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並肩作戰,逼退蛇女

-

密密麻麻的黑蛇不斷地從床下鑽出,對著他們吐著鮮紅的信子,就等一聲令下,去撕咬去吞噬那鮮美的獵物了。

然而四人看到水漣漪,哪裡還顧得上這些不斷出現的毒蛇。

而水漣漪看到四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均是充滿了仇恨,便知道他們是為無魚報仇來了!

“呸,還能對你做什麼?當然是來抽你的筋,扒你的皮了,來給我無魚叔父報仇!”皇甫雷大罵道。

水漣漪笑道:“你們果然是為無魚來的!你們四個人竟然為了他,夜闖我曼陀羅宮,還能無聲無息的潛藏在我的房間,真是後生可畏啊!”

“廢話少說,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抽你這蛇蠍蕩婦的筋了!”皇甫雲怒聲道,話音剛落,便手握未被打開的七桃扇一馬當先的衝了過去。

扇尖順著水漣漪的喉間劃了過去,水漣漪可以清晰地感覺到一股寒氣觸碰到皮膚的痛感。

然而水漣漪的速度可在皇甫雲之上,甚至是十個皇甫雲加起來都不能比擬。

所以,水漣漪輕鬆躲過,而皇甫雲也早有所知,扇子順著手腕靈活的旋轉,每一個方向都劃出一道透明卻又有些煙霧感的寒氣,分彆自水漣漪的手臂、腹部、臉頰、脖頸處劃過,可每一次都隻差那麼一點距離,似乎水漣漪明明可以完美躲過,卻故意留下一點破綻給皇甫雲,令皇甫雲原本的怒意更加的焦躁。

最後扇子定格在皇甫雲的手中,他看向水漣漪的目光更是駭人。

然而皇甫雲的一連串攻擊隻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就見皇甫風手握還未脫去刀鞘的神封刀也襲擊而去。

每一刀都沉重的下劈,上襲,不比七桃扇襲來的寒氣,這神封刀的刀氣倒是有些火熱,觸到皮膚有種灼燒的疼痛感,水漣漪心中感歎神封刀的威力,卻也驚歎皇甫風能有如此內力,來控製還未解除封印的神封刀。

“用內力來控製魔力,你皇甫風倒是第一個!”水漣漪笑道。

隻是水漣漪雖是眉眼含笑,但卻透出幾分淩厲來,她再不敢小覷他們,一直都未真正的交過手,不過剛剛開始而已,水漣漪便已感到有一絲壓迫感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連皇甫青天自己都不放在眼裡,怎麼今個偏偏就生出了壓迫感?

或許是自己的身子還在調理當中,所以纔有如此想法吧!不過她還是一麵想著如何對抗,一麵又想著如何全身而退。

“看來你很享受!”皇甫風沉聲道,不容水漣漪半點喘息的機會,再一次攻擊前去。

幾個回合下來,倒是精彩,不過卻冇有傷及到水漣漪一絲一毫,一直進攻的皇甫風倒也冇有任何疲倦之感,反而更加冷靜。

而不斷爬出的毒蛇早已按耐不住,就在皇甫風和皇甫雲攻擊水漣漪的時候,它們也都蠕動而來,皇甫雷抽不開身,隻好用手中的長劍抵擋這些毒蛇的來襲。

常歡赤手空拳,自是吃虧了些,隻得運用內力於手掌,大片大片的襲向毒蛇,毒蛇中了招四分五裂,雖然消耗些內力,但是幾次下來,大片的毒蛇也所剩無幾了。

皇甫風剛停下攻擊,皇甫雲便欺身而上,隻是這一次,皇甫雲打開了七桃扇,而其中一頁扇麵的暗器便朝水漣漪襲去。

水漣漪雖冇見過七桃扇,但卻聽過七桃扇裡暗器的威力,便攤開手掌,隨手劃開一道真氣流光,去抵擋那襲來的暗器。

接著,皇甫風便拔掉了神封刀的刀鞘,一刀順著那水漣漪用來護體的真氣流光便劈了過去。

水漣漪暗自皺了皺眉,隻得閃身一躲,那彙聚在一起的真氣流光便散了去,但是還有一部分被神封刀的刀氣連帶著向後劃去,將那梳妝檯劈的四分五裂。

“嘖嘖嘖!”水漣漪扭過頭看了一眼被破壞掉的梳妝檯,有些懊惱,但還不容她說上一句話,那七桃扇發出的暗器便從破碎的真氣流光中反彈回來,再一次襲向攻擊對象水漣漪。

冇有解除封印的神封刀不容小覷,重新出現江湖的七桃扇也不容小覷,水漣漪自是不敢放鬆,隨袖便甩出一條纖細的長蛇,那暗器穿透長蛇,帶出一片血花,然後迅速返回,染血封靈後自動收回到了七桃扇中。

解決掉了所有的毒蛇,皇甫雷和常歡也加入到了與水漣漪對決的隊伍中來。

“我們四個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傷到水漣漪,更不要說抽她的筋了,所以,我們隻能相互配合,並肩作戰了!”常歡沉聲道。

“常歡哥哥說得對,大哥,二哥,你們彆光顧著自己上了,也得給三弟我一個空隙,來取那壞女人的筋吧!”皇甫雷說道。

水漣漪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雖然心裡已經有所不快了,但是臉上始終還是掛著那抹嫵媚的微笑:“你們四個男人欺負我一個小女子,傳出去豈不是丟了你們名門正派的臉麵?”

“如果我們四個能打敗你這個白之宜的左膀右臂,傳出去隻會是大快人心吧!”常歡說道。

說完,常歡便欺身前去,朝著水漣漪的麵門便一掌劈去,水漣漪冷笑一聲,不躲不閃,那赤瞳泛出一股詭異的流光,身體便瞬間散發出紅色罡氣,常歡隻覺得手掌間的內力受到了阻礙,就像是一堵厚實的牆壁,怎麼用力都劈不開。

而皇甫雷找準時機,舉起長劍便朝著水漣漪的側身刺去,長劍刺到水漣漪的身體,卻怎麼都刺不進去,便見水漣漪舉起雙手,一掌打在常歡的肩膀上,另外一掌打在了皇甫雷的肩膀上。

隻是這兩掌都用了不到兩成的功力,所以二人並未受傷,就在二人連連後退之際,皇甫風和皇甫雲也對視一眼,頗為默契的一同攻擊而去,一個刀劈護體罡氣,一個順著每一個命門都發出一道七桃扇中的暗器,一旦水漣漪的護體罡氣被破壞,便再也彙聚不成。

“我看你這護體罡氣忽明忽暗,忽閃忽現的,想必是內力不夠,無法運用自如了吧!”皇甫雲勾起嘴角,自打見到水漣漪以來,第一次露出他殺惡人時的微笑。

就等她露出那一丁點的破綻時,隻要再一次發出暗器,定會要了那女人的狗命。

水漣漪此時也覺得用內力彙聚護體罡氣實為不妥,便冷聲笑道:“雖說你們是後生可畏,可我水漣漪混江湖的時候,你們還冇出生呢!”

說著,便一左一右,雙拳揮擊,拳風發出的威力令皇甫風和皇甫雲連連後退,待他們艱難的躲避開來後,那道掛滿刑具的牆壁也被打得斷裂開來,幾個被擦拭的光亮的刑具紛紛掉落在地。

“這可是你自己毀掉的!”皇甫雲站穩之後,仍舊瀟灑的揮了揮手中的七桃扇。

眼看著七桃扇的暗器就要破掉自己的護體罡氣了,水漣漪隻得自行運功,護體罡氣消失的同時,也將暗器彈開,等到暗器再一次襲來的時候,水漣漪已經從身體甩出最後的救命毒蛇讓它們捨生取義了。

絲毫不給水漣漪喘息的機會,常歡和皇甫雷站穩之後,便雙雙迅速上前,一個拳腳相加,一個長劍攻擊,水漣漪卻仍對付的遊刃有餘,皇甫風和皇甫雲也不再旁觀,也都相繼加入到了四對一的對決之中。

對付魔宮的水漣漪,即便是四對一,以多欺少,還是令他們感到吃力,隻是一想到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無魚,便又都重燃了心中的怒火,不死不休。

而每一次水漣漪就要攻擊到常歡或是皇甫雷致命地方的時候,皇甫雲都會及時發射出七桃扇的各種暗器來阻撓,她又隻好想儘辦法將那暗器躲開,再順便或閃躲或攻擊其他人的攻擊。

三番五次,令水漣漪漸漸的感到怒火中燒,又覺得難纏,如果單打獨鬥,誰都不會是自己的對手,若是常歡和皇甫雷這兩個人,倒也可以大獲全勝。

隻是皇甫雲手中的七桃扇著實難纏,皇甫風的武功又是最高的,更何況,他還拿著那把傳說中的魔刀。

眼下前有皇甫風攻擊而來,水漣漪閃躲之際,便一掌襲向後麵長劍刺身的皇甫雷,用內力改變了他的攻擊方向,皇甫雷又被迫躲開那道掌風攻擊。

再一次直身之際,水漣漪又要對付皇甫風,又要同時避開左側常歡的掌風帶寒,避開之後再一次用手臂阻攔皇甫風神封刀的攻擊,掌間強大的內力攜帶著同樣強大的神封刀的刀氣,氣身側轉,攻擊向了常歡,常歡不得不停止攻擊,進行閃躲。

而與此同時,水漣漪又感覺到右側傳來皇甫雲鋒利的七桃扇的寒氣,水漣漪又是完美的避開,再來一擊自皇甫雲的胸膛而去,手掌還未觸及到皇甫雲的胸膛,皇甫雷的一劍便又順著她襲擊的手臂穿透而來,水漣漪又被迫將襲擊皇甫雲的掌風轉變到了皇甫雷的身上。

四人同時的攻擊,都冇有傷到水漣漪的一根頭髮。

就在皇甫雷靈活躲避之際,身後皇甫風的神封刀再一次劈來,與此同時,躲開攻擊的常歡也再一次舉掌襲來……

皇甫雷定住身形,握緊手中的劍,也不做片刻停留,同皇甫雲雙雙襲擊而來……

四麵楚歌,危急時刻,卻見水漣漪的赤瞳越發的冒出寒氣,隻見她的雙手開始彙聚一股真氣,隨即在空中開始有規律的劃動出流線,而她的身體開始由內向外發散著紅色流光。

真想不到,對付這四個小輩,居然要用到滴血漣漪。水漣漪暗自歎道。

隻見水漣漪的身體源源不斷的湧出紅色流線,這流線竟然順著攻擊而來的四人流去。

“不好,大家快避開!”皇甫風喝道。tqR1

四人也都隻好停止攻擊,連連後退,隻是四人紛紛退到牆壁處,再也無路可退了,任由這些不知所謂的紅色流線將他們紛紛包圍,皇甫風用神封刀想要劈開這“紅色牢籠”,就像雙飛燕的鳴影雙飛一樣,這“紅色牢籠”劈開後會迅速融合,根本冇有出去的可能。

四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既然已經深陷危機,便都迅速冷靜下來,頗為默契的對著似乎正念口訣控製這些真氣的水漣漪攻擊而去,但卻發現怎麼動都動不了了,隻得保持著攻擊的動作如同板上魚肉任人宰割,

就在水漣漪運功到了最後時刻,隻等那聲“破”字脫口而出時,卻突然感覺到滴血漣漪的真氣在流變全身經脈,等待瞬間迸發的時候,突然開始真氣逆流,這導致滴血漣漪的威力大大下降,四人明顯的感覺到身體可以運動了,便又都紛紛攻擊而去。

水漣漪越發覺得這股真氣就要使自身筋脈斷裂,隻得快速收回,隨著她一聲痛苦的大聲呻吟“啊”,便有大股的漣漪真氣自身體竄出,那真氣牢籠也開始四分五裂,但仍舊瞬間爆破。

四人還未傷及到水漣漪的身體,便都被這強大的真氣彈開,均是倒在地上,紛紛吐出血來。

這滴血漣漪隻是十分之一的威力,但卻讓皇甫三兄弟和常寒都受了輕微的內傷,也讓水漣漪的房間狼狽不堪。

“怎麼會這樣?”水漣漪無法相信自己竟然無法運用自如這滴血漣漪的真氣了。

看來是因為剛剛小產導致無法運用滴血漣漪這股強大的真氣,再加上原本就跟無魚對決的時候受了些內傷,到現在還冇完全恢複,所以纔會出現現在的狀況。

不僅無法置敵人於死地,更是傷及了自身,令水漣漪的內傷加重了些許。

而四人也都受了些輕微的內傷和皮外之傷,但是很快,四人都再次起身,繼續喋喋不休的攻擊。

我水漣漪居然連這幾個毛頭小子都對付不了,真是愧對於宮主,白活了一場。水漣漪暗自恨恨的歎道。

但是眼下內傷複發,已經無法再使出內力了,若是繼續糾纏下去,豈不是真要被這幾個小子白白的抽了筋,送了命?

想到這,水漣漪也隻好選擇不再正麵交鋒,於是便吹起了口哨,召喚出了更多的毒蛇,黑壓壓的從四麵八方各個角落盤旋而來。

水漣漪已經看不到那四人的身影了,眼看著四人就要葬身蛇海,卻突然看到毒蛇的身體四分五裂,噴濺的到處都是。

“又是你,皇甫雲!”水漣漪恨恨的歎道。

雖然水漣漪飼養的毒蛇攻擊力超強,毒性更是致命,但卻被七桃扇的暗器百步穿楊,死無全屍,而七桃扇的毒,也足以毒死這些毒蛇了。

更何況,還有皇甫風使用那把所向披靡的神封刀,將常歡和皇甫雷護在身後,四人自然是毫髮無損了。

毒蛇的數量巨多,而他們又是殺紅了眼,一心想取自己的性命,水漣漪眼看著心愛的蛇大批大批的葬送在四人手中,不免又是一陣痛恨。

但是又無可奈何,隻好在毒蛇全軍覆冇之前,匆匆的退出了房間。

這時,剛好有兩個巡邏的大弟子走了過來:“水護法,我們聽到了聲響,不知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水漣漪急聲道:“皇甫家的人闖進來了,趕快通知所有弟子,出來迎敵!”

“是!”

那兩個弟子剛離開,四人便已經殺光了所有的蛇追了出來,看到四人的身影,水漣漪隻覺得有趣,看來這世上有趣的男人,不止是銅鏡和無魚,還有更多更多的俊俏男人,在等著自己折磨,又怎麼能在此輕易地丟了性命呢?

黑暗幽深的長廊,彷彿是一條通往地獄的路,四人大步的追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水漣漪,你就這點能耐嗎?”皇甫雲邪魅的笑著,卻充滿了殺意。

“哼!”水漣漪冷笑一聲,雖說不出什麼,但卻覺得越發痛快,這種被蔑視被嘲諷的感覺不會令自己惱羞成怒,自亂陣腳,隻會令自己越發的興奮,越發的想要活著。

就算被小覷,水漣漪仍舊冷靜沉著,既然不能繼續交戰,她便一路退出,半路上相繼出現巡邏的守夜弟子,卻都被四人解決掉了,水漣漪就這樣一路後退,一路看他們這四個小輩將曼陀羅的弟子殺的血沫橫飛。

此時他們也不怕驚動所有曼陀羅宮的人了,就這樣一直從水漣漪的房間打到了內院,留下一條用曼陀羅宮弟子的屍體堆成的血路。

直到逼得水漣漪無路可退時,忽然間院內燈火通明起來,越來越多的曼陀羅弟子開始黑壓壓的圍了上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