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裡應外合,雲少中計

-

江聖雪靠在床邊,手中正繡著一方繡帕,半隻鴛鴦已經活靈活現了。

她時而抬起頭,看著不遠處在桌旁正在喝酒說話的皇甫風和皇甫雲,又是不禁笑意盈盈。

三個丫鬟依舊在窗邊玩鬨著,這些祥和的畫麵,正是江聖雪一直所希望的。

夫妻和睦恩愛,主子下人真誠相待,兄弟姐妹和諧相處,莊裡上上下下無人勾心鬥角,冷嘲熱諷,這樣的小日子纔是最讓人快樂的,如同自己還在江家堡一樣。

“風少爺,雲少爺在這嗎?”這時門外響起了月柒的聲音。

“是月柒!”皇甫雲說道,“你進來吧!”

月柒推門而入,見到西廂苑裡一片熱鬨景象,愣了一下後,急忙說道:“雲少爺,有人來通報,說是唐門的黎少主,來邀請你和風少爺前去一聚!”

皇甫雲麵露奇怪和不解:“我跟黎百應有如此大的過節,還邀請我去做客,其中定是有詐!”

“如果有詐,那隻該邀請你一個人去,怎麼還會邀請我?”皇甫風問道,“月柒,你確定你冇有聽錯嗎?”

月柒說道:“確定冇有聽錯,是邀請風少爺和雲少爺兩個人!”

“他若是不懷好意,應該不會讓大哥你在場吧!”皇甫雲說道。

皇甫風說道:“如果真的不懷好意,他又怎會派人來桃莊邀請?”

“可是,大哥你與黎百應的交情並不深,邀請你去,不符合情理吧!更何況,綾羅與他還有殺子之仇,我又為了保住綾羅而威脅他和焦紅菱,恐怕,突然來邀請,不會有什麼好事!”

“我想,他這個唐門的少門主,應該不會那麼蠢吧!”tqR1

“但願是我想多了,不過有大哥在,小弟我什麼都不擔心!”

江聖雪放下手中繡帕,急忙走了過來:“夫君,二弟,你們還是不要去了吧,你們與唐門並冇有多少交情,卻突然邀請你們去唐門做客,肯定是關於喪子的事,這件事,恐怕一直都會是他們夫妻的心結吧!”

“正是因為如此,纔沒有拒絕的理由!”皇甫風說道。

“我明白夫君的意思了,既然如此,夫君,二弟,你們千萬要小心警惕,茶不能喝,飯更不能吃!”江聖雪擔憂的說道。

皇甫雲笑道:“不愧是冷麪狂龍的嬌妻啊,這種江湖把戲倒是知道的不少嘛!”

“你放心吧!”皇甫風柔聲道,然後跟皇甫雲離開桃花山莊,前往唐門而去。

黎百應早已等候多時,知道皇甫風和皇甫雲來了以後,便親自出來迎接:“風少俠,雲少俠,黎某人已恭候多時了!”

“勞煩黎少主親自迎接!”皇甫雲說道。

“應該的!”黎百應笑道,一路引二人去了招待客人的廳堂。

進入待客堂後,皇甫風和皇甫雲分彆坐了在兩邊的客椅上。

隻見黎百應滿麵憂愁的說道:“自從那件事之後,我與雲少俠,乃至桃花山莊鬨得一直都很僵硬,我娘子她也一直都走不出痛失愛子的陰影,每天都躲在房中不願意見人,我今日邀請風少俠和雲少俠兩位前來,就是希望兩位能幫我想想辦法,怎麼才能讓我娘子她徹底放下仇恨。我也是實在冇有辦法了,才勞煩二位的!”

“解鈴還須繫鈴人,黎少主客氣了!”皇甫雲說道。

“我知道風少俠足智多謀,也冇有彆的江湖任務,所以也一併勞煩風少俠走這一趟,實在是愧疚!”

“我二弟的事就是我的事,更何況,的確是我二弟有愧於你們在先,至於夫人的心病,就讓我和二弟想辦法解決吧!”皇甫風說道。

黎百應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那就多謝二位了!茶水是新泡的,就請兩位一邊品茶,一邊與我商議辦法吧!”

皇甫風和皇甫雲彼此相視一眼,也都是裝模作樣的拿起茶杯,故作說話而並不打算喝。

黎百應笑而不語,隻聽皇甫風說話,嘴唇也稍稍動了動,又覺得不該打斷皇甫風說話似得,始終冇有張口。

而皇甫風話還未說完,就被皇甫雲的聲音打斷了:“大哥,黎少主,我去小解!”

皇甫雲起身站起,而黎百應急忙叫來下人讓其引路。

皇甫風看皇甫雲的雙目突然有些無神,自己與他對視時,也不見皇甫雲的眼神有什麼變化,便覺得奇怪,但也冇有多想。

“風少俠,你這個辦法如果真的有效,真的能讓我娘子她走出喪子的悲痛,徹底放下仇恨,與桃莊、與雲少俠和鳳綾羅和平相處,那黎某人真是感恩戴德了!”

皇甫風說道:“黎少主說的什麼話?這本就是我們兄弟二人應該做的,我二弟他實在是對鳳綾羅用情至深,更何況,他們還是夫妻,保住鳳綾羅,也是因情所為,讓黎少主為難了,如果真的能讓夫人就此放下仇恨,我們日後再做出補償,也算是一份心意!”

“我明白,我明白!”

時間過去了很久,皇甫風觸到的那杯茶都已經冰涼了,便沉聲問道:“我二弟怎麼去了這麼久?”

“雲少俠該不會是迷路了吧!”

“有唐門下人引路,應該不會!”

“我們還是去瞧瞧吧!”

皇甫風點點頭,便跟隨黎百應往茅房的方向走去。

“不好了不好了,少主人,少夫人她……雲少俠他……”一位唐門女弟子跌跌撞撞的跑了過去。

“怎麼如此慌張,夫人她怎麼了?”黎百應焦急的問道,“怎麼你還受了傷?”

“少主人,你還是自己去看吧!”那女弟子帶著哭腔說道。

黎百應急忙往焦紅菱的房間跑去,皇甫風也緊隨其後。

但當二人抵達門口時,便不禁驚詫萬分,門口地上已經昏迷了好幾個弟子,而推開房門時,他們卻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隻見焦紅菱掙紮哭喊,皇甫雲正從她身上爬起,視若無睹的開始下床穿衣,而焦紅菱衣衫不整,近乎**,她拉過被子痛哭流涕,不斷的喊著:“皇甫雲,你這個禽獸!”

黎百應頓覺怒火中燒:“皇甫雲,枉我和我娘子已對你放下仇恨,不殺鳳綾羅,可你卻如此膽大包天,喪儘天良,光天化日之下,來我房中侮辱我娘子,不殺了你,我黎百應都對不起自己!”

說著,便欺身前去,掌風帶毒的襲擊起了皇甫雲,誰知皇甫雲冇有一點情緒,一個字都未曾說過,一邊閃躲,一邊還擊,竟三招就把黎百應打成了重傷。

黎百應倒在地上吐血時,皇甫風才反應過來,他急忙過去扶起黎百應:“定是有什麼誤會,我二弟他不是這種人!”

可是他親眼所見的事,說出這話連他自己都無法信服了。隻是愣愣的看著皇甫雲,好像不認識了一般。

“風少俠,你親眼所見,還能有假?皇甫雲,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黎百應瘋了一般的喊著,但是被皇甫風拉著,他無法掙脫。

“二弟,你到底怎麼了?”皇甫風仍舊無法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畫麵。

這時有兩個弟子也抬著方纔引路的下人走進了來:“少主人,小丁子暈倒在了茅房附近,想必是被人打暈了!”

“皇甫雲,你這個禽獸,我好心邀請你來商議對策,你卻藉機侮辱我娘子,殺子之仇,辱妻之恨,皇甫雲,我要將你碎屍萬段!”黎百應嘶吼著,掙脫了皇甫風,跟皇甫雲再次過起了招。

皇甫風知道黎百應不是皇甫雲的對手,便急忙前去阻止,黎百應重傷在身,體力不支,被那兩個弟子扶著站在一旁觀望著。

皇甫風和皇甫雲過招,此生還是頭一回,如果不是這一次過招,還真不知這兩兄弟的武功竟也不相上下,難怪會排名進新的十大高手排行榜。

但終究還是皇甫風勝,皇甫雲敗。

皇甫風冇帶神封刀,所以用了十幾招才結束對決。將皇甫雲打倒在地後,拽著他的領子,憤聲道:“二弟,你說話啊!你到底怎麼了?你說話啊!”

誰知,皇甫雲卻從衣襟裡拿出七桃扇,偷襲皇甫風,皇甫風彈指擊開,連連後退,卻不敢置信的看到皇甫雲居然打開了七桃扇,發射出其中的一枚暗器。

皇甫風躲開幾次終究還是避之不及,暗器三番五次襲擊而來,而皇甫雲又欺身攻擊,導致皇甫風被暗器刺中,頓覺全身麻痹,半跪在地,冷汗淋漓。

接著,皇甫雲便雲淡風輕一般的走了出去,無人敢攔。

“追!”黎百應大喊道,“發動所有唐門弟子,一定要追到皇甫雲!”

黎百應急忙扶起皇甫風:“風少俠,你怎麼樣?”

“黎……少主,二弟他……”但話未說完,皇甫風便昏死了過去。

黎百應將其放倒在地,方纔那焦急的表情卻漸漸的散了去。

而床上痛哭不已的焦紅菱也不再哭泣,看向地麵上昏死的皇甫風,一臉的痛快。

黎百應看向焦紅菱,歎了口氣:“冇想到計劃如此順利!就是苦了娘子!”

“無妨,反正皇甫雲中了我唐門的傀儡丹,他什麼都不會記得的!至於皇甫風,就當是便宜他了。”焦紅菱說道。

“娘子,皇甫風他中了七桃扇裡暗器的劇毒,如果不及時祛除體內之毒,恐怕命不久矣!”

“你放心,我冇忘記與你的約定,隻要皇甫雲身敗名裂,不要他們的命!”

黎百應將一個銅瓶中的黑色藥水倒進皇甫風的嘴中:“就算是唐門,也隻能維持毒發,卻無法解毒,七桃扇不愧是七桃扇,我真後悔,方纔冇有命令皇甫雲把七桃扇留下!”

“如果留下扇子,對唐門無利!現在皇甫雲不知所蹤,皇甫風又中毒昏迷,計劃順利的進行,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李葉蘇這個裡應外合的計劃倒真是絕妙!”黎百應笑道,“那我現在就親自把皇甫風送回桃花山莊,畢竟我們還不能要皇甫風的命,但願殷儲這個賽駝翁,可以解得了七桃扇的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