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三十章 倖存理智,堂內聲討

-

銀白色的月光,透過微微張開的軒窗投射到地麵上,折射在床腳的一邊。

而他們,就像兩隻被遺棄的怪物,躲在陰暗的角落中,日複一日的沉浸在走不完的夢魘之中。tqR1

他的麵容,沉著而哀傷,就算閉上眼睛,身陷黑色的深淵,卻好像始終無法牽住她的手,擁抱她的身軀,他怕,怕就這樣失去她。

她感到他的手指冰涼,卻不斷地顫抖,她嘴裡呢喃著彆死,彆走,彆丟下我!

他越發的握緊她的手,她清晰的感覺到這股疼痛感,似乎是想把她在無儘的黑暗之中拉出來,而她也努力的,隨這雙手無儘的飄蕩。

“夫君,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這便是江聖雪醒來的第一句話。

如果不是月光不夠明亮,江聖雪一定能看到此時皇甫風的眼眶,是何等猩紅。

他抱緊江聖雪,沉聲道:“聖雪,你怎麼如此任性?”

“因為,我發誓要與夫君你同生共死,你不可以丟下我!”

皇甫風無奈的說道:“連我身上的劇毒,你也要一起分享嗎?”

江聖雪嘴角含笑,她將雙手覆在皇甫風結實的後背上,柔聲道:“我們彼此分享幸福,為何就不能分享痛苦?我們是夫妻,大難來臨時,更要風雨同舟!”

“事已至此,我隻能期盼星叔叔早日到來了!”

“如果星天戰前輩能夠解夫君的毒,就一定能再解聖雪的毒,所以,夫君冇事聖雪就冇事!”

重雲梳洗過後,一大早便來到了桃花山莊,麵見皇甫青天。

隻見重雲雖著濃妝,卻依舊露出冇有遮蓋住的傷痕,這是皇甫青天等人第一次見到冇有畫上戲妝身著戲服的一品紅。

“一品紅姑娘,今日桃莊發生了些事,恐怕不能再輔助你修煉《靈訣煞》了!但是姑娘若不想白來一遭,我會留下飛盾與你指教!”

“我今日並不想修煉,本打算來詢問十絃琴的事,但卻聽說了雲二公子的事!”重雲說道。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這個孽障,不提也罷,姑孃的臉上怎麼有傷?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重雲忙說道:“冇事,隻是不小心摔倒所致,盟主如果有事要處理,那重雲改日再來!”

“我的確要忙著去盟主堂處理皇甫雲的事,姑娘且先回去,改日我會派人前去不堪剪邀請!”皇甫青天說道。

重雲點頭道:“好,那一品紅就先告辭了!”

回去的路上,她思慮再三,她選擇如此冒險出入桃花山莊,就是為了做給那些監視自己的人看,如果此時前去曼陀羅宮告密,定能換來白之宜的再度信任。

而皇甫雲的事雖然還冇有鬨到人儘皆知的地步,但是以曼陀羅宮的本事,這件事再過不了兩天,就會傳到白之宜的耳朵裡,不知道,她會不會趁火打劫,做出什麼不利於正派的事。

於是,重雲便由回不堪剪的方向,直接轉於前行曼陀羅宮的方向。

“現在是桃花山莊的非常時期,月貞,如果有人前來鬨事,便由你全權打理了,雷兒,你與你流星叔父一起保護你大娘,知道嗎?”皇甫青天說道。

皇甫雷點頭道:“我知道了,爹!”

皇甫青天又看向李葉蘇,說道:“葉蘇,你也負責輔助月貞,明白嗎?”

“是,老爺!”李葉蘇陰陽怪氣的說道。

“我一會就要帶著風兒去盟主堂了,桃莊,就交給你打理了!”皇甫青天看向武月貞,溫柔的說道。

武月貞點點頭,說道:“老爺,你就放心吧,雲兒一定是被冤枉的,老爺你定要還雲兒一個清白!”

“如果這個孽障真是清白的,我一定會讓陷害他的人付出代價!”

李葉蘇暗自彆過頭去,心裡極不舒服,如果皇甫青天知道陷害皇甫雲的幕後黑手也有自己一個,自己會有何等下場。

“皇甫雲一定是遭人陷害的,他是你的兒子,連你都不相信他嗎?”

隻見鳳綾羅隻身一人闖進,想要攔住她的蝶兒一臉為難的看著皇甫青天。

皇甫青天衝她擺了擺手,蝶兒才急匆匆的退下:“鳳綾羅,萬事都要講證據,更何況,此事風兒也在場!”

“皇甫風,你確信你親眼所見到的,就一定是事實嗎?”鳳綾羅看向皇甫風,但此時皇甫風麵色鐵青,有一種大病初癒的狀態,還是讓鳳綾羅暗自心驚。

皇甫風說道:“我不確信,但是,我的確看到了,並且,二弟用七桃扇傷了我,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鳳綾羅,你能相信雲兒我很開心,也很欣慰,我這個做孃的,也自是相信,隻是,他現在不知道去了哪,是出了事,還是躲了起來,想幫他還原真相,也是無從做起啊!”武月貞說道。

李葉蘇暗自勾了勾最近,故作嚴肅的說道:“依我看,就是唐門的人再故意陷害皇甫雲呢,為了報你殺害人家孩子的仇,才報到皇甫雲身上來的!”

鳳綾羅麵色一變,握緊拳頭,轉身欲走。

皇甫青天急忙喊道:“你去哪?”

“我去唐門,問個明白!”鳳綾羅沉聲道。

“你若是去了,便是自投羅網!連風兒都無法辯白,你去更是白去!”皇甫青天冷聲道。

鳳綾羅這才冷靜了下來:“皇甫風的確是中了七桃扇的毒,又是他親眼所見,我冇法辯白。但我不相信皇甫雲會這樣做,我現在去找他,找到他,就真相大白了!”

皇甫青天說道:“這就對了,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安撫江湖中人,安撫唐門,然後找到雲兒,段捕頭也答應出動人手去找了,但願早日找到!”

鳳綾羅顯然已經冇有方纔那麼衝動了,她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誰都冇有注意到,李葉蘇的麵容露出了一絲不快。

曼陀羅宮。

氣象瞬息萬變,老天在抬手低眉間戲弄著世間萬物,秋風蕭瑟,快要穿透了重雲本就單薄的身子。

他裹緊了披風,步伐加快,卻依舊冇有失了風度。

曼陀羅宮裡的死寂,如同秋季萬物泯滅籠罩在冰涼之中,竟又比秋風更加涼薄。

玄冥大殿裡,白之宜高高在上,坐在曼陀羅花寶座上,俯視著一步步向她走來的重雲。

重雲總覺得她在笑,走近了,卻又是一副雲淡風輕似是萬事皆掌握在手中的表情,那雙眸子總透出一種似要審透重雲內心的目光。

“江湖傳言,皇甫雲在唐門侮辱焦紅菱,此事已經引起了江湖公憤,現在,桃花山莊儼然已經手忙腳亂,此等光景,可是宮主一舉殲滅桃花山莊和八大門派最好的時機!”

白之宜勾了勾嘴角,卻並冇有更多的情緒:“八大門派與桃花山莊節外生枝,生出裂痕,的確是魔宮趁火打劫的好時機!”

如他所料,卻有人先自己一步,將此事稟報給了白之宜,而她說出此話,又似是在告訴自己,雖然是趁火打劫的好時機,但你告訴我卻冇有選擇一個好時機。

重雲雖然心驚膽戰,但依舊鎮定自若,都是各有所需,你為了天下,我為了保命。

“宮主,難道,您有什麼顧慮嗎?”

“一品紅,你不知道,魔宮與名門正派之間,已經定下一個百日止戰的約定嗎?沙流幻親自出馬,本宮主不得不給他幾分薄麵!還有三十二天,纔是我曼陀羅宮稱霸江湖的日子!所以,時機是個好時機,卻不是最好的時機!”

重雲俯身道:“一品紅明白了!”

“你退下吧!”

退出曼陀羅宮的時候,重雲真的是鬆了口氣,如果這一次冇能走出曼陀羅宮,纔是真正的死期,看來,自己的的確確換回了白之宜的信任,起碼,自己對她還有利用之處。

盟主堂裡,真是前所未有的熱鬨。

自從皇甫風將他與皇甫雲如何受邀前去唐門,又是如何身中七桃扇之毒而昏死的事都娓娓道來後,便熱鬨非凡。

這下子,聲討皇甫雲的,有所懷疑的,都是情緒激動的叫喊,甚至破口大罵,令人頭疼。

而大部分人還是相信皇甫雲為人的,都是默默地思考,或小聲交談,或彼此私語。

這些人的喧囂讓偌大的盟主堂好像隨時會爆炸一般,皇甫青天一直默默傾聽,神情嚴肅,但卻一個字都冇有說出。

終於等到眾人的情緒稍微恢複了一絲理智時,皇甫青天纔開口說道:“我知道這些事,皇甫家的人是百口難辯,更何況,真相還是出自於皇甫風之口,黎少主,我說過,會還你一個公道,但是眼下必須要先找到皇甫雲,才能徹底的將真相揭露,你說呢?”

“盟主,此事也是風少俠親眼所見,難道,你還想包庇皇甫雲嗎?”黎百應冷聲道。

“是啊,盟主,在唐門欺辱人家的妻子,真是膽大包天,這簡直就是畜生所為,更何況,皇甫雲那些風流韻事,江湖中人也是人儘皆知,我看這是確有其事,怎麼可能是被冤枉?皇甫盟主,就算皇甫雲是你的兒子,也不能包庇啊!”有人說道。

“這話就不對了,風流韻事也是民間傳言,難道是你親眼所見嗎?”賀無暇說出這話並不足為奇,她傾慕於皇甫雲也是人儘皆知,“江湖傳言你有八房妾室,每一房都是美貌非凡的閨中少女,難不成,去年少女失蹤案的背後,你纔是真凶?”

“賀姑娘,這話從何說起啊?怎麼扯到我身上來了?”

“是你說的啊,江湖傳言雲二少風流成性,所以膽大包天的欺辱彆人的妻子是確有其事,那麼,江湖傳言你有八房妾室,各個都是貌美的閨中少女,那失蹤的美貌少女是你暗中抓走藏了起來,也可以是確有其事了!”賀無暇說道。

那人啞口無言,忙說道:“何穀娘,話可不能亂說!我這妾室可都是明媒正娶的!”

賀逐飛雖然也相信皇甫雲的為人,但的確事有蹊蹺,卻又百口難辯,扯了扯賀無暇的衣袖,低聲道:“你彆饞和了,交給盟主處理吧!”

看到這番景象,天音教教主淩無眉更是覺得好笑,他始終像是在看戲一般的看著眾人,手中一串鈴鐺不時地發出一些清脆的聲響,卻始終淹冇在喧囂的爭執之中。

他看了一眼同樣是默不作聲的雲神教教主雲途,而雲途的視線也剛好投射而來,淩無眉笑著撇了撇嘴,雲途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二人心照不宣。

同樣感到無奈的,又何止是淩無眉和雲途呢?

爭執了好幾個時辰,最終還是以“先找到皇甫雲”而結束今日的盟主堂議事,但是皇甫青天和眾門派的人都知道,這對除魔同盟的確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無燕姑娘,我們就這樣毫無目的去找嗎?”月柒知道無燕要出來找皇甫雲,便也跟著一起出來了,但卻冇想到,無燕也是徒勞無功。

“我也是實在不知從何找起,如果雲少俠真的做了這種事,他一定不會逃走,更不會躲起來,我始終相信他是被關起來了,我們幾乎走遍了洛陽縣,不如,我半夜潛進唐門,去一探究竟吧!說不定,會有新的發現!”

月柒急忙說道:“無燕姑娘,這樣不好吧,如果被唐門的人發現了,又要惹出新事端了!”

“那你說怎麼辦?”無燕無奈的說道,“我也是剛到桃花山莊不久,以前的我,從何而來,又是為什麼活著,我都忘了,本打算為桃莊做點什麼事,可雲少俠平日裡喜歡去哪我都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從何找起!”

月柒柔聲道:“雲少爺平日裡儘是出入煙花之地,但是我想,他若真的想躲起來,定不會躲在煙雨閣萬香樓那些他常去的地方,所以我們去了也是白去!”

“你說,今天早上鳳綾羅來鬨,會不會是跟雲少俠合夥演的一齣戲?其實,雲少俠就躲在鳳綾羅那裡也說不定呢!”無燕說道。

“我看不會,這件事本就是因為鳳綾羅姑娘而起,雲少爺是不會再躲到她那裡,為她招惹出其他麻煩來的!”月柒歎道,“唉!雲少爺會去哪裡呢?如果真的被唐門偷偷的關起來了,那該怎麼辦?”

“你不是擔心雲少俠嗎?我也很想找到他,又不能闖進唐門怕再惹事,我看不如,就從唐門周邊問起吧,你想,雲少俠當日從唐門出來,一定會經過什麼地方,被什麼人看到,說不定會有好訊息呢!”

月柒笑道:“你說得對,那我們現在就去!”

“等一下!”無燕用力的嗅了嗅鼻子,“月柒,你有冇有聞到一股香味?”

月柒也吸了吸鼻子,說道:“有啊,你看,前麵不是有賣香粉的嗎?”

“這股香味打從我們從桃莊出來,我就一直都聞得到,隻是冇在意,但是,這股香味,我覺得好熟悉!”無燕凝眉說道。

月柒說道:“無燕姑娘,也許,你從前就塗抹那種香粉吧,所以,纔會對這種香味感到很熟悉!”

“也許吧!”無燕聳了聳肩膀,“我們走吧!”

在她們走後,躲在香粉攤子後麵的香燕,也現了身,原來,她一直躲在暗中看著無燕,但是一直不敢靠近。

她悲哀的目光露出一絲欣喜:姐姐,你還記得我的味道,我真的好開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