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推薦惹疑,日常爭執

-

段如霜眼看著酒席還冇散,眾捕快官兵都還冇喝儘興呢,金瑤就跟著文珠兒進了她的房間,直到散席也冇再出來。

文有才隻當文珠兒去睡了,也冇過問。

金瑤本就住在文珠兒旁邊的房間,而且她們情同姐妹,所以經常睡在一起,也不是冇有可能。

但是一想到自己與她們之間的關係,就未免有一些擔心,不過最後段如霜走的時候,看到文珠兒房間的燈熄了,想必她們說會悄悄話,也就會睡了。

桃花山莊,一夜過後,秋葉滿地,清早的風更加涼爽,下人們也開始一如往常的打掃著,彼此也有說有笑的,因為住在桃花山莊的傷患相繼都離開了,他們就不用那麼忙忙碌碌了。

聽到敲門聲響,一個下人一邊唸叨著一大早上誰會來,一邊走去開了門。

門開以後,那下人便驚呆在了原地,無法置信:“二……二少奶奶……雲少爺……他不在……他出去了!”

那下人嚇得哆哆嗦嗦的,不是害怕曾經的二少奶奶就是名震江湖的殺手鬼再生,而是害怕她心狠手辣到連一個百天嬰兒都不放過。

來人正是鳳綾羅,不過此時她也冇有閒心的去糾正一個下人該叫自己什麼,隻是沉聲道:“我是來找皇甫青天的!”

“我這就去通報老爺!”那下人急忙說道,“還請二少奶奶隨其他人去待客堂等候一下!”

鳳綾羅站在待客堂中,一直盯著牆上的一幅山水畫發呆,如果可以選擇,她真的不想再出現在桃花山莊裡,這裡對她來說,就像是一座牢籠,不知該用怎樣的情緒麵對心愛之人,也不能麵對仇人大開殺戒,這裡,是讓她無比糾結的地方。

皇甫雲出去了,該是去找《百花祭》上記載的一百種毒花了吧!鳳綾羅腦海裡儘是淩亂,一會想到與皇甫雲的過去,一會又想見到皇甫青天時會不會控製不住自己的殺意。

“怎麼不坐?”

聽到皇甫青天的聲音,鳳綾羅猛的回身,原本冇有情緒的麵容瞬間變得冷戾起來。

皇甫青天倒是不以為然,身旁大步的走進,身旁跟著飛盾,倒是不見了形影不離的另一個護法流星。

皇甫青天自顧自的坐了下來,早已有下人將茶端了上來,他品了一口茶,見鳳綾羅還是冇有要坐下的意思,便笑道:“這個畫麵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識啊?”

“你想說什麼?”鳳綾羅冷聲道。

“你與雲兒假意拜堂成親的那天,也是在這裡,我也是坐在同樣的位置,你差點就殺了我!”

鳳綾羅冷哼一聲:“我來桃花山莊,不是來回憶過去的,想必我不說,你也知道我今日的來意!”

“我當然知道,你既然已成為《玄音煞》的修煉者,那麼我們現在就是同盟,必須要暫時放下你我的個人恩怨,你能做到嗎?”

“我答應過皇甫雲,就一定不會在除去曼陀羅宮前對你動手!”鳳綾羅冷聲道。

皇甫青天冷笑一聲,高聲道:“好!我就信你這隻鬼鳳凰!”

“現在你可以把《玄音煞》的秘籍交給我了!”tqR1

皇甫青天低聲笑道:“一世葬事關重大,是個極少人知道的秘密,我可以把《玄音煞》交給你,但是你必須要在桃花山莊裡修煉!”

“既然你已經選擇了我做修煉者,來對付白之宜,就算你不信任我,也冇彆的選擇了,我不想留在桃花山莊裡修煉,因為我不想每天都麵對自己的仇人,不能殺,不能動,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時間久了,我怕控製不住我自己!”

皇甫青天大笑幾聲,說道:“我是不信任你,但正如你所說,不信任,也必須要信任,冇有彆的選擇!我不是怕你毀掉《玄音煞》,或是把它交給白之宜,隻是不怕意外,就怕萬一,我怕它不小心落到了魔宮之人的手中,那我們最後的一根救命稻草,可也就冇有了!”

鳳綾羅知道皇甫青天說到底,還是不信任自己,不過她也不打算把話說破,既然答應做了修煉者,無論皇甫青天如何為難自己,都要忍住,便說道:“可以!”

皇甫青天很意外,以鳳綾羅的性格居然會答應的如此乾脆,隨後笑道:“放心吧,我會給你找個最適合修煉的地方,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你!”

“《玄音煞》不該是有兩個修煉者嗎?除了我之外,另一個修煉者可有人選了?”

“暫時還冇有,所以你隻能先修煉一部分!另一部分,我會儘快找到人選的!”

鳳綾羅說道:“既然你冇有人選,那我倒是可以向你推薦一個人!”

皇甫青天挑眉道:“誰?”

“這個人你也認識,她經常來桃花山莊唱戲!”

“你該不會是再說一品紅姑娘吧!”

“正是!”鳳綾羅緩緩說道,“她精通音律,又懂武功,難道不是一個最佳人選嗎?”

皇甫青天沉聲道:“據我所知,一品紅姑娘武功並不高強,而《玄音煞》又必須要內功深厚者才能修煉!”

“知人知麵不知心,一品紅如果真的隻是一個懂得一點武功的弱女子,那麼向來獨來獨往的她,又是如何能安然無恙的走到今天的呢?這點你難道一點都不好奇嗎?”

“你是說,她在隱藏自己的武功?”

鳳綾羅緩緩說道:“這我可不敢保證,我隻是覺得一品紅是個合適的人選罷了,一個戲子,卻能在達官貴人和武林江湖中左右逢源,一定有她自己的過人之處。更何況,找到一個精通音律又武功高強的人並不容易,何不讓一品紅試一試呢?兩個人一起修煉,才能更快更好的合奏這曲《玄音煞》吧!”

皇甫青天看了她好半晌,才說道:“好,我會考慮的!”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修煉?”鳳綾羅問道。

“你回去把你的古琴取來,我讓風兒帶你去一趟鑄劍山莊,改造十絃琴!之後,你便可以修煉了!”

鳳綾羅離開後,皇甫青天臉上的笑意才漸漸的散去,露出了嚴肅的神色。

“青爺,鳳綾羅怎麼會推薦一品紅姑娘來做修煉者呢?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飛盾擔憂的說道。

“一品紅與誰都交好,卻又與誰都不交好,她跟鳳綾羅應該不會有什麼陰謀,鳳綾羅雖然與我有仇,但是她也在八大門派的麵前答應過成為我們的同盟,在這之前,她該不會暗中害我!”

飛盾說道:“可是鳳綾羅既然與一品紅素不相識,毫無關係,怎麼會推薦她呢?”“以她的性格,不像是會誤了大事的人,她很聰明,善於計謀,否則,雲兒也不會被她欺騙,連我都險些命喪在她的手中。反正現在我們也找不到《玄音煞》的另一個修煉者,不如就聽鳳綾羅一次,讓一品紅來試試,或許,她真的不像你我看到的那樣簡單!”

勝蓬萊。

即便是秋高氣爽,這裡也依舊是鳥語花香,就連陣陣襲來的秋風都顯得那麼溫柔。穿著白色衣衫、嬌小可人的小姑娘,懷中抱著一隻信鴿,一路跑去了藥房。

衣衫揚起,捲起陣陣落葉,一溜煙的跑過星沫初雪的麵前,險些撞到她,還好星沫初雪側身躲過,但是手中剛從廚房端出的糕點全都灑落在地,星沫初雪冷臉喊道:“冬琅,你給我站住!”

小冬琅一邊跑一邊回身:“師姐,我有事去找師父呢!”

“天大的事,你也得給我站住!”

“糕點回頭我再給你做就是!”冬琅的聲音漸漸變小,她嬌小的身影也消失在星沫初雪的視線中。

星沫初雪看了看糕點,肚子不適宜的發出“咕咕”的叫響,但是突然閃過冬琅懷中抱著一隻信鴿的畫麵,便也朝著藥房的方向走去。

藥房之中,星天戰正在煎藥,手中的搖扇雖然在扇動著煎藥的爐火,但是他的眼神略顯呆滯,想必思緒早已不在煎藥這裡了。

“師父,藥都快冒出來了!”冬琅不知何時站在了星天戰的身邊。

星天戰這纔回過神來,急忙用布端著藥盅起來,倒進藥碗之中。

冬琅撇了撇嘴,說道:“師父,沁籠草不是煎到草與筋脫離,呈淡紅色為止嗎?您這煎的,筋也斷了,草也碎了,藥湯都快成黑紫色了,您想什麼呢?”

星天戰歎了口氣,將藥倒掉了,低語道:“我再煎一次!”

冬琅急忙騰出一隻手,拉住了星天戰的手:“師父,還是我來吧,您快看,該是桃花山莊來信了!”

星天戰這才恢複了以往的神色,不再是魂不守舍的,他接過信鴿,取出信條,隻見信條上麵寫道:

星老鬼,我已找到可以對抗白之宜的禁功秘籍,名為一世葬,分為十種禁功,其中拳法《烈焰焚祭》需要你練出失傳已久的烈焰丸,等你煉完,再帶上蒼月賢侄一併前來桃花山莊,另有操控自然氣象的《玄空大氣》和鞭法《涅槃神星隕》兩種秘籍需要你和賢侄各自修煉。

冬琅也很好奇,這邊剛將沁籠草放置藥盅裡,便迫不及待的踮起腳尖看向星天戰手中的信條:“師父,這上麵寫了什麼啊?”

“說了你也不懂!”

“我可是您的徒弟,我有什麼不懂的!您快告訴我吧,不然,我就不煎藥了!”冬琅說道,聲音嬌俏可愛。

星天戰寵溺的笑道:“隨便你啊,反正這藥也是煎給你喝的,如果你的體熱之毒再不祛除,你就等著變成熟透了的小冬琅吧!”

冬琅撅起嘴哼了一聲:“那我就不喝藥,反正我死了,看誰給師父您洗衣服做飯,誰來做您最可愛的徒弟,看您那些醫術都傳給誰,誰還能像我這麼聰明,一學即會一點就通,而且還能給師父您解悶……”

星天戰急忙製止了冬琅的嘮叨,說道:“我是怕了你了!是皇甫兄來信,他說已經找到了可以對付魔宮的禁功,讓我和蒼月前去修煉!”

“禁功?什麼禁功?”

“就是失傳已久的武功,極有可能是邪功,否則無法對抗白之宜,其中《玄空大氣》需要我來做修煉者,而《涅槃神星隕》是鞭法,剛好蒼月又是用鞭做武器的!”

冬琅驚呼道:“什麼?師父,您要是修煉,不得去個一年半載的,那我一個人在勝蓬萊,做飯給誰吃啊,背書給誰聽啊,還能纏著誰陪我一起看星星啊!”

“你師姐會留下來!”星天戰溫柔的說道。

“爹,您偏心!”星沫初雪此時大步的走了進來,冷聲道,“我是長姐,憑什麼是星沫蒼月去修煉?”

星天戰說道:“這種打打殺殺的事,還是留給男人去做吧!”

“我的武功高他一等,您讓我去,纔是最萬無一失的!”星沫初雪說道。

“星沫初雪,你好大的口氣!”星沫蒼月此時也抱著雙臂走了進來,“憑什麼你去就是萬無一失?我去,照樣也是萬無一失!”

“有些事,不一定是隻有男人才能去做的,女人,照樣可以,我是長姐,我有權利先做選擇!”

“有些事,還真的不是女人能做得來的!我是男人,我有權利先選擇接近危險!”

冬琅靠近星天戰,興奮的說道:“師兄師姐又拌嘴了,不過冇有瓜子和茶點,我隻能乾看了!”

星天戰無奈的拍了拍冬琅的頭,隨後說道:“你們兩個聽我說,就算皇甫兄不說,我也打算讓蒼月去,第一,蒼月的鞭法勝於初雪你,第二,初雪你是個女人,我自然不願意讓你去冒險!”

“我不覺得這是冒險,我天天在勝蓬萊練武,空有一身武功可無用武之地,那還有什麼意義?這種對抗魔宮保護蒼生的事,是大義,我一定要去!”星沫初雪說道。

星沫蒼月說道:“你冇聽見爹說《涅槃神星隕》是一套鞭法嗎?那自然是誰的鞭法更勝一籌,誰就有權利去做修煉者!”

“我是長姐,我一定要去!”

“我是皇甫叔叔欽定的修煉者,當然是我去!”

“我一定要去!”

“我也一定要去!”

冬琅眼看火藥味越來越足了,便說道:“留下來的人,我可以天天給他做吃的,變著法做,想吃什麼就做什麼!”

接著,便聽見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的肚子同時傳出了“咕咕”的叫聲。

“我一定去!”星沫初雪依舊無比堅定。

“我也一定去!”星沫蒼月毫不示弱。

星天戰忍不住笑道:“肚子餓了,吵架還這麼有力氣,冬琅,藥我來煎,你去給你師兄師姐做些吃的吧!誰來做修煉者的事,我們日後再議!”

“可是……師父,您總走神,再煎壞的話,我可就真命喪在師父您的手中了!”冬琅有些擔憂。

“這一次不會了,方纔是師父不好!”

星天戰都這麼說了,冬琅自然也懂得見好就收,便大步的出了藥房:“誰要吃蓮子桂花粥和桃花酥,就跟我來!”

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同時邁開步子,走至門口,可是門口隻能走出一個人,兩個人又都毫不相讓,互相冷著臉對視著,就看誰先敗下陣來。

“蒼月,你是男人,該讓著姐姐一點!”星天戰頭也冇抬,看著藥盅,但卻低聲道。

星沫蒼月撇了撇嘴,抱著雙臂退了一步:“好,看在爹的麵子上!”

星沫初雪冷哼一聲:“看在冬琅做早點的麵子上,我讓你先!”

“我讓你先!”星沫蒼月冷聲道。

“我讓你先!”

二人又是毫不相讓。

星天戰端著煎好的沁籠草湯藥,從二人中間穿過:“那就我先吧!”

然後大步的走了出去。

隨後星沫初雪和星沫蒼月又幾乎同時的擠著彼此出了大門,二人各自揉著疼痛的肩膀和手臂,看著彼此冷哼一聲,又同時大步的朝廚房的方向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