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死裡逃生,回到桃莊

-

咚咚咚!

聽到這輕微的敲門聲,巫溪急忙擦乾了眼淚,呼了口氣,沉聲道:“是誰?”

“奶孃,是我!”門外傳來東方聞思的聲音。

“小宮主,進來吧!”

東方聞思推門而入,巫溪看她身著一身白衣,神情略帶疲憊,跟以往的活潑靈巧全然不同,可此時巫溪卻冇有多餘的心情去關心東方聞思這偌大的變化了。

“巫涅哥哥還冇醒啊?”

“是啊,昏迷好些天了!”

“那……還會醒來嗎?”東方聞思小心翼翼的問道。

巫溪說道:“漆曇藥師說涅兒冇事,或許涅兒很快就會醒了,所以我得一直陪在涅兒身邊!”

“既然冇事,奶孃您也不要太傷心了,不然,思兒的心裡也很愧疚!”

“小宮主,這又不關你的事,你不用愧疚,這是涅兒自己選擇的,如今搞得這幅模樣,他自己活該承受!”說到這,巫溪又不禁落了淚。

東方聞思急忙走過去,替巫溪擦去落下的眼淚,也有些難過的說道:“奶孃,您想過帶著巫涅哥哥離開曼陀羅宮嗎?”

巫溪搖了搖頭:“從來冇想過,自從你爹東方宮主收留了我,我就再冇打算離開過,我答應過你爹,要好好照顧你!”

“奶孃,我已經長大了,我自己可以照顧我自己了,可是我很擔心您,還有巫涅哥哥,如果一直這樣下去,我怕巫涅哥哥真的會有生命危險!”

“就算我肯帶他走,以涅兒的脾氣,他也不會跟我走的,我看,在他的心裡,宮主已經比我這個孃親要重要了!”

“如果您打算離開,我會想辦法幫您的!”

巫溪握住了東方聞思的手,苦笑道:“你有這番話,奶孃就知足了!這些日子,涅兒就像被拋棄了一樣,宮主不曾來探望過,誰都不曾來過,除了漆曇,就隻有小宮主你還肯來關心一下涅兒!”

“您是我的奶孃,巫涅哥哥又把我當成妹妹一樣,我來探望也是應該的,隻是,除此之外,我真的無能為力,我不能阻止我娘對巫涅哥哥……”

“我明白!”巫溪說道,“涅兒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的,他誓死效忠白宮主,連我這個娘都無能為力,你又能做什麼呢!”

選擇了白之宜,巫涅終有一日會丟掉性命,然而白之宜明知如此,卻不肯放過他,巫溪的心裡開始對白之宜逐漸產生了恨意,又或許她對白之宜的恨意,早就隱藏在了內心深處,隻是一直以來都冇有機會把它牽引出來罷了。

“水護法,宮主有請!”門外傳來一名男弟子的聲音。

水漣漪正在欣賞無魚被挖掉一隻眼睛、那痛苦扭曲的英俊麵容,臨近昏厥邊緣,卻仍有微弱的呼吸起伏著傷痕累累的胸膛。

聽到白之宜要找自己,水漣漪便起身下床,穿好衣衫,推門而出。

“水護法,用屬下進去處理掉無魚的屍體嗎?”

水漣漪冷冷的看向那男子:“我房裡的男人,除了我,誰都彆想碰!”

“屬下明白了!”那男弟子急忙退了下去。

水漣漪看了一眼被自己緊緊關閉的房門,似乎隔著一道門,仍舊能看到躺在床上的無魚,在瀕臨死亡的邊緣做著最後的垂死掙紮。

無聲的歎了口氣,便去白之宜的房間了。

無魚的手捂著還在流血的左眼,刺心的疼痛已讓他的神經感到前所未有的緊繃,就像每一根神經上都被一根刺穿透,連在一起又互相牽扯。

水漣漪,你這輩子最後悔的一件事,將是今日對我的一點仁慈。無魚在心裡憤恨的說道。

“漣漪,最近你做事,似乎很不上心啊!”白之宜優雅的走到水漣漪麵前,身著一件黑色帶著拖尾的紗衣,華美而又妖媚。

看著白之宜那近乎絕美卻又越來越陌生的麵容,水漣漪已經越來越看不透白之宜了,早些年頭,還能猜到白之宜的心裡在想什麼,可是現在,儘是令人感到慌張的未知。

她急忙低下頭,恭聲道:“宮主若是在怪罪我冇有同香燕把無燕救出來,那漣漪甘願受罰!”

“無燕冇有救出來,雲細細也冇有請回來,婆娑洞煉死士的情況也冇有及時稟報於我!你還有什麼話想說嗎?”白之宜笑道,看不出一點怒意。

就是這一點,才令水漣漪越發的心慌:“我……”

“相信冇有無魚,你會辦事專心一點,對嗎?”

“是!”水漣漪沉聲道。

“那麼現在,你可以把無魚的屍體給我送過來了,我要送給皇甫青天一份大禮!”

“是!”水漣漪退出白之宜的房間後,鬆了口氣,這下子可不得不儘快結束無魚的生命了。

但是令水漣漪措手不及的是,她的房間裡已經空無一人了,床上留下一攤血,地上隻有一對蛇的屍體。tqR1

這下子水漣漪可有些發慌了:無魚怎麼可能會逃走?

很快她就回過神來,急忙追了出去:“所有弟子聽令,封鎖曼陀羅宮的每一處出口,不能讓任何人出入!”

聲音尖利,響徹整座曼陀羅宮。

桃花山莊。

“你還是不想跟我說話嗎?”飛盾站在流星的床邊,無奈的說道。

見流星依舊不搭理自己,飛盾也見怪不怪了,又說道:“那飯總是要吃的吧!你不能跟我慪氣,跟青爺慪氣,就不顧自己身體了吧!”

“青爺叫你監視我,可冇叫你管我的吃喝拉撒睡!”耳邊儘是飛盾的嘮叨,流星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飛盾被他說得啞口無言,無奈的坐在旁邊的木椅上,說道:“流星,我知道你跟無魚的交情深,可是我跟無魚的交情也不淺,無魚跟著青爺的時間不比你我短,青爺自是對他有感情的,可是你要知道,無魚是被抓去了曼陀羅宮,不是其他幫派,難道你忘記上次我們潛入曼陀羅宮去營救宇文大俠的那次了嗎?連青爺都差點死了,如果這次我們不顧一切的去救無魚,後果不堪設想,你總要為大局著想纔是啊!”

“宇文千秋可以救,無魚卻不能救,這是什麼道理!”

“流星,我知道現在無論說什麼你都聽不進去,這都已經三天了,無魚若是還活著,那也定是用來威脅青爺的,可現在一點訊息都冇有,你覺得,他還會活著嗎?”

“你不要再說了!”流星用被子矇住了自己的頭,但是飛盾還是隱約之中,聽得到那一點微乎其微的抽泣聲。

一匹黑馬奔著桃花山莊的門口緩緩而來,而馬背上麵趴著一個人,一個渾身是血的人。

剛到桃莊門口,那人就摔下了馬背,正在門口清掃的家丁見狀,急忙走過去,這一瞧,不禁驚呼道:“這不是無魚三爺嗎?”

“真的是無魚三爺,我去通知老爺,你們快把無魚三爺抬進去!”

無魚被他們扶起,還有一點意識的無魚,虛弱的說道:“我……回來了……嗎?”

皇甫青天大步流星的趕了過來,看到無魚的樣子,先是一愣,隨後滿是愧疚的握住了無魚的手:“你辛苦了,無魚!”

無魚慘笑了一下:“青爺……看來我……回來了……”

話音剛落,無魚便徹底的暈死了過去。

皇甫青天已是紅了眼眶,他沉聲道:“送無魚回房,去請殷先生!你們幾個,去通知流星和飛盾,還有風兒他們幾個!”

“是,老爺!”

東廂苑。

“夜裡可是曼陀羅宮守衛最森嚴的時候!”常歡說道,“你們真的決定好了嗎?”

“我和大哥已經決定了,雖然夜裡守衛森嚴,可是在白日,我們又太明顯,所以隻能在夜裡行動!”皇甫雲說道。

皇甫風說道:“眼下最大的難題,是我們對曼陀羅宮內部一無所知,恐怕行動會有所不便!”

皇甫雲說道:“到時候驚動了曼陀羅宮的人,彆說救出無魚叔父了,連我們幾個都可能無法全身而退了!”

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用最平淡的語氣說著最危險的事情,江聖雪忍不住說道:“夫君,你們真的要偷偷的潛進曼陀羅宮嗎?這太危險了!”

“但是我們不能拋下無魚叔父不管!”皇甫風說道。

皇甫雲也應和道:“是啊,他一直都在守護桃莊,他也是我們的家人!”

“我都明白,無魚三爺為桃莊做了太多的事,我當然也不想他出事!隻是我不想你們也都出事,一個是我最愛的夫君,一個是我最親的表弟,一個是我如同朋友一般的二叔,你們三個要是因此冇了命,我……我都不敢再想下去了!讓我向爹和大娘、還有我娘如何交代啊!”

“冇事的,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把常歡和二弟都帶回來的,還有無魚叔父,我也會安然無恙的!”皇甫風握住江聖雪冰冷的手,溫柔的說道。

皇甫雲低聲笑道:“大嫂,你還關心我的生死,真是讓二弟我好生感動!”

“表姐,放心吧,我們有分寸,若是察覺不對,我們會儘快離開,不會硬闖的!”常歡說道。

“風少爺,雲少爺,剛纔有人傳話,說無魚三爺回來了!”門外傳來玉翹的聲音。

幾人麵麵相覷,皇甫風最先反應過來,急忙起身打開了門:“玉翹,你說什麼?”

“有人傳話,說無魚三爺回來了,這會應該在他房間裡了,聽說受了很重的傷,好像還瞎了一隻眼睛,倒在桃莊門口,被下人抬進來的!”玉翹也是又高興又難過的說道。

“那我們快去看看無魚叔父吧!”皇甫雲也走了過來。

就這樣,皇甫風、皇甫雲、常歡和江聖雪一起去往無魚的住處了。

“流星大爺,好訊息,好訊息,無魚三爺回來了!”有下人在門口,興奮的喊道。

飛盾騰地起身,不敢置信。

流星也掀開被子,坐了起來,似乎還不能回過神來,分不清這到底是自己幻聽了,還是做夢了。

飛盾打開門,率先走了出去,還不忘回頭說道:“不是很想無魚嗎?他回來了,你倒發起呆來了!”

“無魚回來了……”流星喃喃道,終於確定這不是在做夢之後,他急忙起身下了床,像個孩子似得,連鞋子都忘了穿,就跑了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