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觀鑄劍房,師徒情深

-

皇甫風回到鑄劍房的時候,武義德正在專心注注的觀察著鳳綾羅的古琴,皇甫風冇有打擾他,百無聊賴的打量起了鑄劍房。

上一次來到鑄劍山莊的鑄劍房,已有五年之久,記憶中的鑄劍房,與眼前的並冇有什麼改變,依舊是如此輝煌和闊氣。

巨大的熔爐散發著灼熱的溫度,即便定力猶如皇甫風,也無法在這裡停留太久,可是武義德卻能夠在這裡待上一天一夜也冇有任何不適。

武義德就是天生的鑄劍師,從會走路起,就常常跑進鑄劍房裡玩耍,再後來就常常進去看武月岩如何鑄劍,武功和內力都排不上高手排行榜前五十,但是鑄造兵器的手藝卻是無人不服無人不歎的。

自從武月岩雙腿癱瘓之後,便全權把鑄造兵器的手藝傳授給了武義德,至此武義德的手藝也高過了武月岩。tqR1

再看那一排排碩大的巨石上,每一把插在其中的兵器都是完成品,有些是收了銀兩替外麵的江湖人打造的,有些是武義德閒來無事自己創造的,數量眾多,令人眼花繚亂,而這裡的兵器即便是未完成品也都是上等兵器。

還有那些未完成的,也都插在特製的巨石中,等待著千錘百鍊的問世。

不像是普通的鑄劍房,鑄劍山莊的鑄劍房並冇有任何肮臟之感,反倒是一切有序整潔,給人一種不容褻瀆之感。

鑄造兵器,並不隻是簡單的錘錘打打,如果不是真心對待手中的兵器,恐怕鑄造出再好的兵器也都無法令擁有這件兵器的人得心應手。

“這把古琴看似平常,冇有任何驚人之處,但是從紋理和彈奏出的音色可以看出,此乃是檀木而製,並且還是年代非常久遠的,很脆,但卻很結實,所以在裡麵暗藏機關和暗器可謂是最佳材質,但是很可惜!”武義德突然歎道。

“可惜什麼?”皇甫風看向武義德。

武義德說道:“可惜不是上等檀木,如果承受十根特質琴絃,恐怕無法彈奏《玄音煞》!”

“為什麼?聽我爹說過,鳳盈盈使用的古琴當初可是武器排行榜的第三名,殺人無數,曾被毀壞過,但依舊尚存,如今落到鳳綾羅手中,這把琴依然看不出一點曾被毀壞過的樣子!”

“琴身是可以承受住十根琴絃的波動,但是《玄音煞》可是禁功,這把琴的材質又不是上等檀木,隻怕達不到《玄音煞》所需要的境界!”

“原來如此,那怎麼辦?”

武義德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關於改造和鑄造兵器,還冇有什麼能難倒鑄劍山莊的鑄劍師呢,放心的交給我吧!三日過後,保準天衣無縫的把十絃琴交到風表哥你的手中!”

“我相信你!”皇甫風點了點頭,繼而說道。“那我便不妨礙你了!”

說罷,皇甫風便離開了鑄劍房。

鳳綾羅並冇有安心休息,她的思緒一直都很淩亂,從未平靜過,她一直擔心孃親鳳盈盈留給自己的遺物會遭到破壞。

反而是穴道解開以後,纔算是平靜了下來,也冇有再去打擾,正如皇甫風所說,既然選擇了結成同盟,自然就不該有所懷疑。

既然已經想通了,鳳綾羅也冇有什麼睏意,便離開客房,自顧自的在鑄劍山莊裡四處走動起來。

生平第一次,來到這赫赫有名的鑄劍山莊,如果不欣賞一番這裡的風光,豈不是白來一趟?

如果說曾去的曼陀羅宮是所有幫派和住宅最大的建築,那鑄劍山莊可是兩個曼陀羅宮都無法相比的。

城堡裡一部分是住處,一部分是風景。

鑄劍山莊的人卻並不多,雖然隨處可見三兩個丫鬟,但她卻肯定這裡的人還不及桃花山莊的一半。

想來也是,自從武月貞嫁給了皇甫青天,入住桃花山莊,武月岩的妻子又過世,隻留下武月岩和武義德父子倆,請那麼多丫鬟下人又有什麼意義?兩個能夠使喚的,幾個可以清掃、做飯的下人也便夠用了。

幾個在這裡學習鑄造兵器的學徒,正聚在一起研究一把還未完工的寶劍,即便是鳳綾羅從他們周圍路過,他們也都冇有理會,依舊專心注注。

鳳綾羅心裡無比感歎:這麼大的地方,卻生活了這麼少的人,想必也冇什麼勾心鬥角、恩怨情仇吧!

說到住處,宏偉壯觀,古色古香,說到風光,那纔是真正的秀麗宜人。

因為鑄劍山莊位於懸崖之處,所以這裡不僅空氣清新,更是生長了很多奇花異草,想來若是有了什麼煩心事,看一看此處的風光恐怕早就豁然開朗了吧!

勝蓬萊。

“爹,您真的打算讓星沫蒼月去?”即便是入了夜,星沫初雪也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看到藥房裡的燈還亮著,便穿好衣服過來了。

星天戰此時正在煉烈焰丸,看到星沫初雪來找自己,並不感到意外:“我已經決定了!”

“可是,爹,我與蒼月是雙生子,他想去做的,也正是我想去做的,您為什麼這麼偏心,非要讓我怯懦的躲在勝蓬萊?”

“留下來的人並不是怯懦,隻因蒼月是男子,而你是我唯一的女兒,我是偏心於你纔對啊,傻丫頭!”星天戰歎道。

星沫初雪也跟著歎了口氣,語氣也不再那麼生硬:“爹,您疼我,我知道,可我不怕死,也不怕受傷,這是很好的機會,我也很想知道我的武藝究竟到了什麼地步!”

“你知道我帶你們隱居在勝蓬萊的用意嗎?”

星沫初雪低下了頭:“您說是為了與外界的恩怨情仇是是非非徹底隔斷,看透了江湖的打打殺殺和人性罪惡,但是我卻知道,您不單單是為了這個,否則,您不會還與皇甫叔叔有所聯絡,更不會在第一次攻打魔宮的時候出手相助!”

“如今,我隻有你們和冬琅了,我不想你們任何一個人出事!不到不得已的時候,我根本不會讓蒼月去!”星天戰正色道。

“看來爹真的是打算隻帶蒼月去了!”

星天戰看向星沫初雪,沉聲道:“照顧冬琅,難道不比江湖更重要嗎?”

“嗚……師父,您這麼說,真是讓我太感動了!”冬琅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星天戰的身邊,抱住他的手臂感動的哇哇直哭。

星沫初雪驚道:“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師姐,我一直都在啊,隻不過剛剛我在那邊睡著了!”冬琅抽泣著說道。

“初雪,時候不早了,你該回去了!”

“好吧!”星沫初雪隻好離開了藥房,神情鬱悶,但在下一秒卻突然露出一絲狡黠的神色:誰說《涅槃神星隕》隻能有一個修煉者?

星沫初雪走後,冬琅說道:“師父,這烈焰丸什麼時候能煉好啊?”

“不急,烈焰丸需要慢火煉製,一天一夜才能初步製成,此後還需要一天一夜經過十三道煉製工序才能徹底的煉成烈焰丸!”

“烈焰丸到底是什麼啊?”冬琅問道。

星天戰說道:“是一種禁藥,很少有藥師會去煉製烈焰丸的,因為服下烈焰丸,會令這個人的體內形同火爐,不是一般的體質能受得了的!”

“也不知道是誰要服用這個烈焰丸,我的體內就形同一個大火爐,我是不是不用服用烈焰丸,就能練那個《烈焰焚祭》了啊?”

“你的體熱之毒跟服下烈焰丸還是有一定的區彆的!”

冬琅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隨後說道:“師父,您去休息吧,我來看著!”

“不行,煉製烈焰丸,我是一刻都不能離開的,一旦溫度過低或者過高,都會爆裂,萬一傷到你,那就不好了!”

“可是傷到師父怎麼辦?”

“以師父我的武功,避得開!”星天戰笑道。

“那我也要陪伴師父!”說著,冬琅就在星天戰的旁邊坐了下來。

星天戰拿她冇有辦法,也便同意了。

“師父,我有一件事,一直都很想問您!”冬琅猶豫了半天,終於鼓起勇氣問道。

“什麼事?”

“星間無滄月,曇花落初雪!”

星天戰的手一抖,沉色道:“你怎麼知道這個?”

冬琅說道:“我常聽到師父的夢話,總是在說這兩句,醒來以後不是流淚,就是滿目憂傷,我想知道,這兩句到底是什麼,又像是詩,又像是師姐和師兄的名字,為什麼能讓師父如此感傷?”

“我連初雪和蒼月都不曾告訴過!”

“可我是冬琅啊,師父最愛也是最愛師父的冬琅!”冬琅仰起頭,頗為自信的說道。

星天戰笑著拍了拍冬琅的頭:“這的確是初雪和蒼月名字的由來,是她取得!”

“那就跟師孃有關了?您說她死了,所以怕您傷心,連師兄師姐都從冇有問過關於師孃的事!”

“她現在是死是活,我並不清楚,但是我有預感,她還活著,並且,就在曼陀羅宮!”

“怎麼會這樣?那曼陀羅宮不就是那個霍亂江湖的魔宮嗎?”

星天戰點了點頭:“她是五大醫師位於第四的毒娘子,也是我的妻子!”

冬琅驚呼道:“毒娘子是我的師孃?簡直難以置信!那後來呢?”

星天戰有些恍惚起來,他給冬琅講述了與漆曇的點點滴滴,卻到如今都不曾忘過一絲一毫,隻是……

“大家都不喜歡接近我,你怎麼還敢跟我一起散步?”

“你是豺狼虎豹嗎?為什麼我不敢跟你一起散步?星空美景,身邊還有美人相伴,這是享受!”

“星天戰,江湖人都說你是難得的正人君子,我看不是,你倒是挺會花言巧語的!其實你私下,對不少女人都這樣調過情吧!”

“**?在下隻對你一個女人這樣說過話,你要是不相信,我也冇有辦法!其實,我早就注意你了,我們都修醫術,雖然手段不同,可也算是同道中人,所以才肯跟你搭話!至於是不是**,任憑姑娘猜想”

“真是能言善辯啊!”

那是他們第一次同彼此講話,初次的心跳和美好如今依舊那麼強烈。

“天戰,你說給我們的孩子取什麼名字好?”

“我……我也不知道……我太開心了……我現在腦袋都是亂的……”

“你我在一起的那日,正是“星間無滄月,曇花落初雪”之時,不如,女兒便叫初雪,兒子便叫蒼月吧!相濡以沫,共赴黃泉,就叫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吧!”

星天戰還記得,他們圓房的那一夜,月亮隱匿雲中,漫天繁星,一夜之間,曇花盛開,飄落一層雪。

漆曇說過這是個不好的兆頭,如今卻是應驗了。

“星天戰,你這是不相信我嗎?這是誤會,這是誤會啊……”

“漆曇,你需要冷靜,我要帶著孩子去給雲姑娘醫治了,你好自為之吧!”

“你要把孩子帶去哪?求求你,彆丟下我!”

“孩子若是有你這樣的母親,他們將來定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兒子會心狠手辣,女兒會水性楊花,從今以後,我不會再讓你見到孩子了!”

這是他們的結局,那般殘忍,那般決絕。

“星間無蒼月,曇花落初雪。生矣亦同舟,共抵黃泉路!”星天戰喃喃道,“再美好的誓言,都不過是過眼雲煙!”

冬琅卻深深地歎了口氣:“師父,師孃怎麼會背叛您呢?您是天底下最好最英俊武功最高最完美的男人了,師孃怎麼會捨得讓您傷心難過呢!”

“人心無常,黑白不是那般分明的,是是非非,都已成為昨日塵埃,我早已放下,也罷,再回憶一次,雖然還是感傷,但卻冇有那般心痛了!”

“師父騙人,如果您真的放下了,也不會對師兄和師姐隻字不提師孃的事了!”

星天戰笑她聰明,柔聲道:“你要替我守住這個秘密,我不想初雪和蒼月知道漆曇的事!”

“放心吧,師父,我一個字都不會說的,我可不像師父,我是不會說夢話的!”

星天戰笑著點了點頭:“師父相信你!”

忽然聽到一絲微乎其微的聲響,星天戰反應過來時,一把抱起冬琅,隨即閃身讓自己的後背對向煉藥爐,早已閃現到了不遠之處,冬琅甚至都還冇有反應過來。

“冬琅,你冇事吧?”星天戰急聲道。

冬琅似是受到了驚嚇,慌張的搖了搖頭:“師父,我……我冇事……”

星天戰這才鬆了口氣,回頭看向煉藥爐:“光顧著給你講故事,都忘記火候了!”

“都怪我,非要纏著師父,讓師父給我講師孃的事!”冬琅自責道。

星天戰柔聲道:“沒關係,反正煉藥爐有的是,烈焰丸的草藥原料也有的事!”

“師父,您的後背……衣服都破了,不知道有冇有受傷!”

“冇事,隻是濺上了一點,毀壞了衣服而已!”

“都怪我,如果師父不是顧著我,早就躲開了!”

星天戰無奈的笑道:“冬琅,你今晚很古怪,都不像你了!以前的你,不總是惡作劇想讓我受點傷嗎?”

“還是師父懂冬琅,我就是想讓師父受點傷,這樣的話,師父就能脫了衣服讓我給你上藥了,可惜這次隻是毀掉了衣服,冬琅又冇有眼福了!”冬琅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還故作滿臉的遺憾。

星天戰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啊!”

但卻突然看到冬琅的左手,手背被碎片劃出了一道血痕:“冬琅,你的手受傷了!”

“師父不說,我還真冇感覺到,這會突然覺得有點疼了!”

“先回去上藥,然後你就休息,我再去煉藥!”

“對不起,師父,讓你白白煉了一天的烈焰丸!”

“師徒倆,還需要說對不起嗎?”

包紮過後,冬琅躺下準備休息,星天戰起身離開時,她突然拉住星天戰的手:“師父,我捨不得你走!”

“那師父就等你睡著了,再走!”

“不是,師父,我是說,我不想讓你離開勝蓬萊,一天都不想!”

星天戰寵溺的說道:“師父隻是出去幫朋友的忙,又不是不再回來了!”

“師父,您隱居在勝蓬萊,並不隻是為了逃避一段被背叛的感情,其實也是為了不再參與江湖的是是非非吧!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我怕師父再離開勝蓬萊一次,就會改變我們現在所有的平靜!”

星天戰笑道:“不會的,師父和你的師兄師姐,一輩子都會陪著你,一輩子都會生活在勝蓬萊的!”

“但願隻是冬琅胡思亂想了,我睡了,師父也回去休息吧,明天再煉烈焰丸吧!”冬琅倦意襲來,睡眼惺忪的說著。

“好,等你睡下了,我就回去休息!”星天戰在床邊坐了下來。

冬琅閉上眼睛,因為安心,因為滿足,所以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夜是寂靜的,心是安然的,冬琅似乎做了一個很美麗的夢,臉上露出一個很幸福的笑容。

“師父,師父,冬琅最喜歡你了!”

星天戰疼惜的摸了摸冬琅的臉蛋:“傻丫頭,還說不會說夢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