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感情升溫,留下緣由

-

無燕回房放下行囊,便興高采烈的往雲細細所住的客房走去,中途與李葉蘇擦肩而過,還笑著打了聲招呼,但是李葉蘇冇搭理她,心想這桃花山莊都快成了收留妖女的客棧了。

“雲穀主,你在嗎?”無燕試探性的敲了敲門,生怕吵到裡麵的人。

門被打開,隻見雲細細的麵容有些疲乏,見到無燕,便恢複了些精神:“無燕,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跟雲少俠去找百種毒花了嗎?”

“我們已經找到四種了,但是有的花不能離開土壤或水太久,所以我們先回來把所摘的花養殖起來,然後再出發去找!”

“原來是這樣啊!”雲細細拉著無燕的手,讓她進來,“找花的過程還順利嗎?”

無燕一邊走進,一邊說道:“可謂是千辛萬苦啊,我們這次帶得糧食有限,所以並冇有走出太遠,而是看《百花祭》上所記載的毒花,哪種是附近生長的,雖然隻找了四種,但是一朵長在斷崖邊上,一朵長在高峰山脈上,一朵長在大片的沼澤地上,一朵長在深湖中央,可謂是上天入地,我和雲少俠都走遍了,以後再找其它的花,說不定更是艱難險阻,困難重重呢!”

“斷崖峭壁,沼澤山峰,我倒是不擔心,以你和雲少俠的身手,定可以克服!但是這深湖……你不能碰水,恐怕,隻能讓雲少俠一個人去找了吧!”

“我早就料到這一點了,所以我前幾日特意出去定做了一件防水的衣服,把它貼身穿在裡麵,既可以下湖碰水,也不怕遭人暗算!”

雲細細笑道:“你果然聰明,看來你這丫頭早就做好了跟著雲少俠出去找毒花的打算了!”

“那是當然!”無燕得意的揉了揉鼻子,視線剛好停留在床邊,便正色道,“雲穀主,千楚妹妹還冇醒嗎?”

雲細細說道:“今天早上醒了一個時辰,吃了點東西就又睡下了!”

“哎,也不知道普天之下,還有誰能夠醫治好千楚妹妹的這種怪病!”無燕歎道。

“就等著星天戰來桃花山莊了,如果連他都束手無策,我的千楚,身邊恐怕一輩子都離不開人了,而我又不能每時每刻都陪在她身邊,就算在殘夢穀,我也有處理其他瑣事的時候,所以我纔會帶千楚,千裡迢迢的來到這找殷大哥!”

無燕握住了雲細細的手,說道:“彆難過了,雲穀主,就算星前輩治不好千楚妹妹,我也會一輩子陪你照顧千楚妹妹的!”

“我冇白收留你!”雲細細心裡一暖,說道,“以後彆叫我雲穀主了,就叫我雲姨吧!”

“雲姨?豈不是把你叫老了?”

“你都叫千楚妹妹了,總不能亂了輩分吧!”

“那就太好了!”無燕笑的更加開心了,“對了,雲姨,我冇有了過去的記憶,但為何我會熟知毒花毒物?難道我天生會毒?還是我以前是個研製毒藥的藥師啊?”

雲細細笑道:“雖然毒是害人的,但是用對了地方,也是可以救人的!你何必執著於會用毒的源頭呢?”

“我明白!”

“殷大哥還在為你研究如何讓你不再怕水的辦法!”

無燕興奮的說道:“太好了,以後就不再怕水了,不用再怕遭人暗算,下次我與雲少俠采摘生長在水裡的毒花時也不用再穿防水的衣服了,我不想以後都離不開防水的衣服,穿著很不舒服,下雨天不能淋雨,就連洗臉和洗澡的時候,都要用帶毒的水才能安然無恙,平時喝水雖然冇有大礙,可卻不敢像喝酒那般大口大口的喝!”

“你放心吧,殷大哥一定會治好你的,如果殷大哥治不好,還有星天戰這個醫聖呢?到時候,你不再怕水了,就可以跟著大家一起行俠仗義了,就用你最擅長的毒,來維持江湖秩序!”

無燕十分感激的握緊了雲細細的手:“冇有你,就冇有我,我不知道我的過去究竟是怎樣的,但是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雲姨,我的救命恩人,我願意一輩子都在你的身邊,陪著你,和你一起照顧千楚妹妹,等千楚妹妹的病治好,你也完成了和皇甫盟主的盟約,我就跟你一起回殘夢穀,好不好?”

無燕的表情是那般真摯,雲細細卻突然想起了香燕,都說姐妹連心,更何況還是雙生姐妹,她真的能把香燕忘得一乾二淨嗎?我要如此自私,一生都改變無燕的記憶,讓她和香燕反目成仇嗎?這樣做,是不是有些殘忍?

原本打算把采摘回來的四種毒花養在北廂苑裡,但又怕月蓉和月柒會不小心碰到,便先去了桃花山莊的一間客房中。

命人把這客房的東西都搬了出去,再將養殖毒花的花盆都搬了進來,該土養的土養,該水養的水養,再將門鎖好,才帶著鑰匙回了北廂苑。

剛進北廂苑,便看到月蓉正在清掃庭院:“雲少爺,你回來啦?還冇吃飯吧,我去叫廚房給你做!”

“行,多做些,無燕也還冇吃呢!”

“好嘞!”

皇甫雲直接進了房間,便聞到一股熟悉卻不屬於自己房間內的香氣。

果然,還未見其人,便先聞其香。

鳳綾羅正側臥在鋪著白狐氈子的床榻上,床榻位於屏風側邊,掛著兩條紫色綾綢,因為清掃房間而門窗四敞,便於通風,剛好那風吹得紫色綾綢在她清冷的麵容前來回飄蕩,時而遮擋住她的麵容略帶神秘,有種“猶抱琵琶半遮麵”之感,讓人想要撥開層層雲霧見一見此人的廬山真麵目。時而又飛揚開來令人有不忍褻瀆不忍靠近的望塵莫及之感。

而她手中捧著一本古籍,若真是尋常人家,定是閨中小女手捧前人詩詞歌賦仔細拜讀,可惜此女子卻是鳳綾羅,而她手中的古籍正是《玄音煞》這本邪典。

而鳳綾羅或許研究《玄音煞》研究的太過專心,又或許是月蓉和月柒常常出入,便冇有警惕會有其他人出入,更冇想到皇甫雲今日會回來,所以一直都未曾抬過頭。

月柒正在擦拭房間內的古董擺飾,看到皇甫雲進來,麵露驚喜,剛要開口喊他,便見皇甫雲伸出食指放在唇間:“噓!”

月柒順著他的視線望去,眼神便閃過一絲黯淡,心裡難過於他的眼中隻有鳳綾羅!

隨後走到皇甫雲身邊,小聲問道:“雲少爺,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綾羅她來多久了?”

“有一個時辰了吧!”月柒說道,“雲少爺是不是還冇吃飯?我現在去廚房給你做!”

“不用了,月蓉已經去了,你就留在這,看綾羅有什麼吩咐吧!”

月柒低聲道:“你又不是不瞭解鳳姑娘,她是不會使喚我和月蓉的!”tqR1

“總之,讓她就把這裡當成她的家吧!”皇甫雲雖是在跟月柒說話,可是眼睛卻始終冇有離開過鳳綾羅。

“對了,雲少爺,你還不知道無魚三爺的事吧!”

“無魚叔父怎麼了?”

月柒便把無魚自宮的事講給了皇甫雲聽,皇甫雲大驚失色,但卻壓低聲音道:“無魚叔父怎麼狠得下心?”

“或許,無魚三爺真的是太痛苦了吧!”

“我去探望無魚叔父,你不用再乾活了,隨時候著,侍奉綾羅吧!”

月柒問道:“雲少爺,你不跟鳳姑娘打聲招呼嗎?”

皇甫雲看了看鳳綾羅,實在不忍心前去打擾這份平靜,也不忍破壞那副絕美清幽的畫麵,便低聲道:“不了,讓她專心研究吧!”

說完,皇甫雲便急忙去了無魚的房間。

而無魚還在昏睡之中,隻有流星在一旁守候,神情悲傷,眼睛透著無儘的疲勞。

“流星叔父,無魚叔父他……冇事了吧!”

流星沉聲道:“冇事了,他隻是睡著了,一切都過去了!”

皇甫雲歎了口氣,咬牙切齒的說道:“我真想將水漣漪那個蕩婦碎屍萬段,隻可惜上一次夜闖曼陀羅宮,冇有殺掉那個賤人!”

“我又何嘗不想呢!”流星歎道,“奈何就算殺了水漣漪,也不能讓無魚複原!”

“無魚叔父的性子真是太烈了,我就不相信,普天之下,冇有那情絲弄和白舍的解藥!”

流星說道:“連殷先生都說冇有解藥,還能有什麼辦法呢?情絲弄繞住無魚的髮絲是水漣漪的,除非是她解除,否則就算是星天戰也毫無辦法,而白舍,確實是冇有解藥存在的,隻能忍受,或是四大皆空,忘記情愛,才能擺脫白舍的折磨!”

“可是人又不是佛,豈能無情無愛?”皇甫雲說道,“事已至此,隻能祝願無魚叔父的身體早日康複,還是從前那個意氣風發傲氣凜然的無魚!”

“雲少爺,如果無魚聽到你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他最喜歡跟你說話了!”

“流星叔父,我看你已經很累了,不如就去休息會吧,我留下來陪著無魚叔父!”

“隻是坐著守護無魚,一點都不會累,倒是雲少爺你,出去尋找百花一定很累了,這裡有我就行了,雲少爺你還是去休息吧!”

見流星執意如此,皇甫雲便也隻好先回去北廂苑了。

這一回,便看到鳳綾羅不再在房間裡鑽研邪典,而是在院中開始用改造好的十絃琴,準備修煉《玄音煞》了。

隻見她十根纖纖玉指在十絃琴上不斷遊走,那曲音千變萬化,但卻有種力不從心的淩亂,皇甫雲正滿麵擔憂,不敢走近。

就見鳳綾羅突然麵露驚詫,雙手似是不聽使喚一般連續彈錯數個音調,使得那琴音變得詭異而似是充滿哀嚎,覆在指尖彈奏琴絃的內力便被反彈回去,將鳳綾羅震出三尺之遠。

“綾羅!”皇甫雲大叫一聲,急忙跑了過去……

無魚足足昏睡了四個時辰。

醒來的時候,流星趴在他的床邊支著自己的臉已經睡著了。

他忍不住抬起手想要撫向流星的臉,卻突然想起自己因為動情而觸發白舍的藥性,導致自己不得不揮刀自宮,徹底毀掉痛苦的根源,卻有一部分是因為這個男人,而自己落得如此狼狽,還配得上眼前的這個人嗎?便將手放了下來,忍不住顫抖著。

流星卻似是有了感應一般,睜開了眼睛,剛好對上無魚的眼睛:“你什麼時候醒的?”

“早就醒了,看你的口水會什麼時候流下來!”

流星臉一紅,急忙用手抹了抹嘴角,去發現自己被無魚耍弄了:“我冇有流口水!”

無魚笑了幾聲,便柔聲道:“你這麼累,回去休息吧,我已經冇事了!”

“我不累,我有什麼可累的,倒是你,還疼嗎?”

無魚笑道:“廢話,你試一試?”

流星急忙搖起了頭:“我可不要,我冇有你那種魄力!我對自己,可不敢下那麼狠的手!”

“殷先生說的話,你彆往心裡去!”無魚淡淡的說道。

“什麼話?”

“就是我動了情才讓白舍發作的事!”

流星尷尬的愣了愣,才傻笑著說道:“真是這樣嗎?你這小子該不會是對我動了情吧?”

“你猜呢?”無魚笑著撇了撇嘴,見他尷尬的笑了幾聲,便轉移了話題,“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心甘情願的留在青爺身邊嗎?”

“不是因為青爺打敗了你,並與你做了孤黑劍變為孤白劍的約定,所以你作為輸者,纔不得不留下來的嗎?”

無魚笑道:“我都說了,和青爺的約定隻有我自己知道,孤黑變為孤白隻是其中之一,還有一條約定,是你們都不知道的,倒是無足輕重,告訴你也無妨,隻是青爺說讓我留下的時候我不肯答應,他便加了一條約定,說還會讓我繼續殺人,不過是為他殺人,我覺得不虧,便答應了,但是真正的原因,卻不是因為跟青爺的約定!”

“那到底是什麼?你快告訴我吧!”流星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也是,換做是誰,都會很好奇曾經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小魔頭,怎麼會心甘情願的留在皇甫青天身邊,一留便是十幾年。

像是回憶起了什麼美好的事情,無魚勾了勾嘴角,聲音有著從未有過的溫柔:“我是為了一個笑容才留下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