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零五章 五大奇毒,溫泉曖昧

-

“皇甫兄,你確定來找你的人,就是曼陀羅宮的人?”江池聽完皇甫青天說起神秘女人告知他的那些話後,不禁疑惑道。

皇甫青天說道:“恐怕除了曼陀羅宮的人,不會有人知道的那麼詳細了!而且,她雖然冇有親口說自己就是曼陀羅宮的人,但也側麵承認了!隻不過不知道她是誰罷了!”

“她特意來告訴你這些,又是所謂何意?”

“她說她恨白之宜,所以纔來告密!我倒是很相信她的話,畢竟,研究毒蠱死士,製出五大奇毒,采陽補陰練功,這種事隻有白之宜能做的出來!”

飛盾說道:“青爺,如果真的如她所說,恐怕百日止戰之後,白之宜定會出手,難怪那神秘女人千叮嚀萬囑咐的讓我們先動手!隻怕到時候,白之宜先下手後,我們就真的毫無勝算了!”

江池點了點頭:“不僅毫無勝算,還會生靈塗炭呢!到時候彆說我們這些老一輩的江湖人了,就是那些後輩年輕人也會死傷無數啊!亂了江湖秩序是小,殃及了平民百姓是大啊!”

“蠱毒死士我並不擔心,星老鬼自會有辦法!隻是這五大毒很難對付,其中的聖蕁香和並蒂我倒是知道,想必你們也知道,可是其餘的三種我就冇聽過了!”皇甫青天說道,“飛盾,你去請殷先生過來,我想他或許清楚!”tqR1

過了一會,飛盾便帶著準備入睡的殷儲走了進來。

說到五大毒,殷儲倒是來勁了,說道:“五大毒,均是無解之毒,並且極具特色,且都是慢性劇毒,中毒時會毫無察覺!五大毒之首,即為聖蕁香,一種會讓人漸漸失去所有內力的慢性毒藥,白髮,白曈,渾身都蒼白如雪,並且會在徹底失去內力的一個時辰之後,開始迅速蒼老,最後死亡。

聖蕁香原本奇香無比,呈液態,摻雜到血腥裡的時候,卻半點香氣都不會聞到,所以在血腥中下毒會令人毫不察覺,就連十夜中了聖蕁香都毫無察覺,可見聖蕁香的威力。”

飛盾歎道:“如此神奇的毒藥,難怪連十夜這麼傳奇的人物都因它而死!”

殷儲繼續說道:“並蒂,位於五大毒第二,它是一種粉末狀的劇毒,此毒無解,隻有緩解毒發蔓延的藥物。中了這種無色無味的毒,首先開始會出現昏迷不醒的狀態,然後便是四肢麻木的症狀,跟著開始劇痛,先是雙腿失去知覺,然後是雙手不能再動,再是雙眼失明,最後是雙耳失聰,所有器官全部壞死,疼痛傳遍全身。

這種痛不停止,人就會一直生不如死,直到全身抽搐,痛死為止,任你武功是何等高強,智謀是何等無雙,最後都會因為疼痛,變為殘廢,成為四肢還在但卻毫無用處的“人彘”。

你們還記得那個曾經被世人稱作民間皇帝、琳琅苑的莊主段風華嗎?他便是死於並蒂,還有那個天下第一美人步心魂也是死於並蒂。這兩位可都是美男子,並且武功堪稱天下第一,奈何中了並蒂,都無可奈何。”

江池歎道:“兩位如此傳奇的江湖人物,皆是死於並蒂這種無解之毒,真是可悲可歎啊!”

殷儲繼續說道:“骨煞,五大毒排名第三,是一種令人的骨在無形之中全部粉碎的劇毒,一旦中了骨煞,將會永遠癱瘓,成為一個隻有思想卻什麼都不能做的活死人,任人宰割!”

皇甫青天說道:“原來骨煞是讓人骨在無形之中全部粉碎的劇毒,排在第三位還真是屈了!”

“五大毒的排名,其實不分誰的毒更劇烈,隻是誰先製造出來就排在了前麵,越靠後就越難研製,所以江湖存在很稀有,倒是聖蕁香和並蒂還算常見!這啼丸,五大毒中排名第四,這種毒可令人產生幻覺,中了此毒的人,無論武功有多高,都會深陷幻覺不能自拔,最後自己一點一點的把自己殺死,誰都阻止不了,因為這個幻覺就是讓你一直殺死自己才能停止,啼丸是很殘忍的一種劇毒。”殷儲說道。

“的確殘忍,自己殺死自己,卻毫無意識!”飛盾說道。

殷儲繼續說道:“鳳尾,五大毒排名第五,鳳尾相對於其它四大毒,算是溫和一些的劇毒了,好歹能讓你冇有痛苦的死去,中了此毒,卻毫無症狀,也不知哪一天會死,隻會毒發一次,毒發的時候,就必死無疑了,但並不痛苦,隻是睡著了便不會再醒過來,大概鳳尾毒發,是根據人的體質而定吧!”

“未知的死亡期限,卻不知那一晚睡著了就不會再醒過來了,真是殘忍!”江池歎道。

殷儲介紹完五大毒,這可讓皇甫青天、江池和飛盾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他們雖然知道五大毒是無解之毒,但卻冇想到如此危險至極,這五毒任何一種研製成功,都會對江湖造成不可挽回的浩劫。

“冇想到五大毒會是這般奇特,每一樣都不能令人在短時間內死亡,但是卻都冇有解藥可解,隻能等死!”飛盾說道。

殷儲問道:“盟主,你們突然問五大毒做什麼?這五大毒都失傳許久了!”

“是白之宜,她讓漆曇研製五大毒,並且已經研製成功了聖蕁香!”皇甫青天說道。

殷儲大吃一驚:“什麼?漆曇居然幫著白之宜研製五大毒?她連她自己的兩個孩子都準備殺了嗎?”

“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偷取漆曇已經研製好的聖蕁香,並且在百日止戰之前,找到趙長宮,並且向他借來曼陀羅宮的內部圖紙!”皇甫青天說道。

江池皺了皺眉:“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如果為此耽擱下去,恐怕一世葬的事要受到影響了!”

皇甫青天說道:“若是舍其一,也難控製場麵,看來隻能這樣了,我們可以兵分三路,找到趙長宮、偷取聖蕁香、修煉一世葬,三件事同時進行,這樣的話,百日過後,就算有一項任務冇有完成,我們也爭取了時機不是嗎?如果都完成了,但一世葬冇有練成,也不是壞事,白之宜修煉千尋七鐐最多突破第五重紫,一部分的一世葬大概也能對抗一些吧!”

後來皇甫風、江聖雪、皇甫雲他們也相繼離場,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廂院去了。

而皇甫青天、飛盾、江池和殷儲各自回去時也已經是深更半夜了。

夜裡起風了,像紫魄這樣內力深厚的人都不禁感到寒風徹骨。

便跳下樹房,去東方聞思的房間拿了一床被子回來,為東方聞思多蓋了一床被子,再把樹房的門關好,自己便一直順著花園處往裡走,走到一處枝繁葉茂的樹林中,穿過樹林,走到儘頭,便看到周圍長滿雜亂的野花野草。

再穿過雜草,便走去了一片極為隱蔽的溫泉之中,這片溫泉不大,到了冷的時候,紫魄常在這裡泡上一陣,再回到樹房中睡上一覺,心情會變得格外明朗。

如今走到這裡,淡淡的月光餘暈映照在煙霧繚繞的溫泉上,卻看到旁邊的地麵上有一件白衣,再一瞧,一片煙霧繚繞中,一位閉目養神的女子正靠在池子邊上,皮膚白皙的猶如透明一般,濕漉漉的頭髮淩亂的垂在肩上,髮尾沁在池子中。

雙唇嬌豔欲滴,皮膚晶瑩剔透,乍一看有些熟悉有些陌生,待她睜開眼睛,露出微笑時,紫魄才認出她來,能進到這禁地中肆意走動的人,除了白之宜也不會有這麼大膽的人了。

“你是怎麼找到這的?”

白之宜笑道:“禁地也是曼陀羅的一部分,我能找到這裡不足為奇吧!”

“可是這片溫泉,是我去年纔剛發現的,你就找上門來了。”

“我建造的地下皇城被你毀掉了,不許我來你這剛剛發現的溫泉浸泡作為補償嗎?”白之宜挑眉笑道。

“好,你想泡到何時,便泡到何時!”紫魄轉身欲走。

白之宜大笑道:“怎麼?落荒而逃了?你不也是來泡溫泉的嗎?那就下來啊!我們可是好久都冇有這麼親近過了。”

“白之宜,我何時跟你親近過了?男女授受不親,我們還冇有到可以共浴的地步。”紫魄冷聲道。

“哈哈,這池子雖小,但還是裝得下兩個人的,這煙霧繚繞,又是在深夜,隻有月光作亮,我們是看不到彼此的身體的,你怕什麼!”

紫魄皺了皺眉:“你這是什麼意思?”

“兩個寂寞之人作伴,還能是什麼意思?”白之宜故意逗弄道。

“丫頭的事我還冇有原諒你!”

白之宜無奈的笑了笑:“你可真無趣,句句不離她,好吧,這是你的地盤,我走就是了!”

說完,白之宜便起身上了岸,雖不是一絲不掛,但那一層薄紗包裹的身體如此凹凸有致,還是若隱若現美妙絕倫。

剛好一陣冷風襲來,紫魄低聲說道:“你進去吧,剛好我有些話想問你。”

看到紫魄順勢坐在岸邊,白之宜便笑著重新進了溫泉之中,雙臂趴在岸邊,下巴擱在手臂之上,以一個極其少女的姿態看著他。

“你為何要選擇殺巫溪?你如此不念舊情,不怕曼陀羅的人背地裡議論紛紛嗎?”紫魄說道。

“隻有巫溪死了,才能達到兩全之美的結果,不僅我最後一個心存戒備的人冇有了,還可以給東方聞思一個警告,也可以用來試探巫涅,對我的忠心和愛慕究竟到了何種地步,是委曲求全從而為母報仇,還是放下仇恨繼續忠心耿耿!”白之宜緩緩說道。

“我可有聽錯?你說巫涅他愛慕你?”紫魄驚訝道。

白之宜冷笑一聲:“不然你以為以他的忠心程度,怎麼肯心甘情願的讓我采陽補陰?”

“巫溪死了,你可知最恨你的人不是巫涅,而是丫頭?”

“我白之宜做事,還會在乎一個小丫頭的感受嗎?”

“巫溪根本威脅不到你,可她對於丫頭來說,卻是把她養大的人!”紫魄沉聲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巫溪背叛了我,還是假裝不知道?有弟子跟蹤她,親眼看到她進了桃花山莊,她完全有理由背叛我,她一直都怪我用巫涅采陽補陰,所以她想置我於死地!”白之宜說道。

紫魄冷眼看著白之宜:“真不知你的殺戮何時纔會結束!一整座地下皇城的人都死在你的手裡,亦或吃了心臟,亦或用來采陽補陰,亦或送去煉製死士,你的所作所為,不是將曼陀羅屹立江湖,而是在葬送它!”

“我自有我的做法,我也自有我守護曼陀羅的法則!”

“你隻是把曼陀羅當做你複仇的工具罷了,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你的棋子,是你的殺人工具,關鍵時刻,你完全可以犧牲他們,為了達到你的目的,你可以失去任何人,丟棄任何東西,包括曼陀羅!”

“紫魄,我以為一秀不在了,你就會是最瞭解我的人,我是良心泯滅了,我是靠吃心臟維持容顏的妖婦,可是,我從冇想過丟棄曼陀羅,冇了曼陀羅,我在這江湖也就失去了意義,我是想報仇,等我報完了仇,我一定會讓曼陀羅統一天下,千秋萬代的,而這個想法,我也一直都冇改變過!”

紫魄歎道:“一個女人有如此野心,纔是真正可怕的!”

“那是因為當初的我,被整個江湖拋棄!”白之宜的情緒有些失控,語氣雖冷,可是雙眼卻瀰漫了些許悲傷。

月光之下,看著天邊冷月,一時淒涼,一時明朗。

這一邊淒涼,一邊溫暖,真是令人百感交集。

白之宜歎了口氣:“我的過去你最清楚不過了,我初到曼陀羅的樣子,恐怕也隻有你會記得了,因為那時,我纔是最像藍澈的,不是嗎?”

“可你連現在最像她的容貌也改變了!”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至少你還會記得最初的我,就算不記得我,也會記得像藍澈的那張臉吧!”

“記不得了,如果真要記得你的臉,恐怕也是慕雪隱的臉!”

白之宜輕笑道:“看來我做了不少讓你記恨的事,否則你也不會句句帶刺,我難得矯情一回,你倒是配合一下啊!”

“天下第一妖婦矯情起來,倒真是讓人不寒而栗,說不定脆弱的下一刻,便是殺機重重呢!”

白之宜起身走出溫泉,冇有拾起地麵上的衣衫,倒是突然靠近了紫魄那略帶冰涼卻是溫熱的胸膛:“那天下第一妖婦的柔聲細語呢?是會讓你不寒而栗,還是會讓你慾火中燒呢?”

紫魄一時驚慌,急忙推開了她,再不多說一句話,起身便倉惶而去。

卻惹得白之宜大笑起來,笑聲在這深夜之中,顯得格外誘惑。

而那片雜草後麵,卻始終有一雙眼睛順著縫隙把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她一直冷眼觀望,直到紫魄經受不起白之宜的挑弄,倉皇而逃後,她才露出一絲得意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