放下了心,他趴在聞且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

真是這樣嗎?聞且不敢置信的看向無燕,仍舊冇有放下警惕之心,看著無燕的眼神依舊不善。

看著滿臉故作沉穩卻稚氣未脫的聞且,無燕方纔的怒氣也漸漸的消退了,忽的笑出了聲來:“你這個人,還真是有趣呢!”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小乞丐,你今年幾歲了?這麼小就出來行走江湖,不怕人販子把你拐走嗎?”

聽聞此言,聞且更為憤怒,但卻扼製住了自己想要攻擊她的**,隻好忍著,轉身走掉了,馬麟成也自是跟了上去。

無燕看著他惱羞成怒的背影,冇有覺得不可理喻,心底裡倒是滋生出了一股熟悉的感覺。

於是疾步追上了他,猛地鉤住他的脖子:“小乞丐,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呀?”

聞且有些厭惡的推開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依舊走得很快。

無燕饒有興趣的跟在他後麵,喋喋不休的說道:“小乞丐,你為什麼不說話啊?難道你是個小啞巴嗎?”

小啞巴這三個字對聞且來說可是大忌,他猛地回身,好在無燕反應快,一個側身躲過了聞且一記掌風,她高聲道:“你也太凶了吧,小孩子總這樣,長大可是娶不到媳婦的!”

聞且氣哄哄的看著無燕,馬麟成雖然對無燕也冇有好感,但是眼前的無燕確實跟以前殺人如麻的雙飛燕不一樣了,便說道:“我家少幫主的確不會說話,啞巴二字對少幫主來說是個侮辱,還請姑娘以後不要再提這兩個字!”

聽完馬麟成的話,無燕反而更加的興奮了:“這麼小就不會說話,好可憐啊!是天生的嗎?就跟我天生會用毒一樣嗎?對了,不會說話的小孩,是不是也長不高啊?”

聞且翻了個白眼,生氣的轉身加快了腳步。上次見麵時,明明還是個嗜血的魔宮妖女,現在又好似一個天真的話癆少女。

無燕性情大變,聞且倒還真信她是被洗了腦,忘記了從前與自己的所有過節,不過,就算冇了記憶,這喜歡侮辱彆人的性格還是冇有變啊!

月柒看著聞且憤怒卻無法表達的背影,急忙跟了上去拉住了無燕:“無燕姐姐,你就不要再調笑聞少幫主了,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找到雲少爺啊!”

“哦,要不是你提醒,我差點都忘了,光顧著逗弄小乞丐了!”無燕終於收起了調笑,正色道,“對了,你們剛纔去問那戶人家,該是問到了什麼?”

馬麟成說道:“那個年輕人說看到雲少俠當日就是從這裡拐走了,我們現在前往的方向就是這裡,可是,很奇怪,這條巷子倒是偏得很,雲少俠從這裡一路前行的話,又會去哪裡呢?”

煙雨閣。

正坐在樓上一處茶水隔間,一麵喝茶,一麵百無聊賴的看著下麵的人談笑風生,嬉笑怒罵,如此百態人生,還真是有趣。

紫風月已經很久冇有接客了,好在這裡有吃有喝,還有一個從不會逼著自己做任何事的花媽媽。

不過當她聽說有人談論皇甫雲侮辱焦紅菱一事時,可就從看熱鬨的人變成了被看熱鬨的人。

她跑下樓去,直接站在一名富家子弟麵前,大罵道:“你放屁,雲少要是侮辱了那個焦紅菱,我紫風月願意懸梁自儘!”

“我知道紫風月姑娘是皇甫雲的紅顏知己,但也不能否認皇甫雲做了禽獸之事的事實啊!連皇甫風都被他打傷了,聽說今兒早剛醒,江湖上都傳開了,可不是我胡亂說的!”

“難不成你就在現場親眼所見?”紫風月氣紅了臉,聲音也失去了平日的優雅。

那富家子弟有些尷尬的說道:“我並未在場,隻是聽說!”

“既然是聽說,就彆以訛傳訛!膽敢再在背後議論雲少的不是,敗壞雲少的名聲,我就跟你們拚命!”

眼見著紫風月的情緒越發的激動,就快要跟客人翻了臉,花媽媽急忙走了過來,把紫風月拉去了一邊,叫小蘭上去賠不是。

“風月,你還不許彆人私下議論是非了?這裡可是煙雨閣,又不是衙門!”花媽媽柔聲道。

紫風月氣的身子都抖了起來:“可他們談論的,是雲少的是非!”

“我也不相信皇甫雲會做出這等事,就當他們是酒後胡言亂語的吧!”花媽媽愛憐的撫摩著紫風月的後背,低聲笑道。

一座佇立在街上繁華地帶的七層紅色樓閣,像是燃燒在世間的熊熊火焰,凡是從這裡路過的人都會忍不住駐足觀望,這便是以養絕色小倌和琴技無雙的琴師而聞名的闞雪樓。

而讓闞雪樓屹立不倒的,更是老闆娘未傾隱,這個十大美人之首的絕色美人。

四人站在闞雪樓前,皆是滿麵疑惑。

“馬長老,您確定那人不是胡說的?這條路到儘頭,通往的是眼前這座紅色樓閣啊!”無燕說道。

“應該不是胡說吧,這條街市人來人往的,再往前走幾條街,就是桃花山莊了!”馬麟成說道。

月柒皺眉道:“這是闞雪樓,雖然闞雪樓的老闆娘跟我們雲少爺有點交情,但是,雲少爺應該不會躲在裡麵吧!”

“不管怎麼樣,來都來了,如果不在裡麵,我們再兵分兩路,沿著兩邊在詢問下去吧!”馬麟成說道。

馬麟成話音剛落,聞且便已經上前去敲門了。

開門的人果真是絕色傾城的老闆娘未傾隱,看到眼前四人,波瀾不驚的說道:“闞雪樓現在不接客,小孩子不準進,更不接女客!”

無燕“噗嗤”笑出了聲,走去聞且身邊:“老闆娘,我們是來找人的,不是來找樂子的!”

“現在闞雪樓裡的小倌都出去雲遊四海了,隻剩下我一個,不知你們要找的人是誰!”未傾隱笑道,“對了,還有一匹白馬!”

“皇甫雲,老闆娘一定認識!”無燕說道。

未傾隱正色道:“原來是雲二少,怎麼,他失蹤了嗎?怎麼找到我這裡來了?”

月柒也走上前來,說道:“一言難儘,老闆娘,前日,雲少爺從唐門出來就失去了蹤影,我們也是一路詢問走到了這,不知道你有冇有看到過雲少爺從這裡經過?”

未傾隱說道:“如果我看到雲二少,一定會告訴你們的,但是他真的不在我這!”tqR1

“好吧,如果老闆娘有雲少爺的訊息,記得通知一下桃莊,必有重謝!”月柒有些失望的說道。

“我會的!”

目送四人離開後,未傾隱重新關上了闞雪樓的大門。

走進院中,進了裡堂。

本是紅木桌椅,紅綢飄揚,那桌椅之間,卻坐著一個身著紫衣的人,一邊悠哉的喝著小酒,一邊對著進來的未傾隱說道:“誰這麼聰明,找到這裡來了?”

“是你的丫鬟月柒,還有丐幫的聞且和馬麟成,另外一個,該是魔宮雙飛燕之中的無燕!”未傾隱笑道。

紫衣人坐正了身子:“冇想到,找到這的,居然是他們幾個!”

“雲二少,你就打算一直待在這裡,不做點什麼嗎?”

皇甫雲勾了勾嘴角,笑道:“剛收留我不到一日,就要趕我走啦?”

“自然不是,我是看到月柒的眼睛又紅又腫,一定很擔心你!連你的丫鬟都是如此,可見你的爹孃,會更加擔心你!”

“我也是冇辦法,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自有我的打算!”皇甫雲低下頭,眼底閃過一絲憤怒和堅定,隨後一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