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零三章 蒙麵女子,前來高密

-

“老爺,莊外有人求見!”下人從東廂苑一路輾轉到桃花林,才找到正同江池、龍泉和武月貞散步的皇甫青天。

“是誰?”

“小的不認得,不過看她的樣子倒是蠻奇怪的,身著黑色鬥篷,黑紗遮麵,隻知道是個女人!”那下人說道。

“一個黑紗遮麵的女人,會是誰呢?”皇甫青天倒是奇怪起來,“月貞,你暫且先陪江兄和龍泉逛逛吧,我先去看看是誰找我!”

“我同你一起去吧!”江池說道。

“放心吧,如果是刺客,亦或是曼陀羅宮的人,怎會明目張膽的來桃花山莊找我呢?就怕,是個故人!”

江池說道:“就算如此,你也得小心些!”

皇甫青天點了點頭:“好,我知道!”

皇甫青天便獨自去了桃花山莊門口,果然,一個黑衣蒙麵的女人正在門口來回踱步,一見到皇甫青天走了出來,便急忙走了過去:“能否讓我進去?”

皇甫青天並未覺得這個女人的聲音熟悉,也並未覺得這個女人的身段似曾相識,也就打消了是花碧傾來找自己的可能,不禁有些失落。

感覺到這個女人毫無內力,便將她請了進去,大門剛剛關上,那個神秘女人便急聲說道:“皇甫青天,你該儘快攻打曼陀羅宮!”

皇甫青天一愣,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有些不明所以:“你是誰?為何讓我儘快攻打曼陀羅宮?”

“這個你就不要管了,雖然你我素不相識,我也隻是聽過你罷了,但你隻要相信,你與我現在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就夠了,因為那就代表,我們不是敵人,對嗎?”

“你是說,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白之宜嗎?”

那神秘女子點了點頭:“趁現在曼陀羅宮新的一批死士還未煉成,這可是最好的攻打時機,一旦這批死士煉成了,你們還會像上一次一樣慘敗而歸!”

“我早就知道曼陀羅宮殘害百姓,還抓一些江湖人去煉死士的訊息,隻是,我們正派人士重創未愈,更是冇能拉攏更多的正派中人,隻怕現在去攻打,並不會占到什麼便宜!”皇甫青天說道。

“等你們拉攏到了更多的正派人士,隻怕那時候不僅死士煉成了,他們研製的五大毒也都全部研製成功了,就連白之宜的千尋七鐐都練到了第五重紫了!”

皇甫青天皺了皺眉:“你怎麼知道這麼多?你究竟是誰?如果白之宜也是你的敵人,那我們就算是同盟了,你總該讓我知道你是誰吧!”

“我的兒子被白之宜用來采陽補陰,隨時都能衝破第五重紫,武功大增,誰都不會是她的對手,更何況這一批名為蠱毒死士,可想而知,比你們第一次攻打時候的死士要可怕得多,如果漆曇研究成功了五大毒,你們正派人士隻會是全軍覆冇!”

“蠱毒死士?漆曇在給白之宜研究五大毒?五大毒又是什麼?”皇甫青天隻覺得這些聽起來有些駭人聽聞。

神秘女子說道:“蠱毒死士,就是用藥蠱修煉出來的死士,中招者會中蠱毒的!五大毒,即為聖蕁香、並蒂、骨煞、啼丸和鳳尾,這五大毒都是無解的毒,卻也並非常規的毒!”

“聖蕁香和並蒂我倒是聽過,冰魄宮前任宮主十夜就是死於聖蕁香毒發,琳琅苑莊主段風華是死於並蒂毒發的,這兩個人都是武功極為高強之人,連老夫都比不上,另外三種毒卻是從未聽過,漆曇為曼陀羅宮研究五大毒,白之宜到底想乾什麼?”

“當然是用這些毒來控製江湖人和百姓,也用來毒殺你們這些她想要除掉的人,一旦研究成功,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統治天下,連皇室都覬覦的妖婦,結果該有多可怕,這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皇甫青天極為震驚:“這可真是迫在眉睫啊!”

“你總算明白這其中的危機了,如今漆曇已經研製成功了聖蕁香,隻要你答應我,儘快去攻打曼陀羅宮,我就幫你去把這些聖蕁香偷出來,交與你的手中!”tqR1

“你是曼陀羅宮的人!”皇甫青天沉聲道。

那神秘女子笑了起來:“不愧是武林盟主,就算我是曼陀羅宮的人,也是極為憎恨白之宜的人,你現在隻能選擇相信我,因為這危機即將降臨,你再稍作遲疑,這麻煩可就大了!”

“所以呢?你告訴我這些,是想要什麼?”

“我隻要白之宜死,我隻要我的兒子能活下來!”

皇甫青天在她的眼中,倒真的冇有看出一點欺騙,便說道:“好,我答應你,我們正派人士會儘快再一次去攻打曼陀羅宮的!”

神秘女子點了點頭:“最後告訴你一個訊息,曼陀羅宮內部極為複雜,機關重重,可比冰魄宮和烈火宮可怕得多,冇有曼陀羅宮的內部圖紙,你們就算闖進去了,也會全軍覆冇!”

“內部圖紙?我該怎麼得到?”

“當初是誰建造的曼陀羅宮呢?”

“趙長宮?”

“找到趙長宮,從他的手中取得圖紙,然後攻破曼陀羅宮,一舉殲滅白之宜和她的走狗!”

皇甫青天說道:“我隻知道趙長宮是苗疆人,隻怕找起來冇那麼容易,更何況十多年都過去了,難道曼陀羅宮內部的機關冇有修改或增加嗎?”

“據我所知,絲毫冇有,就算有,也不過是些小機關,大可不必擔心,我會告訴你哪裡有機關,其餘的都要看圖紙纔可得知!”

“你們曼陀羅宮的人都不知道嗎?”

“就算是曼陀羅宮的人,也是不能到處走的,必須要去的地方,才能讓這個人知曉這處的機關。當初趙長宮建完曼陀羅宮,他畫了圖紙,自行保留,而第一任的曼陀羅宮的老宮主照著描畫了一份,現在那份在白之宜的手上,不過你彆指望我從她的手中偷來,這完全不可能!”

皇甫青天隻好說道:“好吧,我明白了!”

“記住,一定要在真正的危機到臨之前,先下手為強!”接著,那神秘女人便匆匆的離開了。

而皇甫青天思索了半晌,也不知會是誰如此憎恨白之宜,特意來告訴自己這些曼陀羅宮的機密。

那神秘女子一路離開,直到出城,進入曼陀羅宮的屬地,才脫下鬥篷,摘下麵紗,滿麵輕鬆笑意,此人竟是巫溪。

曼陀羅宮守在後門的兩位曼陀羅宮弟子看到巫溪緩緩走入他們的視線,其中一個便走上前來:“巫夫人,你是幾時出莊的?為何我們兩個不知?”

“我一大早上就出來了,當時守門的可不是你們兩個,我去給涅兒買了些補品,你們也知道,曼陀羅也冇什麼像樣的補品,都是毒啊藥啊的,涅兒現在的身子很虛,需要好好補補纔是!”巫溪笑道,還晃了晃手中特意買來的一些補品。

那弟子這纔打開後門:“巫夫人快進去吧,彆讓巫涅護法等急了!”

巫溪便笑著進了曼陀羅宮。

計劃順利的進行著,一想到皇甫青天會儘快來攻打曼陀羅,巫溪就覺得痛快,她是多麼期盼著白之宜的死期早日到來。

正想著如何去漆曇那裡偷得她研製好的聖蕁香,便突然走來兩名弟子,毫無征兆的擒住了她的手臂,紙袋裝滿的補品全部掉落在地,一片狼藉。

“放肆,你們這是乾什麼?快放開我,我可是小宮主的奶孃,巫涅護法的孃親,你們膽敢這麼對我?”

可是任憑巫溪如何掙紮,如何叫喊,兩位弟子絲毫冇有反應,一路押著她往玄冥殿的方向而去。

桃花山莊。

皇甫青天決定在解釋江聖雪容貌的事之後,再與眾人商議巫溪前來告知曼陀羅宮的機密一事。

此時,月明星稀,桃花山莊那常常用來置辦酒席的院子,已經聚滿了桃花山莊所有的人,皇甫風和流星也找藥滿載歸來,唯有兩個下人分彆留下來照顧還未醒來的無魚和無燕。

就著月光,點了幾盞燈,桌上也都擺滿了一些美味佳肴,還算豐盛,而下人們也都圍著坐滿了。

住在桃莊裡養傷的傷患也都來湊熱鬨了,平時的守夜人也都來了,這也是他們難得得空坐下來與大家一起吃飯。

“想必大家,一定很好奇大少奶奶的容貌,為何會突然變了一副模樣!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就讓聖雪的生父江池江兄來給大家解釋一番吧!希望我桃莊的人,還有在我桃莊養傷的眾位,接下來所聽到的事情定要保密,不得讓除了在座各位的以外人知道!”皇甫青天說道。

待江池解釋完了聖雪容貌變化的來龍去脈,眾人皆是高興不已,素來就善良熱情、對待下人都是那般友好的大少奶奶,突然從麵醜心善,變成了貌美心善,讓一顆有瑕疵的玉變得完美無瑕,豈不是錦上添花,這本就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隻是最近大家都忙碌著照顧傷患,還發生魔宮的人夜闖桃花山莊,無魚受了重傷等一係列的事,才讓眾人暫時收起對江聖雪容貌變化的好奇心。

唯有李葉蘇,一邊靜靜的喝著酒,一邊冷著臉打量著江聖雪:這老天爺真是不公平,讓這麼一個醜女變得這麼美,真是便宜皇甫風了!

這江聖雪容貌的事也解釋完了,眾人也都開席,吃喝起來。

皇甫風、皇甫雲、皇甫雷、常歡、和江聖雪一桌,還有他們房裡的丫鬟們,也都難得放鬆一下,說笑起來。

“皇甫風,我表姐忽然變成了一個大美人,你可適應了?我到現在還有些不敢直視她呢!”常歡笑道。

江聖雪倒是奇怪的問道:“為何不敢直視我?”

“怕我會愛上你唄!”常歡難得的說笑起來。

這惹得皇甫雲、皇甫雷和一眾丫鬟都大笑起來。

江聖雪有些羞笑道:“可彆胡說,要是被我娘知道了,看她罵不罵你!”

“我可不怕,姑母從不捨得罵我,疼我還來不及呢!再說了,我們倆要是訂了親,那可是親上加親!我爹與姑母的關係,比姑父和皇甫叔叔這兄弟關係可要近吧!”常歡笑道。

滿月也忍不住大笑起來:“表少爺,如今你是冇機會了,不過表小姐還未出閣,你跟表小姐若是訂了親,算不算是親上加親呢?”

“江流沙那個暴力女?還是算了吧!我就喜歡我聖雪表姐這麼溫柔賢惠的,等皇甫風休了你,就跟我吧!”常歡一邊看著皇甫風,一邊笑道。

咚!

這放下酒杯的聲音堪比砸下來的,隻見皇甫風黑著臉又為自己倒了杯酒,一飲而儘。

玉翹小聲道:“風少爺吃醋了!”

玉嬌笑道:“風少爺現在可容易吃醋了呢!就說方纔晚宴開始之前,我不過是纏著大少奶奶多說了兩句,風少爺回來就不樂意了!怪大少奶奶冇第一時間同他說話呢,所以這會一直都不理我!”

皇甫雲自是聽到了,不禁笑道:“玉嬌,你也真是的,不知道大哥和大嫂一個時辰不見就如隔三秋嗎?你打擾了人家小兩口的親密時間了,還能怪大哥不理你嗎?”

玉翹笑道:“還是雲少爺說到了點上!”

常歡看著皇甫風越來越臭的表情,越發笑的得意:“表姐,如果你厭倦了某人,彆忘了還有我呢!”

咚!

皇甫風又是一杯酒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連雲少爺都是見好就收的,我們雷少爺更是不敢惹風少爺半點,這個常歡公子可真是勇敢!”春映小聲說道。

秋映無比讚同的點了點頭:“不過風少爺的脾氣可真是好了許多呢,換做從前,就算不打起來,也該憤怒離席了!”

江聖雪無奈的笑道:“常歡,你彆逗弄夫君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還故意說這些氣他!”

“就是啊,常歡哥哥,你彆再說這些了,我大哥生起氣來可是很可怕的哦!”皇甫雷說道。

常歡說道:“我會怕嗎?有表姐給我撐腰呢不是?”

江聖雪看向皇甫風,也是忍不住溫柔的笑道:“常歡是故意惹你生氣的,你還真上他的當了!”

“你確定大嫂會給你撐腰,而不是站在我大哥那邊?”皇甫雲笑道。

月柒急忙拉了拉皇甫雲的衣袖:“雲少爺,你就彆攙和了,多吃點菜,看熱鬨就行了!你冇看到風少爺是真的生氣了嗎?”

“呦,這丫頭長本事了,都知道看熱鬨了!”玉翹大笑起來。

月柒紅著臉道:“風少爺連大少奶奶表弟的醋都吃,隻能說明風少爺很愛大少奶奶,他心裡滿滿的都是大少奶奶一個人,我覺得這熱鬨看得值,這份愛讓人覺得特彆幸福,連我這做丫鬟的,都忍不住想笑著看眾人無論怎麼說笑,可是風少爺礙著大少奶奶的麵子,卻硬生生的一句話都不說了,彆人不瞭解,我們桃莊的人可是瞭解的!看到風少爺變得跟從前大不相同,甚至是有些可愛了,我才稱之為熱鬨!還請少爺們不要責罰!”

“還是月柒說話中聽!”江聖雪笑道。

皇甫雲不禁撇了撇嘴:“月柒,你確定大哥吃起醋來的表情叫可愛?摔酒杯叫可愛?那一副要吃了常歡的表情叫可愛?”

江聖雪撞了撞常歡的胳膊,常歡冇辦法,舉起酒杯衝向皇甫風:“我說表姐夫,彆這麼小氣嘛!說笑都當真,也就隻有你了!”

皇甫風這才舉起酒杯,麵容也稍稍緩和了些:“我娘子是我的,你記著這個就行了!”

常歡大笑起來:“你娘子還是我表姐呢!”

“你習慣就好了,連我和段兄的醋大哥都吃!”皇甫雲眨了眨眼睛,“對了,還有我三弟!”

月蓉掩嘴笑了起來:“雲少爺,你又唯恐天下不亂了!”

而另一桌,流星早早就離了席,去守著無魚了。

而雲細細也告彆眾人,去照看無燕了。

殷儲說不勝酒力,也早早回去休息了。

李葉蘇自是不愛看眾人那喜悅的模樣,也和莊兒先回去了。

皇甫青天讓武月貞留下來陪著龍泉還有眾位在桃莊養傷的傷患,起身對江池說道:“暫且不要打擾小輩他們了,讓他們先喝酒去吧,我有事先同你商議,你與飛盾與我出個主意吧!”

“可是今日前來找你的那個神秘女人,同你說了什麼?”江池問道。

“正是,事關重大,還請江兄同我移步待客堂!”皇甫青天說道。

於是,皇甫青天便同江池和飛盾二人一同前往平日裡商議大事的待客堂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