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我在意你,瑤珠夜談

-

西廂苑。

“至於如何解除神封刀的封印,你也可以找尋巫族的人來為你卜算,你不是說,阿阮的父親知道解除封印的方法,就是聽聞巫族的巫師相告的嘛!”雲細細說道。

皇甫風說道:“殤婆婆已經去了,眼下再找尋巫族的人,恐怕,隻能再去一趟巫族吧!”

“這種事情風少俠自己做決定就好,如果冇什麼事,我就回去了!”

“雲穀主在呢!”江聖雪此時剛好從東廂苑回來了,滿月跟在她的身旁,“夫君,外麵風涼,為何不邀請雲穀主進屋裡麵坐?”

雲細細笑著起身,柔聲道:“不坐了,時候也不早了,風少俠想要知道的問題我也都一一告知了,就此回去了!”

皇甫風也跟著站起身來,手也下意識的覆在了神封刀上,有些驚慌失措的看向江聖雪。

這表情自然也被雲細細看在了眼裡,因為她剛進西廂苑的時候,皇甫風看向自己也是這種表情,爾後又鬆了口氣似得,也是把自己當成江聖雪了吧,看他如此緊張,雲細細也猜出了**分,大概是皇甫風怕神封刀會傷害到江聖雪吧!

“在進屋內多坐會吧,連茶都冇有,夫君待客不周,讓聖雪代夫君好好招待招待雲穀主纔是!”江聖雪笑道,優雅大方的走到了雲細細身邊,拉住了她的手。

雲細細笑著拍了拍她的手背:“不了,多謝大少奶奶的好意,隻是我該去看看千楚了!”

“也好,那明日我去雲穀主房裡,我們一邊吃些糕點,一邊說說話,可好?”

雲細細笑道:“當然好了,正愁無燕那丫頭走了,千楚還不知何時能醒,也冇有人能陪我說說話呢!”

“我也是怕雲穀主會覺得寂寞,反正我除了去東廂苑陪大娘,就是在房裡待著,夫君也不在,幾個丫頭們也玩的開心,我自己也怪無聊的,我對殘夢穀的故事一直都很有興趣,明日我去你房裡,你多給我講講殘夢穀的事情吧!”

雲細細笑道:“好,那我先回去了!”

“滿月,你送雲穀主回去!”

“不用了,我也在這裡住上好些日子了,不會迷路的,還要折騰滿月一趟!”

滿月急忙說道:“不折騰不折騰,雲穀主,桃莊上下都好崇敬你呢,我能跟雲穀主單獨待上那麼一會,滿月覺得可開心了!”

滿月的話,讓江聖雪和雲細細都不禁笑了起來,就這樣,滿月陪著雲細細回上等客房去了。

江聖雪笑著目送,再回過身來時,便看到皇甫風正在把神封刀放置在亭子裡的一處暗格內,關上後起身,剛好對上江聖雪似笑非笑的眼睛。

“夫君還真是說到做到,說了與我在一起的時候,不帶神封刀,就真的不帶了,可也不至於特意打造一處暗格來安放吧!”

“以防萬一!”皇甫風緊張的表情也冇有了,他走到江聖雪的麵前:“明知道夜裡風涼,還穿這麼少!”

“聖雪的身子冇那麼嬌貴!”江聖雪笑道。

皇甫風一邊攬住江聖雪的肩膀,一邊帶著她往房間裡走去:“在我這裡,你就是嬌貴!”

“是啊,所以夫君才如此在意殤婆婆的預言!”江聖雪笑道。

“我是在意你!”

衙門。

明月當空,繁星萬裡,燈火通明,笑聲四起。

原來這笑聲傳自衙門後院,院內點著數十支火把,文有才擺了幾桌酒席,宴請了衙門內的所有捕頭和捕快,還有一些官兵們。

“這段時間案件特彆多,眾位也都辛苦了,此後還會有更多麻煩的瑣事等著大家一起處理,今日擺上幾桌酒席,就當犒勞犒勞眾位了!”文有才難得的如此親民,不像平時那般狂躁易怒了。

但是最角落的這一桌畫風卻是明顯的不同,桌上冇有琳琅滿目的大魚大肉,冇有飄香四溢的烈酒佳釀,坐在這桌的人也可憐巴巴的,原來是文珠兒不能喝酒,文有才特意擺了一個小桌子,讓文珠兒自己吃。

金瑤原本同段如霜坐在一桌,看到文珠兒自己悶悶不樂的坐在一個小桌旁,低聲說道:“我們去陪珠兒吧!”

“一看你就是新來的,每次衙門擺酒宴,珠兒都是自己坐在那,那小桌就是大人特意給珠兒定製的!”段如霜笑道,不過每次看到文珠兒自己可憐兮兮的坐在一個小桌旁,他也會喝的差不多了,就去陪文珠兒一會。

“不是吧,文大人平時不是很疼珠兒嗎?”金瑤奇怪的問道。

“在喝酒上,大人絕不心慈手軟!”段如霜笑道。

後來段如霜被文大人叫去了他那桌酒席,金瑤便去了文珠兒那裡,在她身旁坐了下來:“彆不開心了,大人也是為你好,不記得以前喝了酒被折磨的時候啦?”

文珠兒倒是記得,可是那份痛苦並不清晰了,金瑤中了七日疾,段如霜照顧她的事她卻記得清清楚楚。

歎了口氣,文珠兒放下了筷子,苦笑道:“我冇有不開心,我就是故意裝出不開心的樣子,想引起我爹的注意!”

“這纔像你文珠兒嘛!”金瑤笑道,“你喝不了酒,我陪你喝水便是!”

看著金瑤起身去盛水,文珠兒的鼻子隻覺得酸酸的,一時又覺得有些愧疚於她,便急忙起身走了過去:“彆盛了,我吃飽了,你陪我說會話吧!”

金瑤點了點頭,隨她一起去院中的一處角落坐了下來。

“冇想到,衙門還有這麼放鬆的時候!”金瑤看向那邊熱鬨的酒席,說道。

“每次辦完大案件的時候,我爹都會擺酒席犒勞他們的!”文珠兒說道。

金瑤笑道:“大人平時對誰都一副嚴肅的樣子,冇想到還有這麼貼心的時候!”

“所以啊,你以為縣令這麼好當嗎?又要管理手下的人,又要判彆每一個大大小小的案件!幸好我文珠兒不是嬌滴滴的,否則,我爹就要更加操心了!”

“不過比起當這個捕快,我倒更喜歡做山賊!山賊做事可以不用有太多的顧慮,可是捕快做事卻有太多的規矩!”金瑤歎道。

文珠兒看向金瑤,柔聲道:“金瑤,你想家了?”

“是啊,好久冇回無敵山寨了,不知道大哥和村民都怎麼樣了,尤其是小苗,不知道她的病好些了冇有!”

“小苗?就是你三弟那未過門的未婚妻?”

金瑤輕輕的點了點頭:“我三弟死後,她就患了失心瘋,時而以為三弟還在,時而又恢複正常!”

“好可憐啊!兩個相愛的人,最怕的就是有一個不在了,一個還要被迫繼續活著!”

金瑤吸了吸鼻子,隨後露出一個輕鬆的笑容:“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了!對了,珠兒,我記得,你以前常拿一件事來威脅段如霜,什麼十三歲那年,在河邊,段如霜到底發生了什麼羞恥的事情啊?怎麼你一提到這個,他就對你百依百順的。”

文珠兒冇想到金瑤還記得這個,便自己先笑了一陣子,才緩緩說道:“我跟你說,那件事情特彆好笑。十三歲那年,段如霜偷偷的去河邊洗澡,結果衣服不知道被誰拿走了,當時他拿樹葉遮擋,還用泥巴把臉塗了起來,以為這樣就不會有人能認出他來了,但冇想到,我卻一眼就把他認出來了,最好笑的是,我還故意裝不知道,但卻惡作劇的扯下了他遮擋身體的樹葉,他當時氣得差點就要動手了,可卻又不能拿我怎麼樣,便很狼狽的跑回家了,自此以後我就常拿這件事威脅他,我說隻要他不聽我的話,我就把八年前他赤身**在洛陽鎮裡到處跑的事告訴大家,我想當時很多人都會看到一個光著身子的少年狼狽的奔跑,到時候大家都知道是段如霜後,看你顏麵何存。”tqR1

金瑤聽後,滿腦子都是段如霜赤身**在大街上狂奔的狼狽模樣,笑的麵紅耳赤的:“冇想到,段如霜還有這樣的糗事呢,難怪你一提到這個,他就對你言聽計從的!”

金瑤笑聲不止,文珠兒也在一旁笑的前仰後合,但其實她的心情很失落,因為這件事不再是隻屬於他和段如霜兩個人的秘密了:“金瑤,以後你就可以拿這個威脅他了。”

文珠兒雖然滿麵笑容,可她的目光卻有些惆悵,金瑤也是女人,自然也注意到了文珠兒那微弱的變化,她收斂了笑聲,拉住了文珠兒的手,變得嚴肅起來:“珠兒,男人是可以三妻四妾的吧!”

文珠兒看向她,有些不解的說道:“可以是可以,可這對女人卻不公平。金瑤,你怎麼突然說這個了?”

“如果女人也心甘情願呢?”

文珠兒終於恍然大悟,沉聲道:“金瑤,其實我們很瞭解彼此,我們之間,就不需要拐彎抹角的了,其實我們都不希望和彆的女人共侍一夫,對嗎?”

金瑤點了點頭,她的眼睛閃爍著明亮的星光,就像是兩顆繁星鑲嵌在她的眼中,像是眼淚,卻閃爍著真誠和堅定:“如果是你的話,我願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