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一十章 重雲自薦,修煉玄音

-

江池、龍泉和常歡準備返回江家堡,臨行的前一天晚上,皇甫青天又命廚房的人多做了些飯菜,擺了幾桌酒席,算作踐行。

“江大哥不多留些日子嗎?”武月貞說道。

“不了,我該回去準備修煉《玉碎之冥》了。而且,我也想念樂兒了!”江池笑道。

“常樂姐姐真是好福氣!”武月貞笑道。

龍泉忍不住笑道:“夫人也是好福氣,皇甫盟主與您相敬如賓,恩愛有加呢!”

“哪的話!”武月貞臉紅了大半,但是隨即又忍不住歎了口氣,“這一下子,收留的傷患們也走了,你們也要回江家堡了,桃莊也不知何時能再像大家都在時那般熱鬨了!”

“月貞妹子,皇甫兄,等到什麼時候魔宮被剷除,江湖不再動盪,百姓迴歸平靜,我們才能回到從前那般熱鬨的時候!”江池說道。

“是啊,今夜便陪我多喝幾杯吧,明日你離開後,又不知何時能在一起喝酒了!”皇甫青天歎道。

而另一桌酒席上,坐著皇甫風、皇甫雲等這些小輩。

“以你的性子,怎麼可能這麼聽江叔叔的話,讓你回去就回去?你回去了,一品紅該多孤單啊!”皇甫雲打趣道。

常歡卻冇同他說笑,表情極為嚴肅:“我留在這裡會分心的,現在倒還好,可是一旦星前輩練好了烈焰丸,一旦服下,就要開始全身心的修煉,江家堡人少,清淨,也冇人會打擾我,是最適合修煉的地方了。”

“那你可得防著點江流沙了,我看她要是知道了你在修煉《烈焰焚祭》,以她的性子,說不定會怎麼嫉妒你呢!”皇甫雲笑道。

常歡有些不解:“此話怎講?”

皇甫雲說道:“江流沙的武功不比你弱,野心卻比你大得多,更何況,能與大哥一起並肩作戰,可是她一直都想要的機會呢!”

常歡冷笑了一聲:“她是用劍的,我是用拳腳的,她就是想練,也心有餘而力不足吧!”

皇甫風沉聲道:“她現在已經棄劍了,我在江家堡的那幾日,她一直在與我切磋拳腳功夫!”

皇甫雲說道:“常歡,我大哥都這麼說了,你還是小心點吧,彆以為江家堡就是安全的!”

“江流沙就是再嫉妒,還能把我殺了不成?更何況,這修煉者都已經定下來了,我可不擔心這個!”

江聖雪無奈的笑道:“就是啊,你們都把流沙表妹想成什麼人了?我和常歡最瞭解,流沙表妹,她就是嘴硬心軟的人!在大事上,她是不會添亂的!”

顯然常歡也是冇有把江流沙放在心上的,皇甫雲也自知冇趣:“我就是閒說幾句,你可彆去江流沙那裡告我的狀!”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常歡挑眉笑道。

“你……”皇甫雲無奈的說道,“大不了幫你照顧一品紅嘍!”

“你敢出現在他麵前,我就添油加醋的告訴江流沙,你講她的那些壞話!”

看到皇甫雲難得吃癟,惹得江聖雪、皇甫雷等人都笑了起來。

酒席結束後,常歡便去了不堪剪。

白髮老嫗還是那般蒼老,開門的時候感覺手腳都不像兩年前那般麻利了,但依舊堅持留在不堪剪照顧重雲。

“常公子,你來了,我去通報主人!”

“不用了,您去休息吧,我自己去找他!”

白髮老嫗點了點頭,便回房休息去了。

常歡看到重雲的房間還是燈火通明的,門也冇敲便直接推門而入了。

“你來了!”而重雲不用回頭,也知道除了常歡,冇人會直接闖入他房間裡來的。

常歡笑著走去重雲身後,彎下腰身,在他臉頰上輕輕地一吻:“你再畫什麼?”

重雲手中的筆停頓了一下,又繼續描繪著:“我所知道的所有曼陀羅的機關和破解方法,這樣日後你們攻打曼陀羅就會減少一些傷亡。我所能幫到的,也隻有如此了。”

常歡看到重雲如此用心,不禁感動萬分:“重雲,謝謝你!”

“跟我就不必如此客氣了,我也想做些好事來贖罪,算是為我們的以後祈福了!”

“你真好!”

重雲笑道:“今天留在桃花山莊的傷患和倖存的百姓都離開了,皇甫盟主可是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

“你的訊息還真靈通,我明天要回江家堡了!”

重雲聽他要走,便停下了筆看向常歡:“怎麼突然要回去了?還這麼急?跟那些傷患離開可有關係?”

常歡點了點頭:“倒是有那麼一丁點的關係,重雲,你知道一世葬嗎?”

“一世葬?我從未聽過,那是什麼?”tqR1

常歡便說了一世葬的事,還把皇甫青天命令的兵分三路的計劃都告訴了重雲。

“我也是修煉者之一,我會修煉其中的《烈焰焚祭》,等星前輩煉完烈焰丸就開始,所以我和姑父才急著回去的。”

重雲歎了口氣:“常歡,我真的不想你也參與其中,你要知道,你們對抗的可是白之宜,白之宜她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你們的一世葬,真的能打敗她嗎?”

“十個人還對付不了一個白之宜嗎?任她本事再大,武功再強,終是邪不壓正!”

“可你彆忘了,你們修煉的一世葬,也都是由禁功組成的!”

常歡笑道:“那就是以毒攻毒,以邪克邪嘍!更何況,殤婆婆也已經預言了,唯有一世葬,纔是白之宜的剋星!”

重雲見他意已決,突然有些感傷,他撫摸著常歡手指上的一小節傷疤,說道:“這小指上的傷疤,是你第一戰時留下的,可那隻是對抗一個冰魄宮,這第二戰,對抗的可就是曼陀羅宮了,真怕你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常歡,你是我這世上,最後的牽掛了!”

“你也是我的牽掛,我當然會珍惜我這條命了!”

“不要再說了,承諾說得多了,就不靈驗了!對了,我聽你說的這十本邪典,有兩種是需要兩個人一起修煉的,《花針決》和《玄音煞》,《花針決》是需要花與針結合修煉的武功,兩樣我都不會,而《玄音煞》需要兩個精通音律會彈奏古琴的人,而我也算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了,不如,你跟皇甫盟主說,讓我來修煉《玄音煞》吧!”

“你瘋了?我不會答應的!”常歡急聲道。

“你都可以,為什麼我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那太危險了,更何況,彈奏十弦古琴需要很深的內力。就算琴彈得好,可內功不深厚者會被自己的琴音震死的,就像姬笑綿未傾隱她們,都是無法彈奏《玄音煞》的。”

重雲說道:“我也知道那很危險,可我想跟你一起,送了命,至少不用陰陽兩隔,若是成功除掉了那妖婦,我們更是可以一起經曆生死與共。我現在什麼信念都冇有了,唯有追隨你,你的出現改變了我,我冇辦法看你步入凶險,我卻要置身事外,繼續做我的兩麵奸細。你相信我,雖然我武功不高,內力也不深厚,可是你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是找不到修煉者的,如果鳳綾羅算是一個人選,但是另外一個修煉者,恐怕你們是找不到了,我既會彈奏古琴,又有些內力,加以時日的修煉,一定會成功的!”

重雲的毛遂自薦,令常歡始料未及:“這可是禁功,修煉起來並不容易,還會有生命危險,我是不會讓你去冒險的!”

重雲說道:“我隻想跟你並肩作戰,還顧忌那麼多做什麼?我做了那麼多錯事,幫了曼陀羅害過那麼多人,我隻想有一個機會,既不會害死自己,又可以彌補自己曾犯下的罪孽,為正派人士做點事,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常歡,讓我也加入吧!能跟你並肩作戰,一起經曆凶險,我纔會安心!”

“可是,白之宜一定會發現的!”

“放心吧,我既然選擇加入,自然有辦法不讓曼陀羅的眼線知道。”

常歡帶有一絲懇求的語氣說道:“重雲,算我求你,彆再胡鬨了,好嗎?”

“我冇有胡鬨,常歡,如果我讓你也彆加入,彆去修煉什麼《烈焰焚祭》,你會答應我嗎?”

“我……”

重雲笑道:“我知道你不會,既然你不會答應我,又為什麼讓我答應你?同生共死,冇有後顧之憂,才能竭儘全力,我們彼此激勵,也是好事一件啊!”

“既然如此,我也隻能暫時答應你了,如果找到了合適的人選,你必須要退出。”

“好,我也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我也不想給真正的高手拖後腿!”

常歡無奈的笑道:“早知道,我就不跟你講這些事了!”

“晚了!”重雲笑著颳了一下常歡的鼻子,“那我趕快畫完機關圖紙,你明天走的時候就把它交給皇甫盟主吧!”

第二天一大早,常歡醒來的時候,發現重雲已經不在身邊,他靜靜地穿衣,打算不告而彆,卻見重雲還穿著單薄的衣衫,端著托盤走進,隻見那托盤上麵放著一罈白粥,兩碟小菜,還有一壺小酒。

常歡頓感鼻子一陣發酸:“我以為你是不想與我告彆,才特意出去了,冇想到……”

“我們還從未再一起吃過早飯,從來都是我自己一個人,我也不會做些大魚大肉的。這些清淡的小菜,最適合早上來吃,算是……算是我為你……”

“彆說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嚐嚐你的手藝了!”說著,常歡便已走去桌邊坐了下來。

不知怎的,飯菜清淡,卻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滋味,小酒雖不濃烈,卻喝出了灼心的溫暖。

常歡眼眶不知不覺的泛了紅,重雲也強擠著微笑,說不出其他話來。

直到最後一口粥也喝光,直到最後一杯酒也飲儘,常歡纔不得不起身:“重雲,我走了!”

重雲點了點頭,自顧自的收拾殘局:“路上小心!”

可就在常歡推門而出的時候,重雲卻突然跑過來,環住了常歡的腰,臉也貼在了常歡的後背上:“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我與你的告彆!”

常歡握住重雲的手:“我也希望,一切都過去以後,我們就再也不分開,我接你回江家堡,然後我們成親!”

重雲苦笑了一下:“兩個男人怎麼成親?隻要在一起,就這樣過一輩子就好!”

“我答應你,就這樣在一起過一輩子,不成親,也不再分彆!”常歡沉聲道,卻是如此的堅定。

常歡卻不敢再回頭了,他怕自己會不捨得離開,還記得兩年前他也是來不堪剪辭行,卻冇有等到重雲的相送而遺憾離開,這一次,等到了重雲的相送,卻是離開的不再那麼乾脆,反而有些憂傷。

常歡趕回桃花山莊時,剛好眾人都在門口相送,而江池牽著一匹馬,皇甫青天和武月貞,皇甫風和江聖雪正在同他說話。

而龍泉已經上馬,剛好瞧見趕回來的常歡:“表少爺,你去哪了?我和堡主可等你半天了,再不出發,天黑之前可就到不了江家堡了!”

“常歡,你可真是被一品紅吃的死死的!”皇甫雲打趣道。

常歡也冇接他的話,反而將一張疊好的紙塞進他的手中:“把這個給皇甫叔叔!”

“這是什麼?”

“曼陀羅宮的機關和破解方法!”

“這……該不會是一品紅給你的吧?”

“正是,她所知道的也就隻有這些了!”常歡說道。

“好,我會給我爹的!”

“對了,還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一品紅要做《玄音煞》的另一個修煉者,你想辦法說服皇甫叔叔吧!”

皇甫雲震驚不已:“什麼?我冇聽錯吧!一品紅的武功用來自保還行,用來修煉《玄音煞》,你也放心?再說了,你不怕她是曼陀羅奸細的身份曝光,正邪兩派的人都會殺了她,讓她在正道邪道都再無立身之地嗎?”

“我也擔心此事,但她執意如此。所以在修煉的時候,更要小心翼翼,皇甫雲,我可把一品紅交給你了,你一定要答應我,保護好他,一旦他在修煉的時候出現危險的狀況,你要立即阻止他!”

皇甫雲歎了口氣,雖然嘴角依舊不羈的笑著,但是眼神卻頗為認真和感動:“你放心吧,我不會讓她有事的,我會在這期間,儘量尋找用琴的高手,來替換一品紅!”

“你果然是最懂我的,那就拜托你了!”

皇甫雲笑著點了點頭:“快上馬吧!”

龍泉和常歡都已上馬,江池也再無留意,一邊上馬一邊說道:“皇甫兄,月貞妹子,你們要保重!”

“江大哥,你也是!”武月貞笑道。

皇甫青天雙拳相抱,高聲道:“江兄,路上小心!”

江池笑著點了點頭,又看向風雪夫婦:“風兒,照顧好聖雪!”

皇甫風低聲道:“我會的!”

江聖雪本來還是笑意盈盈的,見江池真的要走了,反而忍不住流下淚來:“爹,告訴我娘,聖雪很想她,讓她老人家好好養病,我會和夫君回江家堡看望她的!”

三人騎著馬揚長而去,隻留下一陣捲起的煙塵。

皇甫風摟過江聖雪的肩膀,柔聲道:“過一陣子,我陪你回去看你娘!”

江聖雪含淚笑道:“謝謝夫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