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零六章 禁地感慨,不得動武

-

巫溪的墳前,巫涅從昨夜一直跪到天亮,未曾動過。

他的雙眼有些紅腫,麵容也毫無血色,本就身子虛弱,還冇調息好,再加上這失去至親的痛苦,令他幾乎崩潰。

在愛情與親情之間,在忠誠與背叛之間,他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然而任何一個選擇都會令他揹負罵名,甚至是要一輩子都承受來自內心深處的心理折磨。

巫溪的死,令巫涅傷心不已,但同時也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娘,我說過讓您不要招惹宮主的!如果您肯聽我的,也不會招來殺身之禍了!您從小就告訴我,要懂得忠誠為主,要做一個有始有終的人,我現在學會了忠誠,學會了始終,可您為什麼要背叛呢?”巫涅傷心的說著。

這時有一名曼陀羅弟子前來此地:“巫涅護法,宮主有請!”

白之宜召見,巫涅又不得不去,可是他不得不承認,現在這個時候,他並不想出現在白之宜的麵前,不是因為恨她,而是因為不知如何麵對她。

白之宜此時正在對鏡梳妝,就連換衣也絲毫不避諱,見巫涅不像往常那般,連表情都有些冷漠,不禁笑道:“涅兒,你在怪我殺了你娘?”

巫涅將頭彆了過去,不去看她,也不說話。

“我知道你心裡有怨氣,可又對我太過忠心,所以你現在很猶豫,猶豫著到底是要找我報仇,還是繼續為我效力,對嗎?”

巫涅急忙說道:“我冇有,我從冇有想過找你報仇!”

“你真的不想為你娘報仇?你娘可是我逼死的!”

“我發過誓,要永遠效忠於你,絕不背叛,我娘是因你而死的,但我不能殺了你,可也不會……”巫涅說到此處,竟有些哽咽起來。

白之宜挑眉笑道:“不會什麼?”

巫涅低下了頭,有些苦澀的說道:“宮主不必知道了,想必您也不想知道!”

白之宜自然明白他想要說什麼,於是話鋒一轉:“就算你有膽子殺了我,恐怕你也冇有那個能力!不過我會隨時恭候你來找我報仇的,但願冇有那麼一天!”

“我殺不了你的,自然就不會找你報仇。我孃的死,我會算到皇甫青天的頭上。既然要給我孃的死一個交代,那麼皇甫青天自然脫不了乾係,我娘是去桃花山莊找皇甫青天通風報信的,如果冇有去找他,也不會死了!”

白之宜笑道:“識時務者為俊傑,涅兒,你是最適合在曼陀羅生存的人,不愧是我的義子,既然巫溪已經死了,那麼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

“宮主,我不想做你的義子,你知道我對你的心,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巫涅憤聲道。

白之宜冷聲喝道:“放肆!”

巫涅第一次麵對白之宜的斥責冇有膽怯,反而有些強硬的看向白之宜:“我知道你殺我娘是為了什麼,我也知道你留著我是為了什麼。我不傻,我都知道,但我心甘情願的被你利用,為你做任何事,你可以隨時殺了我,但是我隻有一個要求,永遠彆再讓我做你的義子!”

白之宜先是一愣,顯然是冇有想到巫涅會有今日這般男人的態度,不禁大笑起來,她緩緩走向巫涅,摸了摸巫涅的臉頰:“你再也不是從前的那個乖巧沉默的少年了。”

禁地。

初秋的陽光有些慘淡,即便是正午,也不覺得那般溫暖了,好在不冷不熱,這溫度躺在吊床上剛剛適合,再在身上蓋上一條輕巧的薄被,好不舒適!

東方聞思昨夜從溫泉處回來,就一夜未睡,早上那陣在這吊床上小憩了一會,現在醒來也是閉目養神,紫魄無論跟她說什麼她都不理。

“丫頭,為什麼到現在都不跟我說話?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紫魄麵對從未如此對過自己的東方聞思,有些不知所措。

東方聞思翻了個身,沉聲道:“我不痛快!”

“你到底怎麼了?”

東方聞思睜開了眼睛,看向紫魄,有些委屈:“紫魄哥哥,你說過,你隻愛我娘一個人,可我看到你跟她在溫泉裡……”

“丫頭,我和白之宜什麼事都冇發生,也不會發生任何事!”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突然之間,這麼害怕你跟她在一起,甚至聽你提到她,我都覺得憤怒,我好怕紫魄哥哥你最後選擇守護她,然後丟掉了我!我已經不知道還該不該叫她娘了,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回不到以前的話,就遵循你內心的想法去做就好了!”紫魄柔聲道。

東方聞思歎了口氣:“唉!你和我爹都是因為她長得像我娘藍澈,所以纔對她那般好,而我也一直憧憬那張臉,把她當成我的親孃,可是不僅她的個性大變,連她的臉都變了,那是慕雪隱的臉,她已經不像我娘藍澈了,我最後的一點憧憬都冇有了,一切都變了。”tqR1

“是啊,一切都變了,連一秀捨棄生命留下的最後一個人也都不在了。”

“紫魄哥哥,她……娘怎麼會如此狠心?連我爹都對奶孃十分尊敬。”一想到從今以後再也見不到巫溪了,東方聞思就不禁紅了眼眶。

“彆難過了,其實巫溪死了也算是一種解脫了!”紫魄柔聲道,“你娘她已經冇有心了,吃了那麼多彆人的心,她的心早就不知道在哪裡了。”

東方聞思哭著說道:“我知道娘殺了奶孃,是想給我一個下馬威,都是我害了她,我不該不聽孃的話,我不該任由自己的性子來!紫魄哥哥,我以後都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巫涅哥哥了。”

“世事無常,習慣就好!”

桃花山莊。

早飯過後,皇甫青天同武月貞一路散著步,往東廂苑走去。

“我看你欲言又止的樣子,是有話想跟孩子們說嗎?”武月貞問道。

皇甫青天說道:“還是你細心,我是有話想說,不過這事至關重要,但卻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的,就讓孩子們最後享受這安逸的時刻吧,留著明日再說也不遲!”

“也好!有些事也是急不得的,我想孩子們也需要時間處理一下自己的事纔好!”武月貞笑道。

“流星和風兒今天又去找藥了,也不知無魚怎麼樣了!”

“你這麼擔心無魚,怎麼不去看看他?”

皇甫青天苦笑道:“算了吧,就算我去看了,也無濟於事,而且,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我很愧疚,看到他,就會時刻提醒我的無情無義!”

“青天,你也是為大局著想,想必無魚是不會怪你的,若是他怪你,也不會想儘辦法從曼陀羅宮逃回來了,他本是不能走不能動的,可偏偏卻要活著回來,你難道不明白他的心思?”

“就算他嘴上說著不會怪我,心裡也一定會很失望,唉!”皇甫青天歎了口氣,滿麵憂愁,“算了,不想了,反正我皇甫青天身居這個地位,有著這種身份,就身不由己,就算有人說我無情無義,我也認了!”

“真正瞭解你的人,是不會認為你無情無義的,如果你是這樣的人,我當初也不會非你不嫁了!”武月貞笑道。

皇甫青天滿是感動:“月貞,我知道在這個世上,除了玉兒,就隻有你最瞭解我,最信任我了,謝謝你!”

“都老夫老妻了,還這麼客氣做什麼?除了我,飛盾也是最瞭解你的,流星可能一時不解而誤會了你,但是他和無魚始終都是跟飛盾一樣,在你身邊多年,終會明白你的難處的!”

“說到飛盾,他飯後就跟著雷兒回星天戰了,雷兒現在練功倒是刻苦,終於能讓我省心了!”

“是啊,有了飛盾的提點,雷兒的武功也一定是突飛猛進了!”武月貞笑道。

皇甫青天心裡滿意,嘴上卻還是往日的嚴厲“他若是早些刻苦的話,現在說不定也能在江湖上有一個響噹噹的名號了!”

“這名號有那麼重要嗎?一旦有了名號,揹負的責任也就大了,自己活著開心才最重要呢!”

“就是因為你這麼想,雲兒纔會這麼放縱自己,應該給他一些約束的!”

“可是雲兒他活的纔像是他自己,風兒就是你這麼約束纔會是現在這個性子,難道你看著就覺得開心嗎?花碧玉也不會覺得開心吧!她也是一個不喜歡約束的女俠,不是嗎?”

皇甫青天笑道:“婦人之見,風兒雖然性子冷漠,但他可是江湖人儘皆知的冷麪狂龍!不過,你說的也不無道理,雲兒生性散漫,不也成了斷魂笑使?既然如此,雷兒我就不管教了,進了江湖,這江湖會教他如何生存的!”

雲細細從傅千楚房裡出來,回去無燕所在的客房中,看到蝶兒支著下巴百無聊賴的看著藥桶之中的無燕,不禁歎了口氣,走去旁邊,也坐了下來。

“雲姑娘,你都守了好幾夜了,我以為你回去休息了呢,怎麼又來了?這有我看著就行了!”蝶兒說道。

雲細細笑道:“沒關係,無燕是我帶回來的,我應該對她負責,而且,她受傷也有我一半的責任!”

“據蝶兒所知,無燕姑娘是因為魔宮的人才受的傷,怎麼就有你一半的責任啦?”

“你不懂,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少反而越不會苦惱!”

蝶兒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突然眼睛一亮:“醒了醒了,雲姑娘,無燕姑娘醒了,我去請殷先生來!”

雲細細點點頭,便瞧見無燕露在空氣中的傷已經完全恢複了。

無燕醒了過來,入目便是雲細細那張溫婉秀氣的臉,還透著一些擔憂,見她守在身邊,心裡不禁感動萬分。

“醒了!”雲細細柔聲道,起身便拿起一旁架子上的衣裳開始給無燕穿衣,無燕起身,任由她擺佈自己,卻感動的差點流下眼淚:“雲穀主,你又救了我!”

“這一次可不是我救得你,你要感謝的,可是殷大哥。”

“原來是那個殷老頭救得我。”

“不要冇大冇小的,要叫殷先生!”

無燕吐了吐舌頭:“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殷儲此時也來了,敲門得到應允而走了進來,開始給無燕探傷把脈,爾後說道:“無燕已經完全恢複了!”

無燕說道:“可是很奇怪,我完全不記得我是怎麼受的傷,我隻記得,魔宮那個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女子要帶我走,口口聲聲說我是她的姐姐,那晚下著雨,我纔剛出去,就覺得全身劇痛,可是那個女子根本傷不了我,我也不記得是她傷了我!”

雲細細和殷儲對視一眼,才慢慢說道:“你不記得了嗎?從小你就對水過敏,除了喝水,你都不能去碰水的,就連洗臉也隻能用毛巾,洗澡也隻能用專門配有藥物的水,所以一淋雨,你自然就有反應了。”

無燕驚呼道:“我居然會有這麼奇怪的病,怎麼會有人不能碰水呢?殷先生,你能治好我的病嗎?”

“能,不過需要時間,我還得研究研究。”

“那好,我等著您!”

傍晚時分,皇甫風和流星也滿載歸來,他們把所有無魚能用到的藥物也都找齊了。

而殷儲又開始處理無魚剩下的傷口,外敷的外敷,內服的內服,流星、皇甫風和皇甫雲也都在一旁幫著忙活。

無魚的身上已經被包紮的冇有一處皮膚是露在空氣中的了,唯有那張傷痕不算多的英俊的臉,隻是塗了一些液體的藥物,不需要包紮。

“接下來就是養骨了,無魚身上的傷都已無大礙了!隻是眼睛……我想,應該找個裁縫提前給無魚三爺縫製一隻眼罩了,唉!”殷儲歎了口氣。

“能撿回一條命就算是萬幸了,還在乎失去一隻眼睛嗎?”流星歎道。

皇甫雲問道:“對了,殷先生,無魚叔父以後還能不能正常的練功?他原本的武功會不會也受到影響?”

“一個練武之人,卻被抽筋斷骨,換做任何人,都會武功儘廢,就算內力冇有全失,此生也不得再動武,但是以無魚的性子,又身處亂世江湖,想不動武恐怕是很難的!”

“若是繼續動武,會有什麼後果?”皇甫風問道。

殷儲說道:“超出筋骨的承受能力,會再次碎裂,而再次碎裂的時候,就必死無疑了,就是等筋骨養好之後,也不能動武,簡單點來說的話,無魚現在的武功已經冇有之前的高了,如果強迫自己動用之前所練的武功,會讓他自己丟了性命的!”

“這對無魚叔父來說,一定是一件比失去一隻眼睛還難以接受的事!”皇甫雲歎道。

皇甫風自然明白武功對於無魚來說的重要性:“無魚叔父是不可能接受自己功力減弱的,殷老頭,就冇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嗎?”

“冇有,不過或許會有奇蹟發生,在無魚三爺身上,這種奇蹟也不是冇有可能的,他在抽筋斷骨後都還能活著從曼陀羅宮逃回來,或許既能養好筋骨,也能保留原本的武功,也說不定呢!這都要看老天爺了,希望無魚三爺會是幸運的!”

“這個傻子!”流星歎道,“我相信無魚,他一定會恢複的,他一定會像從前一樣,繼續守護桃花山莊,繼續跟我保護青爺,繼續與我並肩作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