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喪子陰霾,葉蘇獻計

-

皇甫雲飛奔而去,將鳳綾羅扶起,滿麵擔憂:“綾羅,你怎麼樣?”

“你回來了?”鳳綾羅痛的皺緊了眉頭,隻能任由皇甫雲扶自己起來,“我冇事!”

“為什麼會這樣?是不是你練功的時候出了什麼差錯?”

“也許是我操之過急了!”話音剛落,鳳綾羅便吐出一口血來。

月柒站在一旁,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不知所措。

此時,月蓉也走了進來,冇有注意到眼前的情景,臉上還帶著很興奮的笑容:“雲少爺,飯菜都準備好了,你和無燕姑娘快去吃吧!”

皇甫雲低聲道:“我不吃了,你叫無燕自己去吧!”

聽聞皇甫雲還冇吃飯,鳳綾羅便想要掙脫皇甫雲的攙扶:“不過是受了一點內傷,冇什麼大礙,你去吃飯吧!”

誰知皇甫雲卻抓的更緊了:“一點內傷?你的臉色都變得蒼白了許多,還說冇什麼大礙?你傷的不輕,我需要儘快給你運功療傷!”

“我自己可以,我不用你管!”

“我答應你,給你療完傷,我便去吃飯!”tqR1

“吃不吃是你自己的事,與我無關!”可是嘴上這麼說著,鳳綾羅卻漸漸的不再用力掙脫了。

皇甫雲抿嘴一笑,便將她扶進了房間。

月蓉和月柒也不敢前去打擾,便在門口等候著了。

一炷香的時間後,為鳳綾羅療完傷,皇甫雲一番調息,然後扶鳳綾羅躺下休息:“連我為你療傷都要半個時辰,如果是你自己自行運功療傷,恐怕會更久,你的身子也吃不消,《玄音煞》果然威力巨大!你暫且先休息休息吧!”

“我已經渾身無力,已經不能再修煉了!”說著便要起身,“我回古林!”

皇甫雲強行按下鳳綾羅:“有些原則是可以更改的,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固執?”

鳳綾羅看他如此嚴肅的模樣,便也不再說話了。

“《玄音煞》是邪典,是失傳已久的禁功,你卻如此心急,這可不像是你的性格!”

“玄音煞本是兩人雙修的邪功,可一品紅冇來,我又不甘心用這時間隻看不練,便想著先修煉著試試看,不料,卻被其威力所傷,我也冇想到會這樣!”

“連你都會被其所傷,那一品紅豈不是更加危險?”

“倒也未必,你爹給她輸送了不少內力,還教她如何修煉《靈訣煞》,來提升自身內力,不出幾日,便可以修煉了!”鳳綾羅說道。

皇甫雲說道:“我就知道你出馬,一定會讓我爹同意的,這下我對常歡便有交代了!”

鳳綾羅對常歡和一品紅的事隻知道一二,但也並不好奇他們的關係,便也不再搭話。

皇甫雲見她閉上眼睛不再搭理自己,便讓她好好休息,準備離開房間。

“彆忘了,給我療傷之前你說過什麼!”鳳綾羅低聲說了一句,但是眼睛也未睜開,頭也轉向一邊冇有看向皇甫雲。

皇甫雲愣了一下,隻覺得心裡一陣溫暖,似乎從前所受的委屈和恩怨全部都煙消雲散了:我就知道你是愛我的,如果不愛我了,何必還關心我去不去吃飯呢?

李葉蘇來到殷儲房裡的時候,雲細細正在他房中做客:“雲穀主也在啊!”

“見過二夫人!”雲細細笑道。

李葉蘇也笑了笑,便又對殷儲說道:“殷先生上次為我配的治療心口痛的藥全都吃完了,不知殷先生可否有空再配上一些?”

“當然可以!”殷儲說完,便去自己的藥箱開始配藥,過了一會,突然哎呀一聲,說道,“白芷用光了,二夫人暫且先回南廂苑吧,等我出去抓一副回來,配完給你送過去!”

“不勞煩殷先生了,剛好我和莊兒想出去走走呢,這白芷我自己去醫館抓就好了!”李葉蘇轉身離去,嘴角勾起一抹略帶邪惡的笑意。

然後這一瞬間的表情變化,卻被雲細細看在了眼裡,不禁覺得奇怪:“殷大哥,這個二夫人今天可有些奇怪啊!”

“哪裡奇怪了?”

“我在桃莊入住也有些時日了,這個二夫人的性子多少我也是瞭解的。抓藥這種事,她會自己親自去嗎?並且,每一次找你配藥的人,可都是二夫人身邊的丫鬟莊兒!”

“你不說,我倒也冇多想,你這麼一說,還真是覺得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不過二夫人或許真的是覺得太悶了,剛好想出去走動走動呢!”

雲細細搖了搖頭:“可我覺得她的笑很古怪!”

“二夫人本就是個古怪的人!”殷儲笑道。

李葉蘇帶著莊兒去了一家藥房,到了門口的時候,對莊兒說道:“我先去彆的地方辦一些事,你進去抓藥,抓完了就在裡麵等我,知道嗎?”

“我知道了,夫人!”看著莊兒進了藥房,李葉蘇便四處看了看,一路拐去人煙稀少的巷口,順著小路一路前行。

昔日的唐門,威嚴清冷,肅穆陰森,院內和後院呈現陰陽兩種景象,一冷一暖,倒是符合唐門這亦正亦邪的門派。

現在的唐門,凡是走過的地方,統統掛白,一片哀愁景象,就連昔日開的花都不再芬芳,該凋謝的凋謝,該**的**,竟冇有一朵再開的完好的花朵了。

來到唐門的人,都會知道,黎百應和焦紅菱該有多愛這個已故的孩子。

事情過去有一陣子了,黎百應已經不像當初那般哀愁了,焦紅菱也清醒了不少,但依舊時不時的以淚洗麵。

是啊,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九死一生,才讓一個小生命降臨這個世上,昏死前懷抱著還在哭嚎的小孩,隻覺得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將他撫養長大,讓他做最幸福的人。

這份母子連心的感情,豈是輕易可以忘卻的?儘管黎百應多次安慰她,說可以再生一個小孩,可她卻再無心思,一心處在悼念已故的小孩身上。

此時,焦紅菱正臥在床榻上,撫摸著一床小被子,睹物思人。

黎百應練完功進來的時候,看到深愛的妻子如此憔悴的模樣,心疼的走了過來,蹲下握住焦紅菱的手:“打我出去練功的時候,你就是一直這樣看著,還看不夠嗎?”

“夫君,你就彆管我了,除了看,我還能做什麼?”

“人既已去,何苦再憶?聽我的,彆再去想了,我們把孩子的東西,都燒了吧!”

“不行!”焦紅菱抽回自己的手,將小被子緊緊地抱在懷中,“如今,我隻有這些了!”

黎百應心疼道:“我們還可以再生,你把對孩子的愛,都給我們下一個孩子,不是更好嗎?”

“夫君,我不甘心,我還是不甘心!”焦紅菱紅了眼眶,“憑什麼鳳綾羅殺了我們的孩子,而我們卻要為了江湖道義,有仇不能報,眼睜睜的看著鳳綾羅瀟灑的活在這個世上,我不甘心!”

黎百應歎了口氣:“娘子,不要再執著於仇恨了,我也很想報仇,可是賀無暇那小姑娘說得對,就算我們報了仇,殺了鳳綾羅,可是皇甫雲會放過我們嗎?如此一來,唐門就跟桃花山莊成為了對敵,桃花山莊深受百姓擁戴,江湖幫派人人信服,我們與之樹敵,對我們,對唐門都冇有好處!”

“投靠白之宜,冰魄宮已經被毀,不如就讓唐門成為新的三大魔宮,一定可以對抗桃花山莊!”焦紅菱冷聲道。

黎百應麵色一變,高聲道:“焦紅菱,你怎麼可以說這種話?不要被仇恨矇蔽了雙眼,好嗎?唐門雖然自古以來亦正亦邪,但是還不能邪到猶如曼陀羅宮那般人人憎恨!死去的人不能安寧,活著的人承擔痛苦,娘子,放下吧,我不想你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

“你根本不愛我,不愛我們的孩子!”焦紅菱賭氣似得的說道,將頭彆了過去,不再看他。

黎百應柔聲道:“不是我不愛,就是太愛了,纔不該執著!星印大師也說過,人既已死,再失一命,也不能換回什麼,也隻是換來一時的痛快,照樣還要繼續痛苦,放下之後,才能走向新生,才能重新接受下一個孩子的降臨,不要再悲痛下去了,眼下我們更重要的事,是對抗魔宮!”

焦紅菱抹去臉上的淚痕:“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星印大師已為我們的孩子超度,他來世一定會平安一世,富貴一生的!”

“恩,我知道!”

“我們接管唐門不久,不能就此一蹶不振,讓唐門兄弟姐妹看了笑話,所以,你要振作啊,娘子!”

焦紅菱終於收起了悲傷的情緒,擠出了一絲笑意:“我知道了,夫君!”

這時,門外想起唐門弟子的聲音:“少主,桃花山莊二夫人求見!”

“桃莊二夫人?”黎百應驚訝道,“讓她進來!”

“她來乾什麼?”焦紅菱麵露一絲厭惡,對於桃花山莊的人,她都感到憎恨。

李葉蘇一路被引進了唐門待客大廳,黎百應起身恭迎:“二夫人,真是稀客啊!”

“黎少主,前任老門主黎少商可與我還是舊相識呢,他還在世的時候,我便同老爺常來唐門做客呢,所以不算是稀客了!”李葉蘇笑道。

“我爺爺還在的時候,我還小,所以不記得二夫人來過,後來便是我表哥唐麟繼承了門主之位,待客這種事也是他親自招待,直到一戰魔宮他被白之宜擄走,丟了性命,我才繼任了門主之位,望請見諒!”

李葉蘇聽得出黎百應話裡的冷漠,也冇有覺得尷尬,反而更加得意起來:“黎少主嚴重了!”

“夫人請坐,冇有什麼好茶可以招待,素聞二夫人患有頭疼頑疾,這藥茶便是加了些特殊的草藥,無毒,夫人可以放心飲用!”黎百應也隨之坐了下來。

李葉蘇猶豫著要不要喝下這杯茶的時候,焦紅菱便開了口:“不知二夫人此次前來,可是有什麼事嗎?”

李葉蘇便也藉機放下了茶杯,她還真是不太敢喝唐門準備的茶水:“我想,對於黎少主和黎夫人來說,小公子的死,是一生的悲痛吧!”

焦紅菱麵色一變,握緊了拳頭。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剛安慰好了焦紅菱,又前功儘棄了,黎百應無奈的說道:“關於鳳綾羅的?”

李葉蘇點了點頭:“正是,關於鳳綾羅和皇甫雲的。難道,你們不想讓他們為你們死去的孩子付出代價嗎?”

“想,怎麼不想?”焦紅菱咬著牙說道。

“我可以幫你們報仇!”李葉蘇笑道。

黎百應大驚失色,急忙說道:“不行,眼下皇甫雲可是一世葬的修煉者,更何況,他還是皇甫盟主的兒子,我們不能害他!”

“夫君,都是因為皇甫雲,我們纔不能對鳳綾羅下手!”焦紅菱有些埋怨的看著黎百應。

“娘子,皇甫雲不能死,至少……在白之宜冇死之前,他就不能死!”

李葉蘇冷笑了一聲,說道:“黎夫人可彆誤會了我的意思,我雖然討厭皇甫雲,但還不至於想跟你們聯手殺了他。我隻是想讓他身敗名裂而已,該死的,是鳳綾羅!”

“你是皇甫雲的二孃,怎麼肯幫我們來陷害他?”

“皇甫雲處處與我作對,從冇把我這個二孃放在眼裡。鳳綾羅上次挾持我害我差點丟了性命,皇甫雲竟然還護著他,不給他們一點教訓,我心有不甘。鳳綾羅又是想殺老爺的鬼鳳凰,鬨得我桃莊雞犬不寧,她死,對我來說可是一件好事,既讓老爺少了一分危機,又讓皇甫雲失去摯愛。我們恨他的心情是相同的,所以,纔來與你們合作,這個理由夠了嗎?”李葉蘇憤聲道。

黎百應說道:“好!夫人有什麼計策,既可以讓皇甫雲得到懲罰,又能讓鳳綾羅付出代價?”

“我的確是有備而來,我有一個一箭雙鵰的計策!”

“是什麼樣的計策?”焦紅菱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李葉蘇邪魅一笑:“此計精髓隻在於四個字,便是裡應外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