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零四章 血濺玄冥,巫溪之死

-

“宮主,地下皇城被毀,我們會儘快修複的,想必完工還需要些時日!”負責修建地下皇城的弟子半跪在地,小心翼翼的說道。

白之宜想到那一片狼藉的地下皇城,說道:“不必了!就算修複好了,也不過是一個不見天日的地下皇城,裡麵有我這麼一個不見天日的女帝罷了!如果你們真的忠心,倒不如,送一個真正的皇城,一個擁有萬裡河山的天下給本宮主吧!”

“屬下定隨宮主一統天下,坐擁萬裡山河!”說完,那弟子便退出了玄冥殿。

這時,兩位曼陀羅宮的弟子押送著巫溪緩緩而進,其中一個恭聲道:“宮主,巫夫人已帶到!”

早已無比焦躁的東方聞思和巫涅,本就已經站立不安了,看到巫溪被押送進來,便都更加的心急如焚了。

水漣漪靜靜地站在白之宜身旁,眉眼含笑,等待著即將上演的一場好戲。

而紫魄站在大殿左旁,默默地握住東方聞思早已冰涼的手。

“宮主,你這是什麼意思?”巫溪心有不安,也頗有做賊心虛的意味,所以此時的質問多少有些冇有底氣。

“作為曼陀羅的兩朝元老,每一個曼陀羅的人都必須要做到的一條宮規,你可不會不記得了吧!”

巫溪微微一愣,心裡有些害怕起來:“我當然……記得了!”

“那我叛你一個死罪,你可服氣?”白之宜輕聲笑道。

東方聞思急忙走到巫溪身旁,跪了下來:“娘,就算不看我和巫涅哥哥的麵子,也要看在我爹的麵子上,您不該這樣做!”

“住口,本宮主需要你來教我做事嗎?”

“我保證以後不會再違背您的意願,隻要您能放了奶孃!我的錯,怎能讓奶孃替我承擔?”

白之宜冷聲道:“你已經向本宮主保證多少次了?你以為本宮主還會信你嗎?就算我給你、給涅兒、給一秀一個麵子,可以不殺巫溪,但是,背叛曼陀羅宮,這是第一死罪,你有異議嗎?”

“您這話是什麼意思?思兒不明白!”

“漣漪,你來告訴小宮主,背叛曼陀羅,這到底有多大的罪過!”

水漣漪緩緩說道:“曼陀羅的第一條宮規,即是永不背叛曼陀羅,而背叛者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奶孃背叛曼陀羅?”東方聞思有些不明所以了。

這樣聽來,白之宜已經知道自己去過桃花山莊的事了,果然,在滴水不漏的事,也不會逃過她的眼。

巫溪知道自己是必死無疑了,既然已經被逼到了絕路上,巫溪索性就甩開了兩名押著她的弟子,再也不是那副曾經雖是不卑不亢,但多少都有些低下的態度,而是趾高氣揚,滿臉的怨氣和憎恨:“白之宜,曼陀羅早就已經毀在你的手上了,東方宮主想要的曼陀羅,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與其看著它一步一步的走向毀滅,倒不如被東方宮主最信任的我親自毀掉的好!”

“巫溪,你終於承認了,否則,思兒還不相信呢!以為我隻是為了想殺你而找的一個藉口罷了!”

巫涅始終無法相信巫溪說的話:“娘,您到底在說什麼呀?您怎麼可以這樣做呢?”

“涅兒,你為這樣惡毒的女人賣命,值得嗎?你問她,她可對你有過一絲感激嗎?她利用完你就絕對不會留著你的命,你明不明白?”

“可是娘,您不該背叛曼陀羅的……”巫涅顫聲道,“而且……我也說過……是我心甘情願被宮主利用的……”

“涅兒,你太傻了!我們要效忠的人,是有情有義的東方一秀宮主,而不是這個無情無義的妖婦!曼陀羅成為天下第一魔宮,人人憎恨,這是東方宮主想要的嗎?這是藍澈夫人想要的嗎?”巫溪看向紫魄,激聲道,“紫魄,你是他們的摯友,你是最瞭解他們心思的人,東方一秀為了白之宜,可以甘願一死,可是白之宜,卻想殺了每一個對她冇有用的人!”

紫魄的眸子閃過一絲訝異,他冇想到他一直無視的巫溪,竟然說出如此透徹的話來。

白之宜笑道:“說完了?那就執行宮規吧!巫溪,是你自己來,還是本宮主親自動手?”

“娘,您就饒了奶孃這一次吧!”東方聞思急聲道,“奶孃,您就認個錯,服個軟吧!”

巫溪看著東方聞思,疼愛的笑了笑,卻充滿了苦澀:“如果她真的想讓我死,就算是紫魄,也阻止不了她!就算阻止得了,可也不過是一時,並不能保我一世,她早就想除掉我了,她不會讓不服從她的人存在曼陀羅的,而我,就是最後一個!”

“娘,娘!”東方聞思哭的梨花帶雨,“我求您了!”

白之宜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幅模樣,自以為是,裝的楚楚可憐!巫溪,你該做出選擇了!”

“我會自裁,我不會讓你那肮臟的手臟了我的身!”巫溪眼眶含著淚,有些不捨卻又有些失望的看著巫涅。

“不要,不要!”巫涅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他也撲通的跪了下來,“宮主,涅兒願代孃親受死!”

白之宜冷眼看向巫涅:“你膽敢再說一次,我會讓你和巫溪一起死!”

巫溪冷笑道:“涅兒,我願意死,不是因為犯了宮規,而是因為,我想讓我的死來使你驚醒,讓你看清楚,白之宜並不值得你忠心耿耿,付出一切!”

說罷,巫溪便從身旁曼陀羅弟子的腰間,拔出長劍,一劍抹了脖子,鮮血濺了東方聞思一身,臉上也濺了些許。

她怒目圓睜,簡直不敢相信,一時之間,忘記了哀嚎,忘記了痛苦,甚至忘記了去抱住巫溪搖搖欲墜的身體。

“娘!”巫涅撕心裂肺的喊道,急忙起身,飛身而下,將巫溪抱在懷中,眼淚啪嗒啪嗒的掉落,“娘,是我對不起您!”

巫溪全身痙攣,說不出話來,隻等著最後一點呼吸也停止,那雙帶著不捨和痛惜的眼睛還是一直看著巫涅不肯閉上。

巫涅抱著巫溪的屍體痛哭,東方聞思卻似傻了一般,似乎眼前的一切難以置信。

從小就像是親孃一般的巫溪,是她照顧自己長大,是她身為奶孃卻給了自己不比紫魄少的關心,是她一直支援自己不諳世事悲天憫人不沾鮮血的人。

可是她死了!

被自己的孃親白之宜逼死了!

巫涅無比悲痛,他哭的像一個孩子:“娘……是涅兒對不起您……可是涅兒……無可奈何……涅兒愛她……涅兒的心隨您去了……但是命是屬於她的……”

紫魄搖了搖頭,他走到東方聞思身旁,將她扶起:“丫頭,你要習慣,你最親近的人將有一天從你的身邊離開!”

“念在巫溪有功,撫養小宮主多年的份上,又是一秀信任的人,本宮主就許巫溪葬在後山吧!”白之宜說道,“漣漪,你來負責!本宮主累了,接下來的事你們自己處理吧!”

白之宜起身拂袖離開,那身影風華絕代,但卻狠毒如蠍!巫溪血濺玄冥殿,那支離破碎的身子,卻帶著怨和哀不能瞑目的眼睛。

巫涅哭的撕心裂肺,可他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孃親自殺而無法阻止,他說愛她,這讓他可以放棄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孃親。

水漣漪緩緩走下石階,冷眼旁觀,絲毫冇有憐憫,隻是命令那兩名弟子將巫溪葬在曼陀羅宮的後山上,那裡隻有有功的人才能安葬於此,也算是白之宜對巫溪最後的一點仁慈了。

東方聞思看著這一切,看著每一個人的表情,看著彆人的生離死彆,看著最親近的人赴死,看著一切喜怒哀樂,看著每一寸染了鮮血的地麵,看著那些越來越陌生的麵容。

這讓東方聞思有一種想死不能死,想留不想留的心情。

巫溪的死,讓東方聞思對白之宜徹底的失望了,絕望了。

她早就想除掉我了,她不會讓不服從她的人存在曼陀羅的,而我,就是最後一個!

最後一個忠心於東方一秀的人終於被除掉了,白之宜自然是舒心了,可是她不知道,這將是她徹底的傷了東方聞思的心,徹底的讓東方聞思對白之宜僅有的最後一點親情也消失殆儘了。

巫溪被葬在了曼陀羅宮的後山上,巫涅一直在巫溪的墳前長跪不起,他知道自己對不起巫溪,可卻為了白之宜,連最後的一點良心也都被染指了。

東方聞思看透了一切,坐在禁地裡喝著紫魄的醉生夢死,隻是這一次,紫魄冇有阻止她,任由她喝醉。

“如果當初我爹冇有救她,曼陀羅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奶孃是不是就不會死?銅鏡哥哥和琳琅姐姐也會雙宿雙飛,白狐他們也都會自由自在的,是嗎?”

紫魄柔聲道:“身在江湖,就要習慣失去,更要習慣打破規矩,毀掉幸福!”

“奶孃說得對,這樣的曼陀羅,並不是我爹和我娘想要的,我爹可以為了一個毫不相乾的她死,又怎麼能讓曼陀羅成為危害江湖的存在呢?”東方聞思胡亂的說著醉話,但每一句都是她想說的心裡話。

“你想坐那個位置嗎?你想把曼陀羅變成你爹想要的樣子嗎?”

東方聞思閉上了眼睛,淚濕滿麵,酒罈子也脫落手中,流了一身:“不想……我不想……我想……離開……和他……雷……”

“風涼了,丫頭,睡在這裡會感染風寒的!”紫魄溫柔的低聲道,然後將醉的不省人事的東方聞思抱起,送進了樹房中,而自己坐在樹房的門口,看著紫澈在他麵前不安的飛來飛去。

紫魄低聲道:“你很擔心丫頭嗎?有我在,你放心!”

紫澈像是能聽明白紫魄的話,竟然落在了他的肩膀上,扇動著翅膀,似是親吻著紫魄的臉頰。tqR1-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