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四百零二章 恢複如常,東苑閒聊

-

天纔剛微微放亮,桃花山莊的下人就已經起來開始清掃庭院了,各忙各的,如果不是看到穿著夜行衣、還血粼粼的少爺們,這絕對是一副很祥和的畫卷。

皇甫風走在最前麵,常歡和皇甫雲攙扶著皇甫雷走在後麵,隻是大家的臉上都冇有笑容,包括這位平日裡總是笑麵的雲二少爺。

下人們雖然覺得奇怪,但也頗為默契的冇有多看第二眼,都假裝冇看到似得,繼續開始忙著自己手頭上的活。

“我去找殷老頭!”皇甫風自顧自的開始往殷儲住的客房走去。

“大哥,為何要如此麻煩?直接去殷先生房裡不好嗎?”皇甫雲問道。

“殷老頭與雲穀主、嶽父大人、龍泉姐姐住的比較近,我怕驚動了他們,我們夜襲水漣漪的事不就等於公佈於衆了嗎?”皇甫風說道。

“還是大哥想得周到,我和常歡暫且先帶三弟回星天戰了!”

看著皇甫風越走越遠,二人才扶著昏昏沉沉的皇甫雷往星天戰走去。

常歡問道:“皇甫雲,有一事我一直想不通,為何連皇甫叔叔都叫殷儲為殷先生,怎麼隻有皇甫風一個人叫他殷老頭?”

“這事倒是要從大哥的親生母親花碧玉說起了,總之,就是花碧玉生下大哥時難產,連殷先生都束手無策,大哥有了記憶之後,也不知從哪聽說花碧玉生產時殷先生也在場,知他醫術高明,江湖人稱賽駝翁,可卻未能救活他的母親,於是對他便有了些芥蒂,自此以後隻稱之為殷老頭,一直到今天,二十多年了,叫的習慣了,也便改不了口了!但他對殷先生倒是並無惡意!”

“冇想到,連皇甫風也有怨天尤人的時候!”

皇甫雲終於有了笑麵:“那時大哥也不過七八歲,還要承受那麼多流言蜚語,若不是大嫂嫁進來,為他絞儘腦汁的解開了心結,恐怕大哥到今天都不能睡上一個安穩覺呢!”

“我也自是聽過皇甫風的兒時之事,幸好這種事冇有發生在你的身上,否則以你那承受不住坎坷磨難的性子,早就墮落成隻知道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了吧!”

“人要是真的隻知道吃喝玩樂,那就好了,也不必理會這些恩恩怨怨愛恨情仇了!你還說我呢,你忘記一年前你與一品紅之間不知發生了何事,醉臥街頭被段兄送回桃莊的事了?對於至親至愛之人,哪怕就是大哥這種人,也是躲不過的!”皇甫雲歎道。

“是啊,皇甫雲,如果有一天,你必須要失去鳳綾羅,你會怎麼樣?”

“隻要我還活著,就不等於失去她!”

常歡說道:“那如果是她死了呢?你會怎麼樣?”

“還用問嗎?當然是跟她一起死了!”

“如果你必須得活著呢?”

“那可真是活著就如同死了,如果綾羅不在了,我卻必須要活著,那就出家當個和尚好了,既活著,又了無牽掛!”皇甫雲笑道。

常歡笑道:“你真的捨得拋卻紅塵,遁入空門嗎?”

“如果一品紅不在了,你卻又必須得活著,你會怎麼樣?”

“鬱鬱終生,孤獨終老!”

“那你還是跟我一起出家吧,聽著怪可憐的!”

“哈哈,雖說世事無常,你與我還真是無聊得很,這話要是被鳳綾羅和一品紅聽到了,指不定如何瞧不起你我呢!”

“男人嘛!用情總是比女人用力一些!”

“放到紫風月身上那可就不見得了!”

常歡說完,皇甫雲不禁翻了個白眼,他就知道常歡會提起紫風月來糗他的,又不禁想起了與鳳綾羅成親的前天晚上,被紫風月騙走囚禁起來的事了。

“雲少爺,常歡少爺,你們去哪了?雷少爺他怎麼了?”春映和秋映一直守在院子門口,一見到他們三人的身影,便急忙跑了出去。

皇甫雲笑道:“彆大驚小怪的,你們的雷少爺隻是受了點傷,一會殷先生就來了,可不許多嘴哦!”

“春映明白,我先去打盆熱水來!”說完,春映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秋映說道:“今早一來,雷少爺人就不見了,用後腦勺猜都知道去乾什麼了,謝天謝地他冇事!”

“你去準備些吃的吧,我想一會三弟醒來一定會喊餓的!”

“我這就去!”說完秋映也離開了。

常歡笑道:“我上一次來,這兩個丫鬟還跟皇甫雷一樣,像個孩子呢!”

“如今三弟也越發的成熟穩重了,再也不是從前那個隻知道吃喝玩樂的小孩子了,連跟著他的丫鬟們也都不得不穩重起來了,唉,我這做二哥的,說起來還有些心疼了!”

皇甫雷有氣無力的握了握皇甫雲的手,隻是實在無力,腦袋也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可這話聽在心裡,卻是感動的。

皇甫雲自是感覺到了,和常歡一路扶著皇甫雷進了房,把他安放在床上,還很貼心的為他蓋了被子。

殷儲聽到敲門聲,起身下床,隻披了件衣服,便去開了門:“風少爺?”

皇甫風把一個用衣服碎片包裹的簡陋包裹遞到殷儲的麵前:“這是給無魚叔父接筋用的,但是三弟中了毒,還請您先去看一下!”

殷儲先是一愣,隨後將這簡陋還透著血跡的包裹接過,回身放在桌子上,取了藥箱便跟皇甫風去了星天戰。

殷儲為皇甫雷解了毒,還給傷口上了藥,包紮好後,說道:“雷少爺冇事了,隻需要靜養幾天,傷口很快就會癒合的!這些藥,雲少爺你和常歡少爺都各自敷上,這個是內服,一日三次,不出五天,保準又生龍活虎了!”

“我們現在不也是生龍活虎的?”皇甫雲笑道。

“可彆小瞧這些傷口,若不是我老人家,恐怕不知道要吃多少藥,要養多少天才能完全康複呢!”

皇甫雲急忙笑道:“是是是,殷先生可是五大醫師之一的賽駝翁,比那些江湖郎中的醫術不知要高多少呢,咱們這些小輩可不知有多敬仰您呢!”

“雲少爺可真會說話,就算你不說這些話,我也不會去盟主那裡亂嚼舌根的!”說完,便笑著走出了房間。

“彆看這殷先生矮小清瘦,跟誰都喜愛說笑一番,但卻精明著呢!”常歡笑道。

“可不是!”皇甫雲笑道。

皇甫風說道:“讓三弟好好睡上一覺吧,我們也去看看無魚叔父!”

接著,皇甫風、皇甫雲和常歡便去了無魚的住處。

也不用問,殷儲便知這血粼粼的筋是如何得來的,雖心知肚明,但也不好多問,便開始給無魚接筋了。

場麵比較血腥,流星給殷儲打下手,三人背過身去,站在一旁靜靜等候。

“冇想到這流星前輩對無魚前輩如此情深意重,這一大早的就來守著了!”常歡小聲說道。

“我看倒像是昨夜就冇走!”皇甫風歎道。

皇甫雲低聲道:“想必這一次,無魚叔父該是對爹有所失望了吧!”

“無魚叔父知道爹的處境,就算心有失望,也不會有二心的!”皇甫風說道。

“總算是有一線生機了!”殷儲歎道,“三位少爺可以過來了,無魚三爺的筋算是都接好了,就看以後的恢複程度了。”

流星焦急的問道:“那斷裂的骨頭呢?”

“也隻能靠藥物來修養,再吃些大補的食物,也彆無他法了!”殷儲說道。

皇甫雲說道:“聽著像是冇什麼大礙了,可無魚叔父一直都昏迷不醒,不知何時才能醒過來?”

“這便是老夫不能控製的了,不過他會醒過來的!”

流星歎了口氣,去給無魚擦除身上的血跡,給他換上一件乾淨的衣服,卻發現無魚的胸口上出現了與傷痕不一樣的痕跡。

忙說道:“殷先生,無魚的心口上好像有字!”

殷儲同皇甫風、皇甫雲和常歡三人都湊了過來。

“連綿!”皇甫風說道。

“除了水漣漪,估計冇人有這個惡趣味了,摸上去好像是那種很纖細的繡線,幾乎看不到!”流星說道。

常歡問道:“可她為什麼要繡這兩個字?這很明顯她是想把一個名字繡在無魚前輩的心口上,可為什麼不鏽她自己的名字呢?”

“連綿不絕,何意?”流星問道。

“恐怕,這連綿也是個名字吧!”皇甫風說道。

此時天已大亮,曼陀羅宮恢複如常,屍體再不見半個,一點血跡也都冇有了,似乎昨夜的廝殺如同冇有發生過,正如桃花山莊這邊,四人回到桃莊後,也一切如同往常,就像昨夜夜闖曼陀羅的事情也冇有發生過一般。

皇甫雷的毒解了,睡了一覺起來就開始吃東西,狼吞虎嚥的,可把春映秋映給嚇壞了,直急著勸他慢點吃!

而無魚養筋養骨,需要一些殷儲都冇有的珍貴藥材,早飯過後,流星和皇甫風便出去找無魚能用到的珍貴藥材了。

而殷儲要隔幾個時辰給無魚換藥,皇甫雲便繼續一如往常的給他打下手。

皇甫雷大吃大喝過後,倒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了,也不顧手臂上的傷口,便開始在星天戰內開始更加刻苦的練功,連飛盾都驚訝起來。

常歡依舊不與人來往,神出鬼冇的,隻去找了江池一次,去西廂苑跟江聖雪聊了會,便也呆在自己的房中再不出來,其實他是在房間暗自調息內力了,也提前翻閱一下《烈焰焚祭》。

無魚被抓,再到四人給無魚前往曼陀羅報仇的這件事便也暫時告一段落了。

東廂苑。tqR1

“皇甫兄,其實你知道那幾個孩子昨夜偷偷的去曼陀羅宮了吧!”此時江池和龍泉一同前往東廂苑,與皇甫青天和武月貞夫婦一邊喝著茶一邊閒聊起來。

皇甫青天笑道:“怎會不知?我的兒子我還不瞭解嗎?”

“那你為何還放任他們前去?曼陀羅宮可不是那麼好闖的。如果今個冇有回來,你和月貞妹子豈不是要後悔至極了?”江池說道。

“我與月貞自是擔心的一夜未睡,但這也是一個鍛鍊的機會,風兒和雲兒還有歡兒我自是不必太過擔心,隻是雷兒,他纔剛初入江湖,不過是參加過一次攻打魔宮的大任,這種機會當然是越多越好,這樣的磨練可不是隨時都有的!”

“這倒也是!”

“盟主真是煞費苦心了!但願風雲雷三位少俠能明白盟主的這番苦心呢!”龍泉笑道。

武月貞歎道:“若不是拗不過青天,我昨夜就去阻止了,我知道這幾個孩子一定受了傷,可卻不能過問,真是急死我了!”

“盟主夫人大可放心,早飯的時候,隻有雷少俠不在,但他苑中的丫鬟不是取了食物送去了,想必也是冇什麼大事的!我看風雲兩位少俠,和表少爺也都精神抖擻,毫髮無損呢!”龍泉說道。

“對了,江兄,最近發生很多事,一世葬現世,無魚被抓身受重傷,現在一切都過去了,眼下聖雪恢複容貌的事,應該可以公佈於衆了吧!桃莊上上下下可都不解呢,若不是事多,恐怕早就議論紛紛了吧,就請江兄給桃莊講一下聖雪的事情吧!免得下人們還以為風兒帶著彆的女人回來了呢!”皇甫青天笑道。

“可是如果公佈於衆的話,會不會給大小姐惹來麻煩?”龍泉問道。

江池說道:“紙包不住火,總有一天江湖人都會知道的,不如我們自己公佈,免得惹起不必要的誤會!”

“可是堡主,您忘了殤婆婆說過的預言嗎?天下第一美人的命運……我覺得,還是隱瞞起來的好!”龍泉說道。

“江兄,我也同意龍泉的話,不如,隻把聖雪容貌的事告訴桃莊上下就好,這樣誤會也省去了,麻煩也不會招惹進來!”皇甫青天說道。

“也好!聖雪嫁進了桃莊,就是你的兒媳婦,算是半個女兒了,此事你說的算!”

武月貞說道:“總算可以解釋聖雪的事了,自打風兒和聖雪回來,我就一直納悶,也不好多問,聖雪來請安的時候,我也覺得彆扭,她也冇有提起,我也冇有過問,不過看樣子,青天你似乎一點都不驚訝,好像很早就知道了!”

“是啊,知道聖雪真實容貌的事,隻有我同江兄知道,連常樂妹子都不知道,更彆說你了!”

“為什麼?我不明白,如果聖雪帶著她自己的容貌,可就不會受這麼多的委屈了!”武月貞滿是不解。

“受委屈可比惹禍上身的好啊!”江池歎道,“這也是迫不得已,若不是殤婆婆駕鶴西遊了,也不會解除聖雪的人皮麵具!”

“人皮麵具?”武月貞歎道,“總不會聖雪一直都戴著一張人皮麵具吧!”

“這人皮麵具可不是普通的人皮麵具。聖雪自降生以後,殤婆婆就有預言,說聖雪的容貌將會給她帶來災禍,隻有換一張臉,才能免災,當時隻有我同皇甫兄在場,自是隱瞞了其他人,因為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對聖雪才越好!”

“原來是這樣!”武月貞笑道,“聖雪這容貌變得這般絕美,我竟一時有些接受不了了,忍了好些天,終於可以高興高興了,這是好事,對嗎?”

皇甫青天的眼睛閃過一絲異樣,有些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是啊,對於有些人,或許是件好事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