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暗抓重雲,摘采毒花

-

正滿懷心事,不知去留時,突然一頂四人抬著的轎子,停在了鳳綾羅的麵前,鳳綾羅被擋住了去路,有些警惕的看向那頂轎子。

還未見其人,便聽見其聲,是個女子:“鳳姑娘從這醫館裡出來,可是身體不適?”隻見紅簾子被一隻纖纖玉手掀了開,而那人滿臉油彩,卻遮不住的絕代風華,“一品紅倒認得不少的好醫師!”

“你是一品紅?”鳳綾羅冷漠的麵容露出了些許驚訝,她與一品紅從未正麵相見過,何以卻認得自己?

重雲,即為一品紅,他緩緩走出了轎中,站在鳳綾羅的麵前,比她高出些許:“鳳姑娘不認識我,我倒是久聞鳳姑孃的大名!”

“你攔住我的去路,可是有事?”的確,鳳綾羅並不認識一品紅,雖然聽聞過這洛陽城第一名角的名望,但真真切切的麵對麵說話,還是頭一回。

重雲警惕的四處看了看,低聲問道:“鳳姑娘可否告訴小女子,你為何會幫我引薦給皇甫盟主去做《玄音煞》的修煉者?”

鳳綾羅知他不想聲張,也低聲說道:“我是受皇甫雲所托!”

“雲二公子?”重雲有些驚訝,皇甫雲不是一直都懷疑自己與曼陀羅宮有勾結嗎?何以還讓鳳綾羅幫忙引薦自己呢?看來是常歡的主意了,“不知道鳳姑娘用了什麼樣的理由,來說服皇甫盟主的?”

鳳綾羅說道:“理由對你來說很重要嗎?我倒是覺得,這個結果纔是你最想要的吧!”

“的確,如果鳳姑娘不便相告,小女子也不為難!”

“一品紅姑娘,不是不便相告,隻是實在不值得一提,不過是用你這神秘的身份,來迷惑皇甫青天罷了!不過我很不解,為何姑娘你要修煉這本邪典?很多人都不想惹這麻煩呢!”

“還不是為了一個情字!”重雲淡淡的笑道,他左右看了看,低聲道,“我不能跟你多說了,我怕人多眼雜,回頭桃莊見!”

鳳綾羅點了點頭:“告辭!”

“告辭!”重雲也作揖笑道,然後回身上了轎子。

看那轎子漸行漸遠,鳳綾羅卻是滿心疑惑,她不解這個武功並不高強的戲子,為何要自薦去做《玄音煞》的修煉者,她說是為了一個情字,難不成修煉一世葬的人,有她愛的人?

又不禁想到了自己,自己真的隻是為了與正派人士的盟約,才答應去做《玄音煞》的修煉者嗎?

不堪剪門前,重雲下了轎子,那四人便向他辭行,返回桃花山莊去了。

就在重雲準備推開不堪剪的大門時,感覺到身後一陣異樣的冷風襲過,他眉頭一皺,側身躲過一隻朝自己脖頸襲來的手。

“冇想到一品紅姑孃的身手這麼好,看來還是我小瞧你了!”說話之人,身著一身黑衣,蒙麵,看不出是何人。

重雲冷聲道:“背後偷襲,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小人高看!”

“姑娘伶牙俐齒,不愧是洛陽城第一戲子,不過我可冇有耐心跟你玩笑!”說著,便又欺身而去。

重雲接了他幾招,開始力不從心了,雖然這幾日皇甫青天給自己輸送了不少內力,還讓自己修煉一種名為《靈訣煞》的內功心法,但是武功卻不是一朝一夕得以提升的。

竟然有人敢在不堪剪的大門口直接襲擊自己,究竟是何人所為?正當他準備大喊不堪剪中的仆人時,一個不留神,被那人點了穴道,便動彈不得,話也說不了了。

他本想發出聲響,讓府中仆人聽到,然而便把自己被抓的事傳遍江湖,以自己的名望,定不會有人袖手旁觀的,彆說衙門了,桃花山莊的人恐怕也會出動的。

那人扛起重雲便大步流星的離開了,隻能讓重雲暗自焦急,他不知道這個人會把自己帶去哪裡,也不知道自己將要麵對什麼。tqR1

“二夫人,這都是新進來的綢緞,全部都是上品,特意為二人留了兩匹!”李葉蘇正駐足在一家常去的綢緞店裡,反覆的挑著一些緞布。

李葉蘇正猶豫著要哪一匹布:“莊兒,你覺得哪個更好看?”

“這兩匹布的顏色都跟夫人的氣色和氣質很搭,依我看,夫人都要了吧!”莊兒笑道。

“也好,省的我買了這個,回去還要惦記那個,莊裡也不差這一匹布的錢了!”李葉蘇說道,“這兩匹布都替我包好!”

“好嘞!”

莊兒抱著包好的兩匹綢緞,跟在李葉蘇的身邊,李葉蘇又駐足在一家賣首飾的店裡。

正在試戴一支珠釵,便聽到身旁同樣試戴首飾的兩個女人交談。

“今兒早你看到桃花山莊的大少奶奶了嗎?真冇想到,她這麼美啊!”

“怎麼會冇看見呢?那大少奶奶被人當街調戲,皇甫風風少俠騎著馬而來,人還在馬背上,手中的刀已經指在了那人的脖子上,還差點就殺了他呢,我要是也能嫁給風少俠這樣的男人就好了!”

“除非你也是天下第一美人,像江聖雪那麼美!”

“我就是想想罷了!風少俠和江聖雪的夫妻感情那麼好,不像是外界傳的那般啊,從前還聽聞江聖雪是個容貌極醜的女人,被風少俠嫌棄呢,今日一見,真是羨慕又嫉妒!”

被這兩個人的談話弄得再也冇有心情試戴了,李葉蘇放下珠釵,離開了首飾店。

卻在回去的路上聽到了不少人的議論。

“一個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冷麪狂龍,一個是天下第一美人江聖雪,這兩個人結為夫妻,可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可不是嘛!他們的夫妻感情甚好,將來風少俠擔任盟主之位,江聖雪一定是最幸福的盟主夫人!”

聽了一路類似的話,李葉蘇氣哄哄的說道:“今天可讓江聖雪出儘了風頭,皇甫風在民間的名聲倒是蠻好的嘛!”

莊兒說道:“二夫人,風少爺都行走江湖多少年了?有些名聲也是不足為奇的!”

“以後誰繼承盟主之位,還不一定呢!”說著,李葉蘇也同莊兒剛好回到了桃花山莊。

不巧的是,在她們抵達桃花山莊門口的時候,還有一個人跟她們並肩抵達,那個人就是鳳綾羅。

李葉蘇想起自己給鳳綾羅下藥卻反被其控製的那次,就對她又怕又恨的,反而不敢邁步子了。

而鳳綾羅卻是一眼冇瞧她,就大步的進了桃花山莊,竟然也冇人阻攔,一路還被帶去了東廂苑。

李葉蘇本就氣不順,這回更加的憤怒了,她氣哄哄的回去了南廂苑,天氣轉涼,竟然還熱了起來,李葉蘇就坐在桌邊,找出一把香扇扇了起來。

“夫人何苦生氣呢?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好了!”莊兒擔憂的說道。

“我能不生氣嗎?百姓對皇甫風那叫一個推崇,而鳳綾羅在唐門殺人事件也得到瞭解決,還自由的出入桃莊,也足以說明皇甫雲在老爺心中的位置,連我都不放在眼裡,我這個二夫人,卻不如一個等同被休掉的女殺手!”李葉蘇憤聲道。

“老爺能讓鳳綾羅自由出入桃莊,定是對她有所求,以老爺和鳳綾羅水火不容的仇怨,他是不可能讓鳳綾羅成為桃莊的一份子的!”

莊兒雖然安慰的極有道理,但是李葉蘇還是越想越氣,連做新衣服都冇了興致,便讓莊兒帶著綢緞退了出去。

她在房間不安的踱著步,越想就越亂,越亂就越熱,最後乾脆扯開了衣領,對著脖子用力的扇起了扇子。

皇甫風就算不是皇甫青天最重用的兒子,以他在江湖中的地位,在百姓心中的名望,定是繼承盟主之位的不二人選,連皇甫雲都望塵不及,更彆說自己的兒子皇甫雷了。

況且,皇甫雷貪玩的性子雖然改掉了許多,但畢竟年幼,在江湖中的名望還不夠響亮,連一個名號都還冇有,將來桃花山莊的新莊主,就算不是皇甫風,那也必定是皇甫雲了,皇甫雲雖然生性風流,但是辦起事來卻是乾淨利落的,他比皇甫風更適合繼承皇甫家的家業,這些好事絕對不會落到一個十七歲少年的身上。

用來對抗魔宮的一世葬,雖然是江池帶來的訊息,但是江池是江聖雪的爹,便等同於是皇甫風帶來的。

而江聖雪還成了天下第一美人,出儘了風頭,為桃莊掙了不少臉麵,這夫妻二人又在民間極具聲望。

雖然皇甫雲風流韻事讓他備受爭議,但是他的武功卓絕,辦事能力極佳,也得到不少人的稱讚,而鳳綾羅更是鬼再生,第一殺手,兩個人又都是一世葬的修煉者。

隻有皇甫雷,不僅武功還在修煉之中,連天殘劍都弄丟了,想得到重用也是徒勞。

“我該怎麼做,才能為雷兒鋪一條路呢!”李葉蘇不停地思索著,突然眼睛一亮,一計湧向心頭,嘴角不禁勾起一抹邪惡的奸笑來。

山水之間,飄渺幽然,瀑布飛流直下,清泉叮咚作響,鳥鳴花香,草樹青蔥,風景實在宜人,叫人忍不住駐足觀賞。

皇甫雲跳下馬來,回頭看到無燕還在馬上,呆呆的看著四周風景,便笑道:“不是跟我一起采毒花嗎?你卻欣賞起風景來了!”

無燕幽幽的說道:“我不記得我有冇有看過這樣美麗的風景了,我隻覺得這裡好美,是我見過最美的一個地方!”

“桃莊的桃花林,難道不比這裡美嗎?”皇甫雲笑道。

無燕說道:“桃花林的確美,可卻是被禁錮在桃花山莊裡的!而這裡的風景,不是屬於任何人的!”

皇甫雲雖然同情無燕被抹去了記憶,也猜得出過去的時日裡,無燕苦練毒功,為白之宜做事,估計是從未欣賞過世間風景的。

但畢竟無燕曾是女魔頭,做過不少傷天害理之事,便收起幾分同情,卻還是笑著說道:“以後有機會,我再帶你去更美的地方!”

“真的嗎,雲少俠?”無燕驚喜的看向皇甫雲。

“我對美人向來不說假話!”

“嘻嘻!”無燕便跳下馬來,大步的走向皇甫雲,“那我們開始找漆曇花吧!”

皇甫雲看著眼前茫茫一片湖海,疑惑的說道:“這裡真的會有漆曇花嗎?”

“相信我,還冇有我不知道的毒物呢!雖然邪典上冇有記載它的生長地,但是越美麗的地方,就會長出越毒的花,水越多的地方,就會長出越多的漆曇花!”

於是,皇甫雲和無燕便下了湖,分頭開始尋找,冇過多久,便聽到皇甫雲大聲喊道:“無燕,你快過來看,這是不是漆曇花?”

無燕在湖中艱難的邁著步子,每走一步便帶起大片的泥土,終於走到了皇甫雲那裡,俯身一瞧,果不其然,正是漆曇花,又名黑曇。

外表比普通曇花小一些,花瓣一層包著一層,白天開花晚上閉合,黑色,花心卻是白色,而漆曇花最毒的部分也便是花心。

“冇想到,還有曇花像是蓮花一般,生長在水中的!”皇甫雲歎道。

無燕說道:“你可彆小看了這種曇花,它名為漆曇,白日開花晚上閉合,閉合的時間會分泌毒氣,白日開花時花瓣會被毒氣浸透,花瓣越黑,毒性就越強!”

“原來這種曇花是白日開花晚上謝的!”皇甫雲的手上戴著一副特製手套,摘取毒花的時候防止會中其毒,摘下一朵漆曇花後,將它包好放進了身後的揹筐裡,“好了,我們已經找到了四種毒花,我看看《百花祭》上還有哪些毒花,是生長在附近的,我們的糧食已經所剩無幾了!”

“現在不是我們冇有糧食走不了太遠,而是漆曇花離不開水,所以我們必須儘快趕回桃莊!”

皇甫雲不解:“為什麼?我們摘的其他三朵毒花你冇說離不開水啊!”

“漆曇花生長在水中,它不像其它的毒花,缺了水還可以存活數日,漆曇花就靠水供養,才能分泌毒氣,否則,我們摘到的漆曇花,毒性不夠強,便不是《百花祭》所需要的至毒漆曇花了。”

皇甫雲這才明白其中緣由,拍著無燕的肩膀,歎道:“幸好有你在,不然我豈不是要白白費了力氣!”

“所以帶上我這個選擇是對的吧!”無燕得意的說道,“毒的東西,我最擅長了!”

皇甫雲笑著點了點頭,心裡卻歎道:冇想到曼陀羅宮的雙飛燕,也有一日會用其所長,來幫助正派人士,不知道有一天無燕恢複了記憶,是會做以前的自己,繼續幫白之宜危害江湖,還是會棄暗投明,改過自新呢?

“雲少俠,想什麼呢?走啦!”無燕往岸邊走去,回頭瞧皇甫雲還冇動,便笑著喊道,“你不會是腳抽筋了吧,用不用我揹你啊?”

皇甫雲笑著張開了手臂:“是啊,你來揹我吧!”

“這一路上你可開了不少玩笑了,我纔不會再上你的當呢!”說完,無燕便頭也不回的上了岸,可笑聲卻一直迴盪在這山水之間。

皇甫雲心情大好,本以為尋找百花不僅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更是艱難浪費時間的事,現在有了無燕,事半功倍不說,路上還能一起作伴,逗她一番,也是件開心的事。

這樣想來,倒也不擔心無燕恢複記憶以後,是邪是正的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