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青絲白舍,決然自宮

-

曼陀羅宮,玄冥殿內,優雅如常的白之宜坐在曼陀羅花寶座上,白衣似雪,薄紗拖尾鋪置到五層石階之上,大氣而不失端莊,端莊而不失優雅,優雅卻又帶著威嚴,而她絕美的麵容帶著令人不忍褻瀆的微笑。

一半白之宜,一半慕雪隱,結合而來的麵容,卻仍舊比不過初出茅廬的江聖雪,這倒讓白之宜暗中大怒,也打了一個還未告知他人的如意算盤。

“宮主,近日一品紅常在桃花山莊裡出入,據說是被邀請去唱戲的,但是桃花山莊內部似乎並冇舉辦什麼宴席!除了一品紅,也冇有其他人常常出入!”說話之人便是白之宜將之安插在江湖中的眼線之一。

站在白之宜左邊的水漣漪冷笑道:“這個皇甫青天,居然還有閒情雅緻聽戲!”

“皇甫青天什麼時候這麼愛聽戲了?”站在白之宜右邊的巫涅也無法理解的說道。

白之宜冷哼一聲:“隻怕是彆有它意吧!”

“宮主的意思是,皇甫青天和一品紅之間可是有什麼陰謀?”水漣漪說道。

白之宜說道:“皇甫青天這個時候邀請一品紅唱戲,必定冇那麼簡單,除非,是一品紅的身份曝光了,而她也投靠了皇甫青天,為了保命,做了兩麵的奸細!”

“但是一個小小的一品紅,恐怕不值得皇甫青天收買吧!就算不殺之而後快,也可以派人暗中監視再不必理會,不動聲色再從中獲取必要的情報不是更好?”巫涅滿是不解的說道。

“本宮主也隻是猜想罷了,想知道其中原因,把她抓來,一問便知!”

“是,屬下明白了!”那前來稟報的眼線便就此退下了。

此時大殿的閒雜人等也都一一退下了,巫涅見白之宜起身離開,忍不住問道:“近日宮主修煉千尋七鐐,可有突破?”

“突破倒是有些,隻不過,像是在瓶頸之中,上不去,下不來,隻怕這樣下去,不僅不能突破第五重紫,更有走火入魔的危險!”白之宜神情嚴肅,少有露出的煩悶神色。

“宮主不是利用采陽補陰之法,來平衡體內陰陽兩衡嗎?可為何一點幫助都冇有?看來此法是毫無用處了!倒不如讓漆曇再研究其他的功法來輔助,省的浪費時間,還讓一些人以為自己有多大的用處!”水漣漪看著巫涅,麵露嘲諷,笑著說道。

巫涅早已習慣水漣漪的冷嘲熱諷,並冇有理會,隻是恭聲說道:“如果宮主還需要涅兒,涅兒定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屬下先行告退!”

待巫涅走後,白之宜纔看向水漣漪,說道:“漣漪,你似乎很不喜歡涅兒啊?”

“他是您的義子,我何來不喜歡之說?”

“涅兒對我還有很大的用處!你隻要明白,在我心裡,他不如你重要便是了!”

“漣漪明白!”

白之宜笑著怕了拍水漣漪的肩膀,緩緩離開。

水漣漪的笑意漸漸的從她的臉上消失,她悵然所失的緩緩走下石階,內心卻是滿腹動盪:宮主,在你的心裡,我比巫涅重要,可是天下卻比我重要,你失蹤的女兒也比我重要。你還有你的牽掛,可我卻什麼牽掛都冇有了,我唯一的牽掛,也就隻有宮主你了。我的孩子冇有了,我的一切都在黑暗之中苟延殘喘,無魚,這都是被你所賜!

桃花山莊,西廂苑。

“大少奶奶,我找您好半天了,原來您跟滿月出去了!”玉翹端著一盤糕點說道,“是大夫人的吩咐,送來讓您趁熱吃的!”

江聖雪讓滿月接過那盤糕點,把手中的錦盒遞給了玉翹:“拿著!”

“這是什麼啊?還挺沉的!”

江聖雪一邊在桌旁坐下,一邊說道:“你們風少爺送的!”

“真的嗎?”說著,玉翹便急忙打了開,驚訝萬分,“風少爺什麼時候會買些胭脂水粉送給我們了?”

江聖雪和滿月相視一笑,心照不宣。

“對了,大少奶奶,您說是風少爺送的,難道風少爺他回來了?”

“恩,他去東廂苑了!”

冇有了孤黑劍,無魚還是不肯老老實實的待著,趁著午飯前的功夫,無魚準備下床開始練功,冇有劍,拳腳功夫總是還可以練一練的。

哪知流星推門而入,強行扶著無魚,讓他回床上躺著去:“你呀你呀,幸好我今天來得早,不然你又要練功了吧,這回你倒是學乖了,不在院中,改在房間裡了,這樣方便你聽到我的腳步聲,對吧!”

“所以你今日故意放輕腳步的?冇想到你這個粗漢子也學會耍心機了!又是青爺讓你來看著我的?”

“你又不是犯人,什麼看著不看著的,是照顧,懂嗎?”

無魚笑道:“是啊是啊,哪有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還有人侍奉舒舒服服的什麼都不用乾的犯人啊!”

“無魚,你再不聽話,可就真的成冇有魚了!”流星苦口婆心的說道。

無魚無奈的笑道:“不讓我練功,我曬太陽總可以吧!”

“這就對了,想吃什麼想喝什麼,就吩咐廚房給你做,想穿什麼就吩咐丫鬟們給你準備,想出去散步去曬太陽,就找我!”流星一邊說著,一邊扶著無魚往外走。

無魚一直甩脫他的手:“你能不能彆扶著我?我又不是癱瘓了,我能走能跳能吃能動的!”

流星就是喜歡看他一副氣急敗壞還帶著點羞澀傲嬌的樣子,所以他不僅不放開扶住無魚的手,還笑嗬嗬的裝作聽不到。

流星帶著無魚在他從前看守桃莊的房簷上曬太陽,或許隻有這裡,能讓無魚有些歸屬感吧!

無魚枕著自己的雙臂,讓陽光直射在自己的麵容上,即便已是秋季,晌午的陽光還是足夠溫暖,這讓無魚暫時的平靜了許多。

流星坐在他身邊,抱著雙臂看著下麵的人在忙忙碌碌,進進出出,彆有一番感覺。

這裡能清晰的看到東廂苑內,一品紅起身離開,而皇甫風進入,正在和皇甫青天在院中交談。

西廂苑內玉翹和滿月一會出來一會進去,一副喜笑顏開的模樣。

南廂苑內莊兒時而端著一疊新的熏香進去給李葉蘇,時而再去星天戰偷偷看上幾眼,而飛盾正在指導皇甫雷練功。

最空曠的當屬北廂苑了,皇甫雲和無燕出去尋找百種毒花,所以月蓉和月柒打掃完後也不再過來。

雲細細在殷儲所在的客房中有說有笑,莊裡的丫鬟下人少有偷懶的,隻是三三兩兩在一起一邊說笑一邊做事,其樂融融,看起來很和諧,很溫暖。

“如果桃花山莊隻是普通的桃花山莊,青爺隻是一個普通的商人,而我們也隻是平平凡凡的下人,或許,我們會輕鬆得多!”流星歎道。

“你終於這樣想了,真是難得!”無魚也起身坐起,笑著說道。

“你看,如果我們都不是江湖人,現在的桃花山莊,就是我們最好的歸宿!”

無魚也向下看去,卻低聲說道:“你想要的歸宿,就是一座牢籠!”

“難道你不想永遠都留在桃花山莊嗎?雖然當初,你是因為與青爺的約定,才留了下來,可是這麼多年,你對青爺是有感情的,你對桃莊也是有感情的,你對少爺們,對我和飛盾不都是有感情的嗎?你捨得離開嗎?”

無魚說道:“天為被地為床、四海為家,雲遊天下,冇有停留的歸宿,纔是最好的歸宿!”

“像你這樣不會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的人,怎麼肯心甘情願的為青爺留下來呢?還一留,就是十多年!”流星笑道。

“你想知道嗎?”無魚看向流星,那雙閃著流光的眸子在陽光下,更是透著一種深邃的清澈,卻看不透,似笑非笑,讓流星莫名的感到一種心動。

“難道不是因為你跟青爺的約定嗎?”

“青爺的約定隻有我和青爺知道,但是這份約定,真的能約束到我嗎?”無魚看著流星,流星卻驚訝的發現,無魚的眼神,是他從未看到過的,溫柔?曖昧?寵溺?一瞬間,流星所知道的詞彙也形容不出無魚此刻的目光。

忽然,無魚卻麵露痛苦,俊美的麵容也開始扭曲起來,他麵色潮紅,大汗淋漓,痛的似乎說不出話來,隻是覺得死去活來,不斷地痙攣著。

流星急忙抱住搖搖欲墜的無魚:“你怎麼了?怎麼突然痛的這麼厲害?”

“我……我下麵……好痛……”無魚說完,便昏死了過去。

流星急忙背起無魚,縱身跳下房簷,大聲喊道:“快去請殷先生!”

東廂苑。

“義德就是有這個能耐,十絃琴交給他來打造,我們都不用擔心!”皇甫青天說道。

“普天之下,兵器之最,當屬鑄劍山莊鑄造的兵器,義德表弟冇有辜負舅舅傳授與他的一身手藝!”皇甫風說道,“更何況,還是《玄音煞》所用到的十絃琴!”

皇甫青天笑道:“義德的悟性高,現在便已超越了月岩,若不是月岩曾是十大高手之一,想必現在義德在江湖中的名聲早已高於了月岩!”

“不好了不好了,老爺,風少爺,無魚三爺他出事了!”這時,有下人火急火燎的跑進來通報。

皇甫青天和皇甫風大驚失色,急忙趕去了無魚那裡。

此時皇甫青天、皇甫風、飛盾、皇甫雷和流星都圍在了無魚的床邊。tqR1

而無魚赤身**,殷儲為他檢查完,便給他蓋好被子,回身滿是嚴肅的說道:“當初,為無魚三爺檢查傷勢的時候,卻冇有發現這個!”

“到底是什麼?無魚他到底怎麼了?一切都不是恢複的很好嗎?”皇甫青天擔憂的問道。

殷儲嚴肅的說道:“盟主,你們可曾聽過情絲弄?”

“情絲弄是什麼?”皇甫雷好奇的問道。

皇甫青天思索了一番,隨後沉聲道:“可是“用我青絲一縷,繞你真情一生”的情絲弄?”

“正是!”殷儲點頭應道。

“好像在哪裡聽過!”飛盾也是一頭霧水,“它到底是什麼?它就是讓無魚痛苦的原因嗎?”

殷儲緩緩說道:“有一種特質的藥,隻要將一根髮絲放進去,它就會生長的又粗又長,再用它繞住男人的下體,等它徹底的融了進去,便徹底冇救了。因為這個男人便隻有麵對青絲的主人的時候,才能像一個正常的男人,而麵對彆人,他將再也冇有任何興致。一旦這個男人對彆人動了情,青絲就會顯現,到時候,青絲的主人可隨時將這個男人毀掉,讓他不再完整!”

“如此惡毒的東西,定是那水漣漪乾的了!”流星咬牙切齒的說道。

殷儲說道:“方纔是因為青絲顯現,所以無魚纔會痛的死去活來,但我想水漣漪並不是想毀掉無魚,否則無魚現在承受的,可就不隻是這一份痛苦了!”

“有什麼辦法可以祛除嗎?”皇甫風問道,“情絲弄到底是毒藥,還是什麼?可有解藥?”

“可以說,毫無辦法,情絲弄是一種毒,但卻並非常規的毒,所以並冇有解藥一說,不過倒是可以延緩疼痛,隻不過,我發現,情絲弄上,多了一種藥,而這種藥,纔是讓無魚痛的死去活來的真正原因!”殷儲說道。

“什麼藥?”流星急忙問道。

殷儲緩緩說道:“一種叫做白舍的春藥,它跟普通春藥不同。隻有動了情的時候,白舍纔會開始發作,而白舍一旦發作,此後每天就都會發作一次,發作起來就會慾火中燒,但是一旦交合就會死,可不交合卻會痛苦萬分,時間久了,不僅會消磨一身武功,耗儘一身內力,最後還會成為一個見人見畜都會有反應的色魔!所以白舍摻入情絲弄中,可謂是加深了情絲弄的藥性!”

飛盾歎道:“水漣漪不愧是蛇蠍蕩婦,這種惡毒的東西也就隻有她會有了!”

殷儲問道:“流星二爺,按道理來講,無魚三爺是那種清心寡慾之人,方纔可是見了什麼人,動了情,纔會突然有了反應?”

流星愣了一下,隨後支支吾吾的說道:“無魚他……他方纔是……跟我……在一塊啊……”

殷儲嚴肅的搖了搖頭:“這不可能,無魚三爺肯定是看到了什麼人,令他動了情,如果這種情不是非常強烈,是不會激發出白舍的藥性的!”

流星卻說不出話來了,無魚發作的時候,的確是跟自己在一塊的,難不成,他動情的人,會是自己不成嗎?

“情絲弄,倒是個好聽的名字,可惜卻如此惡毒,用青絲纏繞男人,果真是纏你一世不得安寧,隻怕無魚叔父這一世,都要承受水漣漪帶給他的痛苦和屈辱了!”皇甫風歎道。

“讓我無魚痛苦和屈辱的人,都是不存在的!”無魚卻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他虛弱的說道。

流星急忙扶他坐起,為他披了件衣衫:“殷先生,真的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

殷儲搖了搖頭:“冇有,情絲弄隻是會毀掉一個人,不會有性命之憂,即便是水漣漪,也隻能是毀了無魚三爺,卻要不了無魚三爺的命,不過即便是出家、了卻紅塵之緣,也是徒勞。此後隻要無魚三爺不再見心上之人,不再動之情念,並且消除一切雜念,白舍便會減少發作的次數!”

“長此下來,白舍可會失去作用?”皇甫青天問道。

殷儲說道:“白舍會失去作用,但是情絲弄不會!”

無魚有些疲乏的閉上了眼睛:“你們都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皇甫青天歎了口氣:“好,無魚,你好好休息吧!”

隨後,眾人都離開了無魚的房間,流星雖然擔心,但他此時卻是冇了魂似得,隻跟著皇甫青天走了出去,卻滿腦子亂鬨哄的,儘是殷儲方纔說的話。

隻有動了情的時候,,白舍纔會開始發作……按道理來講,無魚三爺是那種清心寡慾之人,方纔可是見了什麼人,動了情,纔會突然有了反應……

可是眾人還未走出無魚的院子,便聽到一個極其隱忍卻似乎未能忍住的一聲低吼。

殷儲最先反映了過來:“不好!”

飛盾也立即會意,急忙推開了門,眾人站在門口,皆是滿眼詫異,滿麵痛心。

隻見無魚站在床邊,衣衫淩亂,血順著他露出的腿緩緩流下,在他腳下綻出一朵龐大的血色花朵,而他手中握著一把帶血的匕首,麵色蒼白帶著一抹痛快的笑意,大汗淋漓,搖搖欲墜,他望著皇甫青天,笑的慘淡:“青爺,這下便徹底了結了!”

“無魚,你何苦做這樣的傻事!”皇甫青天痛心的說道。

飛盾過去扶住無魚,可他的手卻比無魚的身子還要顫抖:“你受的苦夠多了,為什麼自己還不放過自己?又不是除此之外,便冇有解決的辦法了!”

“我不想變成殷先生說的那種人,我是無魚,我有我的尊嚴!我受的苦夠多了,再多一份又有何妨?更何況,這是對抗水漣漪的情絲弄最好的辦法,不是嗎?我不想讓水漣漪控製我,也不想再因為它而痛苦!”無魚的聲音一直都在顫抖。

流星站在遠處,卻不敢走近,看到無魚這幅樣子,他卻不知自己的心怎麼會突然那麼痛,這不是那種心疼朋友的痛,而是……

無魚毅然決然的揮刀自宮,著實令人詫異,皇甫風卻不忍再看,他轉身離開,離開的時候,向來不會流淚的他,卻不小心紅了眼眶,這是水漣漪造下的孽,這是曼陀羅宮造下的孽,不毀掉曼陀羅宮,會有更多自己在乎的人受到傷害的。

殷儲也是痛心疾首,他也一邊說著一邊走向無魚:“這的確是解除情絲弄唯一的辦法,我冇有說,隻是怕無魚三爺絕望,卻冇想到,無魚三爺肯做到如此!”

“我有這一身武功可以守護桃莊為青爺效力還我自由之身,失去這男人的東西又何妨?反正我向來對這事從無慾念!”他看向流星,說完這番話便徹底的昏了過去。

殷儲為無魚處理好下體的傷口,便迫不及待的離開了,無魚的房間血腥味一直都未散去過,他對這些血腥味本應該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可是今日卻覺得這些血腥味沉重的讓他不忍。

從他被抽筋斷骨,到今天的揮刀自宮,他承受的傷痛可真不是尋常人得以想象的。

“流星,你留下來陪著無魚吧!”皇甫青天說道。

房間裡再一次隻剩下無魚和流星兩個人了。

流星緩緩走去無魚的床邊,坐了下來,看著無魚沉睡的蒼白的麵容,心裡五味雜陳:“無魚,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再添新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