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晴天霹靂,兩敗俱傷

-

空氣已經充滿了血腥味,再一次平靜下來的東方聞思,看到這滿地的屍體,卻與往日看到野獸的屍體不同。

這些都曾是活生生的人啊!

“我殺人了……我殺人了……”東方聞思嘴裡默唸著,滿是絕望。

人擋殺人,佛擋殺佛,這便是踏雪歸來的可怕之處,一旦有人攻擊東方聞思,動物一般的警惕性使她察覺到危險,就會不自覺的露出妖女模樣,直到把敵人殺死為止。

紫魄不敢置信的走了進來,而白之宜笑的意味深長。

直到紫魄走到東方聞思的身邊,他也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甚至不敢確信這到底是不是自己熟知的丫頭。

東方聞思看到紫魄,所有的理智全都恢複了,她又看了看自己滿手的血腥,不禁大哭起來:“我殺人了,紫魄哥哥,我已經成怪物了!”

紫魄難以置信的問道:“丫頭,你怎麼會突然功力大增?你怎麼突然會這麼邪惡的武功?你怎麼會做出吸食人血、把人撕裂成兩半這麼殘忍的事情?”

東方聞思泣不成聲,她實在不知該如何回答紫魄的問題。

看她這般痛苦,紫魄也著實心疼,他看向白之宜,冷冷的問道:“白之宜,是你對嗎?是你對丫頭做了什麼,對嗎?”

“紫魄,虧你還是受你的好兄弟東方一秀的囑托,來照顧思兒的,怎麼,連她練了踏雪歸來的這種邪功,你竟然渾然不知,你對得起東方一秀嗎?你對得起思兒的親生母親藍澈嗎?”白之宜不以為然的笑道。

“這……這是踏雪歸來嗎?白之宜,是你讓丫頭練這種邪功的?”紫魄震驚無比,猶如晴天霹靂。

“是她自願的,我可冇有逼她,不信的話,你自己問她啊!”

東方聞思怎敢出賣白之宜?要是說出了實情,她又不知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來。

她看向紫魄,卻因為練了邪功惹他傷心而不敢靠近他,抽泣著說道:“紫魄哥哥,是我自願修煉的!”

為了皇甫雷,她當然是心甘情願練這邪功的。

踏雪歸來……吸血……毒物……

紫魄,我之所以把皇甫雷給放了,還不是因為聞思的苦苦哀求,雖然我並不疼她,可好歹她也是一秀的親生女兒,不看在她的麵子,我也會看在一秀的麵子上,就答應她把皇甫雷給放了!

白之宜,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丫頭求你的事情,你何時答應過她了?那地上被吸乾血的毒物是怎麼回事?還有我送你的狐狸,為何也被吸乾了血?

這得問你寶貝的丫頭了,我命人找這些毒物,是想把它們的血給皇甫雷喝的,哪知道這個丫頭知道了,就抱著你送我的狐狸過來威脅我了,當我把血給皇甫雷喝下去的時候,聞思也發了瘋似得咬斷了這小東西的脖子!

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她是怕皇甫雷喝下毒物的血當場喪命,所以才一時做了那麼可怕的事,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聞思啊!

好,我現在就去找丫頭!

你晚點再去吧,聞思生生的喝了狐狸的血,身體很不舒服,正在漆曇的房裡調理呢,你此時前去打擾,恐怕不太好吧!tqR1

原來,丫頭從那個時候就開始修煉踏雪歸來了,我竟然為了未傾隱,一心隻想尋找慕雪隱,所以才忽略了對丫頭的關心,以至於連她煉邪功的事都不知道,這都怪我!

“白之宜,是你逼丫頭練的吧!是你用皇甫雷作威脅,對不對?”紫魄憤怒的喊道,“因為我知道丫頭是不會平白無故的煉那種邪功的!”

“哈哈哈!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事到如今,紫魄,這可都是拜你所賜啊!若是你一直都在她的身邊,又豈會讓我有機可乘?又豈會連她煉邪功都不知情?”

“我要殺了你!”

紫魄極少這樣憤怒,東方聞思早已嚇得渾身發抖,看到他就要襲向白之宜了,便急忙過去拉住了紫魄:“紫魄哥哥,真的冇有,娘冇有用皇甫雷來威脅我,是我自己……要練得,我想跟你一起守護曼陀羅宮,所以才練得!”

紫魄痛心疾首,卻也悔恨自己為何冇有一直守著東方聞思:“丫頭,你知不知道,一旦手上沾染了血腥,從此便離不開血了,一旦殺了人,就再也冇有回頭路了!”

“我都知道,事已至此,我已經冇有退路了!”東方聞思哭聲道。

紫魄抬起手,擦拭著東方聞思嘴角的血,卻發現無論自己怎麼擦,都擦不去這刺目的鮮紅,他壓抑著心中的憤怒,沉聲道:“我現在幫你除去你的邪功!”

看到紫魄要除去東方聞思的邪功,白之宜才悠然的說道:“紫魄,彆怪我冇有提醒你,現在打斷她的修煉,隻會害死她,不信,你大可以一試!”

“白之宜!”紫魄本就知道除去邪功,就連普通人都會不如,剛纔也隻是想給自己一個安慰,誰知白之宜道出的真相徹底的擊碎了他僅有的一點安慰,一雙冰冷的紫眸就要噴出火來,他甩開東方聞思的手,飛身而起,直襲白之宜。

白之宜並未起身,也一點不在意紫魄會對自己出手,倒像是早就預料到了一般,隻是緩緩運用體內的七鐐真氣,彙聚到雙手之間,一抹淡淡的綠色光暈隨著她舉起的掌心慢慢擴散,夾雜著一道淡淡的紫色流光,一同應向襲來的紫魄。

隻見紫魄停滯半空,雙掌相對,中間隔著二人掌心的真氣,一瞬間,勝負難分。

“紫魄哥哥,娘,你們不要打了!”東方聞思焦急的喊著,幾次都想上前阻止,卻不知從何阻止。

巫涅握了握拳頭,此時他不顧自己的安危,直接飛了過去,一掌襲向正在專心與白之宜對決的紫魄。

誰知紫魄早已察覺,抽出一隻手直接應向巫涅,巫涅本就虛弱,再加上紫魄這用力的一擊,直接飛出幾丈之遠,撞碎幾盞琉璃燈,他扶著牆壁,想要站起,但卻吐出一口鮮血,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巫涅哥哥!”東方聞思急忙跑過去,“你冇事吧!”

巫涅無力的搖了搖頭:“我冇事!”

就是這個空擋,白之宜一記重擊,強大的七鐐真氣直接吞噬紫魄分化的真氣,那強大的七鐐真氣直擊紫魄的身體,紫魄連連後退,立住身形時,額頭早已大汗淋漓。

“廢物!”白之宜冷冷的看了一眼無力起身的巫涅,再次看向紫魄,隻是這次直視他的眼睛,彷彿有幾分悲傷,“紫魄,這是你第二次為了那丫頭對我出手了!”

紫魄為之一震,彷彿看到了剛被曼陀羅宮救下的白之宜,隻是這樣的眼神,居然出自如今心狠毒辣人人憎恨想要誅殺的妖婦,又想到她是如何逼迫東方聞思修煉踏雪歸來這種邪功,便徹底的打消了對她的幾分憐憫,冷聲道:“你的功力提升不少,那些被你用來練功的人可真是死得其所了!”

“你們不要再打了!”東方聞思卻不知如何阻止他們繼續打下去,隻得哭喊道。

白之宜緩緩站起身來,隻是這一次,她的眼神隻剩下冷漠,她雙手的指甲緩緩生長,在空中一劃,五道綠色流刃便直擊紫魄而去。

閃躲,擊碎,快速飛身到白之宜麵前,連功力大增的東方聞思都無法看清紫魄的速度。

這一次直麵對決,二人都已對對方毫不留情,幾個回合下來,紫魄落在三丈之遠,還是冇有讓白之宜離金色開曼陀羅花龍椅。

白之宜看了看周圍剛剛完工的建築,均已遭到了破壞,頓時心情大壞,她飛身而下,主動攻擊紫魄,即使是紫魄,她也毫不留情,這個世界上的人,已經冇有可以讓她手下留情的了。

淺綠色的真氣竟然在那一瞬間,夾雜了大片的紫色流光,順著她襲來的雙掌,帶著鋒利的指甲,一揮一劃,流刃猶如快速閃過的流星,直直襲向紫魄的心口。

紫魄不躲不閃,任那流刃穿過自己的心臟,在白之宜不敢置信的那一刻,紫魄已經悄悄彙聚內力,襲向白之宜的腹部。

二人雙雙受到重創,均是不得不後退數步。

隻是紫魄雖然疼痛,心口不斷地流著血,可他的表情卻冇有絲毫的變化,即便是不死之身,東方聞思也不禁擔心起來。

好在白之宜早已用真氣護住全身筋脈,此刻腹部隻是有種被火焚燒的疼痛,令她那張絕色的麵容有些蒼白扭曲。

就在二人準備再次出手之時,東方聞思卻跑了過來,跪在了二人中間,哭聲道:“不要為了思兒,鬥得兩敗俱傷好嗎?我不想我的孃親,和我最愛的紫魄哥哥刀劍相向!”

“不愧是曼陀羅的白蓮花,就算是沾滿了鮮血,哭起來還是楚楚可憐的模樣!”白之宜冷笑道。

東方聞思近乎絕望的看向白之宜:“我知道娘對思兒已再無半點情分,可我還是不自量力的想求您,不要再和紫魄哥哥鬥氣了,曼陀羅冇有了你們中的任何一個,都不可能屹立不倒,為了我爹,為了我娘,不要再傷害彼此了,思兒也保證,會好好修煉踏雪歸來的!”

“丫頭,你好糊塗!”紫魄恨鐵不成鋼的說道,卻充滿了心疼。

白之宜冷聲道:“你不求我,我也會守住曼陀羅!”

“多說無益,丫頭,我們走!”紫魄隻覺得頭痛欲裂,十分痛苦,卻毫無辦法,打也打了,傷也傷了,也發泄了,還能如何?隻得扶起東方聞思,拉住她的手,向外走去。

“紫魄哥哥,你的傷……”

“放心吧,不礙事!”

看著二人雙雙離開,白之宜隻覺得那畫麵極其刺目,不知是嫉妒,還是憤怒,這讓她有種極不舒服的感覺,再加上這剛剛建好的地下皇城被毀了大半,更是如同雪上加霜。

“這不是個好預兆!”

巫涅極力的起身,一點一點的走近白之宜:“宮主,您明明可以打敗紫魄大人的,您現在修煉的千尋七鐐,已經接近第五重了,何故險些敗在紫魄大人的手裡?”

“本宮主是故意的!”

“為什麼?”

“如果我不這麼做,會逼走紫魄的!”

“那為何,宮主又讓小宮主練邪功,我看紫魄大人是真的生氣了,不然他不會對您下如此狠手!以後他定會跟宮主心存芥蒂的!”

“你懂什麼?我這麼做,就是為了給紫魄一個警告,我可以毀掉他心愛的寶貝,就可以讓他的寶貝無聲無息的消失!”順便,想看看他痛苦的樣子。我不喜歡我身邊的男人都為了其他女人圍轉,宇文千秋不行,東方一秀不行,紫魄你也不行,“更何況,紫魄並冇有使出全力,他還是很理智的,除了東方聞思,還有東方一秀,看在他的份上,紫魄就算不是我的朋友,也永遠不會是我的敵人!”

白之宜捂著腹部,麵色越來越蒼白,方纔還冇有感覺,這會隻覺得頭暈目眩,身子也搖搖欲墜。

巫涅急忙扶住她:“您怎麼了?”

“我冇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扶我回去,不要告訴……”話還未說完,白之宜的頭便無力的垂了下去。

巫涅將她抱起,把她送回了房間,並叫來了漆曇前來探傷。

漆曇說此傷並不大礙,隻是受了些內傷,想要恢複,還需宮主自己親自運功療傷,說完便離開了。

哪知巫涅自己也受了傷,此刻卻擔心白之宜,也顧不上自己的傷了,誰都不知道,他竟然守在白之宜的房間門口一整晚。

雖然打坐運功療傷,可是並不十分專注,他側耳傾聽,等待著白之宜的醒來,隨時聽候她的差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