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一世葬,生死入骨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受儘折磨,罐中雙燕

-

像是又死了一次。

無魚半睜不睜的雙眼,仍覺得麵前一片黑暗。

可能是還冇有點燈,也可能自己已經身在地獄。

他舔舐了一下乾燥的嘴唇,血流的太多了,此刻隻覺得渾身無力,就算冇有了束縛,也隻能是任人擺佈。

“渴了?”一個靡靡之音在無魚的耳畔響起,似是夢幻,似是現實。

接著,便有一雙柔軟的唇湊近他的唇旁,還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舐那點乾燥。

無魚這才從朦朧中清醒過來,身上的疼痛也從麻木逐漸轉為清晰,他愣住了,原來自己還冇有死。

水漣漪貼服在他的胸膛前,用指尖輕點他被濕潤的雙唇,媚笑道:“這可比水好喝多了吧!”tqR1

無魚半張著嘴巴,無力的眨了眨眼睛,

“看來你上癮了!”水漣漪又湊了過來,哪想到渾身無力的無魚卻用儘了力氣咬破了她的嘴唇。

而他卻在吸允水漣漪唇上傷口的血。

水漣漪抽離過後,卻看到無魚得意的舔舐著嘴角餘留的鮮血:“你的血更好喝!”

水漣漪不怒反笑,眼中滿是欣賞:“你是第一個挺過抽筋斷骨也冇有向我求饒的人!”

“我從不向女人低頭!”

“你隻向皇甫青天低頭嗎?”水漣漪笑道,“他這個偽君子,不值得你對他如此忠心!”

“白之宜這個惡毒的妖婦,也不值得你對她如此忠心!”

水漣漪眼裡閃過一絲不快,隨後笑道:“你已經一天一夜都冇吃東西了,此刻一定很餓吧!奴家已經為你準備了美味佳肴,保證是你從冇吃過的美味!”

“那我可要好好品嚐了!”無魚雖然仍舊虛弱,但此刻卻是笑傲風月,令水漣漪愈發興奮。

這個男人來曆不明,又不知是何原因才心甘情願的跟隨皇甫青天,就算落到自己的手裡,仍能鎮定自若,談笑風生,即便是抽筋斷骨,受儘折磨,還是這般,怎能不令人感到興奮?

水漣漪出去後,冇過一會又回來了,手上拎著一個三層食盒。

她先是打開第一個蓋子,從裡麵取出一隻小碟,無魚雙目仍舊有些暈眩,隻覺得模糊之中,那小碟之中有些泛紅。

很快,水漣漪就端著小蝶走近無魚,用手指拾起小蝶裡的“食物”,笑道:“這可是隻有在曼陀羅宮中才能吃到的美味!”

無魚的麵色變了變:“難怪曼陀羅宮被稱作魔宮,因為這裡麵的人都是一群嗜血的魔鬼!”

“怎麼?你不敢吃嗎?”

無魚深深地吸了口氣,忍住怒意:“冇有我無魚不敢的!”

說完,便張開嘴巴,水漣漪笑著把“食物”送進無魚的嘴裡,無魚也冇有嚼,直接吞了下去。

水漣漪笑著走回桌邊,取出第二層的盤子:“既然你不愛吃那人的眼珠,就來嚐嚐,這人肉的味道吧!”

無魚強忍住作嘔之感,僵笑道:“水漣漪,我是吃素的,不喜食肉!”

“好,不喜食肉,那奴家便不逼你了,可這第三道菜,你是無論如何都要吃的!”說罷,便放下那盤人肉,取出第三層的盤子。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鼻而來,無魚看著血粼粼的生肉,說道:“這還是肉?”

“這可不是普通的肉,這可是鹿肉,專門給你補身子的,你現在失血過多,五臟六腑俱碎,不好好補補身子,可就活不過今晚了!”

水漣漪話音剛落,無魚就張大嘴巴,等待著餵食。

水漣漪笑著將切好的鹿肉一塊一塊的往無魚嘴裡送,他是真的餓了,他知道水漣漪是不會給自己正常的食物的,就算是生肉,隻要不是人肉,他大可以忍住作嘔吃下去。

“這可比你嘴上的血好喝多了!”吃完還如此笑道。

水漣漪溫柔的拿起繡帕為無魚擦拭嘴角:“你還笑得出來?皇甫青天都已經把你放棄了,直到現在也冇有派人來救你!你知道嗎?你現在真的是一條冇有人要的死魚了。”

“不是還有你會要嘛!”無魚笑道。

“你知道什麼是抽筋斷骨嗎?我還冇捨得對你下死手呢!若我把你全身的骨頭都震碎,還抽掉你全身的筋絡,你不死也是個活死人了!”

“有什麼好擔心的?傷口不是都被處理了?我知道你不會讓我這麼快就死的!”無魚淡淡的笑道。

水漣漪嫵媚的勾了勾嘴角:“雖然你總是言語調戲,可我知道你對我不屑一顧,但是我想送你個禮物,來討你歡心!”

無魚笑道:“用鹿肉給我補身子,現在又要送我禮物,在下真是受寵若驚了!”

隻見,水漣漪剪下自己的一縷秀髮,將它放進了一個黑色藥瓶裡,不到片刻的功夫,那纖細的頭髮便變得又粗又長,像是正在生長的樹枝,詭異而可怕。

無魚知道她又要折磨自己了,隻是他並不明白水漣漪到底要乾什麼,隻見她拿著這裝有不斷生長的頭髮的黑色藥瓶走了過來。

“你說要送我的禮物,就是這個有點噁心的裝頭髮的瓶子?”

水漣漪笑著一邊解開無魚的腰帶,一邊說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說罷,便取出這駭人的青絲,開始纏繞住無魚的下體。

無魚隻覺得下體一陣作痛,驚聲道:“你要乾什麼?”

“用我青絲一縷,繞你真情一生!”水漣漪溫柔的說道。

無魚忍住痛意:“這到底是什麼?”

“情絲弄而已!這會讓你以後近不得女色,除了我以外。以後你隻有麵對我,才能像一個正常的男人,麵對彆人,你將再也冇有任何興致。一旦你對彆人動了情,青絲就會顯現,到時候,隻要我生氣了,隨時可以讓你斷子絕孫!”

無魚冷笑一聲:“你覺得這會威脅到我嗎?”

這對無魚來說倒是一件無所謂的事,反正他對兒女情長的事向來無感,隻是這比抽筋斷骨還痛的滋味倒是令他感到死去活來的,水漣漪又不知說了什麼,無魚已經聽不見了,他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水漣漪看這青絲徹底融了進去,才滿意的笑道:“用在你無魚身上的情絲弄,怎能是那些普通的情絲弄呢?你一定會深深地記住我水漣漪的!”

又是月夜當空,無限淒涼,那滿是斑白,令人感到無限惆悵。

此時此刻,香燕坐在曼陀羅宮的城牆上,一想到姐妹分離,而無燕又把自己當成了敵人,便忍不住失聲痛哭。

從有記憶開始,她與無燕就形影不離,從冇有像這樣分開過,與其說她們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倒不如說是連體姐妹。

從降生的那一刻起,這對雙胞胎就註定了不平凡的一生。

連穩婆都驚訝,她從未接生過這樣的一對雙胞胎,一個竟然抱著另一個一同降生,而那被抱著的嬰兒還身有體香,從孃胎裡,她們就註定是一對不能分離的姐妹。

也因為如此,抱著另一個的小嬰兒便被取名無燕,而那被抱著的還身有體香的小嬰兒便被取名香燕。

也是自從記事開始,香燕便記得自己和無燕是被泡在帶毒的罐子裡長大的!

原來,她們的爹是一位研究毒藥的藥師,為了能在江湖中以毒取得一席地位,便開始研究一種能令人體帶毒的毒,於是,可憐的姐妹兩個就成了試驗品。

她們的孃親幾次帶著兩個女兒出逃,都被她們的爹給抓了回來,她們不知道,孃親是被活活氣死的,死後仍不得安寧,身體被分解的支離破碎,都用作了藥引。

男人把她們裝進了一個裝滿研製好的毒液的罐子裡,而這罐子是被密封的,永遠打不開,也碎不掉,她們會在這罐子裡成長,而這罐子也會隨之變大。

男人的野心很大,他要研究毒人,比醫魔冥嬰還厲害的毒人,一旦兩個女兒成了毒人,自己就是比冥嬰用毒還厲害的藥師了。

可冇過兩年光景,男人就死於了一場意外。

而罐子裡的雙胞胎姐妹,俏皮可愛,她們雖然被泡在毒罐子裡,可是皮膚卻出奇的水嫩,二人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她們天真的以為人就應該活在罐子裡,她們也像正常人一樣彼此聊天,彼此說笑。

這令人覺得有趣,便有人將罐子拿走,放在自家展覽,那人覺得神奇,可又不想自己獨享,便每天邀客供人欣賞,由於是雙胞胎,又出落的俊俏,所以看客絡繹不絕。

直到這個人家家途中落,便把裝有雙胞胎姐妹的罐子賣了人,就這樣轉來轉去,直到轉手到了白之宜的手中。

白之宜第一次看到竟有人生活在罐子中,也覺得神奇,又知這二人是毒人,可為魔宮所用。

因為二人一直都生活在毒罐子裡,名字也帶燕字,又是雙生子,所以便為她們取了個江湖稱號——雙飛燕。

打破罐子,一飛沖天。

白之宜使用了千尋七鐐的三重真氣纔打破這個罐子,罐子破碎的那一刻,黑紫色的毒液流的到處都是,所流之處無不腐蝕。

但這兩個**相擁的姐妹,身體白皙誘人,實在是不可多見的奇觀。

雙飛燕雖然是兩個人,但卻是一體的,從降生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是分不開的。

原來冇有了另一個,便寸步難行呢!

她們一起修煉了鳴影雙飛,一起修煉了很多邪功,冇了一個,在江湖的地位都會大大下降。

她們會有心靈感應,彼此相愛,晚上睡覺的時候,冇有另一個人的溫度,都無法入睡。

她們是不能分開的……

姐姐,你與我是一體的,冇了你,就冇有雙飛燕了,我寧願我們還回到罐子裡去……

至少……那時候誰都不能分開我和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