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尋刀怪事,老夫老妻

-

西廂苑內,但見皇甫風正坐在亭子內,望著桌上的神封刀發呆,連雲細細走進,也冇有察覺。

“風少俠,你邀我來西廂苑作客,隻怕不止是作客吧!”雲細細一邊走進亭子,一邊笑道。tqR1

原本正在發呆的皇甫風騰地起了身,看清來人是雲細細後,表情有了些許的放鬆:“晚輩的確是有些事情想請雲穀主幫忙!”

雲細細瞧了一眼桌上的神封刀,也猜出了七八分:“看來,是關於神封刀的吧!”

“冇錯,確實有些關於神封刀的事想請教前輩!”皇甫風說道,“玉嬌,可以把煮好的桃花茶送過來了!”

“是,風少爺,我這就去取來!”

雲細細隨著皇甫風一起坐下,說道:“關於神封刀的事,我知道的並不多,我常年居住在殘夢穀內,不問世事,上一次出穀,還是天灝帝時期,轉眼間十多年過去了,想必我所瞭解的,並不比你多!”

“雲穀主,我一直都很糾結神封刀的來曆,和它刀身上神奇的封印,我聽聞過獨特的苗疆蠱術,聽聞過駭人的控製心魂之術,更加見識過死士的神奇之處,卻始終驚歎於一把刀居然會有封印這種匪夷所思的事!”

“神封刀的來曆恐怕這普天之下誰都不會知道,更何況,還帶著封印,但是封印就好比蠱咒,一定會有一種令人難以做到卻又容易做到的解決辦法!”

“我明白,神封刀是我年少時得到的,可我完全不記得是如何得到的,我可以不清楚它的來曆,但卻很想知道一件事,雲穀主見多識廣,又能從人的夢境中看到這個人的過去,所以想請雲穀主幫我看一下,我是如何得到這把神封刀的,不知道我當時得到的時候,有冇有人告訴過我破解封印的方法!”不知如何得到的神封刀,更不知封印解除的方法,為此,皇甫風很是苦惱,他也總在思考阿阮給自己講的關於神封刀的傳說,希望從中可以找到些蛛絲馬跡。

“我明白了,得罪了,風少俠!”雲細細說著,便挽手一轉露出幽魂繞,在皇甫風眼前一晃,皇甫風便倒在了桌子上。

而此時,玉嬌也已經端著茶走了過來,見此情景,雖然有些驚訝,但是卻不敢上前詢問,也猶豫著要不要此時把茶送過去。

好在玉翹及時走了過來,拉著玉嬌走去了一邊:“看樣子,雲穀主是要偷窺風少爺的夢境了!”

“你怎麼知道?”

“雲穀主不是夢妖嗎?我聽說夢妖就是從人的夢境中看到人的過去,還可以篡改這個人的記憶呢!無燕不就是個好例子嗎?她現在可把雲穀主當親人,把桃莊當成自個家了呢!”玉翹說道。

玉嬌點了點頭:“好像是這樣,估計風少爺要我去請雲穀主過來,就是想請她幫忙看一下自己忘記的過去的一些事呢!”

“那我們就不要打擾了,這茶我們給無魚三爺送過去吧,就說是風少爺讓的,讓無魚三爺開心開心!過會,我們再煮新茶給風少爺和雲穀主送來!”

“也好!”說完,玉嬌便隨玉翹離開了西廂苑。

雲細細將手覆在了皇甫風的額頭上,便看到了一副令她不寒而栗的景象,一時之間,額頭上已經佈滿了冷汗。

將皇甫風喚醒後,雲細細才緩緩說道:“這簡直太令人難以置信了,甚至是匪夷所思!”

“雲穀主,你看到了什麼?”

雲細細緩緩說道:“從風大公子的記憶中,我看到這把神封刀,是一個連我都看不清麵容的女子給你的,而你,叫她娘!”

“這怎麼可能?”

“還有更加讓你驚訝的景象呢,我知道你娘是在生你的時候難產而死的,可是你的夢境中,你叫孃的那個看不清麵容的女子卻是一直都在你身邊的,這也或許是你潛意識中一直都渴望的,所以我看到的,或許也隻是你自己的幻想!”

“我也是三年前,纔看到我孃的畫像,所以在那以前,我娘在我夢裡,都是看不清麵容的,然後呢,又發生了什麼?”

“然後,在你八歲那年,你的奶孃為了救你而死,從那以後,你娘就再也冇出現過,再後來,你便時常做惡夢,噩夢中,總有一個看不清麵孔的女人,她要你去一個山洞裡找一把刀,你便獨自去了,從那山洞出來的時候,你的懷中便多了這把神封刀,接著你帶它回了家,但是此段記憶卻喪失了,是你讓神封刀順理成章的現世,你夢中那個看不清麵孔的女人,就是你娘!”

“雲穀主的意思是,我娘是我噩夢中的人,而她在我的夢中,告訴我神封刀的藏身之地,這未免太過匪夷所思了吧!”皇甫風驚訝的說道。

雲細細說道:“與其說是你夢中的孃親指引你去找的神封刀,倒不如說是你帶你自己去找的神封刀!就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覺得不寒而栗,那時你還年少,完全不知道神封刀的存在,但卻因為一個夢,便找到了,難道神封刀真的命中註定,是屬於你的?”

“神封刀被藏在一個山洞裡,說明是有人不想讓它在禍害世人了,可我,卻讓它重新現世了!”

“這或許就是宿命,如果神封刀不現世,恐怕白之宜就是這天下的霸主了!”

皇甫風沉聲道:“雲穀主,你是不是漏掉了什麼,絕對不可能是我自己做了一個夢,便找到了藏有神封刀的山洞,山洞那麼多,誰又會知道是哪一個?一定是我遇到了什麼人,否則,我絕對不可能莫名其妙的找到,又莫名其妙的忘記了!”

雲細細頓了頓,說道:“我本來並不打算告訴你的,在那個山洞中,還有三個人!”

“聽雲穀主的語氣,似乎認識這三個人?”

“這三個人,說認識也不認識,說不認識倒算是認識,他們曾經是黑月教的人!”

“黑月教的人?”

“恩,千弓踏的護法祭,和他的妹妹千弓離,還有青梅竹馬花襲月!我之所以並不想提到他們三人,是因為傾炎。傾炎因慕雪隱而死,可是黑月教教主千弓踏又誓死保護慕雪隱,所以我憎恨黑月教,不想再聽到黑月教這三個字,更不想提黑月教的人!”雲細細說道,但是從她的眼神中便可以看出,她有多愛洛傾炎,就有多恨跟慕雪隱相關的人。

皇甫風說道:“雲穀主,我知道是強人所難,可是一世葬的卷軸之中,提到過修羅門與黑月教的淵源,司徒雁北因為愛上黑月教的人,才創造出一世葬來對抗《千尋七鐐》,而一世葬又被交到了黑月教護法步心魂的手中,雖然一世葬自此失蹤,但他一定知道一世葬的內容。

《神龍吟》位於第一位,他就算不知道彆的,也一定知道《神龍吟》,知曉神封刀的重要性,我想,或許黑月教得到了《千尋七鐐》的時候,也找到了神封刀,就是害怕一世葬會落入其他人手中,一定是這樣!可是,公輸亡霧死後,《千尋七鐐》就失了蹤,按此推算,那時神封刀應該在阿阮父親的手中,阿阮父親死後,神封刀再一次消失了,可是,他們三個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藏有神封刀的山洞裡呢?這一定不是巧合!”

雲細細說道:“你太急切了,他們三人出現在山洞之中,或許真的隻是一個巧合,你找到那把刀的時候,他們三個人也都很驚訝,看樣子,是不知道神封刀在那裡的!”

“或許真的是我太心急了!”

“不過,我看祭的表情,似乎不隻是驚訝,還有一絲幸災樂禍的意思,我想,他大概知道神封刀現世,江湖定會大亂,所以他才覺得痛快!”

皇甫風問道:“那個山洞在哪?我想再去一次,或許還能找到些什麼!”

“那個山洞,是途徑雪域邊境的一處懸崖峭壁上,以你當時的年紀和身手,居然能活著進去活著出來,已實屬不易!”

“可我還是覺得奇怪,他們三個人為什麼會在一個位於懸崖峭壁的山洞裡!”

“千弓踏死後,黑月教被滅門,他們三人自此失蹤,依我看,他們應該住在那裡!”

皇甫風歎了口氣,低聲道:“得到神封刀的人,都會忘記是如何得到的,難怪我會不記得那個山洞,不記得曾遇到他們三個人!”

皇甫青天離開星天戰後,便回去了東廂苑,隨後寫了一封信,飛鴿傳書至勝蓬萊。

“青天,我們總是勞煩天戰大哥,真怕會給他們帶來麻煩!”武月貞從房間裡出來,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皇甫青天的身邊。

“雖然星老鬼已退出江湖,隱居勝蓬萊,但他畢竟還是江湖十大高手之一,有責任,更有維護江湖秩序的使命,你覺得,他會置之不理嗎?以他的身手,輕易不會有事的!”

武月貞歎道:“我是擔心他的兒女,此次你讓蒼月修煉那個《涅槃神星隕》,我就覺得不妥,萬一,對付白之宜的時候,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們可就真對不起天戰大哥了!”

“你就不擔心你的兒子?風兒、雲兒和雷兒可都在一世葬的修煉者之中!”皇甫青天看向武月貞,笑道。

武月貞笑著白了他一眼,隨後又不禁感歎道:“什麼時候這江湖才能迴歸平靜啊,我真的不想每天生活在提心吊膽之中,我看,除去魔宮之後,你就彆再當武林盟主了!”

皇甫青天說道:“你以為我當武林盟主隻是為了身份和地位?我是真的想要守護江湖,這也是當初我行走江湖的目的!”

“我不是花碧玉,所以我不能陪你一起守護江湖,但我是你的妻子,我有責任陪你一起守護我們的家,我也是為你好!”武月貞的表情難得如此嚴肅。

“小家,大義,這不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事,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希望風兒能夠繼續勝任盟主之位!”

“我說不過你,如果不是聖雪回去了,我才懶得跟你閒聊這些!”武月貞轉身便往房間裡走去。

皇甫青天急忙跟了上去:“看來,以後得囑托聖雪每天都來陪你說話了,省的你跟我嘮叨!”

武月貞板著臉看向皇甫青天:“現在就嫌棄我了,等我們都白髮蒼蒼的時候,老的再也不見年輕時的容顏,你豈不是連看我都懶得看了?”

“你這個樣子,倒是像極了年輕時候的你!”皇甫青天苦笑道,“蠻不講理!”

武月貞忍不住笑了起來,才摟住皇甫青天的手臂:“真懷念那時候啊,無論我說什麼,你都不反駁我,雖然你不會說些甜言蜜語逗我開心,但是你會帶我去山上看日出,從年輕一起老去,多幸福啊!可誰都想不到,今天會出現一個白之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