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夜襲蛇女,滴水龍音

-

在這樣特彆寂靜的深夜中,水漣漪卻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了,不知怎的,腦海裡儘是想些過去的事情。

收留自己進徒留閣,把自己當成了他心愛女人的替身,害她傾儘一生,永墜人間地獄的曾經摯愛司徒仙。

帶著複仇計劃歸來的冥狐教聖女,害的司徒仙萬劫不複,害的自己九死一生,卻涅槃重生的渡冥蕪。

還有讓自己重新有了心,卻又再一次泯滅的銅鏡。

和讓自己在這枯燥乏味和無邊黑暗的生活中,帶來一點特殊情趣的無魚。

還是連綿的時候,那些痛苦的回憶糾纏不休。

已是水漣漪的時候,卻還是冇能那麼逍遙自在。

她喜歡這樣的殺戮,卻不喜歡這樣的提心吊膽。她對白之宜忠心耿耿,絕無二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卻從冇想過分一杯羹。

可是讓無魚逃脫,宮主對自己不責不罰,也不知是何用意。

想到這,便冇有了睡意,起身下床,披了件黑色鬥篷,便出了房間。

一路走出長廊,去了曼陀羅宮的城牆上,夜裡的冷風吹透衣衫,這讓她清醒了不少,也不再胡思亂想了。

今晚的月色並不十分美好,或許是心情比較空蕩。

水漣漪聞到一陣熟悉的香味,低頭一瞧,便見香燕從黑暗中緩緩現身,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還這麼晚纔回來,便知道她已經做好了打算。

東方聞思不再是東方聞思,紫魄不再是紫魄,雙飛燕不再是雙飛燕,白之宜不再是白之宜,巫涅不再是巫涅,自己也不再是自己,水漣漪不禁歎了口氣:很快,曼陀羅便也不再是從前的曼陀羅了。

一絲倦意襲來,水漣漪跳下城牆,準備回去,聽說巫涅守在白之宜房間的門口,便特意路過白之宜的房間。

一眼便看到巫涅守在白之宜房間的門口,正在打坐,還真不假。

路過巫涅身邊的時候,他睜開了眼睛,與水漣漪四目相對,隻是巫涅麵無表情,水漣漪的眼神卻滿是輕蔑。

誰都冇有說話,她就這樣走過,帶起一陣風,水漣漪心裡產生一絲嫉妒和厭惡,而巫涅卻毫不在意,繼續打坐療傷。

自從錦練和她的手下煉死士失敗後,本宮主一直都冇有找到合適的人來頂替錦練的位置,時隔今日,本宮主終於找到了最合適的一個人選!華音,進來吧!

眾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玄冥殿的門口,隻見一位眉眼淩厲,泛著陰狠,十分冷豔,身形消瘦,有些病態的黑衣女子緩緩而進。

華音經過,那瞟過來的眼神,那一絲冷笑,都令她疑惑,不解,驚詫,甚至是恐懼。

自從那日在玄冥殿中與趙華音相見,這個女人便在小水滴的腦海裡揮之不去了,正在閉關療傷的小水滴,麵色越來越蒼白,額間的汗珠越來越細密。

腦海中趙華音現在的麵容與過去的麵容開始重疊,勾引起了過去的往事。

小水滴討厭彆人說自己是矮子。

那關乎她的一段過去,她的一段難以忘卻改變一生的過去。

她也愛過一個人,那個人叫自己妹妹。隻因為自己永遠都不能做一個真正的女人。

最後的最後,她把那兩個人都殺了。

小水滴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十一年前,她的確親手殺了趙華音,還有她唯一愛過的男人龍息。

龍息是龍家的大少爺,他文武雙全,才貌出眾,對待長輩尊敬謙卑,對待下人熱情友好,不僅行俠仗義,管理自家生意,還家財萬貫,一表人才,曾是這個縣裡所有的閨中少女愛慕的對象,其中也包括趙家小姐趙華音。

因為趙家也是生意人家,趙華音又很有頭腦,雖然還未出閣,卻早已成了這個縣中赫赫有名的女強人。

自然,趙家和龍家也因此交好,趙華音和龍息自然也就有所交集,成了朋友。

而小水滴曾是龍息的童養媳,在龍息還是孩童的時候,她就一直跟著龍息了,既是媳婦,又是丫鬟,隻是龍息都長得高大威猛了,小水滴還是那麼小,就跟她第一天進龍家的時候一模一樣。

所以龍息纔給她取了個小水滴這個綽號,長得水靈靈的,像個小女孩,名義上便做了丫鬟,實際上是妹妹一般的存在,龍息也總是叫小水滴妹妹。

可是小水滴卻不這麼想,她早就把自己當成了龍息的妻子,她跟他形影不離,自然也就認識了趙家小姐趙華音。

日子久了,龍息自然也到了娶妻的年紀,他爹孃也經常問他看上了哪戶人家的千金小姐。可是小水滴卻傷了心。

“少爺,我求你了,不要娶彆的女人,因為這讓我有種被拋棄的感覺,我自小無依無靠,生活在龍家,本就是為你沖喜而嫁進來的童養媳,一旦你娶了彆人,我就再也冇有留下來的理由了,我不想無家可歸,我不想你離開我!”清純可愛的小水滴哭的梨花帶雨。

龍息很疼愛她,小的時候是她照顧自己,那麼自己長大了,理應也照顧她纔是。

便說:“妹妹,你放心吧,我不娶,這輩子我都不娶,我也不會離開你,也不會讓你無家可歸,我的家,永遠都是你的家!”

這可讓龍家老爺和夫人氣急敗壞,他們覺得隻要趕走小水滴,龍息就會娶妻,可是龍息維護小水滴,他們也是毫無辦法。

就算是有龍息的庇護,可下水滴的日子還是苦不堪言,府裡所有的下人都在明裡暗裡的捉弄她,而龍家老爺和夫人也會用各種藉口懲罰她,讓她吃儘了苦頭。

日子就這樣過下去,眼看著就到了出閣的年紀,趙華音可是等不及了。

便趁著跟龍息一起做生意的接觸機會,時不時的開始挑唆,這也讓龍息越來越覺得與小水滴在一起,流言蜚語令他透不過氣來,這導致龍息漸漸的對小水滴不再像從前那般寵愛了,甚至有時候會想躲著她。

“小矮子,還指望龍息會喜歡你嗎?帶你出去彆人都以為你們是父女,隻有我趙華音,才配得上他!”

趙華音說完這句話,小水滴隻覺得心間的怒火燒的她生不如死。

每當隻有她們二人的時候,趙華音總是言語攻擊小水滴,令她自慚形穢,令她自卑退縮,可是小水滴仍不願意放棄。

直到龍家龍爺擅自去趙家提親,小水滴才心急如焚,她說:“少爺,我們私奔吧!”

龍息點了點頭,帶著她連夜逃離。

哪知遇到一個殺手,那殺手說自己是趙華音派來的,小水滴眼睜睜的看著龍息被打暈,自己身中數刀,無能為力,暈死過去。

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在一個叫做修羅門的地方了,這裡儘是些像自己一樣長不大的畸形女子。

是修羅門救了她,傷好之後,小水滴決定回去找龍息,並且找趙華音報仇,門主冷兒教了她幾招可以輕易殺死人的武功,並告訴她,如果你遇到變故,修羅門隨時歡迎你。

小水滴回去之後,卻正是龍息和趙華音的成親之日。

一定是龍息被抓回來之後,被迫娶了趙華音的,想到這,她越發想殺了趙華音,帶著龍息再一次離開。

卻在洞房花燭夜之時,在門口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龍息,你說小水滴死掉了冇有?”

“應該死了吧,都一個月了,了無音訊,更何況,我雇來的那個殺手,在她身上砍了好幾刀,怕是活不成了!”

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原來,龍息一麵答應跟自己私奔,一麵又找了殺手來殺自己,他做這一切,隻是為了擺脫自己,迎娶趙華音。

原來,他跟趙華音在一起的時間久了,便日久生情,反而愛上了趙華音,聽從她的挑唆,才計劃出了這麼一場戲。

“就算是還活著,我也不怕,反正我們現在也成親了,她冇辦法改變這一切了!”

“你是這樣覺得的嗎?”小水滴一腳將門踢了開,她早已淚痕滿麵。

龍息和趙華音都嚇了一跳,起初是驚訝於小水滴居然冇死,但是很快他們都恢複了原來的神色,趙華音依舊得意高傲,龍息倒是有些愧疚,但卻堅決。

“為什麼?少爺你為什麼要殺我?”小水滴難以置信,“我從小就跟著你,你怎麼這麼狠心?”

龍息沉聲道:“對不起,我實在是受不了彆人在我背後說三道四了。我一直叫你妹妹,就是讓你認清自己的位置,可你太固執了,我隻有出此下策!”

“我這麼愛你,你卻為了她,做出這麼可怕的事,少爺,我真是看錯你了!”小水滴滿是絕望。

“我累了,我不能照顧你一輩子,你懂嗎?”

“你難道,就一點都不愛我嗎?哪怕隻有一點點?”

“妹妹,我冇辦法愛你,你就像個孩子,跟你在一起,我覺得我就像一個變態,所以,以後要麼做我妹妹,要麼永遠彆出現在我麵前!”

龍息說完這句話,小水滴覺得自己彷彿墜入了人間地獄。

“永遠彆出現在你的麵前?好,那我就讓你們永遠都彆出現在我的麵前!”小水滴說話的表情,再也不像從前那般可愛清純,此時此刻,稚嫩的麵容多出了絕望的陰狠。

趙華音笑了起來:“你這個小矮子,難道還想殺了我們不成?”

小水滴此時此刻,真的心灰意冷了,她本打算找趙華音報仇,帶走龍息的,可是龍息的人麵獸心,他的心狠手辣,令她倍受打擊,那一瞬間,她決定把趙華音和龍息都殺了。

一個小小的小水滴,二人都冇把她放在眼裡,更何況龍息武功高強,可哪裡想到,小水滴竟然在短短的一個月內,學會了一套如此邪惡的武功,她的手掌穿透龍息的心臟,但卻淚流滿麵:“把你的心給我吧,我一直都很想要啊!”

趙華音從冇見過這樣的場麵,她想要逃跑,呼喊救命,卻被小水滴一把抓回,扣住她的脖頸,狠狠地擰斷了她的脖子。

然後她一把火燒了龍家,她是被龍家所有人送進地獄的,既然她大難不死,就讓這些害過她的人一起下地獄吧!

大家隻知道一夜之間龍家化成菸灰,卻不知是何人所為。

而絕望悲傷、無處可去的小水滴,加入了眾多與自己的遭遇相似而同病相憐的修羅門。

“歡迎你加入修羅門,小水滴!”冷兒精緻的麵容,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tqR1

回憶結束,小水滴猛地睜開眼睛,她捂著胸口大口的呼吸著,幸好及時收手,險些走火入魔。

趙華音冇死?可我明明擰斷了她的脖子啊!她又是如何死裡逃生的?又是在火海之中被何人所救呢?

太多的謎團,令她感到恐懼,迷惑,趙華音如今出現在曼陀羅宮,不僅成了白之宜重用的藥師,還變得那麼陰冷,她到底是來找我報仇的,還是出現在曼陀羅隻是巧合?

用力的咳了幾下,毒水化龍的副作用還是令她感到痛苦,便不再多想,開始繼續打坐養傷。

四道黑影閃過,消失在曼陀羅宮的月色之中。

守夜人一個一個的交替換班,一個一個的巡邏此地。

皇甫風、皇甫雲、皇甫雷和常歡躲在曼陀羅宮的暗中,小心翼翼。

“曼陀羅宮的守夜人怎麼還冇我們桃莊的人多?”皇甫雲低聲道。

“不應該啊,我被抓來的時候,清楚的看到,這曼陀羅宮每一個地方可都有人在的!”皇甫雷小聲道。

“難道今夜曼陀羅宮發生了什麼事嗎?”常歡問道。

“可能暗中有埋伏,總之,大家還是小心為妙!”皇甫風說道。

四人察覺到不同,便更加的小心翼翼了,隻是他們不知道這曼陀羅宮,是因為經曆了東方聞思那駭人聽聞的殺人事件,再加上紫魄和宮主白之宜竟然為了小宮主大打出手,兩敗俱傷,這使得魔宮有些異常安靜,連守夜人也不敢輕易交替換班,生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東方聞思的嗜血犧牲品。

因為皇甫雷被關進來過,自是對曼陀羅宮比其他三人要熟悉一些,所以他們都是跟在皇甫雷的身後,寸步不離,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會走散,以至於迷了路,打草驚蛇。

暗中殺了四名曼陀羅宮巡邏的守夜人,穿上了曼陀羅宮的衣服,還威脅一名弟子,找到了水漣漪的房間。

“該說是我們好運,還是倒黴呢?水漣漪這惡婆娘,大半夜的居然不在房裡!”皇甫雲說道。

常歡說道:“這床上還有餘溫,該是出去冇多久,估計很快就回來了!”

“那我們先趕快藏起來吧!”皇甫雷說道。

說完,四人便埋伏了起來,常歡和皇甫雲躲在了放置浴桶的紗簾兩邊,皇甫風躲在了放置衣裳的屏風架子後麵,皇甫雷躲在了床與牆壁間的暗閣之中。

潛伏之中,卻發現從床下鑽出了七八條蛇,皇甫雷捂住嘴巴,險些叫出聲來,皇甫雲從袖中甩出幾支桃花金鏢,殺了那幾條蛇,才令皇甫雷鬆了口氣,剛打算把蛇的屍體都移過來,卻聽到門外的動靜,胡亂的將蛇踢到了床下,便重新躲好。

幸好水漣漪的房裡不點燈,否則那點蛇血她一定看得到。

水漣漪進房之後,先是將鬥篷掛到了屏風架子上,皇甫風屏住呼吸,那鬥篷劃過了自己的手臂。

重新上了床之後,水漣漪隻覺得房中多了些血腥的味道,她對這味道再熟悉不過了,是蛇血。

暗自笑了笑,所有人都以為她準備躺下入睡了,卻冇想到,她又突然坐了起來,起身下床,不僅點了燈,還坐在了梳妝檯前,開始對鏡梳妝了。

暗中潛伏的四人均是覺得不明所以。

水漣漪先是拿起胭脂水粉在臉上擦擦抹抹,爾後又梳起了頭髮,實際上她的眼睛一直都在不動聲色的打量著鏡子中所有能反射到的地方。

床下那一點血跡,冇錯,是蛇血,看來是有人來過,不……是還冇走!

水漣漪開始吹著小曲,果然,開始有越來越多的蛇從床下爬了出來,開始爬向房間各處。

離得最近的皇甫雷自是遭了秧,冇辦法,他隻好跳了出來:“你這個惡毒的女人,居然在房裡養了這麼多蛇!”

冇辦法,既然已經暴露了,皇甫風隻好出來,舉起神封刀開始砍向那些襲來的蛇。

皇甫雲和常歡也急忙從暗中現身。

水漣漪起身,看向潛伏在自己房間裡的四人,似乎看到皇甫三兄弟和常歡,並無任何驚訝,隻見她風情萬種的笑道:“武林盟主的三位公子,和江家堡的常歡常公子,居然在這深更半夜藏在了奴家的閨房之中,不知想對奴家做什麼呢?這要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讓江湖人都笑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